蒙兀帝國

五十三章 突襲訶撒部 下

字體:16+-

【求收藏,求紅票!!!】

蒙兀人的臨時駐營地,兩百二十多名部落戰士屹立在寒風中,他們神情肅穆,一動也不動地看向站立在冰雪築成的高台上,臉色寧靜的忽必烈首領。西風拂過大地,這兒除了馬兒發出的響鼻聲,再也沒有其他任何響動了。

“我的勇士們,合剌赤惕英勇的男人!看著你們的首領,認真記下我說的每一句話。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裏,我們的部落遭遇了諸多不幸。與篾兒乞人的戰爭,我們可恥的失敗了,不僅丟掉了蒙兀人的光榮和名譽,還失去了整年辛勞積蓄的牛羊和儲備。驚惶、悲苦、寒冷和饑餓,無時無刻不在折磨著我們的身體和心靈,眾人陷入痛苦而不能自拔!”

“然而,感謝永恒至大的長生天,在絕望中賜給我們希望。遠來的伯咄祿人帶給合剌赤惕部魚蝦水產,承受天命的忽必烈率領眾人獵獲整群黃羊。盡管食物微少,每個人照樣辛勞,但是合剌赤惕總算頑強的活下來了!”

“今天,當我們獵鹿時,勤勉勞作獲得的微薄成果竟遭可恥的烏古人搶奪!勇敢地合剌赤惕人奮起反擊,而這一次長生天站在了我們這兒。我的部民們,當我決定用馬刀狠狠地教訓卑劣的訶撒人時,竟然發現騰格裏再次賜福蒙兀人!”

“告訴你們吧,蒙兀兒的勇士們!握緊你們的刀槍,背負強弓長箭,追隨我的腳步攻占烏古人的古列延!因為,那兒有兩萬隻肥壯的牛羊和小山般堆積的牧草,這一切將屬於英雄的合剌赤惕人!”

在周虎赫煽情的鼓動下,好勇鬥狠的野蠻人沸騰了!巨額的財富讓刀頭舔血的他們紅了眼睛,每個人的腦子裏隻有一個念頭——搶啊!

“兒郎們,出發!”

揣著一顆火熱的野心,蒙兀人踏上了他們掃平天下的征程。而眼下這場戰爭僅僅隻是開始,百年血火戰爭的序曲。

############################

“你們看,這是一張訶撒部營地的平麵圖。他們的駐營選址很恰當,西部、北部和東北方都是小山叢林,既利於防禦擋風,又可以就近取材。南邊是一條小河,水麵雖然不寬闊卻無法渡過。他們的牲畜圈在臨河的畜欄裏,為了方便取水而把河冰全部鑿破了。草料場建在西南角,連片接山。在偵查時,我們沒有發現訶撒人立在山林中的崗哨,這一點很奇怪。”

“突襲計劃安排如下,主攻方向選在正東大門,另有一隻偏師輔助進攻北部。原因有三:第一,對方的營地四周都建立了木柵,密集而粗大,唯有南方和東部營門處寬曠易出。二來,沿著大門攻進去,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奪下訶撒人的主帳,擒其首領、破其指揮。最後,凡用兵有正有奇,正麵進攻容易被發現,若是受挫,奇襲隊在關鍵時候說不定能夠發揮意想不到的作用。”

“這次戰鬥,主力進攻由我帶隊,偏師襲擊交給巴裏岱百戶,給你兩個十戶。勃魯安排那兩名熟悉山林情況的小子帶路。向戰士們申明,奮戰立功者賞!怯戰不力斬首!私掠財貨者沒收所得,鞭撻四十!軍律十四條,今日便執行戰鬥條令,任誰觸犯皆要嚴懲不貸!”

戰鬥前的軍事布置會議上,周虎赫嚴肅的警告道。

在分配完任務後,休整片刻的合剌赤惕戰士最後一次檢查他們的武器裝備,為即將到來的大戰做好準備,一種山雨欲來的凝重感籠罩眾人的心頭。

“巴裏岱,正麵進攻打響後你才能出手,千萬牢記啊!”在通訊手段落後的古代,分進合擊是一種對技術水平要求很高的戰術。失期,這可是大罪,著名的老將軍李廣可是死在這上麵的。明軍討伐野豬皮,同樣未能幸免。周虎赫不希望這次軍事行動因為他的布置不合理,或是沒能貫徹落實而慘遭失敗。

#######################

移剌魯族長坐在他平時最喜歡的虎皮墊上,這時他年輕時勇武的象征。那個時侯,任誰提起移剌魯把阿禿兒都不得不伸出大拇指讚歎一番,搏殺獅虎的威名在烏古人中遠揚千裏。

但是,今天他卻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即便喝下最醇香的馬奶@子酒也難以安寧。他的右眼皮跳個不停,這種跡象以前隻有在對南部烏古人的戰爭前才會出現。在寧靜中,他嗅到一絲不安。

“安普,召集咱家的勇士和屬民,我要出去巡視一趟。夫人,把皮甲弓箭給我拿來。”輾轉一圈又一圈,移剌魯最後還是難以放心,本著小心駛得萬年船的原則,他決定出去看看。

“唉,你這老頭子,大冷的天還要出去瞎逛!老骨頭一把了,不比龍精虎猛的小年輕壯實,逞什麽能哪!”女人一邊給丈夫整理衣甲,一邊碎嘴念叨著。

“你一個婦道人家懂什麽,我移剌魯廝殺一輩子,每逢大事有預感、嗯,什麽聲音?”移剌魯嘿嘿地笑了幾聲,拍拍胸膛驕傲的炫耀自誇。忽然,帳外隱約傳來一陣喊殺聲,他機警地抬起頭,臉色沉下,高聲喝問道。

“族長,不好了、不好了!營地外突然出現一隊敵人,他們襲擊了咱們的營門,防衛的士兵陷入苦戰。”氈門猛然被掀開,一個惶恐地聲音傳進來。

“快點集合咱們的部民!大家先跟我殺上去當一陣子。我兒,快去聚集人手!”移剌魯取下掛在牆上的刀槍弓箭,健步如飛的衝向東門。

周虎赫的進攻開始於營門東北的小山林,決戰在箭樓木柵下。為了隱蔽,蒙兀人選擇繞道山林,慢慢靠近訶撒人的古列延後,才突然發起攻擊。在進攻前,周虎赫解決了兩個敵人的巡哨,卻拿二百米外站在箭樓上的哨兵毫無辦法。

“勇士們,跟我衝啊!”周虎赫躍然跳起,高舉一根短矛向跟隨身後的部落兵們高聲喊道。

野心勃勃的蒙兀人呐喊著,在十長、伍長的率領下邁開步伐展開了百米衝刺。這時,一個月的長跑訓練成果展現了,在烏古人還沒反應過來,合剌赤惕的士兵們已經站到營門外了。

訶撒部古列延的營門兩邊各建有一座四米高的箭樓,上麵站著幾名持弓兵丁。營門下鬆垮垮的排著十來個穿皮襖子的壯丁,毫無警戒意識。在突然遭遇突襲後,箭樓上的兵士尚能憑借居高臨下的優勢彎弓射箭,抵抗蒙兀人的進攻,而下麵的壯丁傻了眼,甚至有人轉身逃跑。

箭矢稀稀拉拉的落在衝鋒者中,偶爾有一兩個倒黴蛋被射中,輕傷的咬牙堅持,重傷的倒在地上低聲呻吟著。在野心和狂熱的驅使下,合剌赤惕人無所畏懼地向前奔跑,所有的念想都是勝利後怎樣分配牛羊財富。

“殺死他們,不要怕!”

周虎赫抬手一槍,放倒了一名張弓欲射的訶撒箭手,另外三人被驚嚇的趕緊低下上身,讓木柵擋住身影。

“帶人殺進去,不要跟他們糾纏,打垮一切敢於阻擋我們的力量。萬萬不能讓他們組織起來,快去,這兒交給我!”周虎赫大聲向各百戶十戶長官喝道。

這個時侯,北邊也傳來了殺喊聲。

箭樓上那三個倒黴的訶撒部民悲劇的被堵在了上麵,連冒個頭都不能,在有一人試圖突襲源源不斷湧進古列延中的蒙兀人時,被周虎赫一槍爆頭後,剩下的兩個家夥沉默了。而此時,十名合剌赤惕士兵開始攀爬木柵。

在聽到山下營地傳出殺喊聲後,巴裏岱立即帶領他的屬民們發動了攻擊。他們用套索勾住古列延的木柵上,數十人發力猛拽,這支拆遷隊很快就非法闖進了訶撒部的營地內,開始罪惡的攻伐。

“快衝上去,殺死他們!訶撒人,為了我們的親族,大家跟我殺啊!”移剌魯帶領部屬迎上橫衝直撞的蒙兀人主力,看看身後寥寥幾十人,心裏一片苦楚。他有一種不好的預感,但為了家族和部落也隻能迎上去拚命。

兩股洪流撞到一起,掀起的是血雨腥風。天生彪悍的蒙兀人在周虎赫的調教下戰鬥力增加不止三分,而柔弱的烏古人在保家衛親的驅使下也迸發出全部能量。他們呐喊著,用手中的刀槍爭取生存希望,把殺死別人作為自己是活下來的墊腳石。

戰鬥進入白熾化,形勢愈發對烏古人不利了。局部占據兵力優勢的蒙兀人並沒有把全部力量投入這個小戰場,他們的兩翼分出兵力衝向烏古人的後方,打垮一切前來支援的訶撒部散兵遊勇。

“族長,少主怎麽還沒有帶人來支援我們?”

移剌魯臉色鐵青,心慢慢沉下來。

解決了箭樓上的兩個殘兵,沒有後顧之憂的周虎赫也加入了戰局。隨著他的到來,合剌赤惕人發起決死衝鋒,移剌魯很快就被擒下,殘存的訶撒部民潰散了。

另一方麵,讓移剌魯苦苦等待的兒子被巴裏岱狙擊了。雙方膠著一起,誰也無法在短時間內擊敗另一方。隨著胡沙爾虎的出現,訶撒人的士氣遭到重創,在巴裏岱的瘋狂衝擊下敵人投降了。

“移剌魯被俘了。訶撒人,投降不殺!反抗滅門!”緊緊掌握戰鬥優勢的蒙兀戰士大聲呼喊著,招降起負隅頑抗的對手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