盜宋

第五十一章 擴建

字體:16+-

“少爺這次製成的這種東西,不知道以後打算如何生產呢?小的覺得這東西一旦上市的話,鐵定會受到富家的追捧,可又是一條發財的門路呀!”薛嚴試用了這種肥皂之後,體驗到了其中的好處,於是便和高懷遠商議此事。

“這個好辦,此事交給其他人我也不放心,而且放在這裏,人多眼雜,保不準就泄密了,我準備讓山莊那幫小子們忙活起來,這件事就放在山莊做,專門設一個作坊進行生產,隻有咱們自己人可以知道,這樣可以起到保密的作用!剛好我也準備擴建山莊,一舉兩得嘛!

至於賣這種東西,我也已經想好了,還按老辦法,在商號裏麵找一家出來替我們銷售這個東西,我們隻負責生產就行了!”高懷遠也在盤算著這個事情,聽到薛嚴問起這個事情,於是便開口答道。

薛嚴自然是沒有意見,這麽好的東西,要是讓別人學去了的話,那豈不是等於斷了高懷遠一條巨大的財路了嗎?

這些日子裏麵,高懷遠除了忙活肥皂的試製,還抽出不少時間,天天教柳兒識字算術,柳兒也是個十分聰慧的女孩子,許多東西一點就透,很快便掌握了阿拉伯數字還有加減乘除的方法,有樣學樣的開始用高懷遠鼓搗出來的鵝毛筆學著記賬,如此一來高懷遠又卸下了一個包袱,看看柳兒已經能接手這個事情,於是索性一股腦的將這裏的賬務也都交給了柳兒,正式將柳兒的地位再一次提升了一些。

柳兒感激高懷遠教給她這麽多東西,還有對她的信任,非常踏實的接受了這項任務,開始走馬上任,成了高家老宅的管賬丫環。

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之後,高懷遠對李通也算是放心了下來,別看這個家夥有點滑頭,但是經過這小半年時間的修理之後,李通還算是很識趣,忠誠方麵也不會再有什麽問題了,高懷遠在思量了一下之後,覺得自己以後的事情還很多,一切都要他自己打理的話,恐怕是忙不過來,而且李通這個人比較機靈,身邊也少不了要有個這樣的人使喚。

本著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的想法,加上這段時間的考察之後,高懷遠將李通叫到了自己的書房之中。

“李通,你現在也跟著我有小半年時間了!我來問你,我高懷遠對你如何?你可還有什麽不滿的嗎?”高懷遠特例讓李通坐下答話,出言對他問道。

李通趕緊站起來答道:“少爺對小的的恩德小的沒齒難忘!哪兒還敢有半點不滿呢?”

“少給我打馬虎眼,開口就拍我的馬屁!我不吃你這套!我也看出來了,雖然名義上你是這裏的管事,但是實際上柳兒因為和我的關係,有點越權了一些,還有薛嚴,經常跟著我辦事,你雖然從來嘴上不說,但是心裏不滿我也清楚!”高懷遠冷笑到。

李通嚇得臉色發白,趕緊一下跪倒在高懷遠麵前叫道:“小的不敢!小的不敢呀!少爺能讓小的當這個管事,小的就真的是感恩不盡了,小的絕不敢對小姑還有薛大哥有半點不滿呀!小的也知道,小姑對少爺的關照,哪兒敢去和小姑比呀!而且小的還明白,薛大哥比小的有本事,還保護過少爺和小姑,小的一無是處,哪兒會敢不滿他們呀!少爺可千萬不要誤會了小的!要不然小的真就沒法辦了!”

高懷遠看看李通的表情,知道他這是說的實話,於是滿意的點了點頭說道:“很好李通!你能想明白這個事情,我很欣慰!你現在也知道了,我高懷遠最在乎的是下麵的人的忠誠,誰對我最忠誠,誰便可以獲得更大的利益!人不負我,我高懷遠也絕不負人!人若負我,那麽我的手段也不是吃素的!你要記住了!殺人對我來說,現在已經不是什麽大不了的事情了!”說完之後,一抖手,一道寒芒一閃,隻聽門外的樹上一隻烏鴉驚叫了一聲,一下撲棱著掉了下來,一支飛刀正釘在了這支無辜的烏鴉胸口上,落地便斷了氣。

李通扭頭一看,嚇得差點坐在地上,渾身出了一身的冷汗,現在他才知道,高懷遠的本事遠不止會點武功,有一身蠻力那麽簡單,如果他想殺誰的話,估計還真是沒幾個人能躲得過去!險一險李通被高懷遠嚇尿了褲子。

“小的不敢!小的這輩子絕不敢背叛少爺!假如小的這輩子背叛少爺的話,小的就如同此鳥一般下場,不得好死!”李通雖然不知道高懷遠為何今天對他說這些事情,但是卻知道,高懷遠這是在最後警告他不能有半點三心二意,於是趕緊立誓到。

“很好李通,你是個聰明人!既然你這麽說了,那我以後也會將你視為自己最貼心的人,府裏麵管事你不要做了!明天起,你去琉璃坊,當琉璃坊的管事,琉璃的配方,我會告訴你,你隻要記住,這個世上隻有你我知道琉璃的配方,永遠不許有第三人知道此事!否則的話後果我不必多說了!你自己都明白!”高懷遠用陰森的口吻對李通說道。

李通先是打了個寒戰,馬上又狂喜了起來,琉璃坊是個賺錢的買賣,他當然知道的比誰都清楚,但是卻隻能在琉璃坊外麵轉悠,這下高懷遠答應將琉璃坊交給他來打理,而且還傳給他配方,那麽就代表高懷遠徹底將他當成了自己人使用了,現在高懷遠的本事他已經了解清楚,此子絕不會是池中之物,以後保不定會飛黃騰達,最起碼也會豪富一方,自己跟定了他之後,一定不會隻是以前的那種低級的下人,起碼發財是沒有一點問題的!

“小的多謝少爺的信任,少爺放心吧!小的即便是死,都不會泄露出去琉璃的配方的!”李通趕緊給高懷遠磕了個頭,信誓旦旦的說道。

接下來的兩天,高懷遠帶了李通到了琉璃坊之中,將玻璃的配方還有玻璃窯的溫度控製等東西都告訴了他,讓他自己以後繼續摸索,逐步提高玻璃的質量,李通感激的不知道該如何表達了,心裏麵也發誓,一定要做好這件事情,絕不能讓高懷遠小看了他。

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口氣,隻要是人,都有一點骨氣,李通也是人,他不甘一輩子寄人籬下,他知道這是他這一輩子唯一可以掌握命運的機會,真是下了決心之後,還果真產生了拚勁,一頭紮入了玻璃窯中,日夜和幾個窯工呆在一起,開始忙活了起來。

經過一個春節的修養,高懷遠傷勢很快便痊愈了,就連薛嚴也基本上可以自由行動了,故此他們也不耽擱,立即又忙了起來,招來了一幫泥瓦匠,拉到了山莊那邊,開始對山莊進行擴建。

看過了山莊的地勢之後,高懷遠清點了一下自己手頭的錢財,因為年前又出手了一批玻璃器皿,聚寶齋也因為獨家代辦他的玻璃製品賺了不少的眼球和錢財,在行內聲勢壯大了不少,也不可惜錢,依舊高價先收下貨,再賣掉之後,再補差價,讓高懷遠手頭寬裕不少。

於是他索性將附近一些荒地還有山莊後麵的山地都給買了下來,這些地本來就沒人占據,算是官府的管轄範圍,高懷遠使了一些錢財之後,直接從官府手中以很低的價錢盤下這些土地,讓他的私產擴大了數倍,大冶知縣和他落得一個皆大歡喜。

辦完了這件事之後,現在他手頭又比較寬裕了,所以框架比原計劃拉的還要大一些,高懷遠根據地形畫出了一張草圖,將山莊分為了三個部分,前麵是下人們的住處,中間是少年們居住的場所,後麵是一個擁有數間的工坊,專門生產肥皂。

工匠們根據他給的草圖,丈量了土地之後,便開始大肆施工了起來,各種材料源源不斷的運到山莊,一下便讓山莊熱鬧了起來。

除了工匠們之外,過完年還不算農忙季節,高懷遠還讓閑著沒事的佃戶們也到這裏幫忙,每個人都許給不低的工錢,讓他們再撈一點小錢補貼家用,可把佃戶們高興的不輕,一聲招呼便都跑了過來,拉車的拉車,運磚的運磚,伐木的伐木,忙活的不亦樂呼,他們也知道高懷遠這是在照顧他們的生活,所以對幹活都不好意思偷懶,連工匠們都被他們感染了,加上高懷遠給的工錢也絕不算低,故此一幫人加上少年還有下人們的幫忙,山莊建設的進度非常快。

高懷遠自己看過了這裏的工程進度之後,都覺得無話可說,於是又派人去弄一口豬殺了,買了一些酒回來,犒勞這些人們,讓他們又興奮了一把,幹活更是熱火朝天了幾分,一座不算小的山莊很快便出現了雛形,一棟棟房屋在這些人螞蟻一般的忙碌下,拔地而起,看得高懷遠心情大好了起來。

將這裏的擴建事情交給了黃嚴、周昊之後,高懷遠又朝縣城趕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