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三十六章 要解心頭恨,鈍刀斬仇人(五)

字體:16+-

將軍堡巡街小吏排開人群趕到現場,許聽潮六人早去得遠了。這小吏見到血泊中猶自睜著雙目的半截高賢良,仿佛渾身力氣都被抽去,呻吟一聲,就軟綿綿地坐倒在地……

第二次見到如此血腥的場麵,芍藥還是被嚇得臉色發白,抓住許戀碟的手閉眼走出老遠,兀自不敢睜開。

黎元禾看在眼裏,不禁麵有憂色,此番前來將軍堡複仇,說不得要經曆許多凶險,芍藥如此不堪,隻怕應付不來局麵。不過想想芍藥的真實身份,黎元禾便把心放下大半,轉而思索起別的事情來。

此時離許聽潮殺掉高賢良已經有一陣,可是大街上除了慌張奔逃或者滿臉好奇湊去看熱鬧的,並不見半個可疑之人。如此異狀,隻能說這將軍堡的戒備,早就鬆懈不堪!

黎元禾哪裏想得到,最先發現高賢良屍體的巡街小吏,因為害怕被牽連,並未前去報信,而是趁著混亂逃出城去了。這麽一耽擱,等消息傳到高壺耳中,城中已經亂作一鍋粥。這老賊的行動,自然受到不少阻礙,還是他狠心下令斬殺了好些“亂民”,才堪堪趕到。

高壺一見斷成兩截死不瞑目的幼子,不由悲從中來,老淚縱橫!

一眾護院供奉見了,也不禁惻然。

高壺悲哭了一陣,才抹淚站起身來,目中的怨毒狠厲,直把跪在麵前的十幾個護院嚇得瑟瑟發抖!

這些護院,就是隨同高賢良而來那一批,親眼見到許聽潮招呼不打,就把高賢良和三個供奉斬殺,哪裏還敢有半句廢話,當時就混在人流中逃散!隻是一家老少都在這將軍堡中,也不敢真個逃跑,等許聽潮六人遠去,才返回來把高賢良的屍身草草收殮,然後個個惶恐不安地等待!

“說!”

高壺喝聲中的陰冷,在這烈日當空的正午,也刺得人骨髓生寒,背脊發涼!

“稟老太爺,是,是個叫做許戀碟的……有六個人,殺少公子的,是其中一個穿黑披風的男子!”

“許-戀-碟!”

高壺一字一頓,咬牙切齒地擠出三個字。

“當真是老夫的好侄女!好得很!”高壺臉上恨意滔天,卻又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半晌才眼中厲色一閃,盯著那回話的護院問道:“殺害賢良那人,可有特殊之處?”

“那廝陰沉沉的,一看就不是好人,長了張小白臉……與那賤婢許戀碟倒有七八分相似!”

“七八分相似……哼!”高壺一陣驚疑不定,半晌神色複又轉厲,對那回話的護院說,“暫且留你一命,若是有半句假話,定讓你好看!”

那護院聽了,臉上反而露出慶幸至極的神色。

果然,高壺說完,就把目光移開,漫不經心地說道:“至其餘人等,護衛賢良和三位供奉不力,全都殺了吧!”

“老太爺饒命……”

諸如此類的呼喊,還沒來得及持續多久,就聽到噗噗聲連響,街邊十幾個持刀兵卒腳下,無頭屍體緊跟著頭顱落地!

如此手段,直把那得以不死的護院看得渾身發涼!

高壺帶來的兵卒供奉,倒並沒有太大反應。兵卒身在軍中,見血並不奇怪;而那些個供奉,見到三個同仁的屍骨依舊散落,未曾收斂,不免兔死狐悲,暗暗惱恨護院的勢利!況且,“護院”不過是好聽些的名目,真正身份,乃是強健些的高家家奴。如此卑賤的人物,死了也就死了!

十餘護院血濺當場,高壺心中恨意稍稍疏解,打起精神安排諸事:“傳令!厚葬三位供奉,撫恤從優!全城戒嚴,若見得凶手,速速來報!”

“諾!”

一小校領命,派遣斥候前往八門傳令,自己則帶了剩餘兵丁,沿許聽潮六人離開的方向追去!

“良兒,且慢閉眼,看為父如何為你報此殺身大仇!”

高壺脫下外袍,裹了高賢良的屍身,抱在懷中一步步朝高府走去,腳下血跡淋漓。

一眾供奉見了,心中生出萬分同情,加之高壺待身死的三位同仁不薄,均都生了同仇敵愾之心,更有那性烈的,兩眼早已血紅!當下便有三個供奉有樣學樣,脫下衣袍,裹住同仁屍身抱走,亦步亦趨地跟在高壺身後。

這番慘烈的氣勢,直把滿大街嚇得噤若寒蟬!

……

此時,許聽潮六人已經到了高府門前。

許戀碟滿眼憤恨,黎元禾嘿嘿冷笑,高嬸卻麵色複雜。

“老高家的,不可忘了高兄弟是如何身死!你念著血脈親情,人家卻未必!”

“黎大哥,妹子省得!”

芍藥此時恢複了大半,聽到兩老如此奇怪的對話,不禁眨了眨眼。心中想道:我說怎麽兩家都姓高呢,原本就是親戚!那高壺老賊忒也狠心,連自家兄弟都能下得去手!我若見了這府裏姓高地,一定要殺……狠狠打一頓出氣!

想到這裏,芍藥奇怪地看了高小七一眼。

高小七本來惡狠狠地盯著高府大門,被這一看弄得莫名其妙,卻不願出聲詢問,索性冷哼一聲,繼續盯著高府發狠!

芍藥卻沒有注意到此節,而是把一雙烏溜溜的眼睛在高嬸和黎元禾身上來回掃視。她總覺得,這兩位老人年輕時,定有什麽不得不說的故事!這不,大哥妹子都喊出來了!

一行六人杵在高府大門前,幾乎個個神色不善,此時正逢大變,自然引起了懷疑。

“你們幹什麽的?高府也是你們能撒野的地方?!”

一看門的下人站在台階上,居高臨下地嗬斥!

許聽潮本就不耐,哪裏還會囉嗦!手中“白虎”出鞘,十餘丈的劍氣從天而降,轟隆一聲,直接將高府大門劈作兩半!

幾個守門的下人鬼哭狼嚎,瞬間就被淹沒在殘垣斷壁中!

許聽潮倒持“白虎”,一步一步走向高府!

如此大的動靜,很快就有大批手持兵刃的護院家丁前來查看。這些嘍囉一見許聽潮陰冷的臉色,還有手中那大得可怕的長劍,不免心中發怵,於是紛紛駐足,站在遠處喝罵不休!

許聽潮充耳不聞,走到哪裏,哪裏就讓開一條寬敞的通道。

一眾嘍囉不敢招惹許聽潮,隻好對跟在他身後的五人出手,刀槍棍棒大部分都朝高小七腦門上招呼!

高小七冷笑,長劍出鞘,四下一輪,就見七八個家丁護院捂著喉嚨倒下!這些倒黴蛋的兵器,自然乒乒乓乓地掉了一地!

“豬狗一般的蠢貨,還不快快滾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