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三十章 神符洞,落日熔金演玄法(中)

字體:16+-

許聽潮性子陰沉,卻非是無情之人,眼前就有讓自家姐姐也拜入仙門的機緣,怎會不牢牢抓住?當下也不問祁堯如何知曉島上還有不少乾金蛛,價值幾何,拱手施了一禮,便要前去捉拿。

“許師侄且慢!”翠色蛟龍叫住許聽潮,“你可知這妖蛛為何會偷襲於你?”

許聽潮邁出的腳步突然收住,轉過身來,麵無表情地看著蛟龍。

“你身上可是帶了金行寶物或者礦物?”

許聽潮伸手從披風中取出一個土黃色的巴掌大袋子來。

“不是不是!”翠色蛟龍腦袋直搖,“這乾坤袋中的金銅也算不凡,卻不足引來這孽畜覬覦。”

許聽潮收回乾坤袋,低頭想了想,右手一翻,托起一塊黑不溜秋的拳頭大石塊。

“青玄金!”

翠色蛟龍猛地湊上前一些,驚訝地看著那黑乎乎的礦石。

“許師侄從何處得來?”

許聽潮視線微轉,落在蛟龍旁邊怯生生的芍藥身上。

芍藥哪裏還不知道,當初送出的那不起眼的黑石頭,竟也是一件寶物!不由心裏大悔!

“師師傅,那石頭是兩年前師叔師伯們來看五色穀時賜下的……很稀罕嗎?”

“你這丫頭懂什麽?”蛟龍兩條觸須一陣亂舞,“這青玄金,乃是上好的煉劍材料!若按古法祭煉仙劍,說它是奇珍也不為過!”

“哦……”芍藥心底最後一絲僥幸也瞬間破滅,淚汪汪的眼睛直往許聽潮手心的青玄金上瞄。

啪!

“哎呀!”芍藥伸手撫頭,“師傅,幹嘛打人家……”

“你想煉劍,須得尋那千萬年的靈木,記掛你師兄的金行礦石作甚!我碧秀峰丹道無雙,便是不煉飛劍又如何?莫要做出那副樣子,你心裏如何想法,為師還不知曉麽!這貪財脾性若不改掉,必將是你成道的一大阻礙!可記下了?”

“徒兒記住了!”

芍藥忙不迭地點頭,十足一副乖巧的樣子。

“哼!”翠色蛟龍卻知這丫頭裝乖扮可憐的本事一流,也不曉得她究竟聽進去多少,可惜祁老頭暫時也沒什麽好辦法,隻得冷哼一聲消消氣,然後對許聽潮說,“許師侄,你就帶著這青玄金在島上繞一圈,保準能將剩餘的乾金蛛全部引來!這些幼蛛手段不多,數量多了卻也不好應付,切記不可在一處停留太久!另有一事,許師侄你已查明自己身世,就不可再用之前的名字。此間事了,就把你的令牌給我,師伯自會為你處置!”

許聽潮微微愕然,那身份令牌,不是闖山門的時候,被守門師兄收了去嗎?

“在我這裏!”

芍藥及時解圍,從袖中掏出兩塊黝黑的牌子,翻看一陣,才將右手那塊遞到蛟龍麵前,卻正好看到蛟龍圓瞪的雙眼,趕緊彎眉咧嘴,露出一個討好的笑容。

“師傅啊,這事不怪徒兒!今天早上,徒兒剛剛答應那破山當的少東家,替他打擂一次,競奪商會席位。哪想這呆子突然跑回來,二話不說直接就把人家捉到這裏來……”

蛟龍神色越來越不對,芍藥聲音也越來越低。

“簡直胡鬧!莫非你不知,我道門弟子不得在世俗隨意顯露道法?此事你許師兄做得不錯,換了為師,罰你麵壁都是小事!”

芍藥一聽,很幹脆地閉嘴,隻是頗不甘心地偷偷瞪了許聽潮一眼——這呆子用玄門一起大擒拿把人家捉走,就不是隨意顯露道法了麽?

許聽潮卻恍若未見,朝翠色蛟龍施了一禮,便徑自驅動摩雲翅離開。

“好生與你許家姐姐呆著!最遲今晚,你陶師伯便會趕來,到時一切聽他吩咐!”

翠色蛟龍交待了一句,就化作碧光飛回芍藥手心。

……

許戀碟和小七本來一直在跟那從白花坳奔出的老婦人解釋什麽,看見這邊眨眼間就隻剩芍藥一人嘟著嘴獨自站立,便扶著老婦人走過來。

“芍藥妹妹,聽潮和師伯去哪裏了?”

“呆子捉蜘蛛去了,師傅老頭也走了……全部都不理我!”

這怨氣衝天的回答,倒讓人不好接話,輕咳了一聲,許戀碟才說道:“師伯這麽做,想必有他的道理,妹妹何必如此?來,姐姐給你介紹一下,這是小七的娘親,高嬸。”

“嬸嬸好,我是芍藥!您拿著劍,難道也懂劍術,可不可以教教我?”

芍藥嘴裏甜膩膩地喊著,順勢就偎依到老婦人身邊,乖巧地攙住老婦人一隻手臂。

“這就是少公子的師妹芍藥姑娘!果然長得跟仙女一樣!”老婦人頗有些受寵若驚,伸手想摸摸芍藥的頭發,又自慚形穢地趕緊放下,“我這手粗陋的劍法,怎入得姑娘法眼?”

“入得入得!”芍藥點頭不迭,“我學了劍術,就可以做個路見不平拔刀相助的女俠了!”

許戀碟和小七都有些傻眼,不明白芍藥為什麽突然想起來要學世俗界的劍法。

若是祁堯在此,立時便知道這丫頭打的什麽主意。道法不讓用,世俗劍法總可以了吧!

“嬸嬸,您就教教我嘛……”

老婦人被芍藥搖得微微頭暈,卻不敢輕易答應,想到少公子和這仙女姑娘的關係,頓時有了主意:“非是嬸嬸不願,實乃劍法粗淺。芍藥姑娘若要學,何不找你許姐姐?這百花島上,就數你許姐姐劍法高明!”

“真的!”芍藥眼睛一亮,立時又黯淡下來,“不行不行,姐姐的劍法屬金,克製我修煉的百花陽春訣,怎麽能練?”

“妹妹無須苦惱,姐姐隻教你劍招而不傳內氣,不就行了麽?”許戀碟笑著接過話頭。

“竟然能這樣?!”芍藥大喜,蹦到許戀碟身邊,“姐姐快點教我……啊,對了,姐姐有傷在身,先把這化傷丹吃了吧!”

許戀碟看著芍藥手中的玉瓶,不由很是疑惑:那蛟龍師伯不是說,化傷丹在聽潮身上麽?芍藥妹妹是師伯的弟子,聽潮身上有的,她身上自然也會有。事後讓聽潮如數還給芍藥,也就是了。

想通此節,許戀碟就坦然接過玉瓶:“如此,姐姐便不客氣了。”

芍藥大喜,一腳將地上翻著肚皮的大白蜘蛛踢飛,拉著許戀碟就朝白花坳中跑去:“姐姐快帶我回家,教我劍法吧!”

“妹妹慢點……”

許戀碟無奈,隻得一邊跟著跑,一邊朝許聽潮飛走的方向眺望。

“姐姐不用擔心,那呆子厲害得緊,保準不會出事!”

二女一溜煙的跑沒影,現場就隻剩下高小七母子二人麵麵相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