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門妖修

第四十章 玄寒驪珠引真火,前輩遺法顯神威

字體:16+-

這珠子迎風就漲,變得跟拳頭一樣大,被許聽潮雙手捧住。

“好寶貝,本座要了!”

那高洪一直都在注意許聽潮的動靜,見著這珠子,立時便覺出不凡,歡喜不盡地大聲呼喝!黑紅雲團也隨著劇烈翻騰起來!

“哼!”

許聽潮沉沉冷哼,把珠子往上一舉!

“豎子敢爾!”

高洪驚怒交集,許戀碟五人隻見頭頂黑紅雲層急速散去,一束刺目的陽光直射而下,落在周圍的火焰屏障上,空氣瞬間變得熾熱難當!

許聽潮把珠子輕輕一晃,灼人的熱氣似乎受了什麽牽引,百川歸海般地湧入珠子中!太陽真火布下的空心火球,得了這束陽光的補充,瞬間就騰起丈多高,顏色也由淺金變作純金,再化為一團熾白!

原本與太陽真火爭鋒相對互相擠壓的鐵血煞氣,此刻卻如同驕陽下的積雪,被熾白色真火一燎,便化作縷縷黑煙消散掉!

如此機會,許聽潮哪裏肯放過?把摩雲翅一振,帶著五人衝天飛起,脫出黑紅雲團的包裹!方一脫困,許聽潮就趕緊將珠子吞下,本就蒼白的臉色又白了幾分!身周熾白火焰也急速縮小,顏色重新化作淺金!

“聽潮,可傷到哪裏了?”

聽得姐姐焦急的詢問,許聽潮隻是微微搖頭,便往下看去。

“哪裏走!”

高洪本來被許聽潮祭出那珠子的威能嚇了一大跳,此時看得真切,自然不肯放過,架起黑紅雲團追了上來!雲團上影影綽綽,不知站了多少甲士!後方更絲絲縷縷拖了幾百道黑紅煙氣,每道煙氣末端,都束著個淡淡的人形虛影!

“這人好生歹毒,竟真的拘人魂魄!天啦,有好幾百個!”

芍藥把看在眼裏,不禁驚慌失措地喊道。

許戀碟四人同時心中發寒,好幾百魂魄,隻怕高府已被屠了個幹淨!這高洪是高壺的侄子,卻能下此毒手,其心腸之狠,可見一斑!

黑紅雲團翻湧著追上來,許聽潮不敢再多逗留,振動摩雲翅,朝西北方遁走!

高洪自是緊追不舍,時間一長,卻心下嘀咕:那小子真氣淺薄得很,哪裏堅持得了如此長時間?除非身上有什麽了不得的法器!聯想到之前那珠子,高洪心中更是火熱!

如此一來,高洪更不願再跟許聽潮繼續追逐下去,隻恨不得立刻就殺人奪寶!這廝是個狠辣果決之人,當下便抬起左手往胸前一捶,一口鮮血隨著鎧甲轟響噴出!

“去!”

雖說口吐鮮血,高洪卻似乎毫不在意,把右手長槍往前一指!

那鮮血飛入黑紅雲團,轟然爆成漫天血霧,與黑雲互相交融,幻化出百餘匹兩眼血紅的戰馬來!

這些戰馬放開四蹄奔馳,瞬間便趕到雲團前方,毫不停留地一衝而出!早有持槍甲士跨上馬背,排成一個細長的矢鋒陣,轟隆隆朝許聽潮六人追去!

“呆子,那些怪物追上來了,怎麽辦?!”

除了許聽潮,也隻有芍藥能透過雲霧看到後方的情形。這丫頭見到黑紅騎兵來勢洶洶,不禁慌了手腳。

許聽潮不答話,隻把摩雲翅一振,陡然朝上空飛去!

轟隆隆——

許戀碟四人看不到外麵情景,但察覺到腳下恍若萬馬奔騰的架勢,還是個個臉色大變!

“啊!又來了!”

芍藥突然指著前方驚呼!

卻是從六人腳下衝過頭的百餘騎兵又折返而回!

許聽潮十指連彈,上百道劍氣連成一線,嗤嗤嗤地激射而出!

那些騎兵甲胄覆麵,看不清楚表情,個個悍不畏死,對迎麵射來的劍氣視而不見,徑直策馬衝來!

嘭嘭嘭——

劍氣射中騎兵,輕易就透胸而過,發出密集的悶響,隻是不見半點鮮血飛濺!原來這些騎兵,竟都是些沒有知覺的傀儡,身軀結實異常!許聽潮的劍氣輕易就能炸碎青石,卻隻在它們胸膛上穿出幾個窟窿!最難纏的是,這些騎兵胸膛被貫穿,除了中劍時身軀抖動幾下,就若無其事地繼續挺槍刺來!

許聽潮再次彈出百餘道劍氣,雲頭一轉,往左側竄出!

錯身而過的霎那,許聽潮又是百餘道劍氣攢射,把中間幾個騎兵射成漫天碎屑!

“小賊,竟敢毀我甲兵!不要被本座捉到,否則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高洪見到毀了幾個甲士,頓時大怒,在胸口連捶五拳,五口鮮血噴出,又是五隊騎兵馳來,將許聽潮駕馭的雲團圍住,你來我往衝殺不停!

六隊騎兵排成陣勢,不斷壓縮許聽潮的活動空間,芍藥和許戀碟四人也紛紛加入,雖說毀了數十個傀儡甲士,卻還是漸漸抵擋不住,被高洪的黑紅雲團追近!

情勢危急,許戀碟幾人卻並不如何驚慌,隻要芍藥喚出掌中那翠色蛟龍,少說也能輕易脫困。他們不明白的是,許聽潮為何堅持不讓芍藥出手。

“哈哈哈……看你還往哪裏跑!若是乖乖交出寶物束手就縛,本座還能讓你們少受些苦楚!”

正思索間,高洪已然追至,黑紅雲團滾滾,將摩雲翅所化白雲裹住,無數手持刀槍的甲士鋪天蓋地湧來,速度及不上騎兵,卻讓人望之生畏無處可逃!

那六隊騎兵不便在密集的甲士中馳騁,高洪索性揮手收了回去。

許聽潮也不再彈射劍氣,而是再次吐出那寒氣濛濛的珠子!

高洪見了,冷笑連連,也不說話,隻是用心驅動甲士,朝許聽緩緩壓去!

許聽潮把珠子捧到胸前,也不見有何多餘的動作,珠子突然豪光大作,無數金紅符文噴湧而出,幻化成一輪煌煌大日!

高洪大駭,驚叫一聲,慌不迭地收束甲士,想要退走!

隻是許聽潮的動作比他想象的快得多,掌中紅日如同西山暮日,沛沛然緩緩壓下!

高洪隻覺得無窮大力加諸身上,每個動作都要拚盡全力,才能挪動一點點!這廝曉得厲害,趕緊服軟求饒:“這位道友,有話好說……”

轟——

許聽潮哪肯給他廢話的時間,紅日觸地,無數刺目的金紅光芒上下左右四下掃射!

那些結實異常的甲士,輕易就被這光芒射成碎渣!

“好狠毒的小賊,竟敢毀傷本座法寶!今日之仇,本座記下了!”

高洪怒吼連連,架起一團黯淡的黑紅雲團,朝北方狼狽逃竄!

許聽潮抹掉嘴角血跡,看著逃離的高洪,兩眼目光冰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