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十九章 李宇軒:落魄無奈

字體:16+-

第十九章 李宇軒:落魄無奈

“落葉劍?”侍衛長疑惑問道。

“你出道還是晚了幾年,加上落葉劍一直都很低調,你不知道,也怪不得你。”長空無忌懶得再解釋,淡淡地道:“早點歇息了,天明就準備行動。”

葉楓不知道長空無忌對自己的談論,甚至不知道原來自己練的劍法叫做落葉劍,站在侯爵府最高的閣樓上,俯視著平靜的丹姆斯鎮,向著李宇軒的那個方向,久久凝視。

葉楓感到很愧疚,因為自己的緣故,李宇軒數萬金幣已經打了水漂,還在三天內長途跋涉數百裏,但是,李宇軒絲毫沒有怨言,看起來隻是想渡過這難過的三天。正因為如此,葉楓才感到格外的愧疚。

站在閣樓上,葉楓吹了一夜的風,也沒想到該如何報答李宇軒的支持。天微微亮,小鎮突然喧囂起來,站在葉楓的角度,隱約可以看到主街道上,一隊騎兵正在集合。由於是純黑色的戰馬和騎士,所以葉楓也看不清楚,隨著一聲長嘯響起,騎兵竟然開始衝鋒,是正東方向。

葉楓趕緊下樓,正要去通知長空無忌。如此變故,也不知道李宇軒怎麽樣了,想起李宇軒昨天詭異的表情,葉楓不由來一陣心疼。

“報……”葉楓剛剛下樓,就聽到門外一聲大叫。此時長空無忌也被嘯聲吵醒,剛好接到緊急情報。

“報……一支黑色騎兵已經衝出東門,為首的正是那些奴隸。”一個斥候連滾帶爬衝進侯爵府的大門,跪倒在長空無忌腳下。

“斥候大隊立即整頓,全速追擊。”長空無忌雖怒而不亂,喝道:“我隨後就到。”

斥候大聲應了一聲,轉身出去,翻身上馬而去。其實斥候大隊早就整裝待發,就等長空無忌一聲命令了。

侍衛長糾集侍衛去了,長空無忌對剛趕來的布雷侯爵和葉楓沉聲道:“請布雷侯爵的衛兵不要追擊,繼續封鎖丹姆斯鎮,尚有千多個奴隸在鎮中。葉楓,你隨我去李家商行看看。”

一切準備就緒,長空無忌看著整裝的侍衛們,想了想對侍衛長冷冷道:“火速派人通知鎮南大將軍,請大將軍支持,幫忙圍剿奴隸隊伍。”

長空無忌說完便率領隊伍匆匆而去,葉楓心裏很焦急,一直沉默著,跟著長空無忌朝李家商行而去。

李家商行洞開,裏麵一片狼藉,好像被人洗劫過一樣,葉楓不由大急,翻身落馬,大呼:“宇軒兄弟……”

一行人急匆匆走了進去,四處搜索,終於在內堂房間裏找到被捆成粽子般的李宇軒。李宇軒看到眾人進來,不由使勁掙紮,口裏嗚嗚作響,葉楓見狀,趕緊過去拿開李宇軒嘴裏塞住的布團。

“那些奴隸跑了……咳咳……”李宇軒嘴巴剛鬆開,就迫不及待地想說話,沙啞的聲音讓葉楓一陣心疼。

葉楓抽出斷劍,割開綁住李宇軒的繩子,此時長空無忌才過來,看著臉色蒼白的李宇軒和滿屋子被綁住的夥計,不由大怒。

“李宇軒,這到底是怎麽回事?”長空無忌不怕李宇軒帶頭暴亂,就怕被另外有心人利用。畢竟李家知根知底,有什麽損失隨時可以找回來,要是骷髏會的陰謀,長空無忌上哪兒去找回損失去?

“長空城主,此事慢慢說,我們趕緊追上去,我不信他們還能翻天了。”李宇軒恨恨地道。

長空無忌自然知道輕重緩急,叫侍衛讓出一匹駿馬,結伴往東南方向追去。都是百裏挑一的駿馬,速度很快,隻可惜斥候隊用的駿馬也是最好的那種,而奴隸的騎兵竟然也不慢,長空無忌帶領小隊伍狂奔了三個小時,也沒看到前麵的隊伍。

再好的馬也需要休息,也需要進食,不然,隻會耽誤後麵的行程,長空無忌很了解這些,所以在路邊選了一個新鮮的草地歇息。三個小時的急速追趕,前麵就是布林山脈了,長空無忌選擇在這裏休息,無非是要養精蓄銳,免得被人以逸待勞。

看著藍色的天空,青色的山,葉楓葉楓忍不住問道:“宇軒,怎麽回事,你怎麽會被他們捆起來?”

這也是長空無忌想問的問題,李宇軒感受道長空無忌冷冷的目光,歎了口氣,無奈道:“我讓你們明天來抓人,不是讓你天明來抓人,如今說什麽都沒有了,就看前麵的戰事如何了?我想,精銳的斥候大隊,應該可以對付這群奴隸吧!”

“當初你一句話完全扭轉形勢,為什麽不講清楚?”長空無忌長劍出鞘,指著李宇軒怒道:“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如果出現什麽差錯,我第一個拿你開刀。”

清亮的劍鋒在陽光下閃閃發亮,李宇軒輕輕地伸出食指把它從眼前推開,淡淡地道:“這個世界什麽最重要?活著最重要,我已經盡可能提示你們了,難道你真的想我死啊?”

葉楓沒想到長空無忌會如此失態,正想著怎麽救下李宇軒時,長空無忌已經還劍入鞘,冷冷地道:“那天晚上,你進去瑪賽鬥獸場的地牢那麽長的時間,幹什麽去了?”

李宇軒笑了笑,看來很苦的樣子,道:“見了一個老人,很老很老的老人,他告訴我,隻要我三天內帶他們到達丹姆斯鎮,我就可以沒事。”

長空無忌眼裏閃過一道厲芒,問道:“他是誰?”

“我不知道,他沒告訴我。”李宇軒眼裏竟然出現滄桑,笑道:“嗬嗬,不過他還算守信,至少我還活著。”

葉楓明顯看到長空無忌手抖了抖,知道其中內情不是一般人可以了解,對李宇軒仍然有些歉然,道:“不管怎麽樣,你沒事就好,不然,我怎麽對得起你和叔父。”

李宇軒拍了拍葉楓的肩膀,笑道:“商人最在意的金幣,時刻在想怎麽賺取金幣,最不在乎的,也是金幣,時刻想著怎麽花掉它。這次事情,讓我看明白很多,也讓我成熟很多,說起來,我還得感謝你才對。”

李宇軒轉頭對著長空無忌笑道:“如果我沒猜錯,這次追擊,如果在邊境小鎮前沒有趕上的話,估計是要空手而回了。對方的計劃很周密,不知不覺中,把所以的人和事都計算了進去。”

長空無忌冷冷的哼了一聲,道:“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