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學徒

第三十九章 千裏大追蹤(下)

字體:16+-

眼看歐陽彩鳳的手已經按在了車廂門把手上,唐立當下一把猛的拉過宋薇,把她摟入懷裏麵,側身歪頭,照著她的嘴唇便親了上去!

宋薇渾身像被電了一樣,驚得都木了,渾身僵硬得嚇人,雙手用力抵著唐立的胸膛,不住的掙紮。

可唐立此時雙臂像鐵箍一樣,緊緊的摟著宋薇,借著她的嬌小身軀遮掩住一部分自己的身體,又借著接吻擋住了他的臉。

宋薇的眼睛瞪得大大的,像看見了鬼一樣,都沒回過神來,便被唐立給吻住了紅唇,身子似要陷入他的身體裏麵一樣,被唐立摟得緊緊的。

歐陽彩鳳似乎並沒有注意到唐立和宋薇這兩個躲在車廂走道處親熱的“情侶”,眼睛隻略微的掃了一眼,便打開另外一節車廂的門,走了過去。

唐立用眼睛的餘光掃了一眼,隻見她站在了廁所的門口,似乎是廁所有人,正在等待著空位。

歐陽彩鳳麵對著唐立,雖然眼簾低垂,但是眼皮一抬便能把他這裏的情況看得清清楚楚!

唐立暗自叫苦,隻得抓著宋薇不放,嘴唇稍微離她遠了一點,眼睛裏麵流露出濃重的歉意,輕聲說道:“我不能讓我妹妹看見我,對不起了,真是失禮,等下再向你賠禮道歉!”

宋薇的嘴唇被唐立離開了略微一厘米,整個人仿佛夢遊一般,似乎連他剛才的話都沒聽進去,眼睛隻是愣愣的盯著唐立看著。

女人此時眼睛似是漸漸的回過神來,人因為剛才在唐立懷中的掙紮和他唐突的親吻而顯得呼吸劇烈,胸部急劇起伏,兩頰似抹了腮紅一般,飛起一片紅暈,一直從脖子延伸到她的衣服裏麵。

她的身體不再像方才那樣僵硬得嚇人,而反而變得柔軟得像沒有了骨頭一樣,整個人若不是唐立用力托著她,她就得軟倒在地上。

唐立眼睛穿過宋薇向歐陽彩鳳看去,卻見她此時正好抬眼,兩目險險相交!

唐立趕緊收回目光,眼睛看著懷中的宋薇。

隻見這個女人此時在唐立懷中,仰著一張鵝卵型的臉,眼神迷離,兩隻彎月型的眼睛裏麵秋水汪然,讓人迷醉!她擦著粉紅色唇膏的雙唇略微張開,鮮嫩如桃的丹唇充滿了無限誘惑的緋色,令人神往!

她穿著一件玫紅色的製服,布料頗薄,以至於她柔軟的胸貼在唐立的身上,他能感覺到她那堅硬得凸點在自己胸口若有若無的摩擦著。

這兩個人都沒有預料到的親密接觸讓他們都有些措手不及,剛才唐立的強吻讓她下意識的反抗,一點接吻的感覺也無,而唐立也是隻注意歐陽彩鳳的情況去了,渾身緊張。

此時,情況稍微緩解,兩個人身體貼得極近,唐立懷中的美人吹氣如蘭,鼻息之中噴出的靡靡之氣似乎每一下都能將唐立體內的欲火扇得旺盛一分。

宋薇似乎能夠感覺到唐立身體的變化,呼吸愈發的粗重,身子也越發的柔軟無骨,似要化成一汪纏綿的春水融入到他的身體之中一般。兩個人相對無言,都能從互相的眼睛之中看出濃鬱的暗流,卻又彼此僵持著,誰也不曾去主動的再有一絲動作。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車廂的門吱呀一聲拉開,歐陽彩鳳從九號車廂裏麵走了出來。

這聲音,就像是信號槍,唐立和宋薇同時迎上了對方的雙唇,四片嘴唇因為萍水相逢在這狹窄陰暗的車廂過道之中激烈的碰撞在了一起。

和剛才宋薇的僵硬生疏和激烈反抗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她的雙臂就像章魚的觸手一樣,伸到了唐立的脖子後麵,緊緊的擁著他,手指深深的插進了他的頭發之中。

唐立的舌頭沒有遇到任何抵抗的便翹破了她的齒關,深入到她的暖腔之中,很快的便與她的香舌緊緊的糾纏在一起。

他們兩個人就像極度饑渴的人一樣,互相用力吸取著對方口中的汁液,以至於兩人的舌頭都隱隱發麻,口水沿著兩人的嘴角,流淌了下來。

唐立隻覺得這兩個多月來體內鬱積的欲火在這一刻似山洪暴發一般陡然的噴發出來,堅硬得似要連這車廂的鋼板牆壁都能戳破。

宋薇緊緊貼著他,似也能感受到這種可怕的堅硬,她也顧不得這是什麽場合,忍不住伸出一隻手用手去捉,她的手剛一觸到唐立下身嚇人的堅硬,便駭得一縮手,但隻猶豫了一下又重新摸了上去,她如蔥一般的手指很是溫柔阡巧,輕輕拉開唐立褲子的拉鏈,似一條靈巧的蛇,靜悄悄的鑽了進去。

唐立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渾身像置身於火焰山之中,四處都在冒火,一隻手攀上了宋薇堅挺的高峰,使勁的揉著,隻把懷中的這個女人搓成了一團最溫柔的水。

宋薇渾身顫抖著,身子似一根落在滾湯裏的麵條似的倒在唐立的懷裏,在他耳邊劇烈的喘息著,深入他褲子裏的玉手也忘記了動彈,隻是像是在發泄一般緊緊的抓著男人。

當唐立把手深入到她的衣服裏麵,手指夾住她那堅硬的玉珠的時候,宋薇突然渾身一抖,忍不住呻吟了一聲,但立刻又咬住了嘴唇,她媚眼如絲的趴在唐立的胸口,用一種近乎於懇求的聲音對我說道:“別,別在這裏!我們到我的休息室去!”

此時車廂內的人大多都已睡著,唐立和宋薇一前一後,來到她在第九號車廂的休息室,幾乎是剛一進門,唐立便和宋薇激烈的擁抱在一起,兩個人手忙腳亂的脫著自己的衣服,宋薇隻來得及在休息室門口的窗戶上掛了件衣服遮擋視線,便被唐立一把抱起放在小房間裏麵的一張桌子上。

宋薇兩腿纏繞在男人的腰間,雙手顫抖著去解他的腰帶,唐立伸手到她的裙子之中粗暴的將她的裏褲扯成了一條破布後,這才發現,她的桃源早已是成了水鄉澤國。

唐立揮槍直入,“滋”的一聲,似滾燙的刀子切入奶酪之中,刹那間進入了一個溫暖而又潮濕的極樂世界。

宋薇被唐立粗暴的闖入,啊的失聲大喊了一聲,但又立刻咬緊了牙齒,悶聲不語,兩隻手撐在桌子上麵,身子用力向後延伸出一道拱橋似的美麗弧線。

刹那間,時間仿佛停滯,兩人相視默然,一天之前,唐立和她還是相逢對麵應不識的路人,但是此刻卻是靈肉交融,彼此享受著人世間的極樂,這個世界上最奇妙的事情莫過於此。

幾十個回合後,宋薇終於支撐不住,呻吟了一聲,整個身子撲到唐立身上來,雙手抱著他的脖子,牙齒用力咬在他的肩膀上,喉嚨裏麵發出如管簫一般的嗚咽聲。

唐立不知道進攻了多久,終於悶吼一聲,發出似牛一般的低鳴,渾身一顫,全身高漲的欲火瞬間化為激烈的炮彈,盡數轟炸在宋薇的體內。

宋薇身子似觸電一般,劇烈顫抖了一下,四肢緊緊纏繞著男人,力量大得嚇人,牙齒幾乎要將唐立肩膀上結實的肉給咬下來。

瞬間的極樂,在爆發之後由狂風暴雨變成了雨後的寧靜,宋薇香汗淋漓,身子軟綿綿的靠在唐立的身上,鼻子之中噴出的靡靡香氣在他耳邊化做春風細雨,令人沉醉。

唐立動了一下,想抽身出來,卻被宋薇雙臂一用力,死死的抱住:“別動!”她的聲音近乎呢喃的說道:“讓我多感受一下你,也許明天以後我就再也見不到你了……”

男人的快樂總是猶如潮水一樣,來的快,去的也很快,唐立此刻已是完全冷靜了下來,嘴角掛著淡淡的笑容,伸出手在宋薇此刻紅暈滿麵,嬌嫩若花的臉頰上輕輕撫摸著:“對不起,我不該……“

宋薇仍然坐在桌子上,身下依舊和男人結合得親密無間,她伸出一根手指輕輕的按在唐立的嘴唇上,頭靠在他的胸口,輕聲道:“沒關係,雖然我認識你還不到一天,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你的……”

“為什麽?”唐立撫摸著她卷曲柔軟的長發。

宋薇抬眼看著我,眼睛裏麵流露出濃烈的愛慕:“因為你太與眾不同了!你知道麽,一上車,你的雙眼睛隻瞧了我一眼,我便覺得自己被你俘虜了。我從來沒有見過你這樣堅毅陽剛卻又溫柔多情瀟灑不羈的眼睛。”她幽幽的歎了口氣“隻可惜,你不屬於我……”

唐立笑了笑,沒有說話。

“那個女孩,她不是你的妹妹吧?”宋薇歎氣道。

“你怎麽知道的?”唐立反問。

“因為你的眼神看著她的時候,不像一個哥哥看著妹妹的眼神,而像一個男人看著他心愛的女人的眼神。”宋薇幽幽的說著。

心愛的女人?

我自嘲的笑了一下,我這樣的男人,縱然喜歡歐陽彩鳳,怕也是不配擁有她的愛情的吧?

唐立心中深深的一聲歎息。

宋薇在唐立的懷中仰著頭,眼神迷戀的注視著他,似是在自言自語,癡癡的說道:“是的,就是這種眼神,自嘲與不羈,傷感與憂鬱,你一定有很多很多的故事,對嗎?你就像一本令人難以讀懂的書,渾身上下充滿了矛盾的氣質,年輕卻又深沉,個性隨和卻又威嚴自生,靜的時候像一塊亙古存在的雄山,崖岸自高……”

她的聲音輕柔,手指在太難管理胸前結實的肌肉上輕輕撫摩著“動的時候卻又像火山,像海嘯,似天邊雷霆,似暴雨滂沱……現在,像你這樣的男人,真的很少很少了,我真的很羨慕她,能夠讓你不遠千裏的追隨著她,保護著她。”

唐立聽得癡了,忍不住說道:“我……”

宋薇手指輕輕放在唐立的唇邊:“別說話,你不用說什麽。我隻是一個普通的女人,我每天的生活就像是腳底下的這條鐵軌,沿著固定的軌跡朝著自己的生命終點前進。你不覺得,在這樣枯燥乏味的旅途之中,能遇到你,是一種幸運麽?”

宋薇微微一笑:“所以,我知足了……”她雙手捧著唐立的臉,臉上掛著一絲笑容:“你去吧,回到你的妹妹身邊,我能看出她需要你的幫助,我會想你的!”

當天晚上唐立一整晚都在列車車廂的連接過道之中抽著煙,看著歐陽彩鳳,她此時已是忍不住趴在窗台上睡著了,坐在她身邊的那個長發青年坐得離她老遠,看也不敢再往她身上看一眼。

唐立叼著香煙站在黑暗的車廂走道中,煙火若隱若現,似他心頭的思緒,起伏不定,他徹夜未眠。

旅程再長也有到達終點的時候,當唐立在人流密集,喧鬧嘈雜的北京西客站尾隨著歐陽彩鳳下車的時候,忍不住回頭望了一眼,卻隻見一名身穿玫紅色製服的女子,站在列車車廂的門口,一隻手扶著門框,於芸芸眾生紛繁人流之中對他翹首而望。

唐立遙遙看著宋薇,隻見她那窈窕的身姿與玫紅色的身影,似路邊一朵幽幽盛開的小花,她站在門口猶豫了一下,終於忍不住下了車,向唐立跑了幾步,雖然離得他近了一點,但是她很快便淹沒在人群之中,怎麽也看不見了。

泉涸,魚相與處於陸,相呴以濕,相濡以沫,不如相忘於江湖。

唐立微微的一笑,轉身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