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十三章 把柄

字體:16+-

接下來的日子裏麵,高懷遠的生活開始充實了起來,雖然高家的人都還對他視而不見,隻有高建時不時的會找他說幾句話,問一些他的生活方麵的事情,其餘的人還當他是個透明人,故此高懷遠的行蹤也沒有幾個人關注過,這對高懷遠來說,也正是求之不得的事情。

每天一早天不亮,高懷遠便要穿戴起一套老頭專門給他準備的行頭,其中有一件裝滿鐵砂,重達五十斤的馬甲,腿上還要各一條十五斤的鐵砂袋,手臂上也各有一條十斤的鐵砂袋,這些重量加在一起,剛好一百斤,對於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來說,簡直如同虐待一般。

不過這也怪不得老頭心狠,而是老頭再為他摸骨之後,發現了他身具一身蠻力之後,搖頭直歎,說他傻人有傻福,這也算是天生異稟了,於是才給他量身定做的,如果一般少年穿上他這一身行頭的話,別說活動了,走路恐怕都不可能!

即便如此,高懷遠起初幾天,還是被這套行頭給弄得苦不堪言,每天早晨等他跑到城外樹林的時候,別說習武了,累得他幾乎爬都爬不起來了,後來老頭傳給他了一個馭氣之法後,情況有所好轉了一些。

這套馭氣之法說來也簡單,就是要他學會呼吸之道,隨時調整自己的呼吸,然後將呼吸頻率降低之後,轉為一種可以在身體內部循環的內息,說白了也就是一種氣功,為了學這套馭氣之法,老頭還指點了他不少有關人體穴道方麵的事情,讓他可以很快掌握這套功法,順便用這套行頭來打煞他的力氣,等於讓他同時內外兼修,以外力補助內力,所以當掌握了這套馭氣之法之後,再背著這身行頭跑步,也就開始逐漸的適應了起來。

連續多日的運動之後,高懷遠行動的速度也逐漸的加快了一些,老頭也不傳授他什麽複雜的東西,每天等他到了樹林之後,就給他一根鐵棍,讓他對空氣發力揮擊,左右手一次各五百下,一天下來之後,高懷遠手臂腫的跟饅頭一般,一按一個坑,疼得他呲牙咧嘴。

再者就是讓他盯著遠處的柳葉觀望,一眼都不許眨,柳葉這東西隨風飄動,說起來簡單,真是瞪眼看半天的話,誰都看的眼暈,高懷遠身懷蠻力不假,可是這眼睛上卻沒有什麽特異之處,隻能老老實實的盯著柳葉看,直看得兩眼發酸流淚,苦不堪言。

照老頭的說法就是,這是基本功,練不好的話,就別想學高深的功夫,高懷遠也有一股不服輸的勁頭,既然師父這麽說,他就這麽練,看看到底能有個什麽結果再說。

這樣的苦練是異常枯燥的,一段日子下來之後,老頭也會時不時的暗暗點頭,對高懷遠的這種堅持表示滿意,後來看到高懷遠有所進步之後,便開始找了根棍子,敲打高懷遠,讓他穿著那身百斤重的行頭,上躥下跳的躲避他手中的棍子。

高懷遠被老頭修理的很慘,穿著這身行頭,想要躲開老頭的攻擊,幾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沒少抗議,可是最終的結果也是抗議無效,隻能被老頭追著打,高懷遠隻能被打得抱頭鼠竄,心裏麵沒少暗罵老家夥不人道。

這段時間裏,高懷遠沒少受罪,但是他也可以感覺到,自己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都在迅速的提高,知道老頭這麽操練他是有明顯的效果的,於是也就咬牙堅持了下來。

“一力頂十會,別嫌這個枯燥,力量是根本,這本來就是要加強你的體力和持久力的!還有讓你躲棍子,那是鍛煉你躲閃的本能,要是真到了戰場上,你躲不開對方的刀槍的話,恐怕用不了多久,你小子就被人給砍死了!還有就是速度,天下武功無堅不破,唯快不破!讓你練劈砍,就是要你加快出手的速度,力量和速度結合之後,沒有什麽可以擋得住你一擊!你不是想學更深奧的功夫嗎?先練好這個再說吧!”老頭看著高懷遠拿著鐵棍不停的揮擊,一邊抓了把炒豆,咯崩咯崩的吃著。

幸好這段時間在高家夥食有所改善,要不然還跟以前那樣的吃食,高懷遠早就頂不住了,即便這樣,一早晨的苦練下來,還是要把高懷遠給餓的前心貼後背,大早晨就要吃七八個饅頭,結果很快高懷遠又獲得高家一個新雅號,那就是被府中上下人等暗地裏麵恭稱為“飯桶”!

期間高建也曾問過高懷遠是否願意讀書,以後也可以和兩個哥哥一樣,考取個功名,但是卻被高懷遠一口回絕了,他自稱自己沒那天分,讀書識字倒也無妨,但是他天資愚鈍,沒想著能考取什麽功名。

高建聽後也就作罷了,雖然他看高懷遠已經不傻了,但是也不覺得他真的就因為雷劈就比別人聰明多少,何況現在他已經十二三歲了,現在啟蒙讀書似乎確實有點晚了一點,於是心中對高懷遠又有了惡感,隻會吃不會做的一個家夥,真是沒什麽用處,以後自己老了,看來是指望不上這個家夥了,於是也就不怎麽再去關心他了,愛怎麽地怎麽地吧!

隻是高懷遠這段時間碰到了幾次高懷亮,總覺得這廝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懷好意,心中暗生警覺,於是抽空晚上偷偷的觀察了一番這個家夥,很快掌握了這個家夥和李氏的奸情,於是心中更加鄙視這個高家,居然糜爛到了這種地步,**的事情都能發生,可憐他老爹高建,居然一點都不知道自己被兒子給戴了綠帽子,真是可憐呀!

從高懷亮的行為上,高懷遠還抓住了他幾個把柄,這廝從他老媽那裏,沒少偷錢,高府掌握主要財權的是高懷亮的老媽,也就是高建的正妻張氏,府中許多進項高建都交由張氏打理,所以高懷亮想從張氏那裏拿錢,比誰都要方便,這廝可以說是吃喝嫖賭,樣樣占全,隻有一個長處,就是會裝逼,一般在高建麵前,都裝的一副恭恭敬敬的樣子,好像很有教養,所以高建對高懷亮居然還很看重,真是悲哀呀!

抓住了高懷亮這些把柄之後,高懷遠也就不再怕了對自己不利了,至於那個二哥高懷仁,高懷遠也了解了一番,這廝也不是好鳥,整日喜歡找一些狐朋狗友們瞎混,鬥蛐蛐、喝花酒,也是個浪蕩貨,隻是這廝和自己沒啥衝突,一副瞧不起他的樣子,老死不相往來,所以對高懷遠倒也沒有什麽威脅,所以高懷遠也不招惹他,依舊在府中過著獨來獨往的生活,繼續被人視為空氣。

那些下人們現在沒人敢惹高懷遠,對他敬而遠之,更是讓高懷遠省心不少,整體來說,這段日子過的還算不錯。

而柳兒現在日子也好過多了,李氏雖然記恨高懷遠和柳兒,但是明裏也不敢輕易再欺負柳兒了,隻是時不時的在高建哪兒吹風,說說高懷遠的壞話,想要將高懷遠趕出高家,最好趕回到高建的老家大冶縣去,任他自生自滅拉倒。

這些事情高懷遠自然不知道,他一邊小心高懷亮和李氏的報複,一邊繼續他的鍛煉,就這麽過了兩個多月的相對平靜的生活。

這倆月他也沒完全都沉浸在習武的生活之中,而是抽空也經常到街上走動一番,說來也算是好笑,他居然和黃嚴那幫小子們成了朋友,這幫家夥自從被高懷遠給修理了一頓之後,不但沒記恨他,反倒經常主動在高家外麵等高懷遠出來,一看到高懷遠就纏著他也教他們幾手功夫,漸漸的和高懷遠混熟了起來。

高懷遠和他們接觸了之後,發現這幫小子其實也真不是什麽壞小子,就是平時家裏有些疏於管教,才讓他們沒事糾集在一起在街上廝混,除了欺負欺負小孩兒之外,倒也沒有大惡,於是念在這些小子對自己很恭敬的麵子上,也不想讓這幫家夥就這麽學成紹興城的一幫壞痞子,於是便交了他們這幫朋友,當了他們的老大。

反正閑著也是閑著,為了不讓這幫小子沒事在街上惹是生非,於是他便將這幫家夥收羅了一下,空閑的時候帶到城外,教他們一些擒拿格鬥的手段,一來二去,這些家夥學的上癮,開始將高懷遠真正視為他們的老大起來!

這幫小子無意間看到高懷遠身上的鐵砂袋,知道了高懷遠也在習武,於是也都吵吵著要習武,高懷遠給師父提了一下這個事情,畢竟南方人性情不夠彪悍,能教幾個會功夫的出來,以後真是大宋被蒙古軍入侵的時候,也可以多幾個壯士,可是老頭不答應,隻是說要想學,可以跟著高懷遠早晨一起過來,但是堅決不會收他們當徒弟的!

高懷遠於是無奈之下,告訴了他們幾個,黃嚴這家夥一聽說可以跟高懷遠一起習武,立即蹦著要早晨一起來,於是這麽一來,早晨出城的少年從一個人變成了幾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