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學徒

第三十九章 千裏大追蹤(上)

字體:16+-

“唐立少爺!唐立少爺!!快起來,大事不好了!!”一大清早,天剛朦朦亮,便聽見房門被李泉平拍得一陣顫抖。

唐立猛的一下從**蹦了起來,側著身子,打開一條門縫,皺眉道:“怎麽了?什麽事這麽緊張?”

李泉此時渾然沒有了平日裏的溫和文雅之氣,他的頭發散亂,神色慌張,滿頭都是汗珠:“小姐,小姐她不見了!!”

“啊?!”唐立頓時一驚,猛的拉開門,看了看時間,現在才五點過三分,趕緊追問“怎麽會?她是不是先上學去了?”

李泉急得直跺腳:“我去她房裏看過了,書包課本都在,車也在車庫裏麵!打她電話也關機!真急死人了!”

唐立滿臉肅然,問道:“你先別著急,她是不是出去鍛煉身體去了?或者出去買早飯,出去散步去了?”

李泉搖頭道:“不可能,小姐從來就沒有這些習慣!

唐立立刻道:“我們去她房間看看,看能發現什麽線索不!”

兩人馬上來到歐陽彩鳳的房間,隻見裏麵果然書包課本全部都在,隻是衣櫃門是打開著的,床底下的抽屜也拉開了一個沒有關上。

唐立粗略的檢查了一下,排除了被人深入到房間裏麵綁架而走的情況,當他正低頭想著各種可能的時候,唐立卻突然發現在書桌上擺放得整整齊齊的課本之中夾了一張小紙條,隻露出大約一厘米的頭,若不仔細看,一時半會還發現不了。

唐立抽出紙條一看,頓時倒抽一口冷氣!

隻見上麵寫著短短的幾句話,觸目驚心:照片我看到了,我不相信任武是這樣的人!這張照片一定是你們合成的,我要去找他問個清楚!

落款,歐陽彩鳳。

李泉看到這張紙條的時候,手都抖了起來,聲音發顫:“她怎麽會看到照片的?照片呢?你把照片給她看了?”

唐立也是驚得手腳發涼,澀聲道:“沒有啊!我記得我睡覺的時候都還拿著的!”

李泉跺腳道:“那她怎麽會看見的!!”

唐立見他如熱鍋上的螞蟻一般,急得團團亂轉,忍不住大聲喝道:“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

唐立一把抓住李泉,手一指這張紙條,大聲道:“這個楊任武住在哪裏?你們既然可以拍到他的這種照片,就一定知道他的地址!他住在哪裏?”

李泉被唐立一喝,冷靜了一點,哆嗦著掏出手巾擦了擦額頭的汗:“我這就打電話,讓他們把楊任武的地址傳過來!”

唐立點了點頭,大聲道:“很好,這是第一步!第二,歐陽彩鳳要去找楊任武,她會怎麽去?坐飛機?汽車?火車?或者是輪船?總不可能自己開車去吧?”

李泉搖了搖頭,他已經撥通了手機,轉過頭,捂著話筒對唐立說道:“楊任武住在北京。”說完,他又轉過頭,對著話筒裏麵大聲的喊著:“立刻調查東海市所有去往北京的飛機航班、火車站、汽車站還有碼頭,看有沒有小姐的蹤跡!”

唐立伸手攔住他,說道:“歐陽彩鳳既然會連夜趕往與楊任武會麵,說明她心如火燎,一刻也等不急!而且從這字跡來看,她寫著字條的時候,心裏麵一定處於極度震驚當中,要不然字跡不會如此發抖!而且,她雖然說不相信這張照片,但是從她字條裏麵的語氣可以看出,她的潛意識已經相信了這張照片,要不然她不會連夜啟程!所以,她此時一定是會以最快的速度趕到楊任武住的地方去問個究竟明白,所以她首選肯定是飛機!”

“對對對!!”李泉眼前一亮,見唐立語氣沉穩,說話有條不紊,神色也漸漸沉穩下來許多。按理說他修養極佳,閱曆豐富,本不應該如此,但隻是事關心則亂,一時方寸大亂罷了。

過了兩三分鍾,李泉的電話響了,他雙手抓起電話,用力按下接聽鍵,大聲道:“怎麽樣?查到沒有?什麽?!沒有?”

唐立皺眉道:“不可能啊!她不可能舍飛機而坐其他交通工具啊!”

李泉的眼中也忍不住滿是失望,大聲對著電話裏麵大喊道:“再去好好查查,看小姐有沒有買過機票!”

唐立在一旁說道:“不光是飛往北京的,隻要是有歐陽彩鳳的名字,就立刻告訴我們!”

又過了兩分鍾,李泉的電話又響了:“什麽?還是沒有?”

唐立坐不住了,站起身來回走動,沉思著:她沒道理不坐飛機啊!難道是沒有航班?

這個念頭在唐立腦海裏麵似閃電一般一閃而過,他立刻大聲道:“再趕緊查查,現在去北京的航班還有票麽!”

李泉趕緊對著電話大聲問著,他抬起頭來說道:“這幾天都沒票!”

唐立一拍巴掌:“這就對了!歐陽彩鳳走的這麽匆忙,去北京的飛機票這幾天又正好緊張,她買不到飛機票所以才沒有坐飛機!那你趕緊問問,最近去北京市的火車都有哪幾趟?”

“N74次、T56次和Z1102次!”電話那頭辦事效率著實快,李泉隻問完才十秒鍾,答案便回了過來。

“都是幾點的?大多有沒有座位?”唐立追問道。

“分別是清晨六點零三分、上午八點半、下午四點二十!”李泉聽完電話,抬頭對唐立說道。

“趕緊讓人去火車站盯住這幾趟車次,一旦發現歐陽彩鳳的行蹤,立刻告訴我!”唐立說完,大踏步的便走出了房間。

李泉站在房間裏麵大聲道:“你去哪裏?”

唐立頭也不回:“我自己惹出來的麻煩,我自己解決!”

說完,他砰的一聲關上房門,拉開壁櫥,打開藏著武器和各種設備的旅行包。

小手電、軍用幹糧、軍刺、紅外追蹤儀、勾索槍、竊聽器、GP衛星手機、可拆卸瞄準鏡(拆下來可做望遠鏡用),唐立再一次檢查了一下身上的裝備,將它們一一插進套在襯衫外麵的軍用背帶的夾層與插槽之中。

他從衣櫃之中又取出一件HugB的西裝套在襯衫外麵,用來遮掩身上藏著的各種設備。

花費大約三分鍾的時間整理好了這一切,唐立打開門快步向樓下走去。

李泉此時已是在玄關門口發動好了汽車,為唐立打開車門,躬身說道:“請一定要將小姐帶回來,拜托了!”

唐立對他點了點頭,取出昨天歐陽彩鳳給他的手機對他說了自己的新手機號碼,道:“這是我的手機號碼,隨時保持聯係!你有新消息就立刻告訴我!”

李泉點頭道:“一定照辦!”

唐立發動了汽車,往前開了一截,卻又突然倒了回來:“火車站怎麽去?”

李泉苦笑道:“您出了小區會有人接應您去的!車牌號是深A0008,這是市政府的車,有它開道,您一路上會少很多麻煩!”

唐立點了點頭,發動汽車,看了下手表上的時間,此時正是五點二十,離火車離開的時間隻有四十多分鍾了。

唐立出了花園別墅小區之後,果然便見一輛掛著深A0008牌子的奔馳在前麵鳴了幾下喇叭,這應該就是接應他的車了!

唐立緊緊的跟在這輛奔馳之後,一路上紅燈闖個不停,逆行超速,飛揚跋扈之極。但果然如李泉所說的那樣,有這輛車在前麵開道,那些警察一個個就像隱身了一樣,沒見著一個人過來管!

好在這個時間段本來車流量就很小,汽車在六點的時候便趕到了火車站。

唐立把車停在火車站的廣場前,飛奔下車。就在這個時候,他的手機響了。

“唐立少爺,我們已經找到小姐的行蹤,她此刻正在火車站的第二候車室,N74次火車的等候區,您可以在那裏找到她的身影。”

“嗯!”

“麻煩唐立少爺趕緊將她帶回來!”

“嗯?你說什麽,再說一次,信號不好,我聽不清楚!媽的,這是什麽破手機!”唐立漸漸將手機拉離耳朵,裝做信號不好的樣子。

唐立掛掉了電話,麵沉如水。

唐立當然不會就這樣簡簡單單的把歐陽彩鳳帶回來,他心裏麵默默輕歎著:歐陽彩鳳,該要麵對的,總還是要麵對的……

此時雖然是清晨六點的時間,但是火車站卻已是排起了長龍。唐立站在門外看著那長長的隊伍,心裏麵忍不住罵道:HIT!

他一路快跑,穿過隊伍,在火車站大門的欄杆處一個翻身便翻了過去。

在入口的保安立刻過來:“哎,哎,你幹嗎呢!翻什麽欄杆啊!出去出去,去排隊,都像你這樣那還成個什麽樣子?”說完便來拉唐立的胳膊。

唐立心急如焚,也懶得跟他羅嗦,抓著他的胳膊便是一擰,手一送,將他推得老遠。

這保安捂著脫臼的胳膊大聲慘叫,引得四周其他的巡警紛紛抽出腰間的警棍向唐立撲來。

唐立二話不說,一邊抬頭尋找第二候車室的位置,一邊手腳飛快的將這些向他撲來的警察一一放倒。

隻十秒鍾,唐立便發現第二候車室在二樓上樓的右手邊,他飛快的跑上自動樓梯,向第二候車室跑去。而在他身後,這火車站的大廳之中所有人都驚得呆了,看著候車大廳的大理石地板上躺著一片穿著深藍色製服的警察在痛苦的呻吟。

當唐立跑到第二候車室的時候,N74次已剪票完畢,他恰恰看見遠遠在3號站台上,歐陽彩鳳的身影一閃而過,她拖著紅色的小行李箱正在剪票上車。

候車室大廳的一個女檢票員看見唐立在下麵的情形,臉一板,伸手攔道:“你不能進去!”

唐立當下一拳怒砸在她麵前鋼鐵做成的檢票台上,砸了一個拳頭大小的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這女檢票員二話不說,嚇得眼睛一翻,暈了過去!

唐立一路飛奔,像跨欄一樣,橫跨一排排的候車座椅,那剪票處的兩名女剪票員看見他這動靜,嚇得趕緊關上鐵門,手忙腳亂的上鎖。

唐立根本沒理會她們,隻在這大約一米五左右高的欄杆上用手一撐,人便翻了過去。

但是,此時從候車大廳往站台的大門卻已經是被一個女剪票員剛剛關上,唐立一把拉過她,大聲怒道:“快開門!”

這女剪票員嚇壞了,渾身直抖,卻是一個勁的搖頭。

外麵火車一聲長鳴,要開車了!

HIT!

唐立一把丟下這剪票員,退了一步,深吸一口氣,照著那扇大門便是一腳力大招沉的側踢!

隻聽見轟的一聲,這兩扇門轟然倒塌,候車大廳的人眼睛隻看得一個個都直了,唐立踩在這大門上,飛快的追著歐陽彩鳳的身影向天橋跑去。

在唐立的身後,是尾隨而來的歐陽家族的人們,慌亂的為唐立收拾著殘局。

歐陽彩鳳此時已是看不見了身影,火車又是一聲長鳴,門口的乘務員開始取下門口的車廂牌子,準備關門!

而在唐立跟前還有老長的一截樓梯要下!!

唐立不假思索,雙足一用力,從天橋旁邊的窗戶便跳了下去,落地後一個翻身,追著那已經開始漸漸啟動的火車便跑去。

在第十號車廂門口站著的一位女乘務員,最後一個取下車廂牌子,正要關門,卻見唐立在後麵焦急的大喊。

她對唐立搖了搖頭,示意要他坐下一趟車。

唐立當下暗罵了一句:*,你當這是公交車嗎?

他腳下跑得越來越快,已經飛快的趕上那車廂的門口,抓著車廂門口的把手,手腳一用力,身子似炮彈一樣向裏麵撲去。

唐立一下撲進車廂,身子的去勢太快,在車廂地板上打了個滾,坐了起來,身邊站著一個穿著玫紅色製服,身材窈窕的女乘務員。他彈了彈西裝上的灰。對掩著櫻桃小嘴目瞪口呆的她笑了笑:“路上堵車,來晚了,不好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