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十二章 拜師

字體:16+-

躺在自己的**,高懷遠一直在琢磨這個怪老頭的事情,從今天怪老頭的身手來看,此人定是個高人肯定不假,隻是不清楚,這個老頭為何偏偏要選擇他當徒弟,高懷遠有點想不通這個事情。

但是對於以後的路該怎麽走,高懷遠這些天一直在考慮,經商、讀書、習武這些方麵他都想過,最先被淘汰的是讀書這個事情,一旦以後開始戰亂之後,百無一用是書生,而且現在他已經是十二三歲的年紀了,即便想要在讀書上有所成就,恐怕也很難,這比後世考大學,更像萬人爭過獨木橋,能當官在眾多讀書人之中恐怕是鳳毛麟角的事情。

高懷遠沒自大到覺得自己在這方麵有天分,隻要讀書鐵定可以金榜題名,何況是官場上的爾虞我詐,高懷遠也實在沒興趣。

經商?雖然南宋對於經商很寬鬆,但是商人的地位也並不高,何況現在他身無分文,即便有這念頭,也實在是巧婦難做無米之炊,何況在高家這個環境之中,他即便有這本事,也沒有機會。

思來想去之後,高懷遠覺得眼下能習武似乎也是個不錯的事情,起碼練得一身武藝,將來真是到了天下大亂的時候,也能有一些自保之力,眼下他可沒想著自己有能力憑借一己之力,擋住曆史前進的步伐,蒙古大軍橫掃亞歐大陸,他除非當了南宋的皇帝,否則想要改變這個曆史進程,恐怕是一件癡人說夢的事情。

高懷遠就在這樣的心情下,緩緩的進入到了夢鄉,天光還沒有放亮,他便蘇醒了過來,簡單收拾了一下,穿上了一身比較合體的衣服,沒有驚動還在隔壁熟睡的柳兒,溜到了後門,叫醒了睡得跟豬一般的那個看門的家奴,出了高府朝南門行去。

老頭說了卯時讓他出城到城外五裏處的樹林裏麵找他,他倒是也很想知道這個老頭到底是什麽來路,橫豎現在他無所事事,先學一身功夫也貌似不錯。

當他到了南門之後,天色還沒有亮,城門也剛剛打開,拉糞的車輛開始入城,去收集各家各戶的恭桶,這可是這個時代農民最好的費料了,守門的門吏打著哈欠奇怪的看著高懷遠,不知道這麽早這個少年出城做什麽,但是他們也沒興趣去管這個,由著高懷遠晃了出去。

按照老頭所說的,高懷遠一路走到了城南五裏之外,遠遠便看到了一片大樹林,於是溜達著走了過去,可是在樹林外轉悠到天光大亮,也沒有找到老頭。

“該死!居然被放了鴿子!早知道就不上這老頭的當了!”高懷遠氣哼哼的嘟囔了著轉身要回城去。

這個時候,一個聲音從林子裏麵傳了出來:“你這懶蟲,我讓你卯時到這裏,你來晚了卻要埋怨我,真是豈有此理!”說話間昨天的那個老者從樹林裏麵飄然而出,站到了高懷遠麵前。

“胡說,我早就過來了,卻找不著你,怎麽能怪我呢?”高懷遠很不高興的說道。

老頭出手如電,在他的腦門上用手指敲了一記,高懷遠明明已經看到他動手,趕緊躲閃,可是還是結結實實的挨了一下,心中一凜,暗道這老頭果真厲害,居然看不出他怎麽打到自己的,於是揉著生疼的腦門不敢再反駁了。

“我說你晚了就是晚了,居然還敢頂嘴!找打不是?不過今天第一天,我不和你計較罷了,要是你想學功夫,以後就跑著來,晚一點,我便揍你一頓!現在告訴我你為何想要習武!”老頭一臉不講理的樣子,教訓了高懷遠一頓,然後問他到。

高懷遠想了一下,然後答道:“可不是我想習武,是你要強收我這個徒弟的,我看你老了,本著尊老愛幼的高尚品德,就滿足你好了,省的你失望!”

“哎呦!”話音剛落,高懷遠便又捂著腦袋叫了起來,原來他又被老頭重重的敲了一記,腦袋疼的要死。

“本來還覺得你這家夥不錯,沒想到你居然還油嘴滑舌,目無尊長,找打你明說就行了,我會滿足你的!”老頭仿佛沒動手一般,兩手依然背在背後。

高懷遠揉著腦袋不滿道:“怎麽說打就打?我可是好不容易才恢複過來的,你再把我打傻了,小心你要負責我一輩子!你問我為何想要學武,那好,我告訴你就是了!原因很簡單,就是想以後萬一天下大亂的時候,有一些自保之力而已!”

老頭瞪視著高懷遠的雙眼,開口問道:“難道你習武,隻想著要自保不成?難道你就沒想過習得一身武藝,報效國家不成?”

對於老頭這番問話,高懷遠嗤之以鼻,而且他不知為何,認識了這個老頭之後,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和信任感,於是也不瞞他,開口說道:“報效國家?為什麽?大宋曆來重文輕武,武將隻能被文官欺負,而且大宋名將有幾個有好下場的?遠的不說,就說嶽元帥吧,他一心為國,最後落得一個什麽下場?還不是被高……我不說你也知道,他是死於誰之手!而現在呢?大宋還有多少人想著要勵精圖治,恢複漢人的疆土?不過是偏安一偶,苟且偷生罷了!誰要是吵吵著北複中原的話,鐵定落不到好上!我就想能學的一技之長,將來亂世之中,有一點自保之力足矣,沒想過要去給誰當槍使!你要是不滿意,我現在就回去拉倒!”

高懷遠毫不客氣的對老者說出了心裏話,連他自己都奇怪,自己怎麽會對老頭說出這麽一番話,換成別人的話,他這番話可算是大逆不道了。

老頭聽完了高懷遠這番話之後,顯然也吃驚不小,看了高懷遠半天,仿佛跟看到了個怪物一般,半晌才說道:“你真是高家以前那個傻小子嗎?”

高懷遠一聽,便知道老頭已經打聽過他的身份了,於是點點頭道:“不錯,如假包換!”

老頭搖頭笑道:“看不出來!真是看不出來!沒想到你小小年紀,居然有這份見解!確實難得呀!你還真是個小怪物,我喜歡!嗬嗬”

高懷遠看看老頭,呲牙笑道:“我要是小怪物的話,你就是老怪物,要不然也不會找上我!嘿嘿!”跟這個老頭說話,高懷遠感到很輕鬆,這個老頭不像這個時代的普通人那樣迂腐,看起來十分另類。

“哎呦!你又打我作甚?”高懷遠腦袋上又挨了一下,可是他一點躲的機會都沒有,於是隻能不滿的叫道。

“放肆!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由不得你沒大沒小的!這是給你的小小的教訓!我也不管你為何要習武了,你這個徒弟我收下了,還不快快行禮?”老頭教訓他到。

高懷遠還真是不習慣跪下行禮這一套,但是轉念一想,入鄉隨俗,古代就是這規矩,何況這老頭貌似不錯,跪他一下也無妨,於是不敢再頂嘴,省的再白挨一下,老老實實的跪下,給這老頭磕了幾個頭,老頭滿意的虛托了一下,高懷遠這才站了起來。

“既然我已經拜師了,師父現在可以告訴我你的身份了吧!”高懷遠拜師拜的有點糊塗,到現在還沒搞清楚自己的師傅是幹什麽的,叫什麽。

“這個你別問,到時候我自然會告訴你,你來告訴我,你是如何知道將來天下一定會大亂的?”老頭轉身找了個地方坐下,對高懷遠問道。

高懷遠瞅瞅也找了個幹淨的地方,坐到了老頭麵前,不以為然的答道:“這事兒都是明擺著的,這些天我沒少聽人說北方的事情,蒙古人崛起已經成為了不可逆轉的事情,而那成吉思汗絕不會滿足於隻統一了草原就拉倒,現在已經可以看出他的野心了,他們先是攻打西夏,接著又對金國下手,一旦有朝一日,西夏和金國被滅的話,那等著大宋的就是蒙古大軍的鐵蹄了,現在大宋和金國還有西夏三個國家沒人看清楚這一點,自己還打得熱火朝天,恐怕這麽下去,有不了多久,西夏和金國就完了!大宋的好日子也算是過到頭了!所以我才想趕緊學點本事,到時候也能有點自保的力量!”

老頭看著高懷遠,又有點像看怪物一般,楞了半晌才一臉嚴肅的問道:“你老實告訴我,你說的這些話,是你父親告訴你的嗎?還是有別人對你說過?”

高懷遠翻了翻白眼不滿的答道:“你看我老爹是那樣的人嗎?他能看清這個局勢嗎?這點事情用得著別人告訴我嗎?傻子都看得出來!”

老頭真是有點無語了,低頭思量了一番之後,深深的歎息了一聲道:“沒想到我活了這麽久,眼光居然還沒有你這個傻小子厲害,照你這麽一說,仔細想想,還真是有這種可能!不過你的話也隻能對我說說罷了,如果別人聽了的話,保不準又覺得你瘋了!蒙古人確實厲害,而且凶殘異常,照你所說,一切皆有可能!今天聽了你的話,真是有點一語驚醒夢中人的感覺!大宋危矣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