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香

第五十六章 賣藥

字體:16+-

  老夫人和中堂大人都溫和厚道,待下人極其和善,能在中堂府謀個差事,可是燒香磕頭都求不來的,聽了蕭煜的話,紅兒目光閃閃地看向甄十娘。

  她是真心地替甄十娘高興。

  出乎意料,卻見甄十娘淡然地搖搖頭,“多謝中堂大人好意,隻我家中瑣事太多,脫不開身。”她不介意隱姓埋名地躲在中堂府中做個私人醫護,過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米蟲生活。

  隻是,簡武簡文怎麽辦?

  紅兒急的偷偷拽甄十娘衣襟,中堂大人少年奇才,生性高傲,能得他青眼可不容易,她怎麽竟往外推?

  蕭煜也怔住了。

  對甄十娘,他是打心裏欽佩,才破例開口挽留,說是專門給老夫人瞧病,他實是想通過自己微薄之力能夠給她續命。

  身為大夫卻病成這樣,不是不會治,她是沒錢治啊。

  身懷如此神技,生命卻如此短暫,讓他心裏有股說不出的惋惜,沒想到一番好意竟被拒絕了!

  回過神,蕭煜訕訕笑道,“……即如此,我也不好強求,簡姑娘以後若有事情隨時找我,我定會竭力而為。”

  她等的就是這句話!

  甄十娘略一猶豫,“我還真有件事情想求中堂大人幫忙。”

  說著話,甄十娘臉上微微發熱。都說施恩不圖報,她這麵剛施了恩,立馬就讓人家現世報,蕭煜一定認為她是個市井小人吧?

  隻是,她是真的沒有時間和他周旋上幾個月再開口了。

  “簡姑娘有事隻管說。”蕭煜倒沒想特別多,他很喜歡甄十娘能這樣坦然地求他。

  “嗯……”甄十娘目光落到紅兒手中的藥箱上,“我閑來無事配了些丸藥,中堂大人能否幫我推薦到太醫院?”

  如果她的丸藥能在太醫院打開局麵,她就可以開個藥廠了。

  “太醫院?”蕭煜爽朗地笑起來,“簡姑娘不提,我還想說呢,溫太醫對你的神術讚不絕口,打心裏想結交,我明日就請他過來,簡姑娘跟他直接說就是,他巴不得呢。”見甄十娘搖頭,不覺怔住,“簡姑娘因何不願見他?”

  “這……”甄十娘含糊道,“我終是一介女流,偷偷行醫已是駭俗了,怎可再和太醫往來?”

  若真覺得駭俗,她就不該從醫!

  這理由是不是太牽強了?

  蕭煜若有所思地看了甄十娘一眼,“……即如此,簡姑娘就把丸藥的價錢名稱療效寫個清單,我明日就遣人送去太醫院。”

  “謝謝中堂大人。”甄十娘起身鄭重地朝蕭煜福了個大禮,“還求中堂大人不要說這丸藥出自我手。”又保證道,“中堂大人放心,這丸藥都是上好的,若不信,可讓太醫們先試用,若是無效,我分文不取。”

  “丸藥出自您手,我相信絕對錯不了,隻是……”蕭煜話題一轉,“簡姑娘妙手回春,早已名聲在外,這丸藥為何不像簡記阿膠那樣,用現成的名號?”又搖搖頭,“若不用簡記名號,簡姑娘的丸藥想打入太醫院還真得費一番周章呢。”

  不費周章就不求你了!

  甄十娘心裏好笑,麵上卻露出一臉無奈,“中堂大人說的是,隻我這體質確實不能繼續操勞了,若再讓人知道我會製藥,怕是會……”搖搖頭,甄十娘沒說下去。

  簡大夫的名聲被她一不小心闖的太響亮了,被沈鍾磬發現的概率太大,狡兔三窟,她必須及早地備下另一個替身,好讓簡大夫在適當的時候銷聲匿跡,不讓沈鍾磬抓到把柄。

  名聲顯赫而又身份卑微,她還沒力量拒絕如他這般權勢的人,長此下去,就她這副身子骨早晚會被累死,還不如隱姓埋名的好。不知甄十娘是未雨綢繆,蕭煜想起了自己就是被她謝絕後,又強勢地讓顧買辦帶馬車硬接了她來的事情,就由衷地點點頭,語氣卻不無擔憂,“……沒有響亮的名號,簡姑娘的丸藥短期內怕是很難打開局麵啊。”

  “酒香不怕巷子深!”甄十娘笑的自信,“隻要太醫院肯幫我推銷就好。”

  隻要她的丸藥進了太醫院,就一定能打開局麵!

  對上這三月桃花般坦然又自信的容顏,蕭煜目光也閃閃地亮起來,“好!”他果斷地點點頭。

  ……

  二奶奶呆呆地看著大丫鬟金喜,“……她真的治好了老夫人?”

  明明說隻有五層把握啊,怎麽竟治好了?

  中饋才接手三個月,她還沒捂熱乎呢。

  “簡大夫剛給老夫人抽除鼻腔中的紗條,說是隻需將養些時日就好了。”金喜點點頭。

  “……老夫人再沒喊頭痛?”二奶奶尤不死心。

  “隻說刀口有些疼。”金喜搖搖頭,“剛喝了一碗燕窩粥,精神也比昨兒好多了。”

  二奶奶猛一下將茶杯掃到地上,“……這個賤人,竟敢騙我!”

  若不是她說隻有五成把握,自己又怎會費盡心機地幫她說服中堂和二爺?

  本想一箭雙雕,借她之手殺了老夫人,再讓蕭煜背負一輩子的愧疚,不想,竟是這樣一個結果……

  “奴婢瞧她不像說謊。”金喜戰戰兢兢地看著二奶奶。

  五成把握就是說還有一半的機會能醫好啊,怎麽算騙人?

  否則,以中堂的精明怎敢讓她出手?

  “……你還替她說話!”二奶奶眼裏驀然射出兩道寒光。

  金喜撲通跪了下去,“奴婢該死……”

  正說著,木喜敲門進來,“……將軍府的楚姨娘來了。”

  “不見!”二奶奶正在氣頭上,話說出口,想想不對又補充道,“等等,帶她去找鄭嬤嬤。”

  鄭嬤嬤是中堂府負責接待女賓的管事嬤嬤。

  一個姨娘,也不看看自己什麽身份,竟想和正經主子一樣同她中堂府走動!

  “這……”木喜想說什麽,餘光瞧見跪在地上的金喜,又知趣地閉了嘴。

  鄭嬤嬤接了信兒匆匆趕過來,“……二奶奶使不得,將軍府的這位楚姨娘雖是姨娘的身份,卻主持了五年的中饋,備受沈將軍寵愛,以前老夫人主事時都是讓大奶奶招待,有慣例的……”

  二奶奶就皺皺眉,這個她不是不知道,可她總覺得讓自己一個正室夫人在正堂接見將軍府的姨娘,傳出去總有巴結將軍府的嫌疑,她可是聽說不久前楚欣怡拜訪相爺府的曹夫人,就是管事嬤嬤出麵接待的。

  在勳貴內眷交際圈中,這種事情一向傳播的最快。

  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