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十五章

字體:16+-

用過午飯,李宇軒等三人閑坐在李府的花園中。

“老大,今天早上......”唐旭首先耐不住性子。

李宇軒輕抬左手,阻止了唐旭下麵的話。

“你是想問關於三長老的事吧!”

李宇軒不理會身旁一個勁點頭的唐旭以及踱到自己附近側身傾聽的李宇揚,自顧自繼續道:“今天你們看他那渾渾噩噩的模樣,恐怕會以為他是‘三大長老’中最容易對付的一個吧。”

唐旭和李宇揚微微點頭,這也正是他們心中所想。而此刻他倆的眼神中明顯流露出一種意思:難道不是這樣嗎?

“錯,大長老的武功毫無疑問是三人中最高的,但他現在就宛如一輪太陽,雖然你根本沒有辦法阻擋太陽的光線,也就是大長老的劍招,但太陽的陽光並不會致人死命,他的劍招也一樣。他最大的弱點就是過於自信和少了一份對敵的狠心。以他現在懂如此平和的心態絕不會一出手就致人死地,他已經將他自己的武學上升為一種藝術,雖然不能否認這是他在武學修養上的一種提升,但那中武學已不適用於對敵了,在他身上我見不到一絲一毫的殺伐之氣。”

“至於二長老,其殺氣卻過於濃重,,但正是由於此點,使她的武學在至強與至弱之間有了一絲縫隙,一絲足以致命的縫隙。眾所周知,二長老的劍法也快著稱。但一個人武學不管達到何種境界,一個人的體力總是有個極限的。你縱使可以通過技巧將自己每一次出劍所耗的體能降低,但不管如何,做為攻擊的一方,且以快劍攻敵,其體能的消耗必定比對手多。”

“而她用的是一雙兩尺三寸的短劍,雖然與她的劍術可以說是相輔相成,但兩方對陣,要取敵性命,先決條件就是要先將敵人置於自己的攻擊範圍之內。對付她,隻需采用一定長度的武器,例如槍,加以大開大閡的招法,製止其近身即可。時間一久,加上二長老畢竟已是個老人,其體能必然有所下降,而體能的下降必然將影響她的氣勢和劍術的發揮,有些招數在體能滯後的情況下就會威力大減。一但喪失了氣勢,再快的劍招也隻是有其形而失其神。當然,所有這一切的前提是兩這間的武學造詣不能相差太遠。”

“以靜製動,以拙破巧!”唐旭恍然道。

李宇軒側目瞧了唐旭一眼,心中暗自讚賞其思路敏捷。

“那三長老呢?他的武學有什麽弱點?”一旁的李宇揚有些焦急的問道。

李宇軒並沒有立刻回答小弟提出的問題,反而好象陷入了自己的思緒,良久不語。

也就在唐旭和李宇軒等不及想再次發問時,李宇軒給出了一個令兩人都意想不到的答案。

“沒有!”

“沒有?”

唐旭和李宇軒莫不是一臉駭然,異口同聲地重複了李宇軒給出的答案,語氣中盡是不解與疑惑。

“一個人不論其武學多麽高深,總會有其弱點,沒有弱點的恐怕隻有神了吧!”唐旭看起來相當不滿意李宇軒給出的答案。

“不錯,是人總會有弱點。但是當你看不見這個人時,你能知道他的弱點嗎?”

“看不見他這個人?”

在一旁的兩個人是越聽越糊塗。

“是的,看不見他這個人。因為在他身上我既沒有發現如大長老般平和的氣息,也找不到如二長老般的殺伐之氣。如果真的要形容的話,我隻能說在他身上有的隻是黑暗,宛如深淵一般的黑暗。他的整個人根本沒有一個地方能顯示出其武學的路數和特點,所以我說我看不見他這個人。”

“那就是說隻有和他交手,或者看過他他交手,才可以確定他武學的路數和特點!”李宇揚垂首,仿佛是自言自語。

“那我問你,假如你是一個東方人,你什麽時候會用到筷子?”

“當然是吃飯的時候,難道那東西還有別的用途嗎?”李宇揚不能肯定的用眼神詢問唐旭。

“是啊,就我所知,筷子唯一的用途隻有吃飯。”唐旭一臉篤定地說。

“那你們現在說說看,用筷子的訣竅應該是什麽?或者說用筷子從一桌菜中選擇自己要的那一塊所必須具備的技巧是什麽?”

唐旭,李宇揚兩人又再次陷入了沉思,而一邊的李宇軒則露出了一個滿意的笑容。兩人時刻都在自己的左右,經過幾年自己不斷的點撥和指導,兩人不論才智或武學在同齡人中都已經算是出類拔萃了。

的卻,自己可以直接告訴他們答案,但人生有些事情隻有通過自己的反複思索才能真正領悟,由別人來點破,就永遠是別人,永遠不會變成自己的。

也就在李宇軒神遊天外之時,唐旭和李宇揚同時給出了兩個截然不同的答案。

“準!”唐旭一臉的自信。

“穩!”李宇揚仿佛還不十分確定自己的答案,目光中仍有一絲猶豫。

準和穩!

這也可以說是自己這兩位最親近的朋友與兄弟的特點。唐旭求準,就如同他的劍法,一定那認準了目標,就決不回頭。而李宇揚求的一個穩,任何事情都不會一下子就做出決定,隻有經過反複思量,盡可能地做到通盤考慮,在確認萬無一失後才又所決定,進而付諸實施。

“你們兩個人的答案可以說都對,但都隻對了一半。它所要求的不但是準,也是穩。穩和準兩者缺一不可,這也可以說是我對三長老武學特點的唯一了解。試想一個很少表露自己武學的人,一出手又準又穩,那他的對手還有幾分勝算。”

毫無勝算!

這就是在場三位年輕人心中共同的想法。李宇軒不但是在問他們,也是在問自己。

“四月二十日,橫行於大陸北方血色盜團的五位頭領橫死街頭,其中三人是一劍斃命。而且全身的劍傷惟有喉間一處,可以說是分毫不差。你們猜是誰的傑作?”

“三長老!”唐旭與李宇揚眼神中都一絲掩飾不住的驚恐。

“三長老的外號就叫做筷子。”李宇軒點點頭,回身踱回自己的房間,留下兩個陷入莫名情緒的年輕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