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十八章 葉楓:落葉飄零

字體:16+-

第十八章 葉楓:落葉飄零

布雷侯爵急道:“這樣會影響丹姆斯鎮的商人做生意,無緣無故封鎮,那丹姆斯的聲譽可就毀了,以後誰還敢來丹姆斯做生意啊。”

長空無忌顯然主意已定,冷冷地道:“如果那些奴隸在這裏暴動,丹姆斯就真的毀了。”

若不是你,奴隸怎麽會暴動,布雷侯爵肚子裏暗暗嘀咕,卻不敢聲張,隻好道:“據說那些奴隸隻是想借道去卡羅爾王國而已,不至於暴動吧。”

“奴隸的暴動,哪有這麽簡單,這分明就是一個陰謀。”長空無忌怒斥,這個時候也不敢過分得罪布雷侯爵,耐心解釋道:“那些奴隸一路南行,走的都是小道,從來沒有進過城鎮,如果不是別有用心,怎麽會來到丹姆斯鎮呢?”

布雷侯爵看到長空無忌怒氣,不敢再說什麽,便道:“一切就憑長空城主做主罷,還請城主還我一個完整的丹姆斯。”

長空無忌命令的執行又好又快,一時之間,丹姆斯人心惶惶,長空無忌帶著布雷侯爵和葉楓來到李家商行。商行很大,特別是長空無忌一行人到達的時候,就顯得更大了,空落落的隻剩下一個驚疑不定的主事人,夥計和客人都遠遠離開。

布雷侯爵走了過去,道:“不要怕,去叫你們少族長出來,長空城主要見他。”

那個主事的人也就認識布雷侯爵,聞言定了定心,一言不發,徑自走進後堂。布雷侯爵顯得有些無奈,這裏本來是自由的城鎮,作為侯爵,從未欺壓過商人,因為他知道,金幣不是靠欺壓得來的。

“長空城主大駕光臨,甚感榮幸啊。”李宇軒爽朗的聲音從內堂隨著腳步聲傳來,出來看到葉楓,李宇軒也不禁愣了愣,道:“葉楓大哥也來了。”

“宇軒兄弟,多日不見,可還好啊。”葉楓一陣激動,走過去拍了拍李宇軒的肩膀,仔細端詳後,道:“你變黑了。”

“曬了三天的太陽,能不黑嗎?”李宇軒苦笑道:“葉楓大哥,你可害慘我了。長途跋涉,風塵仆仆,明天你可得帶我去風月街見識見識。”

“一定一定。”葉楓有些心疼看著李宇軒,三天時間徒步六百多裏,這哪兒是一個嬌生慣養的男孩能承受的,連忙道:“就算是今晚也行,讓布雷侯爵帶我們去放鬆放鬆。”

“今晚就算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李宇軒臉上閃過一絲無奈,苦笑道:“你們也辛苦了。”

長空無忌一直默默地看著葉楓和李宇軒親熱敘舊,此時才接口道:“我們是辛苦了,可你更辛苦啊,為什麽你要隨奴隸徒步六百餘裏?為什麽要來丹姆斯鎮?”

李宇軒聞言笑容還在,隻是和哭沒兩樣了,回頭看了看內堂,道:“長空城主,你們今天也長途跋涉,辛苦了,不如早點歇息吧。”

長空無忌緊盯著李宇軒,良久才道:“今天是第三天了,你沒有帶他們離開法蘭克,還給丹姆斯鎮帶來麻煩,你說怎麽辦。”

“宇軒有負長空城主所托,還請長空城主第三天再來拿宇軒問罪。”李宇軒看起來很無奈,卻把第三天那三個字說的特別重,眼裏閃過一絲光芒,讓現場的人聽起來有點詭異。

葉楓認識李宇軒的時間不長,但李宇軒那種坦率、爽朗與睿智給葉楓留下很深的印象。李宇軒今天的表現有些詭異,處處透露出無奈,又充滿玄機,這讓葉楓感覺有些不對勁。

長空無忌也感覺到李宇軒的不對勁,卻恪守著商都的信譽和諾言,被李宇軒把三天挑出來說,還真不好當場發作,隻好留下威脅的眼神,不忿地帶隊離開。

長空無忌管理商都瑪賽百無禁忌,但是,其信諾卻是聞名於世的,不然,商都也不能發展的如此好,然而,這次的信守諾言,卻讓長空無忌掙紮了好久。

長空無忌總感覺哪裏不對,特別是看到李宇軒的表現以後,聯想到布雷侯爵的表現,更是感到不妥。難道是二哥那裏的問題?

長空無雲是法蘭克鎮南大將軍,鎮守著南方邊境,數十年從未有事,倒也不是說長空無雲多麽厲害,而是南方遠比大哥長空無風鎮守的北方要平靜。

長空無忌在李宇軒離開瑪賽的前一晚上就快馬通知了二哥長空無雲,正是因為得到長空無雲的支持,長空無忌才敢留在瑪賽,悠然陪著趙怡。然而,是事情的發展表麵上和預計差不多,已經完全控製住局麵,今晚亦平靜如死水,按理應該毫無懸念才是,可就是因為如此,讓長空無忌心裏沒底。

葉楓隨布雷侯爵去歇息了,唯有侍衛長一直陪在長空無忌身邊,這是侍衛長第一次看到長空無忌為一件事如此煩惱,遂問道:“城主,如今全鎮封鎖,隻待天明捉拿奴隸便是,還有什麽不妥的嗎?”

長空無忌沒有回答,反而問道:“你不覺得今晚太平靜了嗎?”

“城主封鎖全鎮,斥候隊也進鎮,監視著鎮裏的動靜,那些奴隸還能怎麽樣?”侍衛長顯然不能明白長空無忌的想法。

長空無忌知道這個跟隨多年的侍衛長雖然武技不錯,但智力顯然不高,便不再詢問,喃喃道:“李宇軒是因為葉楓才插手奴隸的暴動,也不知道葉楓有什麽想法?”

侍衛長聽到葉楓,臉色稍微變了變,長空無忌對葉楓長時間的關注一直都讓侍衛長感到威脅,問道:“城主,葉楓有什麽用,你一直帶著他。”

“你是怕葉楓泄露我們的計劃吧?”長空無忌淡淡地笑道:“葉楓如果能為我所用,必不須擔心這個問題。這次一定要拴上葉楓,不能再讓他跑了。”

侍衛長呐呐地道:“城主就這麽相信葉楓?”

“不錯,葉楓是很有名的流浪劍士,在民間很有影響力。他不是以劍法成名,而是以俠義成名,得到葉楓,也就得到民眾的心。”長空無忌笑道:“況且,葉楓的主要價值還不在這裏。”

侍衛長稍微有些不屑道:“就算得到那些平民的支持,又能怎麽樣?”

長空無忌不置可否,仍然笑道:“葉楓那手劍法,你以為如何?”

侍衛長正色道:“很美、很犀利,單挑我也不能穩贏他。但葉楓一直都是一個人,不懂得相互配合。”

“這不是重點。”長空無忌扶著桌子,歎道:“重點是他那手劍法叫做落葉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