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力學徒

第一百四十六章 眾星隕落

字體:16+-

“咻!”

蘋果的火箭彈在半空中撞在了洛基的火箭彈上,這幾率幾乎相當於讓宮本三藏去追求刺蛇一回成功,基本不可能的事,而偏偏這不可能的事成為了可能。

強大的爆炸力在半空中撒出了大片的火花,唐立幾乎把身子埋在了佛像後頭,還是險些被一塊彈片擊中了小腿。

彈片彈出的火花讓他眉頭緊皺起來:這些瘋子,早晚要自己把自己給玩死。

唐立一麵往愛德華那頭跑,一麵朝奧丁傭兵團所在地方開槍。

這時奧丁傭兵團已經傷亡非常的慘重,團長奧丁陣亡,費麗嘉被彈片擊傷了小腹,洛基手臂被子彈打了一槍,剩下帶出來的十三名傭兵,已經死了七人,還剩下六人,還有一個幾乎沒有任何戰鬥力的宮本三藏在內。

而閃電傭兵團這頭也絕不是任何損失都沒有,大力神在進行火力壓製的同時無疑成了對方攻擊的目標,他的左肩胛上已經中了一顆穿甲彈。雖說他和傑克愛德華都是大殺器級別的火力壓製好手,但傑克愛德華要比他聰明得多,不像他每一回任務回來都是到了差不多陣亡的地步,非得休養好幾個月才能下床。

醫生都笑話他說,他這賺的錢還不夠養傷的。但大力神依舊甘之如飴,隻有這轟轟作響的槍聲才能讓他感覺到自己在活著。

被擊傷的肩胛骨並沒有影響到大力神的操作,火神在他的手中猶如一道不住的收割人命的利器,朝著奧丁傭兵藏軍的佛像掃去。

“狗日的!”唐立終於來到愛德華的身旁罵了一句。

愛德華冷冷的掃了他一眼說:“你過去把東西拿過來。”

“為什麽是我?”唐立瞪了他一眼。

“那麽是我?”傑克回頭看著他。

唐立氣為之奪,這是兩大屠夫啊,誰能和他們爭,而頭頂上的其它人一時半會兒肯定下不來,而大力神手中的火神隻要開了火,他是不到動不了是不會離開的。

“操!”唐立罵了句,換上彈匣,小心的朝奧丁傭兵藏的方向跑去。

這時,突然在另一個佛像後傳來燈光照明射出的光線,這讓兩方麵的人都愣住,接著那地方突然噴出巨大的火舌,直衝著離它最近的奧丁傭兵而去。

“火焰噴..射器!”唐立往地上啐了口,在這種空間內,這玩意兒的殺傷力並不比火神差多少。

洛基費麗嘉顯然沒有準備,一瞬間就看到五六個人渾身著火從佛像後竄了出來,其中包括了徐娘半老的費麗嘉。

萬幸的是他們並沒有被火燒死,失去掩護的他們被大力神的火神無情的收割了。

到這時,整個奧丁傭兵團幾乎傷亡殆盡,僅剩下洛基和早被他們收買的宮本三藏。而宮本三藏那小子顯然被嚇破膽了,縮在佛像後最安全的地方不敢出來。

洛基掏出手雷往火焰噴..射器的地方擲了過去,隻聽一聲巨響,那柄火焰噴..射器再也冒不出任何的火了,一個穿著日本二戰軍服的男子靠在火焰噴..射器的旁邊。

蘋果見局勢大致穩定了,就想爬著繩梯下去,正當他半個身子掛在繩梯上時,一排子彈衝他射了過去,這回槍口出現的地方是在洛基頭頂的一個石窟內。

“操!”被突如其來的子彈擊中大腿,血順著腿流到地麵,落在了愛德華三人的身後。

蘋果飛快的爬下繩梯,而頭頂上的其餘人一時間不敢再出來。

團長立時指揮著人架起新的火力壓製網,衝著對麵的石窟射去。

這回不止那一個石窟,對麵至少有二十個石窟出現了火力點,而這夥人首先解決的就是在他們身下的洛基和宮本三藏。

毫無反抗之力的洛基和宮本三藏終於死在了這夥來曆不明的家夥手中,這讓躲在離火力點不遠處的唐立心下一凜:這些人可不好對付。

交織著的火力網在空中你來我往,槍聲幾乎震得整個地宮都發抖了。

“這些人哪兒蹦出來的?”吉它手靠在洞口旁的石壁上罵道。

“別忘了配方可是被人藏在這裏的,”團長沉聲道,“應該就是那些人。”

“看他們的打扮……”刺蛇指著死在火焰噴..射器一旁的人說,“應該是日本近衛軍的人。”

“日本近衛軍?”團長的聲音更低沉了:“這是幫狗日的。”

日本近衛軍是日本最臭名昭著的傭兵團,實力並不強,但是這些人勝在人多,往往靠人數的優勢取得勝利,不過,這並不讓人覺得可憎,最令外人不齒的事,這夥信奉日本軍國主義的家夥,在每回任務的過程中都會幹盡強盜才會幹的事。

燒殺搶掠不說,傳聞中在非洲的某一回任務中,他們將整個村鎮的人都輪..奸致死,包括超過一千名的未成年人和男人。

提到這夥人的名字,除了讓人頭疼之外,更讓全世界的每個傭兵都深以為恥。非洲的不少國家甚至通緝了這整個傭兵團的人,這在整個傭兵世界也是難得的事。

“烈火,打通了別的通道了嗎?”團長扭頭問道。

用火箭筒攻擊是烈火的意思,雖說刺蛇和宮本三藏之前提醒過,不過,具體狀況要具體分析,烈火用電腦分析過整個地宮以及通道的沉重結構後,發現雖說經過了許多年,但是這地方還是非常的牢固。

所以他才大膽的炸開石壁,並且讓蘋果用火箭彈進行火力壓製,這出奇的一招不但殺死了頂級傭兵奧丁,而且讓形勢立時逆轉。

這時他在四周尋找著另一條通道,既然對麵能夠在石窟後出現那麽多的火力點,說明這座地宮的通道四通八達,而且唐立傳回來的話說,他們所在的這麵牆壁上也有不少的石窟。

“在這裏!”烈火叫了一聲,裝上他特別調配的炸藥,示意所有人退開。

而讓他沒想到的是,正是他這一叫救了幾乎所有人的命。

“咻!”

這才剛退開,就聽到火箭彈射過來的聲音,團長大喝一聲:“臥倒!”

隻見剛才靠著的地方被炸開了一個巨大的彈坑,離爆炸位置最近的吉它手整個手臂被炸斷在一邊,醫生趕忙跑過去拽著他往回走。

“操!”吉它手咬著牙看著被炸斷的左臂吼道:“我的手,快把我的手給拿回來……”

團長皺著眉沒有說話,那顆火箭彈過後,就是密集到讓人無法靠近的彈網,而吉它手被炸飛的左臂落在洞口掛著,誰都過不去。

“操!”吉它手看著醫生在做緊急的傷口處理,痛得整張臉都扭曲了。

“看樣子你以後是不能彈吉它了,”快腿想說一句俏皮話,不過,吉它手絲毫不領情,“滾你的蛋!”

“但你還是可以靠剩下的那隻手打..飛機。”德賽爾笑著說。

殘廢和死亡是第一個傭兵在加入這個世界前就必須擁有的覺悟,但事情真正發生在自己身上時,誰都無法豁達起來。

“行了,別婆媽了,想要幫吉它手報仇的話,快些找到下去的辦法,烈火!”團長瞬間就鎮定了下來,許多年的傭兵生涯讓他早就看淡了死亡,不知有多少同伴在他眼前死去,對於死亡,他已經差不多麻木了。

烈火點著頭走到炸藥安放處,重新調好,示意所有人再走開一些,接著按下手中的開關,隻聽轟隆一聲,在側麵的石壁上出現了一條走道。

“火炮、烈火、德賽爾,你們過去。”團長皺著眉下命令。

穿過這條炸開的走道,終於發現了一個隻露出眼睛和槍孔的地方,顯然,這在江戶時代就建築好的地宮,在德川家康的授意下,已經有了打埋伏的準備。

和吉它手交情不錯的火炮,立時在槍孔上架起A,這種A47的改進型比唐立手中拿著的德賽爾改動過的A47要差一個檔次,但比單純的A47步槍要好得多。

突然竄出的火舌一下把對麵日本近衛軍的家夥嚇了一跳,不過,隻是短暫的工夫,他們又分出了一些火力來壓製火炮。

烈火有了經驗後,不斷的炸開新的通道,不到十分鍾的工夫,除了還呆在洞口處的團長刺蛇醫生和吉它手外,其餘的人都擁有了交槍的機會。

“忍著點,別像個婊子似的。”聽著吉它手哼哼唧唧的聲音,團長不耐煩的說了一句。

吉它手頓時苦笑著閉上了嘴。

醫生看了一眼一臉焦躁的團長,把吉它手再往後拖了幾米。

天曉得對麵那幫家夥會不會再來一顆火箭彈。

而這時,靠著靈敏的腳步慢慢靠近奧丁的唐立已經快到了,不過,一麵得注意頭頂的子彈,一麵還不能開槍暴露自己的位置,這讓唐立再快也有限。

“i!”一顆手雷從石窟上扔出,差兩米的工夫就扔到了唐立的身旁,顯然已經有人注意到他了。

唐立一下加快腳步,迅速的跑到奧丁傭兵團死傷狼藉的地方,靠在佛像後,一個個的在每個人的身上搜索著。

“U盤、光盤、紙條,任何有可能記錄配方的東西,都給我帶回來。”團長的聲音在耳朵中響起。

這無疑添加了唐立搜索的難度,但最有可能藏著配方的人肯定就在奧丁、費麗嘉和洛基三人中間。

奧丁的屍體最靠近唐立,當他看到這位雄極一時的頂級傭兵連半顆腦袋都不見了時,他也不禁在心中歎了口氣,或許這就是傭兵的宿命吧。

這三人身上的零碎可不少,唐立花了半天的工夫才總算把東西都裝進了隨身的背包中,但這時,突然一顆子彈打在了唐立的腳畔。

他抬頭一望,隻見一個相貌醜陋的日本人伸出半個身子握著4衝鋒槍對著他。

“操!”唐立往旁邊一滾,抬起A射了過去。

日本近衛軍的單兵素質不強是公認的,日本傭兵的單兵素質都不強,那人距離唐立大約十米左右,又是站在頭頂處,可偏偏一連十幾顆子彈都沒打中唐立。

反倒是讓反應過來的唐立一顆子彈就報銷了。

不過,這一來引起了其它人的注意,一時間其它的三個石窟都探出了身子。

“i!”唐立吼了一聲,爬起來就跑到了一座佛像的背後,身後往來的是一連竄的槍聲。

即使在這個地方也並不安全,天曉得手雷和火箭彈什麽時候會落下來。

但是唐立也並不是好惹的,他在搜完奧丁三人的屍體後就在地上把背包裏的C4炸藥全都扔了出來,而遙控裝置正被他握在手上。

“轟!”

一聲巨響,日本近衛軍藏身的地方被炸塌了半片。

這些地方到處是通道,再加上唐立的那些C4炸藥威力足足相當於十彈火箭彈,一下子就讓這些家夥損失慘重。

無數的殘肢落在地麵上,和奧丁傭兵團的屍體夾雜在一起。唐立得意的朝團長那頭豎了個V字,可還沒等他得意完,一排子彈擦著他的肩膀就過來了。

“Fu!”被子彈擦傷的肩膀讓唐立破口大罵。

而偏偏這時團長又開口了:“不對,要是東西落在奧丁手上的話,那些日本近衛軍早就該出來了,東西可能還在他們手上。”

“操!”唐立看著對麵的洞口,豎起了中指。

難道還要他單槍匹馬的爬到石窟裏?一個個的抓住那些日本鬼子來問嗎?

不過,剛才唐立那一炸已經能看清數條通道,而這些通道裏並沒有任何的人說,要是愛德華傑克他們能過來的話……

顯然這一點團長也想到了,唐立目光再轉過去的時候,就隻剩下大力神一個人在進行火力壓製,少了愛德華傑克這兩大屠夫。

即使這樣也不會有什麽問題,在烈火的安排下,石壁那麵的同伴早就占據了各自的火力點,在日本近衛軍受傷慘重的情況下,已經壓製得他們的火力小了至少三分之一。

而烈火依舊在依靠著他特調的炸藥繼續前行,按他的判斷中,要是這座地宮的四麵全是石窟的話,那麽一步步炸過去,應該能通到日本近衛軍的那麵石壁處。

和他同行的還有珍妮,畢竟珍妮的個頭比較小,這炸開的通道有的時候洞口並不大,還必須依靠工兵鏟來擴大洞口。

唐立點燃了支煙等候著愛德華傑克,這種極有可能做炮灰的事,可不是他能承受的。

這夥日本近衛軍用的全是4係列製式的衝鋒槍,火力非常的強大,這裏頭的通道又狹窄無比,要是打埋伏的話,有八成的機會唐立會把命交代在這裏。

可和他想的不一樣,愛德華爬到他身旁時說:“還等什麽?”

這話讓唐立差點抽搐了:“等你們。”

“你覺得我和傑克能進去嗎?”愛德華平靜的反問著。

唐立看了一眼麵無表情的傑克,歎了口氣:“老子上輩子欠你們的。”

等到唐立剛要發起衝鋒的時候,傑克又拉住了他:“等一下。”

傑克和愛德華把背包裏的C4炸藥遞給了唐立:“千萬要小心。”

唐立點了點頭,衝著頭頂的石窟抓起手雷扔了過去。

劇烈的手雷爆炸聲讓槍聲一下停頓了,而就是趁著這個時機唐立飛快的竄了出去,一甩手中的飛抓,鉤住最低的那個石窟,快速的往上爬。

愛德華和傑克交換了個眼色,兩人握著手中G552衝著唐立頭頂的石窟開槍。

子彈快速的在唐立身旁射過,而他一點感覺都沒有,在這個關心,隻有爬上石窟才有機會。終於過了大約半分鍾,唐立總算是爬上了石窟,但他這時還要擔心對麵石壁上同伴射過來的子彈。

“狗日的!”連氣都不敢喘一口,唐立狗扒似的往裏爬去。

直接爬開四五米後,他才鬆了口氣,靠在通道牆壁上坐在地麵喘著氣。

這通道明顯比對麵石壁的還要窄得多了,即使是蹲坐在地上,還要弓著身子,或者整個身體都爬在地下,才能動彈。

而對麵的石壁是兩米寬兩米高的寬敞通道,真不知這裏是不是留著給耗子鑽的。等唐立驚魂初定後,他就轉過身,全整個身體都趴在地麵上,朝著通道裏爬去。

爬了大約十米後,唐立眼前豁然開朗,前方是一個四周都是照明板的房間,整個房間大約有三百平米左右。中間放著一些唐立不知道該叫什麽的大型儀器,還有十餘個穿著白大褂的家夥,幾個家夥在操作著儀器,而另外一些人則在儀器旁的長桌上討論著什麽。

而在外麵還有五六個實槍荷彈的日本近衛軍,這些家夥來回的在房間內走來走去,似乎在監視著那些白大褂。而最引人注目的是穿著一身白色西服和黑色風衣的高大男子,他大約三十五六歲年紀上下,應該是東亞人種和歐羅巴人種的混血,有著高挑的鼻翼和冷漠的表情,而瞧他的衣服應該是在參加著一個舞會中途就突然趕過來了。

“把畫麵傳給博士。”聽到唐立的匯報後,團長當即立斷的說。

唐立摸出藏在懷中許久的微型攝像機,這玩意兒和市麵上用來偷*拍的並不同,經過博士改良後,能夠搭配著手機無線傳輸,並且采用的是軍用衛星頻道,在這樣地下上百米的地方,依舊有效。

在唐立拍攝畫麵的過程中,不時有人從石窟中跑出來,走過房間,打開對麵的一扇門,走進去。這中間有部分是需要換彈匣的,有的則是受了傷必須要緊急處理的。

畫畫的傳輸並不快,足足花了近十分鍾才傳過去,而愛德華和傑克依舊沒有跟上來,天曉得這兩大屠夫在幹什麽。

“這是一間實驗室,”博士幾乎是在驚呼,“這些家夥在試驗配方。”

這就不太好辦了,難怪兩百億美金的懸賞都沒能打動這些家夥,原來,他們早就有打算了,要是這種能改變世界能源格局的東西能試驗出來,那麽日本這個資源貧乏的國家,豈不是再無人能遏製了。

“看見那個穿西裝的家夥了嗎?”團長突然沉聲說,“他的外號叫路西法,是美國CIA的頂級特工,是日美混血兒。”

果然是內賊幹的,以美國人的小心謹慎,要是外人幾乎極少有可能把這種重要的東西帶出美國。

日美混血兒,這可真有意思了,唐立歪了歪嘴,突然感覺到背後一陣涼風吹來,這是種極微妙的感覺,隻有在戰場上出生入死數百次後才能感覺得到。

唐立下意識的往旁邊一側,這裏的通道非常的狹窄,這一側幾乎是他全部的閃避空間了。

可還是被一柄長刀刺破了肩膀,這該死的日本佬,從哪兒出來的,唐立按著肩膀上的傷,低頭看了一眼,隻見一個跟猴兒差不多的日本近衛軍握著上了刺刀的槍對著唐立捅過去。

唐立一把抓住槍口處的連接口,對準那家夥的臉就踹了過去。接連幾腳,幾乎讓那家夥當場就死了過去。

唐立這才反應過來,這家夥應該是從別的石窟轉過來的,由於他的身子實在是太輕,而唐立全副精神又注視著實驗室內,更加萬幸的是,他的槍膛裏已經沒了子彈,否則隻要開一槍,那麽唐立就算有再大的本事,在這狹窄的通道中,非得把命給丟了不可。

“沒事吧?”團長傳來關切的聲音。

不過,在這時卻顯得有些不合時宜,因為這打番打鬥引起了巡邏的日本近衛軍的注意,立時往這裏走過來兩個家夥。

唐立皺著眉思考,這要是開槍的話,必須在一瞬間就竄出洞口,抓住路西法才有生還有的機會,否則,那兩個家夥隻要往通道裏打一梭子,那麽唐立是必死無疑了。

看著兩人越走越近,唐立突然提起A往外一掃,那兩個家夥中彈倒地,而這一來,實驗室中的人都被驚動了。

唐立躍下通道,就勢往地上一滾,撲往路西法那裏。路西法的反應絕對不慢,他一麵側開身子,一麵掏出手槍,對準唐立的腿打了過去。

顯然,他還不想讓唐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