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三十八章 要解心頭恨,鈍刀斬仇人(七)

字體:16+-

“高壺,你可曾想到會有今日!”

那些兵卒並沒有眼花。許聽潮六人聽到前院傳來的慘呼,不約而同地回身退出。

剛到前院,就看見抱著高士則屍身痛哭的高壺!

黎元禾臉現快意,並指虛點,厲聲嗬斥!

高壺一日之間痛失兩子,悲憤之下,意識有些模糊,反應比平日裏慢了一拍。等他抬起頭,身後幾個紅了眼的供奉早已同時撲出,手中兵刃直取黎元禾要害!

“老狗受死!”

高小七許戀碟齊齊大怒,黎伯父何時受過這等侮辱!二人長劍上劍芒吞吐,迎著幾個供奉狠狠絞殺而去!

他們的動作不可謂不快,卻無論如何也及不上許聽潮!隻見一道十餘丈長的熾白色劍氣橫掃,幾個供奉便攔腰斷成兩截!兩道小了大半的劍光接踵而至,十餘截殘屍瞬間碎成幾十塊!

“哇!”

芍藥再也忍不住,彎腰大吐特吐!

這種小插曲,半點沒有影響到高府肅殺的氣氛。許聽潮與姐姐,高小七三人出手,瞬間就將幾個動手的供奉斬殺,舉手投足間毫不費力,出手又都狠辣果決,頓時將剩餘供奉震住!

“桀桀桀……”

高壺搖搖晃晃地站起,笑聲陰冷怪異,渾濁的老眼掠過黎元禾,落在高嬸身上。

“弟妹,當年金絕門大變,大哥未曾對你一家趕盡殺絕,卻不想換來如此結局!”

“高壺,休要在此狡辯!”高嬸滿臉恨意,厲聲嗬斥,“若不是你豬油蒙了心,謀害老門主,應兆如何會死!”

“我在早就與他說過,聯手奪了金絕門,我兄弟二人便有享不盡的榮華富貴!可他偏偏要對那許狂歌死心塌地,我為了他好,把他關起來,他又想方設法脫困,還把這賤人救……”

噗!

高壺剛剛抬手指向許戀碟,就被一道劍氣削去臂上一塊巴掌大的皮肉!

許聽潮目光陰冷,手中“白虎”緩緩放下。

“你是誰?!”高壺按住傷口強行忍住,沒有痛哼出聲,隻把一雙老眼盯在許聽潮身上,那狠毒的目光,恍如隨時會擇人而噬的凶獸!

許聽潮的回答很直接,抬起“白虎”,又在高壺肩上削了一劍!

“欺人太甚!”高壺大怒,渾身血氣忽然沸騰,合身朝許聽潮撲去,速度極快,仿佛離弦的利箭!

許聽潮把“白虎”往胸前一橫,用劍脊朝前拍出!

嘭!

哢吧哢吧!

高壺倒飛而回,胸前響起密集的骨骼碎裂聲,直讓人毛骨悚然!

“王父!”

稚嫩的驚呼由遠而近,高壺被一半大少年在半空接住!

“你來作甚,快快去後院找你洪叔!”

高壺驚怒交集,顧不得自身傷勢,抓住那少年的衣襟,使勁朝後方供奉甩去!

“我不去!”那少年卻不肯鬆手,緊緊把高壺抱在懷裏,“那雜碎殺害爹爹叔父,還把您傷成這樣,我要將他碎屍萬段!”

祖孫二人甫一落地,那少年就從高壺手中掙脫,從懷中掏出一柄匕首,神色凶狠地朝許聽潮撲去!

“滿兒!”

高壺傷勢沉重,根本拉不住那少年,見此情景,隻駭得魂飛天外,忍不住淒厲大吼,口中黑血混著內髒,噴出一丈多遠!

有兩個供奉看不過去,飛身向那少年追去!高壺眼中不禁流露出萬分希冀!

嘭嘭!

兩個供奉口噴鮮血跌倒在地,許聽潮一把抓住那少年脖頸,高壺頓時麵若死灰!

“我殺了你!”

那少年被擒,卻神色凶狠渾然不懼,手中匕首刺向許聽潮胸腹!

許聽潮收劍回鞘,伸出兩根手指輕輕捏住匕首鋒刃,微一用力,隻聽啪地一聲脆響,匕首斷成兩截!

那少年同時也仿佛被抽去了渾身力量,軟綿綿地被許聽潮提在手中。

許聽潮遠遠看了高壺一眼,突然開口說:“資質不錯。”

高壺滿臉絕望,澀聲大喊:“許聽潮,你要報仇都衝著老夫來!對半大孩子下手,算什麽英雄好漢!”

“你認出我了?”許聽潮神色陰冷,“二十五年前,你可曾對我姐弟手下留情?”

“喝呀!”

高壺見激將無果,索性強提散亂的真氣,化作一團血霧朝許聽潮衝去,其悍勇決絕,比前一次更盛!

許聽潮左手提著那少年後退幾步,右手“白虎”連鞘高舉,“呼”地一聲當頭拍下!

轟!

高壺仰麵倒在許聽潮麵前,衣衫上到處都汩汩浸出鮮血,卻是被暴亂的真氣逆衝,震裂了渾身皮肉!

那少年吊在許聽潮手中,雖然賣力掙紮,手腳卻半點不聽使喚,看著高壺的慘狀,兩眼中淚珠撲簌簌落下。

“求,求你……”

高壺嘴唇開合,兩眼滿是哀求。

“老賊,當年你可曾放過叔伯們的子孫兒女?!”

許戀碟滿臉恨意中,夾雜些許憐憫,移開視線恨聲說道。

“我……我用這條老命……命……償還!”

高壺吃力地說出這句話,朝後院方向看了一眼。

“潮兒,留那孩子一命,速速動手,小心遲則生變!”

黎元禾一直在旁邊靜觀,眼見大仇即將得報,心中除了忽然間輕鬆百倍,也並無多少喜意。此刻發現高壺的異狀,不禁出聲提醒。

許聽潮點頭,左手上白光一閃,沒入那少年身體中!

那少年臉色驀地煞白,臉上冷汗滾滾而下,渾身骨節劈啪亂響!待得響聲停下,一身不弱的真氣已經蕩然無存,全身丹田經脈更是毀壞殆盡!

高壺流出兩道渾濁的老淚,絕望地閉上眼睛。那少年名喚高滿,是高家孫輩中資質最好的,如今卻成了廢人,這簡直比直接殺了他還來得殘酷!

許聽潮麵無表情地輕輕一拋,那少年就跌到高壺身邊暈死過去!

“潮兒,碟兒,小七。”黎元禾冷眼看著高壺閉了眼,才出聲說道,“高壺老賊已經伏誅,接下來如何做,便由你們決定。不過伯父有句話要說,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若你們實在不願沾上這一手血腥,便由伯父來吧!”

許戀碟聽了,不禁有些猶豫,剛剛心中一狠,卻發現芍藥臉色煞白地抓住自己衣袖連連搖頭。

高小七更是滿臉掙紮。說起來,倒在地上那隻剩一口氣的高壺老賊,還是自家伯父。這二十多年來,高小七跟著許戀碟,沒少殺高家人,但真要滅高壺滿門,還是有些下不去手!

高嬸則索性扭開腦袋,不願再看。

至於那一眾護衛,忍到此時還沒出手,自然是沒甚血性,或者對高家歸屬感不強,見到這六個煞星有滅高家滿門的意圖,誰還願繼續攙和?紛紛一拱手,返身離去。

PS:“王父”即祖父,古人對祖父的稱呼還有“大父”、“祖君”、“公”、“太公”、“翁”,諸如此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