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第十三章 各有心思【一更,吐血求票】

字體:16+-

當周虎赫美美地躺在溫暖的被褥裏陷入沉睡時,合剌赤惕的古列延內外注定難以安寧,那些老的小的或是思慮萬重,或是心若死灰。

盡管戰鬥隻持續了一頓飯的功夫,卻造成了兩個部落超過130人喪失生命,其中包括收殮的97具男丁屍體,更有兩倍於此的傷員。在這個寒冷的冬天,缺醫少藥的情況下,他們之中不知將有多少人會在未來備受痛苦的折磨而悲慘死去。

合剌赤惕人是有資格悲傷痛恨的,這個冬天對他們而言確實太過冷酷。雪前篾兒乞人的進攻讓許多家庭失去了全部的積蓄和親人,而伯咄祿部又在雪上加霜,再一次把苦難加諸於眾人頭上。

根據窩兒歹的統計,直接死於戰鬥的合剌赤惕人有83個,大多數是男性勞動力。雙方短兵相接的戰場發生在豁牙黑氏的紮營地上,在雪前戰爭中保存下實力的他們這次未能幸免於難,承擔了絕大多數的損失。進攻者焚毀他們的氈帳,殺死他們的男人,造成一片混亂。

伯咄祿部也沒好到哪去,本來能夠輕鬆取勝的進攻,在周虎赫的強勢幹預下戲劇般的失敗,在戰鬥中殞命壯丁35人,超過一半死於步槍和手雷。由此足見這些進攻者強悍的戰鬥力,他們雖敗猶榮。

結束混亂後,劫後餘生的百姓返回自家包裏。幸運的毫發無損,自然闔家歡笑;倒黴的廬舍俱焚,那是欲哭無淚;至於失去親人的餘生者,搶天哭地,讓這方土地籠罩著一層哀傷。

周虎赫的小包內,勃魯和胡沙爾虎圍坐在火爐邊,這爺倆一動不動地凝視麵前跳躍的火焰。如果不是還有呼吸聲,緊張不安的小鐵尼格和黛阿一家都以為他們已經死了。顯然,他們的心理素質遠不如周老虎,能夠淡然的無視這兩個凶惡敵酋。

熟睡幾個小時,補足精神的周虎赫揉著惺忪的眼睛爬起來,掃了一眼老老實實坐在火爐旁的勃魯叔侄,對他們的識相還算滿意。

“唉,你們兩整理一下,吃點東西吧。小鐵尼格,辛苦你了。”向黛阿一宿沒睡的老母親問了早安後,周虎赫小聲說道。下半夜他睡安穩了,可帳裏的一老一少卻堅守到天亮。

“大人,您醒了。”小鐵尼格紅著一雙眼睛站起來,敬畏的看著周虎赫。夜裏的廝殺讓他熱血澎湃,亢奮中的小青年那還睡得著,再加上有兩個俘虜在身邊,他也難以放心的去休息,幹脆神采奕奕地與老人閑聊半夜。

“小家夥,倦了就去躺會兒。黛阿、景蘭,你們一家也去補個覺吧。我今天會有不少事,他們兩個等會跟我走。”

洗涮之後,簡單的吃點東西,周虎赫帶著勃魯和胡沙爾虎前往劄蘭圖祭祀的大帳。

此時一場討論剛剛結束。

……………………

安置好受驚的百姓,劄蘭圖招來莽薩爾和頡質略,說要商量一件重要事情。

“莽薩爾,敵人的家屬都納入看管了嗎?”劄蘭圖坐在火爐邊捶著冰冷的雙腿,這半夜的勞累讓老人的身體吃不消,隱隱有些不舒服。

“老祭司,我已經把他們安排好了,都集中在靠山的狹地上,不會有問題。”莽薩爾用僅有的一隻手臂撫摸著小胡須說道。

“嗯,這樣就好,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又起事端,再生波瀾。頡質略,你也過來坐下吧,我讓你們兩位過來,是有一件關係到三家共同利益的事情需要征求你們的意見。”劄蘭圖抿下一口熱乎乎的馬奶,潤潤嗓子說道。

“哦,什麽事情竟讓祭司大人如此急迫,還要排除豁牙黑氏?”頡質略皺起濃眉不解地問道。

“劄蘭圖大叔,難道是關於赤拉都和莫賀咄推舉的事情?”莽薩爾略作思考,不敢肯定地說道。

劄蘭圖沉下來,點頭道:“不錯,正是跟這個貪生怕死、臨陣逃脫的敗類有關。哼,這個該死的混賬,他簡直就是合剌赤惕人的恥辱,丟盡了我們蒙兀室韋人的臉!”

劄蘭圖恨恨地斥罵著,毫不掩飾他的厭惡之情,哪還有半分超然風度。這也難怪,赤列都——他們即將上任的莫賀咄在這場戰鬥中醜陋的表現,讓人恨不得立即殺了他。身為首領,卻率先逃跑,在任何時代都是讓人唾棄的罪行。

“老祭司,如果是這件事情,我認為根本就不用商量,那隻灰兔黃鼠狼自己也明白他的行為所帶來的後果,損失慘重的豁牙黑人不會原諒他。沒有族人的支持,他能保住牛馬和小命就已經不錯了!”頡質略說道。

“是啊,赤拉都的事情並不複雜,老祭司你……”莽薩爾也糊塗了。

劄蘭圖神色凝重地看著兩人,仿佛下了極大的決心,緩緩說道:“我說的是推舉新首領之事——推舉巴特爾周虎赫為合剌赤惕人的乞引莫賀咄!”

“什麽!這怎麽可以?”

“老祭司,您瘋了嗎?!”

莽薩爾和頡質略俱是一驚,兩人駭然地對視一眼,低聲驚呼道。

“老祭司,他不是蒙兀人,怎麽可以擔任我們的首領呢!再說,這個人來曆不明,誰也不知道他的過去,如果推戴他為首領,萬一出了意外怎麽辦?”莽薩爾急切地詰問道。

“而且,豁牙黑人怕是不會同意!”頡質略補充一句。

劄蘭圖沉吟良久,抬起頭渾濁的眼睛射出奪目的光芒,沉聲說道:“我的孩子,你們認為合剌赤惕部落現在最需要什麽樣的首領?

不等兩人回答,老人就給出了答案:“我們需要勇敢、強大、明智,而且富有人格魅力,能夠仁慈對待他的屬民的莫賀咄!他應該具有折服眾人的品質,能夠帶領大家擺脫困境,走向幸福!”

“那麽,你們再看看周虎赫這個人吧。他的勇敢有目共睹,他的強大如同長生天賜予神力般,眾人無可匹擬。在招降伯咄祿人之事上,他的明智展露無遺。身為一個外來人,在發現黛阿一家生活艱難時,能夠給予接濟,足見這位英雄的慈悲心腸。”

“至於說周虎赫不是蒙兀人,難道乞顏氏就是嗎?你們說,部落裏還有誰能勝任首領之位,保護人民?比起整個族群的生存,孰輕孰重你們自己度量的!”

乞顏氏是蒙兀人中高貴的姓氏,但卻不是室韋人的血統。合剌赤惕雖然人丁不少,但卻沒有服眾之人。

莽薩爾和頡質略被質問的無話可說,低下頭默默不語。

“劄蘭圖叔叔,豁牙黑人那邊怕是不好說服啊?”莽薩爾滿含深意地說。

“老頭子相信赤拉都和巴裏岱都是明白人,隻要擺明利害,他會同意的。”老祭司語氣淡然地說道。

“現在首要問題是周虎赫願不願意接受我們的邀請?”

劄蘭圖憂慮了……

【周虎赫也憂慮啊,近一百的點擊,僅僅兩三張票票,還有一張是自己投的,靠!這樣的日子難熬啊!看書要投票,萬萬別忘啊……

11點後還有一更,爭取盡快碼出。跪求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