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三十一章 神符洞,落日熔金演玄法(下)

字體:16+-

許聽潮飛出不遠,就將青玄金往懷中一揣,小心注意地麵動靜。

祁老頭說得一點沒錯,這青玄金用來勾引乾金蛛再靈驗不過,才轉悠了這麽一小會兒,許聽潮就發現左前方來了兩隻。

之前已經明了乾金蛛的手段,許聽潮自忖能輕易擒下這隻妖蟲,便把摩雲翅一振,身上同時騰起三尺高的淡金火焰,如同一個火球般地主動迎了上去!

這番舉動,反倒把兩隻乾金蛛嚇了一跳。這兩妖蟲猛地停下,粗大的螯肢一陣摩擦,似乎是在猶豫。就是這麽點耽擱,兩團頭顱大的淡金火焰便飛射至它們頭頂!

天地五行火克金,更何況是世間最頂級的火焰太陽真火?兩隻乾金蛛根本來不及逃跑,便被淡金火焰幻化的絲線纏了個結實,雙雙栽倒在地!

兩團青色光暈緊跟著飛至,分別化作幾十個符文,噗噗噗地印到翻倒的乾金蛛身上!隻是這些符文穿過淡金絲線時,激得金青光芒閃耀,符文色澤陡然黯淡大半,淡金絲線卻似乎明亮了那麽幾分。

許聽潮眉頭一皺,沒有料到太陽真火竟會對封禁符文產生這般大的影響。比起祁堯出手封禁的那隻,這兩隻乾金蛛身上的青色紋路幾乎淡不可見,恐怕起不到幾分作用。

這些幼蛛有噴吐劍氣的本事,許聽潮可不想就這樣把它們帶在身邊,當下凝立不動,兩手掐訣。乾金蛛身上的青紋頓時化作縷縷青光,被淡金絲線吸收殆盡!許聽潮卻並沒有停下,雙手法訣變幻,明亮了很多的金絲陡然斷裂勾連,各自形成幾十個與方才的青色符文形狀相同的淡金符文,噗噗噗地印入乾金蛛體內!

兩隻乾金蛛頓時劇烈顫抖起來,偏偏螯肢和長腳半點都不能動彈!也不曉得太陽真火入體,給它們帶來多大的痛楚!

許聽潮的太陽真火祭煉不久,威能甚弱,用來封禁乾金蛛卻有奇效。放翻這兩隻妖蟲,他也不停留,運起玄門一起大擒拿將它們撈上雲頭,便朝遠處飛去!

……

天色很快就黑下來,許聽潮前前後後一共擒捉了三十七隻乾金蛛,此刻正停在島西密林中一處懸崖下的亂石堆上空,頂著二十幾道嗤嗤射來的蛛絲,淡金火球激射,五色大手連連抓拿,將亂石堆拆得七零八落,抓出躲在其中的乾金蛛一一封禁!

如此激烈的做法,顯然未將祁堯的叮囑放在心上。此時,許聽潮身上的淡金火焰隻能騰起尺半,火焰表麵也附了一層晶瑩剔透,其薄如紙的**,雖說周身雲霧依舊,卻也掩飾不住那一絲狼狽。

“無名師侄休慌,師伯來也!”

天際一聲大喝,將二十幾道蛛絲震得寸寸碎斷!許聽潮隻感覺眼前一花,陶萬淳就站到了身邊!

“好好好,果然是乾金蛛,哈哈哈……”

這老道看都不看許聽潮一眼,雙目灼灼地盯住地麵亂石堆中若隱若現的大白蜘蛛,好一陣眉飛色舞!末了才把手一翻,取出一座金紅白三色火焰繚繞的鼎爐,嘴裏大喝一聲:“攝!”

鼎爐脫手飛出,口朝下望風便長,瞬息間就變得跟水缸一樣大!爐身三色火焰熊熊,嗡鳴一聲,憑空生出莫大吸力!

崖下亂石堆轟隆隆作響,磨盤大的岩石紛紛騰空而起,裹挾著二十幾隻白花花的乾金蛛朝爐口投去,隻在原地露出一個黑乎乎的洞口來!

“去!”

陶萬淳又是一聲大喝,爐身上的三色火焰互相絞纏,化成一三色火龍,直往飛來的岩石撲去!這火龍大嘴連張,將岩石吞噬一空,卻沒傷到其間的乾金蛛半點!

二十餘隻大白蜘蛛張牙舞爪,卻改變不了被吸入鼎爐的命運!

最後一隻乾金蛛沒入爐口,陶萬淳才哈哈大笑,把手一招。水缸大的火爐縮小飛回,乖乖落在他掌心。

這老道眉飛色舞地把玩了鼎爐半天,才將視線落在許聽潮雲頭,那些顫抖個不停的大白蜘蛛身上。

“哎呀!無名師侄怎能用如此暴烈的手法!”陶萬淳看清許聽潮下的封禁,立時痛心疾首,“還不快快解了!”

許聽潮從未想過,向來持重的師伯竟也有這樣的一麵,臉上不免帶上些微古怪,聽到這老道的吩咐,也不磨蹭,把手一揚,四十來隻泛著肚皮的大白蜘蛛身上,淡金符文齊齊化作一道道纖細的火焰,沒入他周身火焰中。

得了補充,尺半高的火焰逐漸長高,堪堪到了兩尺,便不再增長,隻是顏色比起之前深了許多。

“暴殄天物啊!”

陶萬淳看著依舊倒在雲頭上抽搐乾金蛛,臉上好一陣肉痛,忍不住恨鐵不成鋼地瞪了許聽潮一眼,才用手中鼎爐將奄奄一息的蜘蛛收了。

許聽潮本就性子陰沉,吃了陶萬淳一瞪,卻也沒什麽反應。

陶萬淳收起妖蛛,反倒有些不好意思,咳嗽一聲說道:“無名師侄且隨我進洞一探,若是尋得上好的材料,師伯就替你煉製一件法寶!”

這老道說完,也不等許聽潮回答,徑直降落到洞口,邁步垮了進去,似乎甚是急切。

許聽潮揮手將火焰上方那層晶瑩的薄膜吸入手中,聚成一團拇指大的液球,裝進一個玉瓶中,再把渾身火焰雲霧一收,才跟著鑽進那漆黑的洞穴。

出乎意料,一路上平安無事。借著陶萬淳手中小鼎散發的火光,許聽潮看見洞壁上**了很多靈氣盎然的精鐵青銅原礦,但幾乎每一塊上都劃痕交錯,定是被那乾金蛛啃噬過!

這些靈礦賣相不佳,卻是實實在在的好東西,但陶萬淳和許聽潮全都視而不見。陶萬淳身為太清門器道宗師,比這珍貴千百倍的金鐵都見過不知多少,自然是完全看不上眼。許聽潮則是因為這兩年來,幾乎天天都在用此類礦石提煉精鐵青銅,磨練控火技巧,早已厭煩了。

這師伯師侄二人沉默無言,一直走到礦道盡頭,才雙雙停下腳步。

礦道盡頭處是一座石室,入口頂部有三個斑駁的篆,許聽潮勉強辨認,猜出是“神符洞”三字。石室石門早已殘破不堪,歪歪斜斜地碎成幾塊倒在地上,還被泥土掩埋了小半。石門兩邊,各自蹲坐了一隻半丈高的大白蜘蛛,樣貌和之前二人捉住的乾金蛛一般無二,隻是這兩隻卻沒了半分聲息,似乎早已死去多年。

陶萬淳臉上早沒了之前的興奮和急切,一言不發,率先邁步走進石室。

許聽潮也臉色微微凝重,方才踏入石門,就看見石室中那安詳盤坐,須發皆白的金衣枯瘦老者!

這老者的身量並不出眾,身上卻有一股煌煌之威,凜然不可侵犯!雙目中更是金光閃閃,神異無比。

許聽潮沒有在他身上感受到半點生氣,瞬間便知曉,這是某位前輩高人的遺蛻!側目一看,隻見陶萬淳看著枯瘦老者,兩眼神光散亂,顯然早已神遊物外。

回過頭來,許聽潮恭敬地向老者施了一禮。直起身體的霎那,隻覺得眼中金光一閃,身邊環境驟然劇變!

蒼涼空闊的原野西方,一輪金紅落日煌煌燁燁,緩緩朝地平線墜下!

許聽潮隻覺的雙肩上重若千鈞,胸中一口悶氣憋得難受,想要直起身體大口喘氣,卻發現根本無從掙紮!仿佛整個天地的偉力,都已加諸身上!

那金紅落日越接近地平線,這種感受就越明顯,許聽潮雙目赤紅,渾身顫抖,似乎整個人要從內而外爆開,卻偏生被無形大力從外壓住,根本無從發泄!個中苦楚,簡直讓人痛不欲生!

仿佛過了萬年,金紅落日終於觸到地麵。那一瞬間,體外束縛驀地消失,許聽潮隻隱約看見落日處漫天金光四射,原野被犁出無數巨大劃痕,身體就嘭地一聲爆碎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