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第十一章 喋血之夜 下

字體:16+-

援軍的到來,讓正處在下風的合剌赤惕抵抗者們迸發出全部的勇氣,他們狂呼長嚎,無所畏懼地向優勢敵人發起了死亡進攻,用生命和身體為族人們拖滯敵人、爭取時間。

胡沙爾虎一聲令下,圍殲殘敵的伯咄祿士兵迅速分成兩部,一支五十餘人的隊伍匯集到他的左右,氣勢洶洶地向來敵衝去。

“撻喇,趕緊收拾了身後的混蛋,這裏交給我!你們兩個,各領一火人繞到敵人的側翼發起襲擊,配合我正麵進攻。呼牙,給我殺了那個老頭,不能讓他從容地召集部眾。”混亂中,胡沙爾虎觀察了一下周圍的情況,立即做出了正確的決斷。幾千裏的轉戰使伯咄祿人遭受慘重地損失,然而艱苦、危難和死亡也造就了他們新生代的堅韌勇敢和豐富的戰鬥意識。

“勇士們,殺啊!”

伯咄祿的戰士們呐喊著跟隨他們年輕的首領發起了衝鋒,鋒利的刀鋒矛尖在火光下閃爍著妖豔的光芒。

衝在最前方的中年漢子舉起手中的橫刀,這柄家族傳承了五代人的兵器據說是來自中原的大唐王朝,是六世祖用全家的財產——十張黑貂皮和一個渤海奸商換來的,至今這柄天朝製造的寶器依舊鋒利如初。

中年男子並不喜歡前方那個滿臉冷笑,手持一支怪異兵器的瘦弱青年,青年的不屑和嘲諷讓他感覺受到了侮辱,促使他竭力向前衝去。

小子,我伯咄祿的勇士,將要砍下你傲慢的黑頭做成尿壺!他恨恨地念叨。

“大人、扯爾歹大哥,我們、我……”來勢洶洶地敵人嚇壞了小鐵尼格,他握著長斧的雙手都在發抖,一張消瘦的臉龐變得毫無血色。作為一個第一次上戰場的少年,血腥的廝殺對他來說還很陌生。

扯爾歹瞪了周虎赫一眼,對這個外來人的神神道道大為不滿,他轉頭大呼:“兒郎們,跟我……”

“殺”字尚未吐出,沉悶的槍聲和眾人驚愕的呼喊交織一片,淹沒了他的聲音。

十餘步的距離,並肩衝來的敵人們就是純天然無公害的人形靶子。周虎赫眯起狹長的眼睛,連瞄準的功夫都省了,憑著射擊幾萬發子彈形成的直接開始點射。

槍聲響了!

中年大漢心中默默計算著還有幾步就能斬下那個瘦弱青年的腦袋時,他看到一團火光突然在青年的手中亮起,旋即一股巨大的力量就撞擊在胸口處。他仍舊先前奔跑了兩步,才惶然的低下頭,發現心窩上出現了一個雪洞,溫熱的血液山泉般噴出,妖異而豔麗。

他轟然倒下,神采暗淡的眼睛前飛快地滑過一幅幅圖片,那黑水邊純樸的少年,虎山上英挺的獵人,樺樹皮小屋裏的女人,還有慘死在官兵刀下的妻子兒女。

夢,碎裂了!

阿花、孩子們,我來了……

中年大漢的死亡並非終結,而僅僅隻是開始!不過五息之間,胡沙爾虎驚怒地發現身邊的伯咄祿人全部倒在了地上,他們或死或傷,拋下自己的首領孤零零的站在寒風中瑟瑟發抖。

“魔鬼啊,他是魔鬼在人間的化身,快找祭司啊!”

“救命啊,不要吃我,啊……”

從兩翼包抄周虎赫等人的伯咄祿人小分隊繞過熊熊燃燒的氈帳和木柵,正好看到自己的族人們一個個詭異的倒地死亡。那個一臉微笑的瘦弱青年宛如妖魔現世,他手中魔鬼的法器指向哪裏,哪裏的族人們就會滿身鮮血的悲慘死去,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他們像是受驚的羔羊停住腳步,怯懦者被驚嚇地哭喊著向天神祈禱哀求,勇士們也猶疑不安。麵對未知的強大,人類脆弱的本質暴露無疑。

扯爾歹神色複雜的看了周虎赫一眼,一向膽肥的他也不自覺的後退兩步,與同樣惶然的人群站到一起。

周虎赫重重歎了一口氣,心中黯然。在自己痛下殺手橫掃來敵一大片之後,不僅敵人懼怕自己了,就連身後的朋友也變得恐懼不安。

超人,果然不是一個好職業啊!

哼!都給我去死吧!把心底鬱悶化為殺機的周虎赫目光冰冷的盯上了左邊遲疑的偷襲者,抬手一槍打爆了一個光頭大漢的腦袋。那些人立即炸了窩,他們殘留的最後一絲勇氣也化為烏有,嚎叫著轉身逃走。

“啊……我要殺了你,惡魔!”

眼瞧著部眾們被屠殺,然後鳥獸般逃散,胡沙爾虎絕望了。念及這幾個月來受到的苦楚,劫掠衣食的希望破滅,部落前途的黑暗讓他如同受傷的孤狼慘嚎著掄起狼牙棒,不顧一切衝向前方的魔鬼。

生也罷,死也罷,這一刻對他而言都不重要了!

戰鬥前,周虎赫就盯上了這個貌似敵人頭領的家夥,希望能擒下他迫降來敵,所以胡沙爾虎才能幸運的在魔鬼手下堅持這麽久而不傷不死。現在,這個頗具才能的小子心神大亂送上門來,那就沒不必客氣了。

周虎赫開槍打上胡沙爾虎操起的狼牙棒,擊中棒頭的子彈在杠杆作用下使胡沙爾虎的狼牙棒脫手而出,他虎口開裂,血流如注。與此同時,周虎赫丟掉手裏的槍支,箭步迎上襲來的胡沙爾虎,狠狠一拳打在他的小腹上。然後借助身體前衝的慣性,一個肘擊砸在胡沙爾虎胸口處。

在周虎赫這個大力王的連番打擊下,胡沙爾虎被疼痛直接送入昏迷。

“扯爾歹,你帶人纏住他們,別讓這幫兔崽子攻入營地深處禍害手無寸鐵的婦孺。劄蘭圖祭司,這個家夥可能是對方的重要人物,進攻窩兒歹那邊的指揮者也許是他的親人,我們可以利用他迫使敵人後退。你看該怎麽辦?”

扯爾歹按照周虎赫的要求,帶領劄蘭圖新聚集的百餘部眾攻殺上去,敵人的首領被俘,組織變得渙散,而合剌赤惕的新銳戰士們士氣正高昂,形式開始有利於合剌赤惕部。

“周虎赫巴特爾,頡質略,作戰之事由你們決定,不用征求我的意見。”劄蘭圖略作沉思,把決定權交給了守護在他身邊的啜羅勿人頡質略。

“眼下兩個小戰場,東邊有賴周虎赫巴特爾之力,我們逆轉了劣勢,但是短期內恐怕無法取勝。西邊巴裏岱、窩兒歹他們一直在被動挨打。毋庸置疑,敵人很強大,盡管他們人少!我想,如果繼續打下去,即便咱們殺光了他們,自己也會死傷過半,能夠迫降他們最好。周虎赫巴特爾,如何?”頡質略清醒地認識到敵我力量的懸殊和死戰到底的危害,他目光熠熠地說道。

“誠如你所言,劄蘭圖祭司,你同意嗎?”

“好,下麵怎麽辦?”

“嗯,頡質略兄弟,你帶人殺向大門外那些舉著火把的疑兵,他們肯定都是婦女和孩子,盡量俘虜!我帶這個家夥去西邊,可以嗎?”

“好。大家跟我走!”

“鐵尼格,架著他,走啦!”

勃魯指揮的西線戰鬥開始很順利,巴裏岱的勒勒車防線很快就被攻破了,如果不是窩兒歹帶人拚死相救,他也將慘死再敵人刀下。但是,隨著窩兒歹帶領的援軍加入,戰鬥又陷入膠合,新的勒勒車防線建立起來。伯咄祿的士兵們盡管強悍,但卻無法徹底擊潰對方。

勃魯把全部的希望寄托在自己的侄子身上,隻要東邊取得勝利,擁有優勢兵力的胡沙爾虎能順勢殺入營寨的深處,敵人就會徹底完蛋。

然而,當潰散的逃兵呐喊著奔過來時,勃魯流淚了,他知道伯咄祿人完蛋了。

“兒郎們,我們無路可退了!殺上去,殺光他們!”勃魯拔出腰刀,扯下皮帽子狂吼一聲帶頭衝殺上去。

“大家跟我喊,你們的首領被俘了!投降不殺!1、2、3,快喊!”周虎赫出現在勒勒車戰線的東邊,讓人架著胡沙爾虎走在前麵。

“勃魯,你聽,看那邊!”一個伯咄祿人拉住勃魯,指著周虎赫的方向說。

喊聲吸引了伯咄祿人,他們驚疑地看向東邊,進攻的勢頭緩了下來。

“去,帶人把胡沙爾虎奪回來。給我殺!”勃魯狠下心命令道。

看著來勢洶洶的二十幾個敵人,周虎赫冷冷一笑,從大衣裏掏出一枚戰術手雷拉開後丟了出去。

幾秒之後,落在人群中的手雷劇烈爆炸,一時間血肉橫飛,發出地驚天響聲讓戰場陷入寂靜,雙方的戰士全部停止了廝殺,傻傻地看著狼藉一片的爆炸點。

“以長生天的名義,赦免你們,進攻的人兒啊,隻要你們投降,我保證你們的生命不被剝奪!否則,天神之怒必將再次降臨!”

靜寂的戰場上,合剌赤惕人匍匐跪下,虔誠地讚美騰格裏!那些驚呆了的伯咄祿人也放下兵器,祈禱天神的寬恕。

【我決定,從明天開始吐血碼字,周一3k,之後六天每天兩更,拚死幹一把,爭取殺近新書榜前三十名。弟兄們啊,給點收藏和票票,可憐可憐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