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第十二章 神棍和善後

字體:16+-

孓然而立的勃魯心情複雜地看著不遠處那個敵方青年,就是他如同魔神一樣輕易地粉碎伯咄祿人的希望,扭轉了整個戰局。此刻勃魯明白,己方的失敗已經不可避免,繼續抵抗變得毫無意義。但是部落戰爭自有它的規則,失敗者慘遭滅族實乃常事,對方那名青年雖然允諾自己的部落投降便可免死,但他不知道那人的地位是否能夠兌現這個諾言。

“尊貴的巴特爾,長生天庇護的貴人,請問你的承諾能夠代表眾人之誌,並且絕不毀棄嗎?”勃魯嘶啞著嗓子問道。

“是你?閣下!”圍繞著勒勒車戰線的雙方戰士都停止了拚殺,虔誠地向長生天的神跡祈禱,除了受傷者的呻吟和大火燃燒的嗶剝聲,戰場安靜下來。周虎赫排眾而出,看清楚對方那個讓巴裏岱吃下大苦頭的領頭人後,他驚訝地叫道。

“哈哈哈哈,天神啊,這難道就是命運嗎?”勃魯顯然也認出了周虎赫,他慘聲悲笑,聲音如同夜梟般刺耳可怖。

“我早就知道能夠轉眼間殺死兩頭山豬的人絕不是凡徒,可怎麽也沒料到你會強大如斯。嘿嘿,天神為何不讓我死在那天啊……”

“閣下,任何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時顛撲不破的真理。喂養綿羊的牧人可以獲得羊毛,蓄養馬兒的人民能夠收獲奶汁,持刀殺掠者,自然應有被人斬殺的覺悟。你們戰敗了,接受勝利者的處置懲罰也是順理成章的。長生天見證,既然我允許你投降不死,那就絕不會反悔。但是,按照古老的傳統,等候你們的必將是公理和正義的製裁!”

勃魯的惴惴不安代表了伯咄祿人此刻的心態,戰爭中失敗的投降者被勝利者出爾反爾屠殺的記錄多不勝數,就是他們伯咄祿人同樣有此劣跡在前,現在的謹慎遲疑正是對前途未卜的表現。周虎赫明白,如果此間處理不慎,那他之前的努力就會付諸東流。

“發動戰爭的眾人,看著我們死亡的人民,聽聽重傷者的呻吟,還有那付之大火的財物,這一切都是你們的罪責!”營地裏一片狼藉,許多失去了親人和財產的合剌赤惕人不禁默聲啜泣,周虎赫聲調陡然拔高:“敵人們,你們必須要付出補償,賠償那些傾家蕩產的可憐人,接受死者家人的裁判,哪怕為奴為婢!”

“……閣下,勃魯代表伯咄祿部向您——天神的兒子投降,請您信守諾言……”

“二叔——不、不!”從昏迷中醒來的胡沙爾虎不甘地哭號道,掙紮著甩開看守他的幾人,撲倒在地。

勃魯放下刀劍,失神落魄地向周虎赫跪下,渾濁的老淚滑下臉頰。伯咄祿人跟隨他們的頭領放棄了抵抗,沉默地等候發落。

“眾人們,永恒的長生天保佑我們,勝利啦!”周虎赫舉起步槍,放聲大吼。

“長生天保佑,哈哈哈……”

“萬能的長生天永恒,周虎赫大人萬歲!”

“騰格裏庇佑周虎赫大人,保佑天神之子!”

劫後餘生的合剌赤惕殘眾們呆了一會,旋即爆發出驚天的歡呼聲。他們跳起來,抱住身邊每一個活下來的胞眾放聲大哭大笑。

在強大敵人的突擊下,很多人永遠倒下了。每一個部民奮力抵抗,可勝利卻是那樣遙遠,一度讓人以為這個部落就會在今夜滅亡。他們嘶吼著,他們奮戰著,然而前途確是黑暗一片。絕望,像是連綿的蒼山壓在每一個人心頭,像是無盡的深淵吞噬了全部希望。

就在這個時候,周虎赫挺身而出,用不可想象的華麗姿勢登上了舞台。他挽狂瀾於既倒,扶大廈於將傾,用不屬於人間的強大征服了所有人——無論敵人還是朋友。

那枚在戰鬥膠合時爆炸的手雷,給周虎赫披上一張神秘的宗教外衣。在張嘴閉嘴就是長生天的神棍有意引導下,邪惡的魔鬼化身成萬能的天神,受到所有人的敬仰。

“小鐵尼格,去找頡質略,告訴他來犯敵人投降啦!勃魯首領,派人讓你的部眾放下武器。”周虎赫瞥了眾人一樣,對他的誘導成果大感滿意。為了避免戰後成為合剌赤惕人眼中的妖魔,借勢神化自身成為首選,他感覺自己做的不錯。

“劄蘭圖祭司、窩兒歹兄弟,接下來我們該怎麽做?”周虎赫微笑地看著劄蘭圖老人和神色恭敬的窩兒歹,沉聲問道。

“趕緊救人吧,受傷的族人們必須抓緊時間醫治,不然會有更多的人死去。伯父!”窩兒歹焦急地看了看躺在一旁的巴裏岱,渾身是傷的他已經陷入昏迷。

“莽薩爾,你說呢?”劄蘭圖問道。

“我看救人是要抓緊,可這些人更得處理好,我們現在一片混亂,再也經不起任何動亂了。”莽薩爾長著一張粗獷的麵孔,頭腦卻一點也不含糊,在主次矛盾問題上分辨得很清晰。

“那就把他們叫出去全殺了!這群該死的東西。”從外麵過來的頡質略不知事委怨氣頗深地接腔道。

幾人都訝異地看向他,同時觀察起周虎赫的神色變化,劄蘭圖心中暗道不好。

“我允他們投降不死,以長生天的名義!頡質略,你想讓我毀諾?”周虎赫眯起眼睛,殺氣冽然地打量著頡質略,翻轉手裏的步槍。

頡質略身體一抖,一股酥麻的電擊感從腳底湧上腦袋,他可是親眼看見那支魔器如何血腥地奪去眾多人的性命,當死亡危機輪到自己身上時,歡喜痛快消失了,餘下的隻有恐懼驚惶。

“我、我——不……”他蒼白的臉頰死灰一片,死神的腳步讓這位回鶻勇士連話都說不出來。

“周虎赫巴特爾,長生天賜福的孩子,請原諒頡質略的魯莽,他是因為不知道您的承諾才提出這樣荒唐地提議。”周虎赫有如實質的殺氣讓劄蘭圖暗暗心驚,為了消釋誤會,他趕緊聞言調和道。

“對、對!我、就是不知道啊!”頡質略滿腹委屈地連聲道歉,哪裏還有啜羅勿勇士的風範。他一直以為自己能無所畏懼,可遇上更加蠻橫變態的非人類周老虎後才迥然發現他也會怯懦。

“周虎赫巴特爾,敵人是被您迫降的,不如就由您來處置他們吧,這樣大夥都會心服口服。”莽薩爾身為故去老族長的弟弟,忽喇的叔叔,部落裏的勇士,在這個時候自然有資格提出這樣的建議。

“這個提議好啊,就這麽辦,老夫相信周虎赫巴特爾不會虧待了死去的族人們,必然能給眾人一個滿意的處置辦法。”劄蘭圖不愧是吃了幾十年烤肉的智者,莽薩爾的辦法讓他看到一個希望——抵消周虎赫這個外來人巨大影響力的希望。

真是老狐狸啊,瞧瞧這手玩得多漂亮,誰說野蠻人不懂謀略,眼前不就是一個嗎。周虎赫默默腹誹道,不過他有自己的計劃,老家夥的算計成與不成,最多是讓他多費些心思而已。

“承蒙各位信賴,安置戰俘就交給我吧。莽薩爾叔叔,請你整出五十人幫我一個忙。頡質略、窩兒歹,你們隨祭司老人救助傷員,撲滅大火,收攏潰散的民眾。大家都忙去吧。小鐵尼格,跟我來!”

“勃魯首領,我叫周虎赫,現在負責安置你的族人們,請你協助我發布指令。我將盡力為你們爭取權利,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但是,我必須要警告你,不要抱有任何不軌的念頭,否則後果自負!”

大棒加紅棗,這個百試不爽地手段周虎赫爛熟於心,在與恐怖分子的長期搏殺中,他已經不隻一次使用這樣的小手腕。

“尊貴的閣下,請您吩咐吧,我們完全聽從您的命令。”勃魯很快調整了心態,他想起那次狩獵的偶遇,認為周虎赫並不是一個得意忘形、殘忍貪婪地家夥。在那天占據優勢的情況下,周虎赫才取走五分之一的獵物。

“很好!選出二十名你信得過的人站到那邊,其他人都給我去古列延外,讓你們的女人孩子進來為質。另外,找些人救治傷員。”周虎赫不想過分削弱伯咄祿人的反抗力量,他在刻意製造平衡。

“你們叔侄二人跟著我,不許擅自離開。莽薩爾叔叔,請約束部眾不要虐待、侵犯為質子的婦孺。對他們的處置和分配,等到天亮再說吧。我累了……”

冷風習習,周虎赫疲倦地打了個哈欠,困意湧來。

【諸君,上完八節課後,我花了四個小時終於完成了今天的承諾,盡管有點縮水。但還是要厚顏懇求下點擊、票票和收藏!對新書來說,這就是生命啊!1張紅票=2張黑票=5個收藏=50個點擊,這個換算足見票票的重要性。故而,小弟呼籲,砸我一票吧,紅黑我都不在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