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第十章 喋血之夜 中

字體:16+-

勃魯微笑地看著自己的兒郎們順利殺進前方的古列延,摧毀那些原木組成的柵欄,心裏大舒了一口氣。隻要帳子裏的人們不能依托這些簡陋的工事進行防衛,那就很難對自家的兒郎們造成嚴重傷害。此時,他已經看見了勝利女神的微笑。

兩天前發現這個依山靠水的小部落駐營地後,瀕臨絕境的伯咄祿人就認定長生天偏愛了自己,在全部落生死存亡之際賜給他們一線生機。吃得沒有了,穿得也沒有了,被寒冷饑餓奪去生命的族人們數不勝數,在過去幾個月,每一家庭都經曆了死亡考驗。家家戴孝,戶戶哭號,這是真實的經曆。

現在,也許一切都要有了。隻要刀槍在手,還怕沒有肥牛嫩羊、氈帳女人嗎!

“二叔,你看那邊又跑來一群送死的家夥。我看咱們要快一點啦,這個部落的人口比我們預計的要多,幹脆叫兒郎們分成小隊縱火,咱們趁亂奪走他們的牛馬牲畜。”一個肩膀上扛著狼牙棒的青年快步跑過來,靠近勃魯身邊甕聲說道。

“胡沙爾虎,千萬不要有這種想法,你會害死大家的。兒郎們願意拚死衝殺,就是希望奪得這個部落的一切,讓他們的妻子兒女免於凍餓而死。看看我們後麵那些舉著火把興奮呐喊的婦孺們,她們已經幾個月沒有吃好睡好了。如果不徹底擊潰這個部落的抵抗隻想奪些牛羊逃跑,難道你不管她們了?”勃魯大怒,一把抓住青年的脖子拉過來,黑黢黢地臉龐擰成一團低聲嗬斥道。在這緊要關頭,自己的侄子,伯咄祿人的首領竟然提出如此荒唐地主意,想要變更作戰計劃,實在是不可原諒的。

“我……不是要……要逃跑!咳咳!……二叔,胡沙爾虎不是怕死的孬種,我的血管裏流著的是父親勇敢地血脈。您說吧,現在該怎麽辦?”胡沙爾虎並不是怕死之徒,他的勇敢彪悍在部落裏也是出了名的。發現敵人的力量遠比自己人預估的要強很多,生出一絲後退之意也是常情。也許有很多人不怕死,但是卻很少有人會屁顛顛地去找死。

“好!胡沙爾虎,你看東邊那些依托木柵欄拚死抵抗的人群了嗎?你給我帶上一隊人打垮他們,讓他們不能抱成一團戰鬥。傳我命令,兩支預備隊全部衝上去,務必使敵人無法形成有效抵抗!”

合剌赤惕駐營地的東北入口已經成為一片火海,星星點點地火把、熊熊燃燒的木柵和氈帳燒紅了黑夜。借住火光,聞聲趕來的合剌赤惕男人展開了激烈的抵抗,廝殺變得更加慘烈了。

伯咄祿部後備軍的突然殺上,讓勝利的天平迅速傾斜向他們。原本就處於混亂狀態的合剌赤惕人好不容易依托障礙形成的抵抗組織崩潰了,如同下山猛虎一般瘋狂的敵人從正麵和側翼同時發起進攻,無心戀戰的眾人動搖了。

“巴裏岱,快來救救我啊!脫朵延,我們趕緊逃吧,敵人太強……啊!我流血了,我不想死啊,大家快護著我逃吧……”一片喊殺聲中,赤拉都公鴨一樣嘹亮的尖利慘叫,讓血戰中奮力拚殺的豁牙黑人心都涼了半截。他們的氏族長,竟然要拋下屬民單獨逃生,眾人驚疑地轉頭後望,頓時一片嘩然。赤拉都肥碩的身影在幾個人的護持下衝向營地深處,他竟然真的逃跑了!

“混蛋,赤拉都你這個廢物,該死的灰鼠!我巴裏岱怎麽會有你這樣的親叔叔,我要殺了你!豁牙黑的弟兄們,大家不要跑,我們的家眷親人都在身後,為了她們,跟我殺!”巴裏岱紅著眼睛仰天大吼,敵人的凶悍、親人的背叛讓他心如死灰,也許今天這一副皮囊就要交待在這裏了。

赤拉都首領地位確定後,一向吝嗇的他竟然宰殺了兩隻老羊,備上幾桶馬奶酒召集氏族的男人們一起慶祝。幾天來繃緊心弦的人們縱情歡歌,盡管肉很少,酒也不能盡興,大夥還是覺得很開心。

當古列延外的戰鬥打響時,赤拉都的大帳裏還沒離去的戰士仍有十餘個,憑借這些氏族骨幹,巴裏岱很快就組織了一支五十多人的戰鬥小隊,迅速投入戰鬥中,依托勒勒車形成防禦,為己方整合力量爭取寶貴的時間。然而,就在敵人發起最凶悍進攻的時候,自己的首領竟然帶頭逃跑了!

巴裏岱奮力格開砍向他的一柄長刀,一刀插入那名青年的心窩,這時候兩杆長槍一左一右毒蛇吐信般刺向他的胸口。生死之際,巴裏岱激發了全部的身體潛能,他仰麵一個翻身倒向冰硬的地麵上,馬刀脫手甩向右邊的敵人,同時閃電般抓住左邊刺上來的短毛。

飛出的馬刀借住慣性刺進了右邊那人的小腹,左邊敵人手裏的短矛被巴裏岱發力一擰奪了下來,反手戳進受傷者的胸口。他拔出自己的馬刀,高聲呐喊著迎上更多的敵人。

勃魯將手中的兵力全部壓上去後,戰鬥呈現出一邊倒的局勢。在西邊,巴裏岱率領二十多個豁牙黑人誓死抵抗,幾輛勒勒車形成的掩體成了雙方搏殺的界限。在勃魯親自指揮下,七十多人發起了猛烈進攻,巴裏岱的防守岌岌可危。

另一方麵,胡沙爾虎帶領更多的伯咄祿人從容的擊潰敢於反抗的合剌赤惕人。每一個想抱團反擊的合剌赤惕人都是攻擊的對象,他們二三十人一隊,像是散開的狼群一樣發起襲擊,短促而犀利。

“窩兒歹,你們都去支援西邊的兄弟!劄蘭圖老人,你快召集散漫的部眾吧,組織他們增援我這邊。扯爾歹、鐵尼格,大家都跟我上,殺死東邊那些狗#娘養的!”

當周虎赫和扯爾歹一行人趕到戰場時,他們匯聚的一百多號人像是黑夜裏的一盞明燈,既鼓舞了族人們的抵抗士氣,也讓伯咄祿人迅速調整了進攻的方向。

“撻懶,帶人攔住西邊的那些家夥。兒郎們,跟我殺上去啊!”胡沙爾虎惡狠狠地瞪著衝向他們的周虎赫等人,一股莫名之火直衝腦門。援軍的主力都讓窩兒歹帶領增援巴裏岱去了,剩餘的二十多人迎著前方的大隊人馬發起衝鋒,則在胡沙爾虎看來就是對他赤#裸裸的蔑視!

敵我相距二十餘步,周虎赫突然停下了步子,咧嘴嘿嘿大笑起來。就在隨眾莫名其妙的時候,他端起來了步槍……

【唉,竟然快到3萬字啦,成績真差,無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