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學徒

第三十九章 千裏大追蹤 (中)

字體:16+-

唐立站在車廂之間的過道上抽著煙,望著窗外飛閃而過的風景,似一個入定的老僧一樣,吸引著過往人的好奇目光。

“嗯,先生?”這個編號為3340的女乘務員站在唐立身後,看著他吸煙時候的樣子有些出神,臉頰略微有點殷紅,臉上掛著職業的笑容,輕聲道。

唐立熄掉了煙,轉過身來,笑道:“找到了?”

“嗯,您的妹妹我們已經找到了,她在八號車廂的六十三號座位,需要我帶您過去麽?”這個女乘務員笑起來的時候,一雙眼睛似一對月牙兒一般,給她平增了許多魅力。

唐立擺了擺手,笑道:“真是麻煩你們了!我妹妹她有點調皮,讓她看見我來找她回家,肯定會大吵大鬧,再想辦法逃走的,所以,我等下遠遠的看著她,隻要她沒事就好了!”

上了車以後,唐立先給李泉打了個電話,說他沒能攔住歐陽彩鳳,但是自己已經跟著她上了火車。

李泉哪裏不知道唐立在想什麽,這個忠誠的管家對這種先斬後奏的做法很是無語,不過他說歐陽景德已經知道了這件事,歐陽景德倒出人意料的同意唐立的做法,在他看來,讓歐陽彩鳳自己去麵對殘酷的現實,長痛不如短痛,遲早要麵對的,還是早點的好!

有了歐陽景德的讚同和支持,原本還對唐立懷有很大懷疑態度的乘務員和乘警在列車長的交代下,態度都來了個大改變,不僅幫他找到了歐陽彩鳳的位置,還提出給唐立和歐陽彩鳳安排了兩個臥鋪。

唐立自然是拒絕了,一來他要就近的保護她的人身安全,二來若是讓她知道列車長在照顧她,那她肯定就明白家裏麵的人已經知道了她的行蹤。

歐陽彩鳳現在情緒極不穩定,這樣說不定會引起她更大的反彈,就適得其反了!

唐立看了看現在站的兩邊車廂號,準備向歐陽彩鳳的車廂方向走去,卻發現那女乘務員還在望著他發呆,唐立笑道:“你怎麽了?有事?”

女乘務員臉上紅了一下:“沒什麽,有什麽需要我幫忙的,您可以找我,我叫宋薇。”

“嗬嗬,采薇采薇,薇亦柔止。好名字!謝謝你了!”唐立含著笑容對她點了點頭,轉身去了。

來到第八號車廂的走道,唐立站在車廂門口的位置,眼睛搜尋到了歐陽彩鳳的身影。她此時坐在靠近窗戶的位置,穿著一件淡藍色的衣服,仰麵素顏,頭發紮在腦後,露出潔白修長的脖子,她一隻手放在桌上,另一隻手撐在自己的下巴上,雙眼一目不瞬的望著窗外。

坐在她身邊的是一個穿著土褐色短袖的年輕人,頭發老長,油光滿麵,一雙鼠眼不停的在歐陽彩鳳的身上溜達。

不僅是他,坐在歐陽彩鳳附近的人,大多都在偷偷的看她。

以她常年養成的優越氣質,再加上她冷豔的相貌,今日鑽進這平民群中,當真是鶴立雞群,引人側目。

唐立琢磨著以歐陽彩鳳的身份來說,平日裏估計是沒有坐過火車的,她若不是著急趕著去質問楊任武,肯定也不會坐這火車。

這車廂裏麵魚龍混雜,素質高低不齊,有大聲說笑的,有小聲聚在一起聊天的,有低頭看書的,有湊在一起打牌的,還有小孩哭鬧哄孩子的,各種聲音再加上火車上廣播站的聲音,混雜在一起當真是熱鬧非凡,跟市集一樣。有些中途上車的沒有座位,幹脆在走道上鋪上一張報紙,占地為王,弄得其他人過往還要專門借道,使得這本來就不寬敞的車廂擁擠無比!

其中還不乏個別沒素質的在車廂裏麵便點起煙來,煙霧繚繞,熏得歐陽彩鳳直皺眉頭。乘務員來了嗬斥兩聲,把煙滅了,乘務員一走,火機一打,又開始吞雲吐霧。

歐陽彩鳳這種天之驕子,哪裏吃過這種苦頭?

這也真是情之至深,便是阿鼻地獄也甘之如飴了!

歐陽彩鳳坐在車上麵若寒霜誰也不理,坐在她對麵的一名男的跟她搭訕了兩句,如石沉大海,歐陽彩鳳看也不看他一眼,自己很是覺得沒趣,便跟身旁的另外一位二十多歲的女性聊了起來。

火車飛速的在鐵軌上疾馳著,車廂的走道上滿是“咯噔噔”的車輪撞擊鐵軌間隙發出的有節奏的聲音,一些有煙癮的人則躲在這裏一邊抽煙一邊看著車窗外的風景。

唐立則是一邊吸著煙,靠在車廂一側的牆壁上,眼睛一邊遠遠的盯著歐陽彩鳳。

時間緩緩的流逝,車窗外麵的天色漸漸的亮了起來,來來往往的乘務員在唐立身邊經過的時候總會有意無意的望他一眼,尤其是宋薇,她可能專門負責這幾節車廂,來去的次數最多,當她推著餐車從唐立身邊經過的時候,微微笑了一下,主動說道:“需要吃點什麽嗎?”

唐立此時被她一說,也感覺到肚子有些餓了,便笑道:“好啊,都有什麽好吃的?”

宋薇笑道:“有荷包蛋煮麵,有花卷包子,有麵包牛奶,有起司奶酪,看你想吃什麽咯!”唐立嗬嗬笑道:“這麽豐富啊?給我來兩個包子好了!”他伸手一摸身上的口袋,立刻臉色古怪,苦笑著說不出話。

他出來的匆忙,什麽武器裝備都記得帶了,唯獨忘記帶錢出門!

這真是活見鬼了!

說來也是,唐立以前的任務,不是跟團,就是跟在富人的身後,吃喝玩樂哪裏需要他自己出錢?所以,唐立最多也就是帶一張信用卡,還真沒有帶錢的習慣!

這個餐車上,應該不能刷卡吧?

唐立苦笑道:“算了,我現在不餓!”

宋薇觀顏查色,微微笑了一下,從餐車裏麵取出兩個包子,然後又夾出了一個雞腿放進飯盒之中,再拿了一瓶牛奶,遞給唐立抿嘴一笑,道:“哪,給你!”

唐立苦笑著擺了擺手:“算了,我真的不餓!”

宋薇皺眉有點不悅道:“要你拿著就拿著,又不收你錢!”

啊?

不收錢啊?

什麽時候鐵路局做起慈善事業起來了?

唐立有些奇怪的接過宋薇遞給他的飯盒和一瓶牛奶,旁邊有個二十多歲的男青年也在一旁好奇的跟著起哄:“啊?不要錢啊?那我要兩個麵包和一瓶牛奶!”

宋薇白了他一眼:“兩個麵包五塊錢,一瓶牛奶三塊,一共八塊!”

男青年怪叫道:“靠,欺負我沒他帥是吧?”

宋薇也不爭辯,推著餐車便走了,唐立站在她身後,看著她耳根子一路紅到底,漂亮的玫紅色製服群擺隨著她的腳步輕輕搖動,很是可愛。

唐立笑了笑,將她遞給自己的食物全部吃進了肚子裏麵,人是鐵,飯是鋼,一餐不吃餓的慌。

歐陽彩鳳就沒有唐立這樣高的精神覺悟了,這個出身金貴的女孩此刻像一尊冰雕一樣,她保持著望向窗外的動作已經有兩個小時了,動都沒動過一下,讓人很是擔心她的狀況。

無論歐陽彩鳳是不是唐立要保護的目標,無論有沒有先入為主的私人情感參雜在裏麵,唐立都認為:這是一個非常有個性的女孩。

她漂亮美麗,氣質高貴,敢愛敢恨,和尋常的女孩一樣,有任性的時候,有嬌憨的時候、甚至還有惡作劇的時候,但是更多的時候是她那理智知性的外表下包裹著的一個滾燙火熱的靈魂,她為了追求屬於自己的愛情,不惜放棄了一切,甚至自己最寶貴的生命與青春年華!

一直到現在唐立都覺得仿佛置身夢中一般,像她這樣家境地位的女孩竟然會為了這樣一張照片就不遠千裏去求證自己的愛情!

她這樣一個貌美年輕的女孩,遠行千裏去一個陌生的地方尋找一個一年多未曾見麵,且對她心懷叵測的男人,這其中得有多大的風險啊!

但是,歐陽彩鳳去了,她輕裝簡行,義無反顧的去了,隻為了她唯一的愛情!

這樣的事情真的太不現實了!

以前唐立遇到的那些貴族子弟富豪子嗣,一個個就像工廠流水線裏麵精密加工出來的儀表一樣,彬彬有禮,談吐高雅,說的一切話,做的一切事情就像有人在劇本上麵寫好了一樣,他們隻是負責照著表演而已。他人很難在他們千篇一律的麵具下麵看見他們真實的自我,像歐陽彩鳳這樣人,隻能說她是這種上流社會的一個異類。

唐立突然間很羨慕楊任武,他深深的歎了一口氣:誰能擁有像歐陽彩鳳這樣的一份愛情啊……

時間在不知不覺中流逝,火車也在飛速的疾馳中從中國大地的南方沿海漸漸的穿行到了中部腹地。太陽漸漸的從東邊升到中間,又從中間落到了西邊,天色慢慢的暗了下來。

歐陽彩鳳從六點上車,到晚上八點,她粒米未進,滴水未沾!

唐立卻是因為宋薇途中又給我送來了中餐和晚餐,一點也沒虧待肚子!

就連坐在她周圍的人都覺得有些古怪,看著她的眼神似乎在看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

唐立卻在一旁幹抽著煙,一點辦法都沒有,隻能暗自歎氣。

總不可能自己湊上去送給她吃的吧?

又過了兩個小時,列車上的乘客有大部分已經趴在窗台或者靠在座椅上睡著了,車廂內的車燈也熄滅了一半,車廂內變得光線昏黃,乘務員也在廣播裏麵提醒乘客們注意休息。正當唐立要抽完身上最後一根煙的時候,他發現坐在歐陽彩鳳旁邊的那個長發男青年抬眼瞄了一下對麵已經趴下睡覺的兩人,突然動作很輕微的向她靠近了一點。

歐陽彩鳳一整天紋絲不動,並不代表她對周圍的環境變化沒有知覺,她眉頭微微皺了一下,身子向窗戶旁邊移動了一下。可那男青年過了一會,身子又在不知不覺中移過去了一點。

歐陽彩鳳無奈之下又移過去了一點,這男青年似乎絲毫不知滿足,歐陽彩鳳挪過去一點,他就靠近一點,一直把歐陽彩鳳擠得緊緊貼在了窗戶邊上,沒有了任何再挪動的空間。

如果僅僅隻是這樣也就算了,這男青年竟然在把歐陽彩鳳擠得沒有了位置以後,一條腿漸漸的往歐陽彩鳳的身上靠去,人卻裝做在睡覺的樣子,腦袋有意的向歐陽彩鳳靠去!

FUC!

唐立在車廂走道上看得清清楚楚,恨不得立刻抽出軍刺照著這個男青年便是一飛刀!

歐陽彩鳳被他靠在肩膀上,渾身一僵,兩條柳眉頓時倒豎起來,臉色氣得煞白!就當、唐立以為她要發作的時候,卻見她牙齒一咬,咬得紅唇都沒有了一點血色,以她如此驕傲的性格,這樣的騷擾之辱竟被她硬生生的忍了下來!

歐陽彩鳳不是笨人,知道她一個人單身在外,不宜生事,所以便忍了下來。

但是,這男青年嚐到了甜頭,似乎還不知足,竟然一隻手也漸漸的向歐陽彩鳳的腰摟去!

我要殺了他!!

唐立眼中殺氣一閃而過,獰笑了一下,豎起西裝的領子,準備裝作路過的時候教訓一下他。他正準備抬腳,卻聽見一個聲音在他身後笑道:“你在這裏站了一天了,累不累啊?要不要去休息室休息一下?我幫你看著你妹妹好了,跑不掉的!”

唐立回頭一看,果然是宋薇,她懷中抱著一疊雪白的餐桌布,站在車廂門口看著他,微微笑著。

唐立頓時大喜,一把拉過她,指了指騷擾歐陽彩鳳的那個男青年,說道:“你幫個忙,把他給我喊過來!我有事找他!”

宋薇看了看他指的那男青年的位置,點了點頭:“好的,請稍等!”

說完,她盈盈的走到那男青年的身邊,輕輕拍了拍他的肩膀,跟他說了幾句話,那男青年抬頭看了她一眼,又向車廂門口的方向看了一眼,有些不解的站了起來,向車廂走到慢慢走來。

“你找我有事?”長發男青年雙手插在兜裏麵,歪著頭,滿臉的不耐煩,語氣很是不善的對唐立說著,眼睛還不時的向歐陽彩鳳那裏瞥去。

唐立獰笑了一下,一把抓住他的頭發,用力往車廂的鐵牆壁上一貫,“咚”的一聲便將他撞得頭暈眼花。

“你,你想幹什麽!怎麽打人!”男青年被我糾著按在牆壁上,用力掙紮,怒罵道。

宋薇在一旁看得呆了,掩著嘴,一時嚇得說不出話來。

唐立回過頭,對她笑了一下,說道:“麻煩你把這兩邊車廂門關上一下,我有點私人事情要處理!”

宋薇看著唐立,癡癡的說道:“可是,你不能打……”

唐立眼睛一瞪:“快去!”

“是!”宋薇嚇得渾身一顫,趕緊將兩邊的車廂門關上。

這男青年大約一米七二左右的身高,唐立站在他身後,用一隻膝蓋頂在他的脊椎柱上麵,一隻手反抓著他的手,按在車廂的牆壁上,另一隻手從身上取出軍刺。

唐立冷笑道;“你剛才占便宜是不是占得很爽啊?這隻手還去摸她是吧?”

這男青年別著頭,用眼睛的餘光看著身後寒光閃閃的軍刺,臉色嚇得慘白,慌忙叫道:“我沒有,我真的沒有!”

“操!我他媽還冤枉你不成!給我小聲點!”唐立反握著刀柄,一拳打在他小腹,把他打得像一隻煮熟的鴨子一樣,身體蜷曲了起來,一陣幹嘔。

唐立揪著他的頭發,像拎稻草人一樣把他拎了起來,用刀拍了拍他的臉,把他的一隻手掌放在牆壁上,冷冷的說道:“我告訴你,你如果再碰她一下,左手碰我斷你左手,右手碰我斷你右手,腦袋碰了,哼哼!”

說完,唐立猛的一刀便向他的手插去!

他手中的軍刺極其鋒利,便是這鋼鐵的牆壁也是像插豆腐一樣,篤的一聲便插了進去!

那男青年還以為自己手掌被插穿,嚇得雙腿一軟,大聲慘叫了起來。

唐立一把掩住他的嘴巴,獰笑道:“別著急,沒插中,我剛才失手了!”唐立拍了拍他的臉,示意讓他看下插在他手指縫中間的軍刺:“不過,下次我可不會再失手了!”

唐立猛的抽出軍刺,唰的一聲插進身上軍用背帶特製的匕首插槽之中,對他踢了一腳:“滾!讓我再看見你對她動手動腳,可就沒有這麽客氣了!”

這男青年嚇得麵色如土,掙紮了好一陣才站了起來,他手抖得如篩糠一般,按了幾次車廂門的門鎖都沒能把門打開。

宋薇站在一旁已是看的呆了,眼睛直愣愣的盯著唐立。

唐立對她笑了笑:“這家夥調戲我妹妹,占她便宜,我給她一點小教訓!”

宋薇方才被唐立身上的殺氣嚇得渾身都木了,此時見唐立露齒一笑,這笑容如沐春風,所有的殺氣頓時化為無形,她這才回過神來,拍著胸脯,喘了口大氣:“老天爺,你剛才嚇死我了,我還以為你要殺了他呢!”

她話才說完,那男青年有如驚弓之鳥一般大聲叫了起來,一轉身便對唐立跪下,哭嚎道:“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唐立看著他這樣子,心中實在是鄙夷,對他瞪了一眼:“趕緊給我開門出去,你要是敢對她說關於我的一個字,我就殺了你!”

長發男青年連忙道:“不說不說,我一定不說!”說完又哆哆嗦嗦的去開門。

一旁的宋薇見他手軟得實在厲害,幾次門都打不開,忍不住皺眉上前,把門把手用力一壓,打開門,冷聲道:“快走!不要臉的家夥!”

唐立看著她冷麵嗬斥的樣子,微微一笑。

宋薇看見唐立的笑容,以為他取笑她,臉上微微一紅,道:“我們最恨這樣的乘客了,有時候經過的時候,他們還會手腳不幹不淨的偷摸,真是討厭死了!你今天算是幫我們出了口氣了!”

唐立嗬嗬一笑,正要說話,眼睛卻向歐陽彩鳳的車廂一掃,臉色陡變!

隻見歐陽彩鳳滿臉厭惡的站在門口隻一米的距離,躲著那長發男青年從走道過去之後,轉身向他所在的車廂連接處走來。

她來幹嗎!

她發現我了?

唐立眼睛飛快一掃,看見在車廂連接處的九號車廂門口,一個人吱呀推開旁邊一扇門,從一個印有WC牌子的小房間裏麵走了出來。

唐立心中猛的一下閃過一個念頭:她要從我這裏經過,去九號車廂上廁所!我此時若是再轉身去開另外一邊車廂門,那是肯定躲她不及了!

若是呆在這車廂裏麵,卻又會被她發現!

唐立心中念頭如電飛轉!

怎麽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