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五十一章 突襲訶撒部 上

字體:16+-

千年來,草原上的遊牧部落長期是中原政權最主要的外患,胡人騎兵每歲秋冬縱馬南下寇掠,給長城南部的定居漢民造成了慘重損失。雖然文明世界屢次反擊,甚至橫渡大漠直搗汗庭,徹底粉碎野蠻人的有效統治。

但悲哀地是,強大的中原政府似乎從來沒有深入研究北方敵人生存狀況和人口數量的欲望。文明世界的曆史資料在描述遊牧霸權時,大都泛泛而談,甚至關於對手兵力情況也不過“控弦之士數十萬”的簡單估計。資料的缺失讓後人們研究草原古代史時麵臨了巨大的困難。

周虎赫並非塞北土著居民,他對草原生活的了解大都通過那些走樣的電視連續劇和有限的曆史資料。但是不管怎麽樣,他清醒的明白一個道理——凡事一莫做二莫休!反正與訶撒部的血仇已經鑄成,與其百般委屈去和解,不如做上一票,然後拍屁股走人。

“立即審問那些訶撒人,首先得弄清楚他們部落的情況,包括駐營何處、部落人口男丁幾許、有無強大外援、其營地周圍地勢和防衛情形,我要知道一切可能會有用於咱們行動的情報!這項工作我來做,好叫你等明白,打仗不可草率,日後汝等獨掌一麵務必牢記!”周虎赫直起上身,銳利的眼睛環視部屬們,諄諄教誨道。任何工作隻有做到細微處才能潤物無聲,培養人才無疑是一項長期而細致的活兒,此時他自然不會放過手把手教習的時機。

“是,首領。我等銘記在心!”這等耳提麵命的傳授,若非教授人有心提攜,菜鳥們就隻能一步步摸索,其間不知道要付出多少血汗琢磨。合剌赤惕的年輕百戶們自然懂得其中機要,而為首領的大度無私所感動。

“首領,需要再調集留守的眾兄弟嗎?咱們這三百人有點少了。”巴裏岱建議道。

“先不說這個,暫時咱們還不清楚訶撒部的具體情況,考慮調不調人過早了。剛才我看見咱們也有部民受傷陣亡,窩兒歹負責救助傷殘者,頡質略代替我去收斂死者。另外,盡可能對訶撒部的受傷者伸出援手,戰歿者的遺體也要好生收集掩埋。約束咱們的戰士輪班休息,蓄足體力,等候命令!”指令一道道發布下去,進入軍隊長官狀態的周虎赫感覺他的思維變得明朗清晰,身體狀態前所未有的良好充沛。

這個時侯,百戶製度的優越展現出來,良好的組織和強大的執行力讓合剌赤惕人有條不紊的運轉開來。在各級長官的命令聲中,部民們動手落實首領的指示,清掃戰場,斂聚亡者。

看押訶撒部的林子裏,可憐的戰俘們猥簇一團,恐懼萬分地看著走近他們的野蠻人首領。就是這個雙手沾滿鮮血的屠夫,在一眨眼的功夫毀滅了他們幸福的生活,讓善良的烏古人成為砧板魚肉。

現在,這個反複無常的劊子手半眯著他那邪惡的眼睛打量瑟瑟發抖的羊羔,不知道又想製造怎樣的殺孽?緊張地氣氛,漫長地等待,未知的前途匯集起來,讓訶撒人陷入焦灼。

“來人,把他、還有他,這個、那個帶到東邊去!”周虎赫轉了一圈後,忽然停下來指著幾個蹲在地上顫抖的訶撒人,朝身後跟著的士兵說道。

如虎似狼的蒙兀人撲上來,按照首領的命令粗暴地提起雞崽般的烏古人,連推帶搡把他們朝東邊趕去。

那幾名被選中的烏古人情緒崩潰了,他們哭喊著想賴在地上,甚至不顧一切的拉扯他們的族人,期冀獲得幫助。在死亡麵前,任何的矜持都是那樣的脆弱。

烏古人的反抗激怒了押送他們的蒙兀士兵,他們連打帶踢驅趕俘虜,有些性子急躁的掄起刀把子沒頭沒臉的敲打喝罵。如此行徑反而激起了訶撒部俘虜同仇敵愾之情,所謂兔死狐悲,物傷其類,他們憤怒的站起來,不顧外圍警戒士兵的高聲警告。

“卑鄙無恥的蒙兀人,既然你們不給活路,那就殺光我們吧!弟兄們,跟他們拚啦!”人群中,有人煽動道。

眼看著火山就要爆發,周虎赫怒氣衝衝的暴喝一聲:“安靜!烏古人,我沒有毀諾的想法,挑選那幾人不過是有事相問。你們不想活了嗎?混蛋!”

事情解釋清楚後,兩邊實力對比的懸殊,很快瓦解了訶撒部降眾的團結一致。

安撫下受驚的降眾,周虎赫開始審問那幾名他精挑細選出來的烏古人。為了盡可能多的掌握訶撒部的情報,就要撬開他們的嘴巴。

黑下臉的周虎赫瞪著眼睛,惡狠狠的盯住那幾名局促不安的俘虜,一邊不懷好意的打量他們的脖子,手中玩弄著刃麵黢黑的軍刀。那幾名訶撒人恐懼極了,他們本就是膽小之輩,在這種情景下哪還能維持平靜。

估計壓力施加夠了,周虎赫陰測測的開口了:“訶撒人,我決定率領士兵攻打你們的部落營地。現在給你們一個立功機會,告訴我訶撒部有多少人丁,營地在哪兒,距離這裏有多遠?”

盡管這幾人都是貪生怕死之輩,但卻無一人張嘴回答周虎赫的問話。殘酷的部落戰爭必然會死人,但是隻要部落種子還在,就長遠而言,損失不大。可要是被人端了老窩,那一切希望就沒了。盡管他們怕死,卻絕不希望把自己的妻子兒女推倒火坑裏。

“蒙兀人,你死了這條心吧,我們什麽都不會說。哼!要麽殺掉我們,讓長生天懲罰你;要麽放掉我們,按照古老的部落習慣,我們每人付出十頭牛作為贖金。”一名眼神晦暗的烏古男子克服心理恐懼,冷笑著回答道。

“嗬嗬,看來你們的部落據此不遠,而且人丁也不多,同時古列延警戒防禦也不行。還有,你們大約也無強大外援。訶撒人,我的猜測可對?”從降眾的臉色變化和言語中,周虎赫做出了推測,笑眯眯的問道。

幾名訶撒人聽完扯爾歹的翻譯,臉色劇變,不敢置信的看著身前的這個惡魔,實在想不明白他是如何知道這些東西的。一旁跟隨的幾名蒙兀人也訝異地望向他們的首領,疑惑不已。

“訶撒人,攻打你們部落營地的決心堪比頑石,我絕不會改變。現在回答我的問題,作為報酬你們的家人不會受到傷害。否則,全部殺光!”周虎赫冷酷的逼迫道。

“十個數內作出決定,不願意說的可以回那邊去。一、……”

“惡魔,我、願意……嗚嗚!”

權衡一番,降眾們做出了抉擇,痛苦地哭起來。

“把他們分別帶過去,好好詢問。倘若有人不說實話,或有所隱瞞,對完口供後趕回去,告訴其他訶撒人他們背叛了部落。哼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