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十七章 追擊:終於開始了

字體:16+-

第十七章 追擊:終於開始了

長空無忌知道葉楓秉性,怕葉楓不小心在趙怡麵前露出馬腳,所以一直軟禁著葉楓。葉楓一直被軟禁在長空無忌府邸裏,今天突然被放出來,感覺有點不習慣,看到鬱悶的長空無忌,笑道:“長空城主終於記起我了,有什麽需要我效勞的嗎?”

長空無忌從思考中醒來,看著葉楓,笑道:“葉楓,我帶你去看看你的小兄弟。他可不是普通人呐。”

葉楓嘿嘿幹笑了兩聲,這是侍衛長疾步走了過來,道:“城主,一切都準備好了。”

“走。”長空無忌帶著葉楓和幾個侍衛走出城主府,翻身上馬,向南而去。

城主府趙怡休息的房間,趙怡和一個灰衣人注視著長空無忌一行人疾馳而去,臉上神色都有些怪異。

趙怡還在想著烈震北,昨晚做夢又夢到那個沉默的男人了,感受著內心深處的哀傷,嘴裏卻淡淡地問道:“師叔,你說長空無忌能抓到李宇軒嗎?”

“會的。”灰衣人淡淡地回應。

“呃?……”趙怡雖然心不在焉,卻也沒想到會是這個答案。

“這一切都是安排好的,包括你,也在算計之內。”灰衣人說到這裏的時候,莫名的歎了口氣。

“為什麽?誰安排,誰算計的?”趙怡聞言有些惱火,作為一個公主,從來都是隻有算計別人,哪兒輪到別人算計自己。

“過幾天你就知道了,長空無忌本來是個聰明人,可惜他的心思在你這裏,不在李宇軒那裏,這也就注定了失敗。”灰衣人歎道。

“你是說,有人故意用我來牽製長空無忌,好讓李宇軒順利離開,那為什麽你又說長空無忌能夠抓到李宇軒?這不是很矛盾嗎?”趙怡好奇地問道。

“你呀,平時太不關心這些了。”灰衣人短短的時間裏又歎了口氣,道:“這也怪不得你,女孩子家,烈震北也確實是個人才。”

“這到底是怎麽回事,你說呀!”趙怡拉過灰衣人的手,使勁搖著,撒嬌道。

“這是骷髏會一貫的手法,凡是被他算計的人,一般都是毫無知覺的。”灰衣人看到趙怡不依的樣子,開心的笑了起來,解釋道:“長空無忌能做瑪賽的城主,骷髏會當年也出了不少力氣。可長空無忌上位後卻一直排斥骷髏會,也難怪骷髏會會報複長空無忌了。如果長空無忌夠聰明,還可以安穩回到瑪賽,安心做他的城主,不然,此去,生死未卜。”

“骷髏會?”趙怡第一次聽到這麽難聽的名字,不禁疑惑地問道。

“骷髏會崛起不過二十年的時間,已經遍布大陸各個角落,你哥哥那裏可能有骷髏會的一些資料,隻是你沒接觸過而已。”灰衣人歎道:“這是一個號稱行人間最邪惡之路,有世間最悲憫的心的組織。”

“我是越聽越糊塗了。”趙怡又搖起灰衣人的手臂,道:“你倒是說清楚啊。”

“我要是說的清楚,骷髏會還叫骷髏會嗎?恐怕早就不存在了吧。”灰衣人笑道:“我隻知道,這是一個立誌要結束戰爭,一統大陸的組織。”

趙怡沉默了下來,半晌後,突然道:“我要跟著去看看,順便尋找在鬥獸場和震北一起的奴隸,了解一下震北最後的日子是怎麽過的。”

夕陽斜照,映紅了整個丹姆斯鎮,此時的丹姆斯白天裏最美最安詳的時候,也是丹姆斯顯示繁華的前夕。這是法蘭克南方重鎮,離邊境剛好是商隊一天的路程,素來與商業和風月著名。

天色未亮,李宇軒就帶著隊伍出發,商都兵團的斥候當時就覺察,可情報送到長空無忌手裏的時候,已經是太陽正當空,當長空無忌在馬上草草吃過幹糧,快馬加鞭趕到丹姆斯的時候,已經是黃昏了。

長空無忌找到斥候大隊的時候,斥候大隊整裝在丹姆斯鎮外候著,看到長空無忌到來,大隊長趕緊翻身落馬,恭敬道:“城主,奴隸的隊伍剛剛進入丹姆斯鎮,斥候大隊第一隊已經尾隨進去。”

“好,辛苦你們了,回到瑪賽再給你們記一功,現在要盯緊這些奴隸的一舉一動。”長空無忌看了看軍容整齊的隊伍,大聲道:“我現在去找布雷侯爵,有消息第一時間送到侯爵府。”

“是。”大隊長大聲應道。

此時鎮門口急急忙忙衝出一支隊伍,正是布雷侯爵帶著侍衛出來,長空無忌知道此時布雷侯爵的重要,不敢怠慢,連忙迎了上去。

布雷侯爵趕緊帶著隊伍翻身下馬,快步迎了上去,道:“長空城主踏著夕陽而來,真是丹姆斯鎮榮耀啊。”

法蘭克全民皆商,這是純粹商人的口吻,也屬於正常,可長空無忌這個時候怎麽聽怎麽別扭,卻不敢表露,笑道:“我也是出來散散心,原不想麻煩布雷侯爵的,卻有勞布雷侯爵遠迎了。”

“不敢不敢,長空城主一路辛苦了,還請長空城主到侯爵府歇息,可好?”布雷侯爵笑著邀請道。

“好,那有勞布雷侯爵了。”長空無忌也不客氣,翻身上馬,隨著布雷侯爵進鎮。

一路上盡是客套,大家心照不宣沒提那數千奴隸隊伍,可一進侯爵府,布雷侯爵就急不可耐地問道:“長空城主,黃昏的時候,兩千名彪悍的奴隸急衝進鎮,然後分散在鎮裏,萬一他們鬧出什麽事來,這如何是好啊?”

這是求助,還是埋怨?布雷侯爵不可能不知道瑪賽奴隸暴動的事情。長空無忌麵沉如水,問道:“隊伍中可曾見到一個少年,他不是奴隸,是卡羅爾巨商李夏的兒子李宇軒。”

“有,有兩個健碩的奴隸扶著一個少年,走在最前麵,後來進了李家的商行裏。”布雷侯爵回憶起當初的情景,突然問道:“你說他是李夏的兒子?風塵仆仆的,我還很沒認出來。”

“嗯……當時李宇軒是什麽表情?”長空無忌思索著問道。

“呃……”布雷侯爵想了想,道:“似笑非笑,仿佛有種如釋重負的感覺。”

長空無忌站在原地沉思,片刻後,抬頭道:“布雷侯爵,請調集守備軍守住丹姆斯鎮的出口,從現在開始,不要讓任何人離開丹姆斯鎮。侍衛長,通知斥候大隊圍住李家的商行。葉楓,呆會我們去找你的小兄弟敘敘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