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十章 不打不成交

字體:16+-

雖然這幫壞小子整日在紹興城瞎混混,但是畢竟他們也還都是少年,被揍了一頓之後,幾個小子哭的一塌糊塗。

有個家夥瞧瞧的站起來,想要逃走,高懷遠看到之後大喝一聲道:“給我站住!”

嚇得那個小子趕緊又坐到了地上,生怕高懷遠蹦過來再揍他一頓,高懷遠這會兒才覺得渾身酸痛,有些氣喘籲籲的感覺,雖然他這一身蠻力來的有點莫名其妙,但是經過一番打鬥之後,也感覺到有點累了。

於是他扭頭找了一圈,看到街邊又快大石頭,於是便走過去坐到了上麵,拿衣袖擦了一把臉,結果感到腮幫上一陣劇痛,眼眶也很不舒服,原來不知不覺之中,他的臉上也挨了幾下,這會兒不用照鏡子,也知道自己的臉肯定也不好看,一定是青一塊腫一塊的模樣。

嘴裏麵也有點血腥的味道,漱了一口吐沫之後,才知道嘴裏麵也被牙給咯破了,於是剛剛獲勝的那點喜悅立即一掃而空,心情大感不好了起來,該死的,居然來這裏沒多少天,就打了兩架,今天居然還掛彩了,難怪人家說,殺敵一千自損八百,這麽回家去搞不好要被人看出來。

“與莒多謝這位大哥施以援手,我家有傷藥,大哥去我家擦擦吧!”一個聲音從高懷遠麵前傳了過來。

正在揉著肋下傷痛的高懷遠抬頭一看,居然是剛才被欺負的那個少年,現在還沒有跑,走過來正在關切的望著他。

看到這個瘦瘦弱弱的少年,高懷遠感覺心情好了一點,這個少年起碼沒有在自己為他打架的時候逃走,這一點就很不錯,於是他呲牙對他笑了一下之後道:“你為何沒有逃走?”

這個少年於是將胸脯一挺道:“大哥為我出頭,和他們打架,我怎麽能轉身逃走呢?雖然我幫不上忙,但是如果逃走的話,也太不是人了吧!”

和這個少年一說話,高懷遠心情好了許多,於是笑道:“嗯!你還算是不錯,我沒白為你打這一架!你叫什麽?剛才我沒有聽清楚!”

這個少年趕緊答道:“大哥!我叫趙與莒,就住在隔壁那條街上,你還是和我一起回去,我娘會給大哥擦藥的,也好讓我娘好好謝謝你!”

高懷遠笑笑說道:“不用了,舉手之勞而已,沒什麽大礙的!”

兩個人正在說話間,地上的那幫小子們紛紛爬了起來,想要溜走,高懷遠猛哼一聲道:“哼!都給我過來!我看你們誰敢跑!”

可能真是被高懷遠嚇怕了,這幫小子被他這麽一吼,都嚇得一激靈,紛紛收住了腳步,磨磨蹭蹭的湊了過來。

趙與莒嚇得趕緊躲到了高懷遠的身後,看著眼前的這幾個壞小子,高懷遠大馬金刀的坐在石頭上,瞪視著為首的那個壯實的少年道:“告訴我你們的名字,為何要在這裏欺負人?難道你們家大人就不管教你們嗎?居然敢當街行凶,還反了你們了!哼!”高懷遠不知不覺的便將前世那一套給拿了出來,教訓他們到。

那個為首的少年有點害怕,但是還是壯起膽白了高懷遠一眼之後答道:“我叫黃嚴,我爹是城裏麵的米商,今天咱們技不如人,被你揍了活該,以後大不了見你咱們繞道走就是了,我們老爹才懶得管我們呢!要你管?”

這時其他幾個少年也都報出了自己的名字,不過態度上要比這個叫黃嚴的好一點,看來這個黃嚴膽子要比他們大一些。

高懷遠一聽,原來是這些都是一些家境比較好的富家子弟,看來是老爹忙著賺錢,疏於了管教,才讓這幫小子糾結在一起,在街上沒事找事做,也不是什麽惡霸,隻是一幫驕縱慣了的小屁孩罷了。

高懷遠聽完了之後,也沒興趣再管他們了,低頭看看自己,才想起來現在他自己也隻能算是個小屁孩兒,管教他們的事情輪不著自己出頭,於是揮揮手道:“都給我滾吧,你們這幫家夥,就會欺負一些比你們小的人,算什麽本事?以後沒事少在街上欺負人,有空就學點什麽,以後也能有用,這麽混下去,對你們沒啥好處!我才懶得管你們呢,以後要是再讓我看到你們在街上欺負比你們小的,看我不見一次揍你們一次!”

黃嚴看看高懷遠就這麽放他們走,稍微有點意外,猶豫了一下之後,對高懷遠問道:“今天你把咱們一幫人都給揍了,你也總得給咱們留個名號吧!讓我們知道一下,是誰揍了我們,也算是沒白挨你這頓揍!”

高懷遠撇了這個黃嚴一眼,冷笑道:“怎麽?還想報複我不成?那好,我就告訴你們好了,老子叫高懷遠,是城南高家的三少爺,你們有本事,就來找我算賬好了!我還怕你們不成?”

黃嚴聽了一愣,嚇了一跳,他們都知道城南高家,也都知道高建是紹興府的通判,這下他有些傻眼,他們也算是都懂事了,知道高家可不是自己家能惹得起的人物,今天這頓揍看來確實是要白挨了,於是感覺喪氣的很!

不過他們也覺得有點疑惑,以前隻聽說過高家有兩兒子,而且高家這倆兒子,都比他們大,沒聽說過還有這麽一個三少爺呀!

可是黃嚴眼珠轉了一下之後,黃嚴的態度立即恭敬了許多,學著大人的樣子,對高懷遠抱了抱拳說道:“幸會幸會!原來是高衙內呀!今天咱們算是服了,不過以前怎麽沒聽說過您呢?”

高懷遠聽到他叫自己高衙內,怎麽聽怎麽覺得刺耳,怎麽感覺仿佛是在罵他一般,而且他也立即聽出了黃嚴的話中有話,暗罵道,這廝居然還是個小滑頭,看來以前他沒有聽說過自己的存在,這是在探自己的話是真是假,於是眼睛一瞪道:“少給我套近乎,也不要叫我衙內,我就是高家的三少爺,要叫就直接叫我高懷遠就行!你們若是不相信的話,自己去打聽好了!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騙你幹嘛?”

其實高懷遠這麽說就有失偏頗了一些,衙內這倆個字的意思在這個時代其實隻是一個中性詞,是對官宦人家的子弟的一種尊稱而已,之所以高懷遠聽著不順耳,主要原因還是水滸傳上那個高俅的兒子鬧的,以至於後世的人將衙內二字當作了貶義詞看待和使用,籠統的指那些利用父輩手中的權力,為非作歹,魚肉百姓的紈絝子弟,而這個時代還沒有這層意思。

這時候有個黃嚴的手下悄悄拉了一下黃嚴,黃嚴他們退到一旁,高懷遠也不知道他們嘀咕了些什麽事情,於是安撫了這個趙與莒幾句,讓他放心,以後這些家夥應該不會再敢來欺負他了。

正說話的時候,黃嚴又跑了回來,對高懷遠說道:“原來果真是高衙內,今天咱們這頓打挨的不冤,您說的對,今天這事兒是我們不對,咱們給這位小哥賠禮就是了!既然高衙內也是性情中人,那以後咱們就交了你這個朋友好了,以後用得著咱們弟兄的,高衙內隻管說好了,今天我們傷了高衙內,還望高衙內別計較,我們湊了點錢,算是賠償高衙內您的藥費,以後您有事就直接到西街找我便是了!”

說著黃嚴摸出了一大把銅錢,放在了高懷遠的麵前,然後扭頭便走,高懷遠還來不及叫他們,這幫小子便跑沒影了。

高懷遠看了看地上的那把銅錢,有點好笑,怎麽都覺得被他們這麽一搞,自己反倒成了街頭霸王一般,劫了他們的錢財,不過仔細想想,這幫小子其實也不算什麽大惡,隻是一幫小孩兒沒事找事做而已,於是搖頭笑著從地上撿起了這些銅錢,這還是他第一次拿到這麽多這個時代的錢呢!

放在手中看了看,足有二百多個,看來這些小子口袋裏麵平時零花錢還是不少的嘛!比起他這個堂堂高家三少來說,自己口袋裏去一文錢也沒有,真是令人鬱悶呀!

不過高懷遠也看不上這些錢,於是轉手一把交給了旁邊的那個趙與莒手裏,說道:“這些錢我不要,都給你好了,也算是補償他們今天打你的損失!”

趙與莒捧著這把錢有點不知所措,趕緊要塞給高懷遠,並且說道:“這可不行,這些錢是他們賠給大哥您的,我怎麽能要呢?再說剛才大哥您及時攔住了他們,我也沒挨幾下,沒事的!您還是收起來吧!”

看著這個身上穿的很一般的趙與莒,高懷遠也能看出他家並不富裕,甚至是應該生活很拮據,於是高懷遠將這些錢強行塞給了他笑道:“別說了,你還是收起來吧,我這個人沒什麽朋友,隻當我交了你這個朋友好了,以後有事就來找我便是!這會兒天色不早了,我也要回家了!你還是趕緊回去吧!改天有空我們再聊!”

趙與莒捧著這些錢,幾乎要哭出來了,於是幹脆一下給高懷遠一掬到地說道:“小弟見過大哥,多謝大哥了!以後您就是我大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