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五十二章 突襲訶撒部 中

字體:16+-

審問結果出來後,周虎赫再次招來各百戶、十戶長官,圍在一起討論起來。

“根據那幾人的口供,大致可以確定這樣幾個事實。第一,訶撒部並不是一個大部落,其本身實力比較弱小,全部落僅有三百多帳牧人,能夠彎弓作戰的男丁不足五百。他們首領撒卜的家族是部落中最強大的一支力量,其戰鬥力我們也看到了,實在很一般。”

“第二,訶撒部屬於三河烏古的一個分支小部落,常年遊牧在海勒水以北,他們是三河烏古部落聯盟的一員,但是因為實力有限,並不怎麽受到重視。也就是說,我們攻擊訶撒部無須擔心會有強大的外援幫助他們。”

“第三,山外留守的訶撒部人丁有二十人,距離這裏大約二十箭遠。這些人都是老弱病殘,沒什麽值得擔心的。等會兒解決他們,務必要全部擒獲,萬萬不能放走任何一人!”

“第四,他們的營地立在西南處一片山林旁邊,地形比較複雜。我打算親自去偵察一番,然後再製定相應的戰鬥計劃。你們也說說自己的看法。”

周虎赫把審訊結果娓娓道來,眾人豎起耳朵認真的聽著。

“首領,您親自去偵查就不必了,咱們部落也不缺探查好手。不管怎麽講,烏古人也不是完全的軟菜,您要是出了點什麽差池,那可是件大事!”巴裏岱首先反對的是周虎赫親自去偵查的決定,並且得到了其他人一致的讚同。

“偵查的事情你們就不要反對了,我必須得去。到時候我會小心的,帶上兩個手腳靈便的獵手,怎麽會出意外。何況,即便被發現,我逃脫的機會也遠遠大於你們!”周虎赫淡然說道。作為一線指戰人員,最怕的就是在做出決定前不能得到詳實細致的情報。周虎赫不想把他決策的基礎建立在別人的眼睛和嘴巴上。

“那就由我隨首領去吧!對了,俘虜們該怎麽辦?咱們兵力有限,留下部分人看守他們等同削弱進攻的力量,原本就很微弱的優勢恐怕更加單薄!不留人看守也不妥當,他們畢竟比咱們熟悉這裏的地理,稍有不慎就會有人逃脫報信,那我們襲擊的突然性就喪失了!”勃魯道。

這倒是個很現實的問題,一時間還真的讓大家擰緊眉頭,苦思冥想起來。看守一百四五十號俘虜,至少得兩個十戶留在這兒。再扣除戰鬥減員的合剌赤惕部民,能用於突襲訶撒部的兵力僅有兩百人。訶撒人的營地裏估計有三百名能作戰的男人,盡管蒙兀人彪悍善戰,但下一場戰鬥勝利的希望恐怕也很渺茫。

“這倒是個難題,嗯……要不把他們全殺了!”

“混蛋!再說這樣的糊塗話就給我滾到一邊去,首領的允諾是長生天見證的,你要幹什麽!”

“我看不如派人回營地,再調集一百人過來支援,這樣咱們手頭的兵力也能寬裕點。”

“調人就不要說了,一來一回得半天,咱們等不及啊。”

“諸位,我有一個辦法。烏古人雖然很多,咱們把他捆住手不就得了。哼哼,留下十來個人,加上受輕傷的一些部民,還能怕他們翻了天?”頡質略絞盡腦汁地琢磨辦法,在右手被腰間繩索勾住時,突然靈機一動說道。

“好主意!頡質略你真是太聰明了!哈哈,等會收集每個人帶來的套索。大家還有其他疑義嗎?”周虎赫大讚道,滿臉堆笑的看向金點子頡質略。

“首領,山外訶撒部的留守就讓我帶人處理吧。”巴裏岱自告奮勇。

“好!勃魯和扯爾歹挑幾個精明幹練的小子跟我去偵查。頡質略和胡沙爾虎負責處理降眾,切記要向他們說明白緣由,叮囑咱們的士兵溫和點,粗暴容易激起人家的對抗情緒,我們沒時間搗亂了。巴裏岱,你的百戶立即出發,若是放走一個訶撒人、一匹訶撒馬我唯你是問!全體都有,立即執行!”

周虎赫的任務分配明確後,大家各自行動起來。

一個小時後,訶撒部在山外留守的部民們全部落網,巴裏岱完成了一次漂亮的突擊,在沒有付出任何死亡的情況下圓滿完成任務。

“帶上他們兩個,一人準備三匹馬,咱們走吧。”山外的一處避風地,匯聚了合剌赤惕部落百多名部落兵。周虎赫抬起頭,看了看瓦藍的天空後說道。

“巴裏岱,等下你們去把咱們的馬匹和雪橇搞過來,就在這兒靜候我們歸來。倘若有人出現在這裏,不能擒下就殺死他!那些訶撒人要看緊,如有異動格殺勿論!”

臨行前,周虎赫反複交待巴裏岱需要注意的事項,叮囑他切莫懈怠。

※※※※※※※※※※

一行五六人騎著馬,絲毫沒有愛惜馬力的意識。在主人的鞭策下,可憐的坐騎放開蹄腳死命奔跑,在冰原上留下一串串深深地半月蹄印。不一會兒,載人的馬兒就渾身出汗,大張口鼻吞吐雲霧。

“你們的古列延就在前麵?指出方向。”停下馬,周虎赫冷冷喝道,一邊從懷中掏出他的望遠鏡,旋開鏡筒。

“唔,果然有一個古列延建在山腳下,地勢選擇的倒是不錯,兩麵是山,臨河取水也方麵。勃魯,找個地方把咱們的馬藏起來,留下兩個人看著。你和扯爾歹隨我繞個圈子,咱們從西邊過去近距離看看訶撒部的營寨,仔細摸一摸他們的情況。”

周虎赫收回望遠鏡,轉頭向身後的幾人說道。遠遠看過去隻能知道個大概,詳細的資料必須得親臨其境。訶撒人的古列延兩麵是山林,正好方便就近窺視。

找了處低窪地把馬兒係好,周虎赫三人出發了。

寂靜的山林中,銀裝素裹的地麵上偶爾能看見幾串雜亂腳印和一兩個掘開的鼠洞,提醒三位不速之客這兒是有主之地。在林叢中穿行的周虎赫機警地關注著周邊的動靜,時不時停下腳步,躲在樹後仔細觀察遠處是否有人。他的手槍緊緊握著,為得就是能夠在發現訶撒人後迅捷的幹掉他。

翻越兩座小山包,穿過密集的林叢,幸運的三人並沒有遇到訶撒部的警戒兵或樵柴人,讓他們順利的登上營地外圍的小山。

“嗬嗬,勃魯啊,上次你們偷襲合剌赤惕營地時,有沒有像今天這樣做細致探查?我一直感覺咱們現在的舉動很熟悉,原來是因為你們呦。”端著望遠鏡仔細打量下麵訶撒部的營寨,周虎赫同時低聲跟勃魯說笑道。

“是啊,想不到這麽快我就操起了老本行。不同的是這次我與首領站在一起,訶撒部完了,他們可沒有合剌赤惕那樣的好運氣,有首領這般強人庇護。”勃魯啞然失笑,想想也是,兩次行動何其相似。

“唔,長生天保佑,咱們要發財了!好多牲畜和草堆,媽的……”輕輕移動手中的望遠鏡,周虎赫忽然激動的罵道。

“回去吧!就是死也要幹他娘的這一票!”

【首頁封推了,請大家踴躍支持一下!沒有收藏的趕緊包養,手裏攥著紅票的不要吝嗇,票票不會生娃子!兄弟們,展示出你們**的一麵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