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三十九章 將軍心腸狠,兵家術法奇

字體:16+-

高壺奄奄一息,卻也聽到眾供奉離去時雜亂的腳步聲,不禁嗬嗬慘笑。

先前被許聽潮踢倒在地的兩個供奉,剛剛掙紮著爬起,聽見高壺的笑聲,均都臉現愧色。其中一個朝高壺施了一禮,說道:“老太爺,並非我等不盡力,而是當年金絕門之事,您做得太絕!如今許門主的兒女回來報仇……”

那供奉並未說完,又朝高壺施了一禮,與同伴互相攙扶著踉蹌離去。

高壺死灰色的臉上更是慘然,所謂人走茶涼,莫過於此。他自問平日裏待這些供奉不薄,不想事到臨頭,肯賣力的卻沒有幾個。雖說心中悲涼,但高家滅門就在眼前,高壺隻能強打精神,黯淡的老眼看向許戀碟,幹澀地開口——

“賢侄女……”

“住口!誰是你侄女!”

“老……我知道我不配,但不能不求你!當年之事,卻是我不對……”

“狼心狗肺的老賊,做出那等慘事,也隻換來你‘不對’兩個字!”

“嗬嗬……落得這般下場,我也算明白了,原來被屠滅滿門,居然如此淒慘!我自知無憂臉麵,但還是求賢……你姐弟就高抬貴手,放過高府其他人吧!他們都是無辜的,所有的罪孽,都由我這把老骨頭來承擔。隻要能換得他們一條活路,我就算永世不得超生,也心甘情願!”

“高壺!休要在此賺取憐憫!”黎元禾見許戀碟竟有被說動的趨勢,突然厲聲大喝,“金絕門上下百餘戶的滿門血仇,你承擔得起嗎!”

“黎大哥……”

“莫要惡心人,便是被你叫上一聲,老夫都覺著肮髒!”

“罷罷罷!”高壺徹底絕望,“我這就把老命交給你們,高家老弱婦孺,你們若下得去手,索性殺個幹淨吧!”

高壺聲音微弱,卻依舊透著股狠辣,話一說完,便拔出貼身匕首,往頸項橫著一抹!

噗!

黑血四濺!高壺那顆花白頭顱,骨碌碌滾到一旁,沾滿血跡塵土!

仇敵已死,許戀碟臉上卻閃過一絲茫然,手中軟劍緩緩垂下。

芍藥卻不敢看這慘狀,哆嗦著躲到許戀碟背後!

高嬸始終沒有回頭,高小七則看著身首分離的高壺默然不語。

黎元禾見此,隻能長歎一聲:“帶上老賊頭顱,這便走吧!”

“在將軍堡殺了人,你們還想到哪裏去?”

黎元禾話音才落,一個飄飄蕩蕩的聲音突然從四麵八方傳來,震得人心口發悶!

“誰?!”

許戀碟大駭,手中軟劍白光流轉,再次繃得筆直!

高嬸,高小七和黎元禾的臉色同樣不大好看!

隻有許聽潮和芍藥師兄妹沒有什麽變化,一個冷漠如昔,一個自顧自的躲在許戀碟身後發抖。

“本座乃大夏討虜將軍,姓高名洪,你說會是誰?”

那聲音滾滾傳來,顯得無比得意。

“高洪?!”

許戀碟麵色變了幾變!先前高壺就曾讓那喚作“滿兒”的少年到後院去找“洪叔”,想來那“洪叔”便是此人,不料竟如此高深莫測!最棘手的,還是這高洪竟是朝廷的封號將軍!

“可猜出了幾分?”那聲音繼續說道,“本座攔下你等,有公私兩個理由。於公,你等殺傷我手下兵卒,擒捉我的副將,行徑如同叛逆,不可不誅!於私,高壺是我遠房伯父,你六人害了他家四口,我這個做侄子的事後尋仇,諒旁人也無廢話!”

“高將軍請了,老朽有句話,不知當問不當問?”

黎元禾已經恢複鎮定,朝半空拱拱手,神色凜然。

“本座心情正好,你問便是!”

“將軍可是一直在高府?”

“是!”

“為何方才不出手救那老賊?”

“嘿嘿!本座行事,向來隨心所欲!本來救我那便宜伯父一救,也無不可!奈何這幾月,本座正需生魂祭煉掌中營,索性等你們將他一家殺個幹淨,我再出來報仇,盡了人事不說,還可收得不少上好的魂魄。可惜你們心腸太軟,隻殺了幾十人便要退走!說不得,本座隻好親自動手了!”

話音才落,高府上空突然湧出一片黑紅雲團,幾下膨脹,便將整個將軍堡罩住!無數甲士從雲中降下,不由分說地大開殺戒!高府頓時慘呼一片!

如此浩大毒辣的手段,直把許戀碟幾人駭得麵色數變!這高洪竟和許聽潮芍藥一樣,不是凡俗之人,隻不過修煉的並非玄門煉氣術,而是近乎鬼魔一途!

如此,許聽潮自然不用再顧忌,長劍“白虎”瞬間從手中消失,兩道濃稠的白霧自背後噴出,眨眼變作幾十丈大小的雲團,將自家姐姐,芍藥,高小七,高嬸和黎元禾攝住,翻騰著朝上空衝去!

許聽潮十指連彈,上百道劍氣嗤嗤射入頭頂黑紅雲團,衝開一個碩大的窟窿!

“咦?竟是個煉氣士!正好來我營中做個偏將!”

高洪見了許聽潮的手段,不驚反喜,黑紅雲團滾滾壓下,將摩雲翅所化白雲緊緊裹住,狠狠來回擠壓!

兩種雲團一觸,許聽潮隻覺得一股煞氣直衝腦門,古井不波的心境立時沸騰,隻想找個人死命廝殺一回!芍藥五人更是不濟,均都兩眼泛紅,手中長劍斜舉,若非賣力克製,早就捉對開打!

許聽潮神色一冷,渾身飛出大片淺金色火焰,化作一個空心火球,將六人護住!那無名煞氣被擋在外麵,與太陽真火互相傾軋,滋滋做響!

“這是什麽東西,竟如此邪門!”

沒了煞氣侵襲,許戀碟五人真氣流轉幾圈,便消去心中異種念頭,重新恢複清明。黎元禾見幾人周圍的金色火焰不斷凹進凸出,不禁駭然問道!

“鐵血煞!”

許聽潮沉聲回答。

“那不是兵家修煉的煞氣麽?這裏又沒有仗打,怎麽會遇著?”

芍藥兩眼青光閃閃,上下左右四處亂看,本就蒼白的臉色又白了幾分。

“聽潮,鐵血煞很厲害嗎?”

許戀碟的問話有些多餘,便是這麽一小會兒,太陽真火所化的火球就被壓縮了幾分!這太陽真火,乃是天地間最頂級的火焰之一,許聽潮祭煉至今,再經過百花島上與乾金蛛大戰,更是精進,威力已然不小,而如今卻被壓在下風!

“呆子,快把真火撤了,我找師傅幫忙!”

芍藥舉起右手,掌心一條翠色小蛟栩栩如生。

許戀碟四人心中大定,那翠色蛟龍的神通,他們可是知道得一清二楚!

“不用!”

許聽潮卻沉聲拒絕,張嘴吐出一枚寒氣蒙蒙的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