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五十章 中華肥皂

字體:16+-

薛嚴的傷在高懷遠和柳兒的悉心照料下,也恢複的很快,年還沒過完,便已經又可以下地走路了,他自己也覺得鬱悶,一條腿剛好,又一條腿受了傷,難道他命中注定,跟了高懷遠這倆腿就要一直瘸著不成?

沒事的時候他在後院溜達,看到高懷遠神秘兮兮的在廚房裏麵忙活,還弄來了不少的豬油、羊油等物,在廚房裏麵升火不斷的熬煮,於是又勾起了他的好奇心,這個少主人又在鼓搗什麽?

難不成他以後要自己做飯乎?可是沒理由呀?何況這些玩意兒也不是什麽好吃的,最多煉出來一些油罷了!難道是要煉油出來,給山莊那邊的少年們吃?也不對呀!那邊過年也買了豬羊送了過去,不缺這個呀!奇怪了!

於是薛嚴伸頭伸腦的溜達了過去,伸著腦袋朝廚房裏麵張望,結果看到裏麵濃煙滾滾,一個黑的跟昆侖奴一般的家夥咳嗽著一頭從廚房裏麵鑽了出來,嚇了薛嚴一跳,險些傷腿又一個趔趄,摔趴在地上。。

“咳咳……原來燒火也是技術活呀!嗆死我了!呼呼……”這個黑炭一般的家夥站在門口大口喘著氣嘟囔道。

“原來是少爺呀!嚇了我一跳!少爺你這是在做什麽呢?”薛嚴這才看清楚從廚房鑽出來的這個家夥的身份。

高懷遠咳嗽了一陣之後,扭頭看到薛嚴,笑道:“不可說不可說呀!總之我在試驗新鮮玩意兒,你身上有傷,還是回去休息吧!”對於這次薛嚴的表現,高懷遠對他已經是完全信任了,於是關心他道。

“多謝少爺,小的的傷不妨事!躺了幾天,實在是難受呀!少爺是不是又在琢磨發財的主意了?為何不找個人過來幫忙呢?”薛嚴伸著腦袋朝濃煙滾滾的廚房裏麵瞅。

“這東西我不想讓別人知道,既然你想動動,那你就進來幫我燒火吧!看來以後咱們要用石炭替代這個柴火了,實在太嗆人了!”高懷遠一臉烏黑的說道,自己絲毫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麽狀態。

薛嚴瞅著高懷遠想笑又不敢笑,於是連忙答應了下來,鑽到了廚房裏麵,去侍弄爐膛裏麵的柴禾,結果一看頓時笑了起來,難怪高懷遠會被熏成如此德行,他果真不會燒火,居然把爐膛裏麵塞的滿滿的,結果是火被壓得燒不起來不說,隻能在裏麵陰燃,這樣燒,不冒煙才怪呢!

於是在薛嚴三下兩下的擺弄下,爐膛裏麵的火立即燒了起來,煙也小了許多,高懷遠摸著鼻子尷尬的說道:“看來我確實不是幹這個事情的料呀!嗬嗬!”結果這一抹,臉上便更是花的讓人看不下去了。

薛嚴實在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少爺還是洗把臉吧,你現在……哈哈……少爺贖罪,小的實在是忍不住了!”

高懷遠這才知道自己的臉上肯定是成了花貓了,於是氣急敗壞的衝出去,擦了一把臉,才又轉了回來。

薛嚴看到鍋裏麵咕咕咚咚的在咕嘟著一鍋的肥油,高懷遠搞了一把大鐵勺不停的在裏麵攪和著,時刻關注著鍋裏麵的情況,兩個人就這麽在廚房鼓搗了半天,最終薛嚴也徹底放棄了打算弄清楚高懷遠這是幹嗎的想法,反正他可以確定的是高懷遠絕不是在搞什麽吃的東西,這玩意兒定有其它用途。

高懷遠也很是鬱悶,不知道哪兒出問題了,鍋裏麵的東西就是沒出現他想象的情況,難道還是因為沒有純堿的原因嗎?不應該呀!沒純堿,他可是放了不少的草木堿,按理說也能形成反應的。

試驗再次以失敗告終,高懷遠將這一鍋黏糊糊的東西再次倒掉,吃過午飯之後再次揪住了薛嚴,到廚房裏麵忙活了起來。

薛嚴雖然身上有傷,但是身子骨還是不錯的,要不然的話,還真經不住高懷遠這麽折騰,繼續到廚房裏麵充當燒火的夥夫,他倒是要看看,高懷遠到底能鼓搗出什麽玩意兒出來。

功夫不負有心人,終於在兩天之後,高懷遠嗷的一嗓子,對著大鍋開始發出了狂笑:“哇哈哈哈哈……成了!蒼天呀我的大地!佛祖呀我的上帝!感謝老爸,感謝我的化學老師呀!哈哈……”

這一嗓子差點把薛嚴給嚇個跟頭,險一些以為高懷遠腦子又秀逗了,於是趕緊問道:“啥成了?成啥了?”

高懷遠一臉高深的不回答他,忙活著從鍋裏麵刮黏糊糊的東西出來,然後倒入小木盒裏麵,弄好之後,讓薛嚴盯著火,不要太大,捧著木盒跑了出去。

薛嚴晚上精疲力竭的從廚房裏麵出來,高懷遠正拿了一塊黑乎乎的髒布給柳兒,對她說道:“柳兒看看,這塊布能不能洗幹淨了?”

柳兒一臉為難的接過這塊抹布答道:“這塊布對少爺很重要嗎?那奴婢便試試看能不能洗淨吧!我去找點皂果試試!估計是不會洗的太幹淨了!”

“沒事,你隻管試試吧!嘿嘿!”高懷遠撅著屁股跟著柳兒去井邊打水出來,然後看著柳兒洗這塊髒布。

洗了一陣之後,皂果也用了,就是說什麽也洗不幹淨,柳兒有些泄氣的說道:“少爺,奴婢無能!實在是隻能洗成這樣了!”攤開之後,這塊布依舊是有點髒兮兮的樣子。

“不妨不妨!你再用這個試試!”高懷遠摸出來一塊軟呼呼、黃澄澄的還散發著一股鬆香氣味的東西,遞給了柳兒。

柳兒接過去之後,奇怪的看了半天,也沒搞明白這東西是啥,聞了一下之後覺得還很好聞,於是便依言在髒布上麵蹭了幾下,用手一揉,很快髒布便冒出了許多泡沫,柳兒越來越驚奇了起來,趕緊抓著又揉了一陣,放在盆中將髒布擺幹淨,拿出來一看立即驚叫了起來。

“哎呀!果真洗幹淨了!少爺!這是什麽東西呀?怎麽這麽神奇?還很好聞呢!真是好東西!”柳兒展開這塊髒布再看,結果發現髒布已經變得很幹淨了,驚呼了起來,一把抓過那塊東西,又打量了起來。

薛嚴也忍不住瘸著腿湊了過來,仔細打量這塊東西,一看這不正是高懷遠鼓搗了幾天,從鍋裏麵熬出來的那種東西嗎?居然能有這作用,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吧!

“哈哈!當然是好東西了!這可是天字第一號的稀罕玩意兒!這世上我敢說,現在還沒有這東西呢!叫什麽好呢?我想想看,嗯!就叫紅日肥皂吧!不行!叫中華牌肥皂!”高懷遠咧著大嘴一臉得意的說道。

肥皂?這名字倒也貼切,肥油做出來的東西,又跟皂果、皂莢一般的作用,合二為一倒也不錯,中華牌?這東西加上一個中華二字之後,擺明了就是中國人的東西嘛!不錯!薛嚴點著頭說道。

“這個東西洗衣服可就有些可惜了,現在這可是好東西,用來洗澡最好!快點燒熱水,我要洗澡!”高懷遠一臉興奮的叫道,到這個時代之後,他就沒洗過一個痛快澡,最多就是用點皂豆,洗完澡總是覺得身上還是不舒服,油膩膩的感覺,現在有了這個東西,高懷遠實在是抑製不住心中的興奮,要趕緊痛痛快快的洗個澡再說。

“那可不行!少爺身上的傷還沒完全結痂,現在洗澡別水發了!不行!絕對不行!”柳兒一聽高懷遠要洗澡,立即出言反對道,而且語氣十分堅決,似乎不容高懷遠違背一般。

薛嚴一摸鼻子,瘸著腿扭頭就走,這事兒他還是別摻和的好,對於高懷遠的身體,高懷遠別看是主子,現在府中他是老大,但是說話還頂不上柳兒這個丫環,別看柳兒平時溫溫柔柔的一切都順著高懷遠,可是對高懷遠的身體,高懷遠是做不了主的!這水誰愛燒誰燒去,反正他趕緊去躺著比較好!省的被柳兒再給埋怨,以後吃虧的還是自己!

高懷遠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傷口,笑道:“我的傷都已經結痂了,沒事了,柳兒最乖,還是讓我洗個澡吧!這身上快要能搓出來泥球了!嘿嘿!”

“不行!我去弄點熱水,給少爺擦擦吧!洗澡想也別想!”柳兒立即轉身,擺動著柳腰輕快的跑開,去準備熱水,要為高懷遠擦身了。

高懷遠一想到柳兒要為他擦身,心裏麵又狂跳了幾下,某個地方似乎有點壯大的趨勢,這個事情現在對他來說,有點香豔了一點……

感受著柳兒一點一點的為他擦身,高懷遠不好意思的用毛巾遮住了下體,現在他好歹已經算是有毛的男人了,可是柳兒還堅持將他當作以前一般伺候,說什麽都不行!汗!

柳兒一邊為高懷遠擦背,一邊看著高懷遠寬厚的脊背還有健碩的肌肉,怎麽看都看不出他現在還是個少年,短短不到半年之中,高懷遠的身體卻在發生翻天覆地的變化,不但長高了許多,而且渾身像是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一般,形狀十分美觀,看得柳兒心裏麵也禁不住一陣激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