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三十七章 要解心頭恨,鈍刀斬仇人(六)

字體:16+-

高小七手中滴血的長劍,地上依舊在捂著喉嚨抽搐的七八個同夥,讓一眾家丁護院明白,這六人隻怕沒一個好惹!但身處高府,他們哪敢跑開,隻好瑟瑟縮縮地遠遠圍住,也沒人再胡亂喝罵。

“何方賊子,膽敢闖我高家府宅!”

一聲大喝,讓惶惶不安的家丁護院鎮定不少。

人群散開,五個供奉簇擁著一錦衣中年人越眾而出!這中年人見到紫紗蒙麵的許戀碟,立即神色大變:“許戀碟,今日便叫你有來無回!”

中年人說完,朝身邊某位供奉使了個眼色,那供奉會意,一拱手,朝後方去了。

許戀碟拉住躍躍欲試的許聽潮,雙目冷冽地看著那中年人,“高士則,上次有人舍命救你,這回看你還能不能保得住性命!”

那被稱作高士則的中年人臉上閃過畏懼的神色,然而瞬間就變成猙獰和怨毒:“口舌之利!我看你怎麽死!”

“死”字才出口,高士則頭頂嗖嗖做響,飛來一片密密麻麻的弩箭!

“哼!”

許戀碟渾不在意,身形一動,就朝前方掠去,裙裾飄飄,恍若出塵仙子,不帶一絲煙火氣!

“攔住她!”

高士則卻如見蛇蠍,掣劍在手往後疾退!

高小七、高嬸、黎元禾三人身形閃動,分三路朝後院包抄而去。許聽潮一拉來不及反應的芍藥,緊緊跟在自家姐姐身後!

那片弩箭這才噗噗噗地插了滿地,有些運氣不好的家丁護院,被邊緣的弩箭射中,死傷了十幾個!

那四個供奉身手不弱,但高士則還沒開打就抽身後退,讓他們有許多不滿。況且這高府二公子絕非庸手,連他都要慌亂躲避的對手,自然沒人願意出盡全力。

四人本打算稍稍阻攔,給高士則爭取些時間,隻是許戀碟功力大進,根本不給他們反應時間,便從四人中間一閃而過!

這些個供奉大駭,若高士則被殺,他們的日子也不會好過,趕緊使出絕技,刀劍錘鐧四件兵器朝許戀碟狠狠打去!

許聽潮揮動“白虎”,瞬間便將四件兵器擊落!芍藥趁機抬腳猛踹,隻聽嘭嘭嘭嘭連連悶響,四個供奉朝四方倒飛而出!

這四人穩穩落地,除了胸前各自多出一個小巧的腳印,倒沒什麽損傷。盡管如此,四人還是臉色煞白!能連反應時間都不給就踹中他們胸膛的人,江湖中不是沒有,但這些人無不是元老耆宿一派之尊!那嬌滴滴的翠衫小姑娘是如何做到的?

高家究竟惹了什麽人,會有如此恐怖的高手上門尋仇?

四個供奉互相打了個眼色,紛紛抽身就走,半點也不留戀!

“啊!”

剛剛奔出不遠,就聽到一聲慘呼!這聲音顯然出自高士則之口!四人頭皮一陣發麻,奔逃的速度又快了幾分!

“二公子死了!”

不知是誰發了聲喊,一眾家丁護院頓時作鳥獸散,互相踐踏不知凡幾!

許戀碟將軟劍從高士則眉心抽出,疾步朝後院走去。

後院中,兵刃交擊和慘呼聲由疏到密,最後竟連成一片,綿綿不絕!

許戀碟姐弟和芍藥趕至,隻見高小七和高嬸、黎元禾二老圍住一隊結陣的刀盾兵,正痛下殺手!

高小七和高嬸劍法凶狠,手中長劍鋒銳無匹,劍光到處,刀斷盾碎,掀起陣陣血霧!

黎元禾意態悠閑,手中長劍連連抖動,劍尖震顫,恍若漫天繁星!每一顆星落,必然有個兵士無聲倒下。這些兵卒手中的刀盾,在他神出鬼沒的劍法之下,幾乎完全成了擺設!

那之前領命離去的供奉,早已仰麵倒在幾具散落的弓弩中間,心髒處的傷口還在汩汩留著鮮紅的血液!這供奉屍身之後,則是幾十中劍身亡,倒了一地的兵卒!

濃重的血腥氣彌漫在院中,芍藥死死抱住許聽潮的左手,臉上一片煞白!

“放下兵刃,饒你等不死!”

許戀碟察覺到芍藥的異狀,稍一猶豫,便朝那些結陣兵卒喊道。

高小七和二老聽了,也紛紛收劍後退。

“你們這些賊人,殺了如此多朝廷官兵,還想讓我等投降!莫非你以為我大夏兒郎是孬種不成!”

這隊兵卒的將領卻不領情,把話說得甚是硬氣,原本有些兵丁臉上已露出猶豫,此時卻重新變作堅定!

許戀碟大惱,看著軍陣中心處:“你既不是孬種,為何還要躲在陣中!”

“笑話!本將身為一軍之統領,豈能跟你等江湖野人搏命!”

“哼!”

許戀碟懶得廢話,足下輕點衝天而起,朝軍陣中心撲下!

“殺!”

結陣士卒雖說驚駭,卻下意識地揮出手中鋼刀!

許戀碟劍落如雨,把迎麵斬來的兵刃擋開,再回劍直指那將領眉心!

這將領年紀不大,卻甚是悍勇,知曉自家無論如何躲不開江湖高手的招數,頓時起了搏命之心,也不去躲避,徑直把手中長劍撩向許戀碟麵門!

許戀碟軟劍上白光閃動,輕輕一磕,那將領的長劍脫手飛出,虎口被震得鮮血淋漓!許戀碟左手一伸,揪住他胸前鏈甲,長劍往地麵點了一點,整個人就突兀地倒飛而起,衣裙飄飄地落向原地!人還在半空,就將那將領摜在地上,然後一腳踢暈!

“降是不降?”

許戀碟神色冷冽,殺氣騰騰地看著目瞪口呆地兵卒。

“還不快快放下兵刃,莫要誤了大好(蟹)性命!我等此來,隻為找高家老賊尋仇,若非那廝存心挑撥,怎會打得起來?”

黎元禾這番話,打消了一眾兵卒最後的顧慮。這些士卒沒了主心骨,本就不知如何是好,此時聽了勸說,紛紛扔下刀盾。回過頭來一想,這事實在莫名其妙,無論是放箭,還是圍殺先前闖進後院的二老一少,全都是那高府供奉在嚷嚷。也不曉得上官跟那供奉是什麽關係,稀裏糊塗的就聽了,害得幾十同僚就此喪命!

黎元禾見事已成,便招呼五人,徑直朝宅院深處闖去。

一幹兵卒麵麵相覷,更覺得這仗打得冤枉,人家似乎壓根兒就沒打算糾纏!

“則兒——”

便在此時,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呼在前院響起!

正自懊惱不已的兵卒們直覺眼前一花,似乎有什麽東西掠過,而後才聽到呼呼地衣衫破空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