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第九章 喋血之夜 上

字體:16+-

合剌赤惕部落氏族會議召開的三天裏,周虎赫感到備受折磨。盡管作為一個外來人,他沒有參與會議的資格,但是會議本身所帶來的外部影響卻實實在在的幹擾了他生活的方方麵麵。

原本計劃組織幾個幹練勇敢的漢子一同出外狩獵的想法流產了,每一個營帳的當家人都在為全家老小的生命安全操心,哪裏還顧得上狩獵覓食。一天不去尋食,大不了每頓飯少灌一馬勺稀粥,勒緊了腰帶誰家沒有十天半個月的存糧。要是一天不在家裏,貴人們火並起來那可是要丟掉吃飯的家夥,而且還是全家的。

不僅如此,氈帳裏沒有男人說話的回鶻人黛阿,竟把一雙年幼的女兒送到周虎赫大人的帳內。可憐兮兮地女人跪在牛糞爐邊哀求氈帳的主人收下她的骨肉,為奴為婢,任由驅使。

這樣悲情的戲碼周虎赫並不喜歡,他是軍人,是鐵血豪情、堅毅果敢的錚錚鐵漢。可是在女人淚光盈盈地期盼下,他內心深處的同情被觸發,於是氈帳裏又多出一塊臥鋪。

黛阿此舉並非杞人憂天,回鶻人在部落中二等居民的身份使他們普遍受到正統蒙兀人的歧視,平時還隻是言語上的譏諷嘲弄。如今氏族關係緊張,一旦妄動刀兵,首先遭殃的必然是這些人,沒有男人的黛阿和她年輕的女兒就是遊蕩在別人牧場外的羔羊。正是基於這種考慮,周虎赫吩咐這個回鶻人家庭暫時搬來他的帳子,庇護在強者的羽翼下。一貧如洗的小鐵尼格在這之前就被允許睡在氈帳內,為主人家看守門戶。

部落會議選舉的結果很快就傳遍了合剌赤惕人的古列延【蒙語駐營地】,三大氏族的屈服盡管讓很多人都感到不滿意,但是內訌流血的危險散去,部民們還是大大鬆了一口氣。在薩滿祭司劄蘭圖的氈帳前,精神萎靡的老人平靜的向大家宣布將在明天舉行祭天大典,合剌赤惕人的新首領屆時就會踐位,這是一件值得歡慶的大事情。

“想不到啊,那個老家夥竟然能夠登上首領的位置,看來合剌赤惕人的前途堪憂。沒有精明強勢的首領,這個災難頻發的部落怕是很快就要消失在曆史的長河裏,我要盡快做好離開的準備,還是早早回中原吧。”周虎赫和衣坐在一根粗木樁上,咂摸著嘴暗自思量道。赤拉都,這個豁牙黑氏的老家夥按照黛阿和小鐵尼格的說法就是一坨人型大便,兩腳鼠兔。前者是說他的不得人心,後者道盡了此人的膽小貪婪。讓這樣一個混人執掌大權,結果可想而知。

合剌赤惕人的一個決定,直接促成了周虎赫在去和留之間拿定主意,這算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吧。

晚飯的時候,放下了心理包袱的周虎赫在飯桌前還難得的調笑了幾句黛阿的大女兒景蘭,逗得她羞怯頷首,如同草原上春天盛開的小花。小姑娘已經十四歲了,長著一頭漂亮的栗色頭發,黃白混血的嬌媚不同漢家女子,別具一番濃鬱的異域風情。若是身材再飽滿一些,周虎赫都有推倒這個小美人的衝動。

夜深了,靜謐的氈帳裏,周虎赫安靜的躺在獸皮褥子上,亮晶晶的眼睛透過穹廬天窗看著黑沉沉地天空。天空中沒有月亮,僅有的幾顆星星閃爍著微弱的光芒,如同荒野上忽明忽滅的鬼火。

南下回國,這個決定對嗎?我真的能夠安全跨過三千裏的茫茫草原,戰勝冬雪,避過那些不懷好意地野人部落和遊蕩荒原的豺狼?中原的形勢是安定還是戰亂,我會不會方一回去就喋血沙場,或者成為某家黑店人肉包子的原料?

周虎赫胡思亂想著,久久不能入睡,仿佛過了很長一段時間,迷糊中他忽然聽到外邊隱約傳來一陣喧囂,俄而喊殺聲、慘叫聲還有淒厲的呼號聲傳來。

周虎赫飆然躍起,飛快地抓起衣物穿上,同時大聲地喝道:“小鐵尼格,給我起來!快點起來,再他媽的死睡就真地要死了,有人襲擊我們的營地。黛阿,快叫醒你的母親和孩子,快!法克!”

小鐵尼格迷迷糊糊地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低聲咕噥兩句後總算清醒過來。他大叫一聲,連滾帶爬的跳起來,手忙腳亂不知所措的張望著。

“小子,出去看看是怎麽回事?自家火並,還是外敵入侵?”周虎赫頭也不抬地厲聲吩咐道。他蹲下身子打開雪地車的後備箱,把剩餘的子彈全部出來,僅有的四枚戰術手雷也掛在腰上,細心的檢查各種武器是否存在故障。

突擊步槍、自衛手槍、彈夾、軍刺、多功能軍刀,進入了戰鬥狀態的周虎赫變得嚴肅認真起來,一雙細狹的丹鳳眼閃爍著危險地冷芒,清瘦的臉龐板起來,冷峻而殘酷。

“大人,不好了!是外敵,好多人殺進了我們的古列延,東北邊的營帳全部著火了,他們在四處縱火!我們要怎麽辦啊?”小鐵尼格衝進帳篷,喘著粗氣驚恐地說道。他跑到營地裏的大路上朝外望了一眼,心都涼了一截。到處都是火光,一眼看不見邊際,進襲的敵人借住黑暗瘋狂地湧進來,很快就攻破了營地簡單的工事,少量的抵抗者喋血慘死。敵人瘋狂地大笑,縱火點燃他們看見的每一頂帳篷,殺死驚叫的人們。

“閉嘴,你狗日的沒有弓箭刀槍,隻會伸長脖子等死!”周虎赫大步走過去,揮手一巴掌打在小鐵尼格的腦袋上,讓他安靜了下來。“背上長弓,拿起斧頭,跟老子出去殺他娘的!”

“黛阿,帶上你的女兒向南邊小河跑,那邊是河流,應該沒有敵人,快點!鐵尼格,給老子大聲叫喊,招呼所有人跟我們會合。”

周虎赫右手握著步槍,一邊大步向古列延的營門跑去,一邊高聲呼喊,匯集沒頭蒼蠅般慌亂的部落男子們。

“扯爾歹大哥,快帶你的人跟我們一起殺過去,敵人攻進來啦!”

合剌赤惕的古列延已經亂成一片,眾人像是受驚的羊群一樣亂竄,到處都是驚慌失措的身影。雪前對篾兒乞人戰爭的失敗使部落半數的男丁死亡,其中包括很多經驗豐富的戰士。隨後,倉促南遷、忽喇罹難又導致部落一直未能恢複元氣,民眾散漫、士兵沮喪。直到前幾天氏族會議召開,整個部落籠罩著內訌的危險,貴人們才將自家的那可兒【伴當、門戶奴隸】、部民召集起來加以武裝。

當赤拉都被確定為新任莫賀咄後,整個部落大鬆一口氣,眾人繃起數日的心弦放下來。事情壞就壞在這兒,在所有人都鬆懈的時候,未知的敵人發起進攻,悲劇發生了。

扯爾歹領著八九個青年跟了上來,他們手持簡陋的木槍,每個人都麵帶不安,緊張的大口喘息著。

“扯爾歹巴特爾,請盡可能的招呼更多人,一起殺過去。大家不要怕,敵人並不多,我們一定能戰勝他們!”周虎赫微笑著向扯爾歹打了聲招呼,安慰勝利信心不足地眾人。

“周虎赫大人,真的嗎?您是怎麽判斷的?”扯爾歹驚訝的問道,跟在他身後的青年們豎起了耳朵。

“夜襲本身就充滿變數,倘若擁有絕對的優勢,進攻方是不會冒這種危險的!所以,隻要大家拚死奮戰,勝利就一定屬於我們!”

【還有沒收藏的嗎?你還等什麽!早早下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