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五十五章 成功

字體:16+-

  不過幾個紗條沒了再買就是,中堂府又不缺那幾兩銀子,哪用著這麽認真數了?

  緊繃著神經站了近兩個半時辰,蕭煜早累的兩腿直打顫,見甄十娘對著一堆紗條數起來沒完,心裏難免就有些煩躁,聽到她竟又吩咐他做事,再忍不住,驀然抬起頭,正對上一張素白如紙的臉,不覺一怔,湧到舌邊的話生生地咽了回去,下意識地朝門口喊道,“來人!”

  首先進來幾個大膽的婆子,瞧見老夫人身上的白布已經撤了,鼻角的刀口也包紮了,不再那麽恐怖,二奶奶等人才陸續走進來。

  紅兒來到甄十娘身邊,剛要說話,就見甄十娘整個身子全壓在了她身上,不覺一驚,“簡大夫怎……”

  “噓……”甄十娘一把捂紅兒的嘴,“我累了,你先扶我去休息一會兒。”

  將近兩個時辰,她們這些人光站著腿都累直了,她怎麽能不累?

  紅兒也發覺自己有些大驚小怪,悄悄看了看左右,還好,大家都圍在老夫人的高踏前,沒人注意她們這麵,就壓低了聲音,“東暖閣沒人,奴婢先扶您去那歇會兒。”

  囑咐完小丫鬟,蕭煜一抬頭,正瞧見甄十娘雙腳幾乎拖著地麵被紅兒扶了出去,不覺若有所思地站直了身子。

  “……簡大夫沒事吧?”來到東暖閣,紅兒一邊幫甄十娘脫去染了血汙的衣服,轉身倒了杯水。

  “我身體原就弱,從沒站過這麽長時間。”就著紅兒的手喝了大半杯水,甄十娘感覺有些睜不開眼,強撐著朝紅兒笑了笑。

  “後廚給老夫人準備了銀耳雪梨粥,奴婢去給您盛碗來。”紅兒彎腰給甄十娘脫了鞋。

  “嗯。”甄十娘點點頭,“我先躺會兒,一會兒粥來了叫我。”剛閉上眼睛,想起什麽,又睜眼開喊住紅兒,“告訴二奶奶,老夫人暫時不能用飯,千萬別給她喝粥!”

  本想休息一會兒就起來,誰知這一覺竟睡了一天一夜。

  緩緩地睜開眼,環顧著身邊玉枕紗窗、恍然仙境的裝飾,甄十娘有些懵懂,好半天才想起自己是在中堂府,撲棱一下坐起,“天,我睡了多久,老夫人怎樣了?”

  紅兒正倚在床邊打瞌睡,聽到動靜,驚喜地睜開眼睛,“簡大夫終於醒了!”見甄十娘懵懂地看著自己,又解釋道,“您睡了整整一天一夜,可把大家嚇壞了。”

  “我竟睡了一天一夜?”不可置信的語氣有些低迷,聯想起自己不久前才昏睡過兩天兩夜,甄十娘心裏隱隱生出一絲沮喪。

  看來,她這副身體是真要報廢了!

  “溫太醫說你是陰血虧虛……”想起溫太醫說她活不了多久的話,紅兒聲音戛然而止,突然站起來,“中堂讓後廚給您煮了燕窩粥,奴婢去給您端來。”

  甄十娘一把拽住她,“快幫我洗漱一下,我先去瞧瞧老夫人。”

  手術後十二個時辰是病情監控的關鍵,可她竟睡著了!

  拿衣服的手指都微微發顫,一向冷靜,甄十娘從沒這一刻這麽忐忑過,明知身體不行,明知撐不下來這個手術,明知事不可為而為之……一旦蕭老夫人有個三長兩段,她這輩子都心裏難安!

  “簡大夫不用著急,溫太醫剛走,之前一直替您守著老夫人呢。”瞧出她的緊張,紅兒安慰道。

  “溫太醫剛走?”甄十娘驚喜地抬起頭,“老夫人的刀口怎樣,臉頰有沒有腫脹?有沒有發燒?”一旦有腫脹發燒,就說明刀口感染了,這裏沒有抗生素,術後感染可是一件要命的事兒。

  “昨晚有些腫脹,溫太醫按您的醫囑和藥方,一邊用冰水敷,一邊給湯藥,今晨就消了,溫大夫說已經不礙事了。”想起什麽,又道,“您的那個外用方子溫太醫也不知怎麽用,中堂就沒讓用。”甄十娘不知道,手術出乎意料的成功,蕭煜對她的醫術已打心裏折服。

  “噢……”甄十娘呼出一口氣,“那個倒是不急。”

  那個方子叫明礬散,是將明礬、甘遂、白降丹、雄黃等研碎後用香油調和,外敷用的,老夫人鼻腔裏還塞著加了藥的止血棉,暫時用不上。

  吃過飯,看過蕭老夫人,甄十娘被請到前廳。

  “多謝簡姑娘救了母親。”一進門,蕭煜就鄭重地朝她施了一個大禮,稱呼也換成了簡姑娘,把甄十娘嚇了一跳,閃身讓到一邊,“中堂大人客氣了,我可擔當不起。”

  “你當得起!”蕭煜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甄十娘汗顏。

  因為自己的貪功,沒讓蕭老夫人命喪黃泉已是萬幸,她哪還敢再自稱英雄。

  落座後,蕭煜上下打量了甄十娘一眼,問道,“……身為醫者,簡姑娘一定知道人參乃霸道之物,補強不補弱,為何竟為自己開了一味?”請溫太醫給甄十娘診了脈,蕭煜對此一直不解。

  人參對別人或許是滋補的佳品,對她卻是致命的毒藥!

  當然是為攀交你了!

  體質孱弱,她根本就不該接這個手術,這可不是熬阿膠,出壞了也不過是賠幾兩銀子,這是手術,稍微疏忽就是一條人命,既然接了,她就不得不拿命去搏。

  想到關鍵時刻自己竟不爭氣地睡著了,甄十娘直到此刻還心有餘悸。

  心裏這麽想,甄十娘嘴上卻是不敢直說,她微微笑道,“……想是中堂大人已經知道了,我這副身子骨根本受不得勞累,我原是不該逞強的,承蒙中堂大人三請之恩,不敢謝絕,又怕辜負了您,隻好臨時用參湯強補,才勉強撐了下來。”欣慰地舒了口氣,“阿彌陀佛,好歹沒出差錯。”

  她這是飲鴆止渴!

  想起自己先前對她的誤會,蕭煜心頭生出一股濃濃愧疚。

  病人花錢,大夫治病本是天經地義,可是,受了自己的脅迫,又搭上性命去救人,這恩情,就重了……

  “簡姑娘胸懷大義,堪稱女中丈夫。”蕭煜沉默了良久,感慨道,“母親很喜歡您,若不嫌棄,簡姑娘就留在中堂府做母親的專人大夫……”真誠地看著甄十娘,“如何?”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