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十一章 奇怪老者

字體:16+-

高懷遠楞了一下,心道這時代的人怎麽動不動就忍大哥呢?自己這麽一來,不是憑空多了個小弟了嗎?於是伸手拉起他笑道:“好了,別說了,趕緊回家吧,改天有空我找你便是了!我也要走了!”

趙與莒千恩萬謝之後,才一步三回頭的含著眼淚朝家走去,高懷遠自己也撣了撣身上的灰塵泥土,看到袖子上扯出道小口,有點心疼,這下又要柳兒給他縫補了!一想到柳兒,高懷遠就有點心疼。

其實柳兒長的並不醜,隻是長期以來,總是生活在恐懼之中的她,吃不好穿不好,身體有些營養不良,精神也顯得有些萎頓,這些天日子好過了一些之後,換上了新衣服,吃的也好了許多,臉色比起以前也紅潤了許多,梳洗一下之後,倒也出落的很漂亮,以前都是因為他,才讓柳兒受了那麽多苦,高懷遠覺得以後怎麽也要好好報答一下柳兒。

他一邊走一邊想,忽然有人在他麵前說道:“小心看路!”

高懷遠這才發現眼前站了個腰杆筆直、精神矍鑠的老者,自己隻顧想著柳兒的事情,低頭走路,差點撞到了這個老者,於是趕緊站住,習慣性的說道:“對不起,我沒注意到您!”

老者伸手撫著自己的山羊胡,眼中含笑望著高懷遠說道:“孺子可教呀!居然還很知禮,不錯不錯!”

高懷遠被這老者的話搞得有點不知所雲,看看四周,這會兒也沒有多少人,於是側身讓開了道路,要讓這個老者先過。

老者舉步朝前走去,在走到高懷遠身邊的時候,突然間伸手一把抓住了高懷遠的手腕,一扭,便將高懷遠的手臂扭在了背後。

老頭的動作很迅捷,而且高懷遠也沒有一點準備,結果一下便被他製住了,高懷遠嚇了一跳,不知道這個老頭為何突然對他發難,出於自我保護的本能,他立即使出了一個標準的反扣動作,要掙脫這個老者的手,並反製住他的胳膊。

高懷遠的力氣很大,老者顯然沒有料到,他這麽一掙,老者險一些被他掙脫成功,於是手腕一加力,身體貼過去,叼住了高懷遠的另一隻手腕,輕輕一提,便化解了高懷遠的反擊,並將高懷遠死死的控製了起來。

高懷遠雙臂被鎖,頓時無法動彈了,於是立即怒道:“你這老頭,為何偷襲我?快些放手!要不然我要對你不客氣了!”

老頭在高懷遠背後笑道:“我對你沒惡意,我隻是想試試你的功夫而已,你先告訴我,你這擒拿手從何人哪兒所學的?”

高懷遠一聽,馬上明白了這老頭應該也會功夫,而且剛才自己和黃嚴那幫家夥打架的時候,這個老頭肯定看到他施展了擒拿格鬥術,所以才會出手試探自己,可是他沒法回答老頭的話,而且覺得老頭這麽做,很無禮!

於是高懷遠怒道:“用你管?快放手!你個老頭怎麽能欺負我一個小孩子?難道你不知羞嗎?再不放手我真惱了,傷到了你,可別怪我!”高懷遠彎著腰叫道。

老頭卻絲毫不將他的話放在眼裏,搖頭道:“今天你不說誰交你的這個擒拿手,我就是不放手!看你能把我怎麽樣?”

高懷遠氣得直蹦,於是叫道:“我不會什麽擒拿手,這是我自己打架悟出來的!現在你可以放手了吧!”

“哦?你還能有這本事?那我倒要看看,你還有其它什麽本事沒有,你不是要對我不客氣嗎?我看看你怎麽對我不客氣!”老頭顯然不相信他的話,在他背後說道,而且手上還加了把力氣,將高懷遠控製的更緊了一些。

高懷遠一看沒轍了,於是也顧不得什麽尊老愛幼了,於是猛然抬腳,用腳後跟猛的朝老頭右腳的腳尖上跺了下去,一般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是想不到這一招的,而且人的腳趾隻要挨了一下,定會疼痛難忍,到時候想不放手都難。

可是老頭的動作很快,高懷遠一抬腳,老頭便咦了一聲,右腳微微一收,高懷遠用盡了力氣,一腳蹬在了石板地上,結果不但沒有踩到老頭的腳,反倒將自己的腳跟震的生疼,哎喲叫了一聲,還是沒有脫出老頭的控製。

老頭笑道:“就這點本事嗎?踩腳趾?這倒也是個不錯的辦法!”

高懷遠呲牙咧嘴的叫道:“你別得意!我就是不想傷你罷了,你還是識趣點趕緊放手!”

老頭繼續笑道:“不放,我倒要看看,你這小家夥還有什麽辦法!”

高懷遠這個氣呀,今天怎麽撞到了個這樣奇怪的老頭呢?看來不動真格的,老頭是不會輕易撒手了,而且他對老頭叫他小家夥更是感到不爽,總覺得自己是個大人,被人這麽叫很舒服,於是雙臂猛然發力,兩腳借力一跳,身體團了起來,來了一個空翻跟頭,讓被反扣的胳膊一下放鬆了下來,然後一個頭槌,朝老頭的肚子撞去,動作很是麻利,要是換成前世黃滔的身體的話,那他肯定完不成這個動作,這已經不是當初學的擒拿格鬥時候的招數了,完全是急中生智臨場發揮出來的一個動作。

老頭顯然是個高手,看到高懷遠這麽利索,於是輕輕一推一帶,一下便化解掉了高懷遠的攻擊,也不知道他怎麽弄的,一下便將高懷遠又給拉住反扣了起來,這一下他將高懷遠的一支手臂從脖子這裏拉到了背後,膝蓋朝高懷遠的腰上一頂,這下高懷遠算是徹底沒轍了,再也動彈不得,他心中暗道,今天算是栽了,遇上高手了!

高懷遠隻能叫道:“哎呀!不要用力,手要斷了!我認輸!我認輸還不成嗎?我說實話,真的沒有人教過我什麽擒拿手,要是騙你的話,就讓我天打五雷轟!連教我的人也不得好死就是了!”

他發誓道,不過卻還是耍了個滑頭,反正他已經被天打五雷轟過一次了,沒啥大不了的,至於他說教他的人也不得好死,那是他故意埋汰當初那個可惡的教官的,上擒拿格鬥課的時候,那家夥可沒少讓他吃苦頭,咒他一下解解氣!

老者看他這麽一說,於是便鬆開了雙手,將高懷遠放開,然後上下打量著高懷遠道:“難道你真是自己悟出來的不成?那你可就真要稱為天才了!你的根骨很好,不學武實在可惜了!要不然這樣,你拜我為師好了!”

高懷遠揉著自己酸痛的肩膀,氣衝衝的頂他了一句:“憑啥呀?你不過是偷襲我而已,真動手你不見得就能把我怎麽樣!”

老頭看看四周這會兒也沒人,於是將手一擺說道:“那你不妨再試試好了,如果我製不住你的話,你隻管走好了!”

高懷遠很生氣,後果很嚴重,這老頭太自大了,既然你剛才偷襲了我,那我也不客氣了,於是二話不說,上前便虛晃一拳,然後左手取直線,直擊老頭的前胸,要給老頭也來個偷襲,起碼也要讓他吃一虧才行。

隻聽哎呦一聲,老頭沒叫,高懷遠自己倒是叫了起來,他一拳擊出之後,還沒鬧清楚怎麽回事,左手便又落在了老頭的手中,一下便又被按趴在了地上,這下他明白了,這老頭絕對是個高手,自己算是撞到了鐵板了,原來古人還真是有真功夫呀!

“天底下哪兒有這麽收徒弟的?你這也太過分了點吧!”高懷遠被按在地上,嘴卻不肯服軟,對老頭抗議到。

“你小子該知足了,想給老夫做徒弟的人不知道有多少,你居然還這麽說,我就問你,答應不答應?”老頭坐在高懷亮的背上,敲打著他的腦袋到。

高懷遠想想之後,於是問道:“我又不知道你是誰!你先說能教我什麽?”

老頭答道:“我是誰,現在不能告訴你,但是會的東西多了,你小子想學什麽?”

高懷亮這麽一聽,於是有點樂了,看來今天真的不算運氣太壞,搞不好武俠小說裏麵看的東西自己也能學到手了,飛簷走壁,飛花傷人?不錯!就學這個!

“我要學能飛簷走壁的輕功!我還要學點穴!我要學……你能教我嗎?”高懷遠趴在地上,一臉的YY到。

老頭臉上拉出來了一臉的黑線,楞了半晌敲著高懷遠的腦袋問道:“我說你這小腦瓜裏麵都裝了點什麽東西?怎麽這麽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兒?我要會你說的那麽多東西,豈不成了神仙了嗎?”

“切!你連這些都不會呀!那還好意思說要收我為徒?那你說你都能教我點什麽?”高懷遠很是失望,原來自己想著的那些所謂的功夫,根本就是那些武俠小說的作者們意**出來的結果呀!實在是太令人失望了!

“你說的所謂的輕功,飛簷走壁倒是還可以,但是什麽點穴、飛花傷人之類的事情你就不用想了,我沒聽說過有人會那個東西,飛刀倒是可以教你,我還可以教你馬上步下的功夫,刀法、槍法、棍法、射藝,廢話少說,以後天天早晨卯時,城門一開,你去南門外五裏的樹林裏麵找我,敢不去的話,看我怎麽收拾你!我知道你是高家的三少爺,但是我才不管你老爹是不是朝廷命官呢,我看你本質還可以,就勉為其難,收了你當徒弟吧!”老頭尅了高懷遠的腦瓜了一下,然後起身放開了高懷遠,隨後飄然而去,給高懷遠留下了這句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