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十四章

字體:16+-

在介紹完“三大長老”後,阿爾法下麵的話更是吸引眾人的注意力,特別是校場南麵眾多參賽選手的注意。

“此次大會的獲勝者除得到冠軍榮譽和獎金外,還將成為大長老的弟子,也將有機會競爭下一任的大長老的預備人選。”

一時間,所有的參賽選手的目光都集中到此刻坐在貴賓席前列首位的大長老身上。

大長老神色依舊古井無波,還是剛才一臉笑嗬嗬的模樣。仿佛剛才阿爾法話裏的那個人不是他一般。

眾人見大長老沒有絲毫表示,又轉向了此時仍站在貴賓席前麵的阿爾法院長。阿爾法院長也是一言不發,揮手叫兩名隨從抬上一劍架,放置在貴賓席的左邊,而令人奇怪的是,劍架上空無一物。

就在人們暗自猜測其用意時,原本坐在上首的大長老此刻已經站在劍架旁。而最令人驚訝的是,已經封劍達三十幾年的大長老,在其腰間竟然破天荒的斜掛著一把劍。

黝黑的劍鞘,看上去暗淡無光,卻給人一種凝重古樸的感覺。而細看之下,劍鞘隱隱泛著一層殷紅的微光,而在其上雕刻著的,竟然是一條龍,一種大陸東方傳說中的生物。隻見其盤繞著整個劍鞘,龍口正好咬住劍的吞口。而最令人驚異的則是劍本身的長度和寬度。普通的劍寬兩寸左右,長度也在三尺上下,而重劍在長度和寬度上有一定的加長加寬,需要用雙手來握劍。而看這把劍的劍鞘寬不及一寸半,長度則足有五尺左右,比普通的重劍還長了一尺。

就目前整個大陸而言,就算是大陸首屈一指的鑄劍池,位於大陸北方天山之上,恐怕也沒有鑄劍師能鑄造出這樣的劍。其原因很簡單,劍身越長,就越容易斷,要增加劍的長度,則必須首先增加它的寬度。而此劍的外型則完全是反其道而行,不但長度驚人,而且寬度隻有普通劍的三分之二。如果不是一把廢劍的話,那就一定是由一中特殊材質鍛造的神劍,而能鑄造出這種劍的鑄劍師本身也一定是個十分傑出的人物。

也就在大長老解下腰間長劍,並準備放置於劍架上時,一個清脆婉轉,應該是屬於女子的聲音響起。

“大長老,且慢!”

貴賓席一角站起一位女子,修長的身材,清麗的麵容,立刻吸引了台上台下所有人的目光。這位麗人不是別人,正是李宇軒在白府曾見過的白雲起之妻——趙怡。

“小女子可否冒昧的問一句!”

趙怡對著大長老微微頷首,算是打過“招呼”了。

此一舉動頓時引起台下李宇軒的疑問。

據自己所見,趙怡絕對是一個溫柔客人且善解人意的女子。麵對一八旬老者,如此斷然喝止,已然不妥,且僅微微頷首打個“招呼”,更是失禮。而反觀其神情,不但沒有一絲一毫的歉意,反而給人一種興師問罪的感覺。

大長老依舊一臉笑容,絲毫不在意趙怡的冒犯失禮。

“請問大長老手中所握的可是盤龍古劍!”

雖然趙怡的話語是在問話,但其語氣表明她早已認定大長老手中的劍就是她口中所說的盤龍古劍。

原本一臉笑容的大長老在聽到盤龍古劍三個字時,臉色勃然而變。氣氛一時間變得相當凝重。大長老凝視麵前的麗人良久,將手中的劍緩緩舉至胸前,微微點頭。

“據小女所知,盤龍古劍乃天龍皇室之物,不知何故會落於大長老之手,可否請大長老解釋一二!”

麵對趙怡咄咄逼人的口吻,大長老不但沒有發怒,反而連原先臉上的那一絲嚴肅都全部褪盡。轉身麵對校場中的其他人,高舉手中劍道:“今此大會獲勝者將得以保管此劍,並正式成為我門下弟子。”聲音雖然不高,但其用鬥氣發出,使得整個校場近三萬人都聽的一清二楚。

趙怡臉色在瞬間變得非常氣憤,正待再次發問,耳邊卻傳來大長老的話語。

“你祖爺爺找了你很久了,此劍在我手中他是知道的,今天的事也是他安排的。”

趙怡原本氣憤的表情一下子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兩抹湧上雙頰的紅暈。在周圍人不明所以的目光下輕輕坐下。

剛才大長老使用的是一種神秘的東方武學“千裏傳音術”。其原理就是用鬥氣將聲音凝聚成一條線,並且送入對方的耳中,周圍的人卻無法聽見。但是這種武學聽上去雖然簡單,其實必須以精深的武學修為做根基,不然就好象是空中樓閣,根本沒辦法辦到。而據稱武學修為達到最高層次者,雖不能傳音千裏,但百裏之內還是可以辦到,而現在趙怡距離大長老僅十幾丈。但隻看這份修為,也足以驚世駭俗了。隻從這一點,就能夠看出大長老之名並非是個謠傳。

大長老的話音剛落,整個校場頓時一片喧鬧,參賽選手都在思索自己能有幾分把握贏的這次大會的勝利。而那些觀眾則在爭論哪一位選手能夠獲此殊榮。

在大長老將那把盤龍古劍放置於劍架上並返回座位後,阿爾法麵對台上台下喧鬧的人群,清了清嗓子繼續道:

“下麵將宣布此次大會的會製規則!”

眾人一聽,立刻都安靜下來,目光集中到老院長身上,側耳傾聽。

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阿爾法微微一笑,對自己的話帶來如此效果感到相當滿意。

“此次大會參賽選手為二百五十六名,將分成四組,分別在西麵四座擂台上進行比試。比賽采用淘汰製,將從每組決出四名選手參加最後的決賽,即初賽要經過四輪。而最後的十六名選手的決賽將在貴賓席前的石台上舉行,屆時將由‘三大長老’擔任裁判。決賽的比試規則的內容將在以後宣布。現在請所有選手到台前的兩個木箱中抽取自己編號,編號從一到六十四的為第一組,依次類推。”

隻見南區的參賽選手在近衛軍的監督下,排成兩排,分別從兩個木箱中抽取自己的編號。

等一切事宜都安排的差不多,已經日近中午了。

在阿爾法宣布比賽將在下午正式開始後,貴賓及其參賽選手,還有人數眾多的觀眾紛紛退場。在走出校場時,眾人還都興奮異常,熱烈的討論著上午由大長老歲宣布的獲勝選手將獲得的一係列榮耀,並紛紛猜測下午比賽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