宋起波斯灣

35章 他倆有點二

字體:16+-

這一次趙伏波火了,與那匹怎麽說都不聽的臭馬,隔欄怒目相對。揮舞著手臂他衝著馬兒吼起來,就好像它是自己那不成材的兄弟。

“喂,你還講不講理啊,沒見過你這樣臭脾氣的馬,你該學學你大哥!小黑炭哪有你這麽難說話的,它啊……”

馬丁看著趙伏波訓馬的模樣,隻得出這樣一個結論,他已經開始懷疑自己這個學生的智商是不是有問題。

“這貨有點二!”

倒是小約翰似乎滿欣賞趙伏波的表演,坐在圍欄上掂著又紅又大的水果啃的嬉笑顏開。那是柳苑給趙伏波的,除了做沙拉,多數都進了小約翰的肚子。

“嘻嘻,你要是能給它說得通的話,那我就……我就……”

手中舉著蘋果,突然說不下了,偏著腦袋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什麽詞。倒是一直自在說話的阿卜杜勒.哲瑪爾很給力的來了句。

“哼,你還能怎麽樣,你已經是他買來的人了,難不成你還能嫁給他不成。我看你這個想法有點不合適,男人好像不能嫁男子,不過他要是肯要的話,你肯不……”

坐在圍欄上的小約翰的臉色突然變了,他漲紅著臉,說起話來還有股子惱羞成怒的模樣。

“我和你說話了吧,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不說話又不會死,哲瑪爾你、你、你……”

阿卜杜勒.哲瑪爾哲瑪爾翻了小約翰一眼,他才不怕小約翰,反正大家都是被趙伏波買來的。

逼新了喉嚨學著小約翰的尖嗓子,甚至擺起頭裝出一付女人相。

“我、我、我……我怎麽了,難道我說的不對,你不是他的人?你都已經是他的人了,還能怎麽樣,就隻好嫁給他了……”

這時馬丁已經笑的用兩個指頭拚命按著自己的眼皮,仿佛不按著他的兩個眼球就會骨碌碌滾出來。坐在輪椅上的身體,則像抽風似的抖個不停。

穆克冷眼旁觀著他們的嘴仗,對於馬丁瘋狂的笑有些莫名其妙。綠色的眸子看看馬丁,以轉向小約翰,擺出一付若有所思的神情。

倒是趙伏波,原本向著他的飛火燃天獸發火的他,這時也被小約翰他們的話題給吸引住了。

“哎,碰到這麽匹死馬,我都夠鬧心了,你們還在吵,哲瑪爾,閉嘴啊!”

訓完了阿卜杜勒.哲瑪爾,轉過臉安慰一臉氣憤模樣的小約翰。

“放心,他胡說的,我不會娶你的,我也沒那愛好!”

小約翰可不懂,在大宋朝裏可以孌童。在趙伏波心裏這種事,西方的蠻夷小國恐怕並沒有那麽高雅的玩意。

殊不知四海之下皆肮髒,那種事在那時候的西方也並不鮮見。

哪知,阿卜杜勒.哲瑪爾沒有惹到的小約翰卻被趙伏波給惹了。這一次倒是不生氣了,卻狠狠的瞪了趙伏波眼,說話時喑啞著嗓子。

“你……我……你們都不是好人!”

說完低著頭,靦腆的像一個小姑娘一般,快步離開了這兒。

“你呀,全都是你呀,瞅瞅大家原本高高興興的,就全都是因為你這匹壞馬。怎麽了,好好說不行,非得要老子橫一點才成?今天我不叫你知道知道厲害,我就不是趙伏波!”

說著趙伏波擄起袖子,就攀上圍欄的木架。

圈裏的那匹飛火燃天獸衝他齜牙咧嘴,也是它不會說話,倘若會說的話一定是下麵這句話。

“小樣,來唄,當哥哥我怕你!”

聽著趙伏波的宣戰宣言,與他的馬兒的齜牙咧嘴回應,馬丁開始擔心了。

“這兩個家夥都有點二,我們……穆克,我看你還是準備一些傷藥好些,不然我怕一會就晚了!”

聽到馬丁的話,小約翰卻向放著傷藥的屋裏跑去。看到這一幕的穆克難得向馬丁笑了一下,歪歪下巴向小約翰的背影示意了一下,然後說了兩個字。

“不晚!”

這時跳上圍欄的趙伏波,正準備向飛火燃天獸發起第一進攻。

哪知,他才剛剛落到圍欄裏,那匹馬早就掉頭,揚起後麵兩隻鐵蹄——定點後踢。

“小心……哎……”

馬丁叫了一聲之後,都閉上眼了。

那可是馬兒們的保命絕學,一腳上去別說趙伏波牛皮甲下麵襯著鐵甲。就算是全套板甲,他隻怕也要一命嗚呼了。

當他再睜開眼睛之後,拍拍胸脯才算放下心來。

這一次趙伏波可不像上次那樣沒防備,因此當兩隻鐵蹄飛來的時候,他已經及時一屁股坐到地下,堪堪避無致命一擊。

“你小子這麽絕,來真的啊!好、咱們看誰厲害!”

徹底被這匹飛火燃天獸激怒的趙伏波,騰的一下從地下彈起來。他伸長的手臂直指馬脖子,一付要與這匹壞馬摔上兩跤的架勢。

飛火燃天獸也有些驚訝,自己這個大招後麵這個混蛋是怎麽躲過去的。回頭看一他正惡虎撲食一樣朝撲過來,立即邁動鐵蹄早躲一邊去了。

撲空了的趙伏波辛苦的在地下揚起,幾乎被摔平的臉朝著這匹壞馬說了兩個字。

“夠狠!”

跑開的飛火燃於獸兜了一個大圈子回來,馬臉上有嘲諷、有憤怒,那動來動去的嘴唇似乎就在說。

“我就知道你小子不安好心!”

先用蹄子刨了幾下地,接著幾個小碎步一墊速度立即就提起來。飛火燃天獸胸前的白月牙,在剛剛站起來的趙伏波眼睛迅速變大。

圍欄外的幾人,這時目光裏全是擔心。這一下要是被撞實了的話,趙伏波就得永遠“伏”下去再也起不來了。

“那匹馬發瘋了!”

馬丁的心已經快跳出來,心裏開始恨這兩個二貨,幹起架來怎麽全都這麽狠啊。

“哎喲我的媽呀,這要是撞實了,我的主人可不就要完蛋了!那我到哪裏去找一個不禁止我說話的主人去呀……”

“折瑪爾你不要再說了好不好!”

以最快速度跑回來的小約翰,不但拿來的傷藥,也拿來了夾板。看來他已經認定,和凶悍的飛火燃天獸相比,趙伏波處於絕對的劣勢。

場子裏,趙伏波半彎著腰,就像是要進行肉搏那樣。在飛火燃天獸與他撞擊的一瞬間,翻滾著躲開它的攻擊。

躲是躲來了,滿身、滿臉的灰塵、馬糞,還是滿狼狽的。

飛火燃天獸一撞不重,生生的止住自己的衝勢。居然還能在衝刺中轉彎,兩隻大大的鐵蹄抬起,衝著地下翻滾的趙伏波踩下來。

一踢、二撞、三踩這是馬兒的三大絕活,定點後踢就算是獅子讓踢中也夠嗆。馬兒的衝撞雖然趕不是火車頭,但比摩托車那是厲害多了。

高大的馬軀來到還趴在地下的趙伏波麵前,前腿高高抬起,衝著還沒直起身子的趙伏波亂踩而下。

馬丁又一次閉上眼睛,他已經不忍再看下去。狼狽的趙伏波還沒來得及直起身子,這一陣亂踩還不得被踩得骨斷筋折。

一直不大動容的穆克,這時也攀上圍欄,看樣子是打算去幫忙的。

“都別來,我沒事!”

趙伏波的叫聲傳來才使大家放下心來,循聲音看去,卻發現這家夥卻已經吊在了馬脖子上。

飛火燃天獸哪受過這種折騰,整個身體立起來,一個勁的怒嘶個不停。

可吊在它脖子上的趙伏波,兩條腿緊緊夾住馬兒的脖子。

“我叫你瘋,我叫你再給老子發脾氣……叫你給老子發脾氣……!”

趙伏波大聲喊叫著,用力收緊雙臂和雙腿。整個人就像是一道鐵箍,緊緊壓迫著飛火燃天獸脖子上的氣管與血管。

原本還不停跳躍、長嘶的飛火燃天獸被勒住了脖子之後,慢慢失去了力量。

一直凶悍的它突然有些害怕起來,這個平時總拿個鮮玉米杆來哄自己的家夥,現在怎麽變成了一個想要自己命的凶神惡煞呢。

場外一直提著心的人,這時才從一直抓著他們神經的緊張裏脫出身。要麽坐在圍欄上,要麽坐在輪椅上的他們,現在開始把這當成一場好玩的摔跤。

馬丁從阿卜杜勒.哲瑪爾手裏拿過毛巾,給自己把臉上的汗擦掉。

“這樣訓馬的,還真少見。我看差不多,讓他們慢慢玩去吧!哲瑪爾,推我回實驗室,我還有好多工作要做呢!”

原本這是小約翰的活,隻可惜坐在圍欄上的他似乎並沒有離開的打算。馬丁就隻好忍受一下這個多話阿卜杜勒.哲瑪爾,好歹這是一個願意幹活的家夥。

趙伏波並不知道馬丁的離開,真被飛火燃天獸這頭壞馬給激怒了的他,心中的確有了一股子冷酷的想法。

“我對你這麽好,而你這麽混蛋,那老子今個就要你的命!”

趙伏波是那種不輕易動怒的人,但真被惹惱的時候,他隻有一個想法,就是要了對方的命。

隨著他發狠的用力,飛火燃天獸漸漸吃不住勁了。

氣管被牢牢夾住,呼吸已經成了問題。血液供不到腦袋上,也讓它感覺到越來越無力。

尤其,它已經感受到了趙伏波身上越來越濃鬱的殺氣,這使它真的害怕了。比起那天激怒它的獅子尿,更令它驚心。

一直以來趙伏波對它都不錯,哄著、慣著,怎麽樣都無所謂。可當趙伏波真的動怒時,它真正開始怕了!

“他是不是不打算要我了,而是打算要我的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