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學徒

第一百四十五章 奧丁之死

字體:16+-

井下通道非常的狹窄,顯然當年挖的時候就沒考慮到大個頭的人走,這讓蘋果想起了越南猴子挖的防空洞。團長讓唐立先下去,他的身材雖說高大,但是把裝備全都扔在上麵,爬下去還是沒問題的。

這井道上下大約有十五米的高度,等唐立下到井底,把探照頭燈固定在旁邊濕漉漉還爬滿了小蟲的牆上,才輪到蘋果。這家夥幾乎是擦著管壁下來的,一落地就罵罵咧咧,身上沾滿了汙垢黑跡,味道非常的不好聞。

接著下來的是宮本三藏,他的個頭要小得多,又不是頭回幹這種事,身手非常的靈活,下來時連衣角都沒弄髒。唐立讓蘋果看好宮本三藏,示意團長可以把東西拋下來了。

熱感儀、探視器、手提電腦……一件件的往下扔,然後是刺蛇、傑克、最後才是把店鋪門關上小心翼翼下來的團長。

下到井裏團長才發覺,這條井道僅有一米六左右高,非得矮著身子才能往前走,下麵還是大約十公分左右的排水溝,陳年累月積著的汙水垢一腳踩上去就能發出帶有粘性的吧唧聲。

重新整理隊形,排在最前的是負責帶路的宮本三藏,唐立握著改良裝A47走在他身後,然後是刺蛇、蘋果和團長。伸手不見五指的井道即使打了頭燈,又有強力的鹵素照明設備別在腰間,依舊讓人視線不能達到十米之外,甚至有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一直往前走,繞過三個叉口就到了地宮。”宮本三藏擺出非常配合的態度。

但唐立憑直覺就感到,並非他說的那麽簡單。

“烈火那一組人也下來了,”蘋果說完後,又按住了耳機,“德賽爾那一組人在上麵負責接應,愛德華那一組人馬上趕過來。”

團長點點頭示意繼續往前走。

刺蛇一聲不吭的跟在唐立身後,不時跑過的老鼠也不能讓她分心片刻。

這條井道果然不短,走出了大約一百米,按唐立的估計正正就在淺草寺大殿下麵的時候,才出現岔道,宮本三藏矮下身子看了一會兒說:“左邊。”

唐立借著頭燈的光看見了牆壁上刻著的標記,這家夥倒是真的來過。

往左走了一段道,唐立就感覺到地勢開始慢慢的往下了,有一個極小的坡度,隻有經驗豐富的人才感覺得到。

又往前走了大約一百米,周邊的空氣突然之間變得幹燥起來,想必一定是有通風的地方,否則像下水道這樣的管道,絕不可能幹燥到連用手去摸都感覺不到一點的濕氣。

“這上麵有一排的通氣孔,根據工藝來看應該是明治維新時代弄的,”宮本三藏略有些得意的說,“通氣孔的地方是在淺草寺的後院,所以這幾百年來都沒人發現。”

唐立點點頭,示意他繼續帶路。

走在這幹燥的地道沒多久,唐立就發現通道越來越窄,以他和蘋果傑克這樣的身高,隻能盡量的矮著身子才能不碰到頭頂的牆壁。以目測來看,高度已經降到了大約一米四左右。

“大家小心一些,要是實在費力的話,就休息一會兒。”團長說道。

團長的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刺蛇堪堪在一米七,而最矮的宮本三藏才不到一米六,最費力的就是唐立蘋果傑克三人。

再加上還要帶著各式各樣的儀器武器,每個人負重都在五十公斤上下,這要是越野拉練倒不打緊,可這一直矮著身子,讓經常花費了大量力氣在女人身上的傑克蘋果可有些受不了。

又走了一百多米,蘋果嚷了聲說:“休息一下吧。”

團長笑著說:“那休息五分鍾吧。”

靠著幹燥的牆壁,蘋果在喘著粗氣,他這時才明白為何寶藏獵人的平均身高都不會超過一米七三了,那個頭高的要是碰到這種地方,那非得折回原路不可。

宮本三藏拿著小眼睛打量著唐立,他憑感覺猜到這夥人非常的不簡單,但又猜不到他們要去地宮幹什麽,真的是為了德川家康的佩刀嗎?這謊話怕是說出來誰都不信呢。

五分鍾的時候剛好夠蘋果啃完一顆蘋果,時間一到繼續前行。

果然像唐立心裏猜的一樣,這該死的管道越來越窄,到最後隻能趴在地上往前走。

“操!”這讓唐立感覺到自己像耗子一樣。

雖說匍匐前進就跟家常便飯似的,還要好過之前矮著身子的走,但這不知還要走多久,讓他有點煩躁。

“前麵再過五十米就有一個岔口。”宮本三藏說。

他爬得雖然快,又在最前麵,可他一點逃跑的念頭都不敢起,天曉得握著A47的唐立會不會立時就朝他來一槍,唐立給他的感覺可是那種殺人不眨眼的家夥。

“加快速度!”團長叫了一聲。

這句話的作用並不大,因為這管道到最後二十米的時候,已經小到非要像之前一樣,把槍都卸下來,光著身子才能爬過去。

宮本三藏倒是輕鬆自如,還能回過頭來看著唐立,不過,唐立一瞪眼,他就立刻像受驚的兔子一樣轉回了頭說:“前麵就寬敞了。”

他一點都沒騙人,到了岔道口處,是一個大約兩米高的台階,從管道裏跳下來,立時寬敞起來。這裏的管道和之前的都不同,大約是兩米高兩米寬的方型通道,裏麵非常的幹燥通風。

四周的牆壁上還刻著不知年代的浮雕,等到刺蛇跳下來後說:“這種浮雕都是江戶時代的風格,你看這裏的人物造型和衣飾……”

唐立順著她指的地方看過去,那是一個穿著和服在用藥杵搗藥的女人,他一點都看不出哪裏有江戶時代的痕跡。

刺蛇頓時發現和這些人說這些事簡直是白說,不過,她的話讓團長和唐立都能肯定這條道並沒有走錯。而據唐立的估計,這裏已經下到了地下大約一百米左右了。

“淺草寺是德川家康大人的家寺,”宮本三藏說到日本的曆史,特別是這種世界知名的人物時,顯得有些自豪,“所以,淩說德川家康大人的佩刀在地宮裏,我並不覺得意外。”

他這馬屁拍得有點晚了,連刺蛇都翻了翻白眼,示意他不用再多說廢話了。

在這條通道裏有明顯的往下的陡度,大約是在二十度左右,這讓所有人走得並不費力,而且能看到四周的牆壁除了浮雕之外,每隔十米左右就有一個插火把的插口。

再往裏走大約一百米時,除了插口外,出現了一大堆的燭台。

可是這些燭台讓唐立皺起了眉頭:“這些燭台的風格應該是英吉利的……”

“對!”宮本三藏接過話說:“在江戶時代日本就有英國有來往,傳說當時的英王還送了德川家康大人一大堆的火器,這些燭台想必也是英國國王贈送的。”

“把這種東西放在地宮中,想必德川家康一定非常重視淺草寺吧?”唐立問道。

“是的,德川家康大人一生中來過淺草寺許多次,除了祈願之外,還有布施發善。”宮本三藏一邊說一邊掏出火機點燃了其中一個燭台。

雖說經過了好幾百年的時間,這些燭台上的油並沒有耗幹淨,一點上火就發出刺眼的火光,把牆壁照得更加的光亮。

他點燃的這麵牆壁上繪著的是一幅在中國寺廟中再常見不過的觀音坐像,不過,不同的是這個觀音像身上穿著的是和服。

“有點意思。”唐立笑著歪了歪嘴,就推了宮本三藏一把,讓他繼續往前走。

這條通道走了大約足足兩三百米才停下,而通道的盡頭卻是一堵立好的石壁,看著唐立錯愕的眼神,宮本三藏得意的笑了笑,正想開口,聽到蘋果說:“要不等烈火過來直接炸開它?”

這句話讓宮本三藏跳了起來:“這是文物,知道嗎?這是文物!”

狗日的,寶藏獵人眼中還有文物?唐立在心裏覺得好笑。

“你應該知道通過這裏的辦法吧?”刺蛇冷冷的盯著宮本三藏說。

“當然!”宮本三藏挺直了胸口,走到石壁前。

這石壁光突突的一點浮雕都沒有,和四周的牆壁上的一點都不同,但或許正是因為這樣,才顯得它不同尋常,可也讓人有無從下手的感覺。

隻見宮本三藏蹲下去,在石壁最底下的地方摸了幾下,整個石壁一下發出嘎嘎的響聲,又過了不到三秒鍾,整個石壁開始轉動起來,露出了一條足夠一人通過的小道。

宮本三藏搶身竄到石壁裏,唐立立時跟了上去,就在這時,那塊石壁突然的合了起來。

“FUC!”唐立罵了一句,回頭看向宮本三藏時,那小子竟然一下就溜得沒影了。

他這才開始打量起這石壁內的周圍情況。

借著頭燈的強光,能看出這裏大約是個四五十米高,幾百米長寬的大殿,想必就是地宮了。隻是這座地宮卻像極了石窟,一點都不像塞滿寶物的宮殿。

唐立站的地方離地麵大約有二十米高,是在一塊突出的石頭上,能看到的對麵也是相同的石壁,不過,第隔幾處地方都有一個凹沿,裏麵刻著各種不同的佛像,這才更讓唐立奇怪,這宮本三藏一瞬間能跑到哪裏去呢?

地宮的中央是數個巨大的佛像雕塑,最大的足有二三十米高,幾乎比唐立站的地方還要高出好幾米。而留下能夠走動的空間並不多,隻能看到一些平坦的小道。

唐立按著耳機想要和團長取得聯絡,但該死的是那坐石壁像是有磁性似的,讓耳機中充斥著雜亂的電波聲,卻一點都聽不清對方說的話。

“操!”唐立皺著眉,摸出掛在後背上的繩索,這玩意兒是刺蛇特意讓每個人都帶上的,每一條足有十五米長,就算遇到高達百米的懸崖,每個人身上的取下來,接在一處也能安全的落到地麵。

但是這裏僅還剩下唐立一個人,他不得不小心翼翼的目測著下麵的高度,計算著可能出現的危險。

他取下腰畔的鐵釘托著槍托釘在突石上,槍托敲打鐵釘的聲音在寬敞的地宮中顯得非常的刺耳,甚至還有部分的回聲傳了過來。

唐立接著把繩索的一頭係上了鐵釘,把繩索扔了下去,準備抓著繩索滑到地麵。

就在這時突然一聲槍響,子彈打在了唐立身旁的突石上,閃出的火花讓他差點直接跳了下去。

“i!”

宮本三藏是被他搜過身的,並沒有攜帶任何的武器,那這該死的子彈是誰射的?難道除了他們還有別的人在?是不是早就應該在直滕昭夫那拿到線索的奧丁?

這些想法一古腦的竄上腦間,可還未能讓唐立有思考的時間,更密集的槍聲響了起來。

唐立一咬牙抓住繩索往下滑去,心中不住的祈求:這夥該死的狗日的千萬不要把子彈打到繩索上。

由於沒有來得及戴上手套,這雙手往下滑了幾米就全被磨破了,等快到盡頭的時候,唐立雙手一緊,抓住繩索,讓身子在半空中頓了一頓,接著往下一躍,躍下大約八米的高度。

一落地唐立就勢一滾,端起A47就朝子彈射來的方向打過去。

然後飛快的往另一個方向奔去,這些子彈並不是為了要打中敵人,隻是為了吸引敵人的火力,誤導他們。

滾到另一頭的佛像後,唐立咬緊了牙,他手中的這把A47是德賽爾親手改裝的,火力強大了一倍不止,彈匣跟是能容納超過兩倍的子彈,連子彈都是德賽爾發明的輕型穿甲彈,整把槍的重量反而在一般的A47之下。

被稱為槍械大師的德賽爾確實有他的獨道之處,不過他大概也沒想到唐立有一天會遇上這樣的場景,被至少十五把4衝鋒槍對著一通狂掃。

這樣的火力壓製,又是在無法找到逃跑路線的地方,無疑是自殺。

唐立心裏實在焦急得無法可想,他更怕的是已經摸到入口的這夥人,要是萬一團長傑克蘋果他們打開了入口,那頭燈的燈光一亮,非得被打成麻子不可。

可這該死的耳機又失去了作用,否則的話,他還能通知外頭的人。

“操!”唐立摸出手雷又把它放到懷裏,靠著佛像罵道。

刺蛇之前就交代過,在這種狗屁的地下宮殿裏,天曉得要是用上炸藥手雷的話,會不會引起整個宮殿的坍塌,不到萬不得一絕對不要使用這種暴力的辦法。

想到明明就隔著一扇石壁,而團長他們硬是不能支援自己,唐立就想把背包裏的手雷全都扔出去,幹他娘的,大不了一起死。

這時,外頭的槍聲突然停了下來。

“是哪裏的人?”

一個聲音傳了過來,唐立心下一凜,是洛基?

“是你大爺鬼魂我!”唐立叫了一聲,立時滾到了另一邊。

果然不出他所料,一排密集的槍聲對著他原來靠著的地方射了過去。看子彈的破風聲和爆炸力火花,這幫家夥用的也是穿甲彈。

“鬼魂,投降吧!”說話的是費麗嘉,這老婊子的聲音聽著特別的嫩,光聽聲音誰都想不到她都快四十歲了。

她應該去幫A片配音,突然間唐立腦中湧起了這個惡毒的想法。

“你沒有機會的,鬼魂。”這回說話的是宮本三藏。

這家夥果然不是好東西。

“蓬!”突然一聲爆炸聲,把唐立嚇了一跳。

隻見入口處那塊石壁整個的坍塌了下來,而四周連一點爆炸的痕跡都沒有,這肯定是烈火的手筆,看來援軍上來了。

奧丁的人顯然也愣住了,特別是宮本三藏,他可是頂尖的寶藏獵人,若是刺蛇都清楚在地宮中用不得炸藥,那他一定也提醒過奧丁的人,否則手雷早就上來侍候唐立了。

可讓唐立意外的是,愛德華的影子在炸開的洞口一閃,“咻!”,一聲異常熟悉的聲音差點讓唐立膽都嚇破了。

“不好,火箭彈!”洛基狂吼了一聲,就見能把整個地宮照得能明的爆炸火光把奧丁的人藏身處的佛像整個爆塌了。

那邊一下傳來雜亂無章的怒吼聲,在這些聲音中間還帶著費麗嘉的厲吼:“奧丁!你怎麽了!奧丁!”

操!愛德華這瘋子不是一彈把奧丁給炸死了吧?

唐立意外而又興奮的想著。

隻見洞口那裏扔下三條繩梯,愛德華、傑克、大力神這三大殺器飛快的沿著繩梯往下滑,幾乎不到十秒的時間就滑到了地麵,組成了一道強力的火力壓製網。

而蘋果又在上麵架起了火箭筒,唐立瞄了一眼後,無力的呻吟著:“這狗日的,遲早連大爺我都要給他炸飛了不可。”

“咻!”

又一顆火箭彈炸在奧丁那夥人藏身的地方,再加上大力神架著的火神,這一輪的火力壓製幾乎讓奧丁的人抬不起頭了。

更重要的是奧丁意外的死在了愛德華的火箭彈之下,這一來無疑讓奧丁傭兵團的士氣降到了最低點。

“操!”

顯然,洛基的火氣也上來了,他抬起一架RPG朝洞口射了過去。

而偏偏團長那裏連躲避的地方都沒有,隻是一層兩指後的石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