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二十一章

字體:16+-

當卡斯爾率領他的兩千步兵團出現在山道密林邊沿時,也不禁被眼前的這座雄關險隘的氣勢所震撼。左右綿延數千米的城牆,高約十米。為便於監視城外的動靜,距離城牆五裏之內的樹木一律被砍伐一空,一大片黃色的土地從自己腳下一直延伸到城牆下。

雖然展現在自己眼前的是一片寧靜,但卡斯爾並沒有忘記臨行前裏梅爾的警告,為防止敵軍可能的攻擊,特別將五百名弓箭手調到軍前,並傳令部隊一出密林即就地安營。

就在卡斯爾布置好隊形,將士們開始動手安營時,遠處城樓上的號角響起,攪亂了清晨的寧靜。隨之而來紛亂的馬蹄聲更是敲擊在每一名阿特伯裏士兵的心上。

雖然還沒有看見敵人的蹤影,但豐富的作戰經驗使得卡斯爾立刻明白攻擊來自於左邊,即命所部向右後方的密林撤退,而原先前調的五百名弓箭手正好橫在步兵團和布林關守軍的中間。

當徐執信第一個繞過密林時,出現在他麵前的並不是驚慌失措的敵軍,而是五百名彎弓搭箭的弓箭手。

此刻的戰場形勢已經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千餘狂奔的鐵騎是無論如何都停不下來的,這個世上唯一能阻止他們的恐怕隻有死亡。

就在徐執信思索的片刻工夫,他所率領的千餘騎兵的先頭部隊已經進入弓箭手的射程。五百名弓箭手在指揮官的一聲命令下同時射出了第一支箭,並且以最快的速度從背後箭筒中取出第二支箭搭在弓上。

一時間,箭如飛蝗,徐執信馬上發覺緊隨自己身後的幾十名騎兵紛紛倒地,而後麵的騎兵依舊不懼弓矢,越過倒地同伴的屍首,繼續衝向敵人的陣營。在此期間,徐執信執劍在手,磕飛了迎麵而來的兩枚箭矢,也繼續往前衝去。

麵對敵方最為迅猛的第一次齊射,卡羅爾方麵傷亡的騎兵就已經超過了五十騎,最前麵惟有徐執信一騎依舊速度不變的往前衝去。而後麵的騎兵也解下背後的弓箭開始展開還擊,但由於需要控製座下的戰馬,效果並不是很明顯,相反又有一批騎兵被敵方射落馬下。

衝在最前麵的徐執信回頭一看勢頭不對,舉起手中劍,示意改變隊形,由原先的扇形攻擊該為箭形衝刺,以自己為箭頭,馬上降低了己方的傷亡。

而此刻立於密林邊緣的卡斯爾開始示意弓箭手後退,兩支五百人的步兵隊組成一個方陣,向後撤的弓箭手靠近,準備用厚實的陣形阻擋卡羅爾騎兵淩厲的衝擊。

徐執信揮劍第一個衝入敵陣,立刻感到自己陷入了一片人的海洋,四麵八方都是敵人的兵器。斬下兩名敵人的首級,並且硬架住一柄長槍的刺殺。但人雖然沒受傷,座下戰馬卻已經中槍倒地。徐執信趁勢就地一滾,借倒下戰馬的身形避過敵兵的攻擊,在挺身而起的瞬間又斬斷了兩名敵兵的雙腳。徐執信凶悍的打法與精湛的武藝一時讓周圍的敵人動作停頓了一下,也讓他獲得了一絲喘息的機會。

其實,徐執信心裏很清楚,自己是從鬼門關轉了一圈又回來了。戰場上的戰鬥和比武場上的對決根本就是兩回事情。在比武場上,你麵對的是一名對手,可以仔細觀察對手的招數,等待最好的機會,也可以用一些虛招來引誘對手,讓他犯錯誤。但在戰場上,你麵對的是周圍洪水般的攻擊,個人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得到淋漓盡致的體現,惟有抓住一切機會砍殺敵人,最終目標並不是取得勝利,而是在肉體上消滅他們。

在比武場中,你可以判定對手招數的虛實強弱,即使是如二長老那樣的高手,也隻能攻擊對手一個地方。你隻要能夠確定對手招數中哪一式是實的,哪一劍是致命的,避過那一劍即可。而在戰場上,即使你能判斷每件向你進攻兵器的速度和方位,你也不可能完全避開對手的攻擊。

因為有兩件,三件甚至更多的兵器會同時攻擊你,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全力以赴,絕對不會有一招是虛的。而你也惟有避過要害部位,但卻絕對不可能避過敵人如潮水般的不斷攻擊。因此在戰場上想要不受傷,那簡直就是不可能的。古往今來,凡是在戰場上取得赫赫戰功的武將,無一不擁有令常人難以置信的生死經曆和傷痕累累的身體。

也就在徐執信倒地翻滾的瞬間,卡羅爾的千人騎兵團的先頭部隊切入了敵陣。一時間,雙方將士的呐喊聲,戰馬的嘶鳴聲,馬蹄敲擊大地引起的陣鳴亂成了一團,響徹在戰場上空。

在雙方部隊接戰的開始,局勢明顯不利於徐執信一方,但隨著後續騎兵部隊不斷加入戰鬥,加上阿特伯裏已經急行軍一個晚上,士兵們不論精神或是體力都已經有了相當大的損耗,勝利的天平開始向卡羅爾一方傾斜。

原本戰場上整個形勢就像是一頭火龍衝入了大海,大海麵對火龍似乎已呈包圍的態勢,但其龍頭卻始終沒有熄滅。而隨後的龍身更是攪得巨浪滔天。原本相當厚實的步兵陣此刻已開始散亂,卡羅爾一方的騎兵已經突進方陣的中央,一旦鑿穿整個步兵陣形,阿特伯裏軍一定會四散潰亂,那時對手必將一敗塗地。

身處步兵方陣後方的卡斯爾一看情況不利,親自率領餘下的五百步兵加入到方陣中,一時間,雙方又呈現膠著狀態。而原先的五百名弓箭手也退了回來,被卡斯爾布置在密林道路的出口處,確保阿特伯裏軍的退路不至於被截斷。

而此刻的徐執信早已見機躍上了一匹戰馬,與其後趕來的騎兵匯聚一處,率先往敵方陣形的深處衝去。此時的他,不論人,馬,都早已沾滿了鮮血,如同從地獄出現在人間的血神。徐執信已經分不清楚自己是第幾次揮舞手中的劍砍下敵人的首級,整個身軀仿佛都完全麻木掉了。但其頭腦仍然異常清醒,開始明白戰場上的廝殺和比武場上的決鬥有何不同。

現在的他非常清楚,隻要鑿穿敵方步兵的厚實方陣,就等於擊潰敵人的鬥誌,從而也將獲得這場戰鬥的勝利。因此徐執信這隻“龍頭”正不斷的向敵人陣列背後殺去,前方敵人的攻擊十之八九被他一人抵擋住,而緊隨身後的同伴則幫他架開兩旁的攻擊,使之可以將全部注意力放在前麵。

由於徐執信高超的武藝,以及他一往無前的驚人氣勢。其所到之處,敵方士兵象潮水般向兩邊退讓,而卡羅爾的騎兵團就象是一枚錐子般深深的刺入敵陣。

戰鬥持續到此時,阿特伯裏軍已經頹勢盡現,敗局已定。身處戰場的卡斯爾一看戰場形勢,也明白再打下去隻是徒增傷亡,已無絲毫獲勝的希望,便命令全軍撤退,自己則率領新加入的五百步兵拚死擋住卡羅爾的鐵騎,掩護其他人後撤。但己方退下來的士兵慌不擇路,競相奪路而逃,反而衝亂了自己後方的陣形,場麵一片混亂。

徐執信在觀察了整個戰場形勢後,決定率軍從右側以橫向陣形攻擊敵軍。這一策略很快奏效。阿特伯裏軍整個部隊被壓向左側,加上從正麵後撤的已軍,原本負責斷後的步兵陣形受到了兩麵擠壓,亂作一團,整個戰事一下子從一充攻守防禦戰轉變為卡羅爾騎兵對阿特伯裏軍的一場血腥屠殺。

卡斯爾見此情景,也是素手無措,下令弓箭手退入密林深處,不然很可能重蹈剛才負責斷後的步兵團的覆轍。

當最後一名阿特伯裏士兵退入密林,徐執信下令停止進攻,清理戰場。而當他從阿特伯裏軍撤退的方向收回視線,轉而查看戰場時,也不免被眼前的情形所震驚。

整個戰場橫七豎八躺滿了敵我雙方的屍首,弓矢刀劍更是隨處可見,大片大片的血跡浸染著戰場上的每一寸土地。再看那些屍首,缺胳膊斷腿的比比皆是,更有許多無頭屍體讓人唐旭毛直豎,而那些被砍下的頭顱滾滿一地,什麽樣的神情都有,整個場麵簡直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修羅地獄。

這次戰鬥以卡羅爾獲勝而告終。卡羅爾方麵損失了約三百名騎兵,而阿特伯裏軍的傷亡則達七成。在知道這次戰鬥的戰況後,布林關的每位將領都興奮不已,一掃昨晚頹喪的氣勢。於明甚至揚言要將阿特伯裏軍全數消滅。

作為這次戰鬥的指揮將領,徐執信獲得了他軍事生涯上的第一場勝利,踏出了他軍事生涯的第一步。在受到城守徐守義的讚許後,徐執信回到自己的住處,為下一次戰鬥做準備,勝利的信念在他的頭腦中一點一滴的匯聚。對於以後的戰鬥,徐執信和其他將領一樣持樂觀態度。

而此刻,整個布林關惟有城守徐守義一人依舊愁眉不展。

這次戰鬥雖然卡羅爾一方先拔頭籌,在士氣上激勵了己方的將士。但徐守義心裏卻十分明白,千餘人的傷亡根本無法對敵人造成致命的打擊,相對於整場戰役,這次的戰鬥還僅僅是個開始而已,而那兩千先頭部隊可能僅是阿特伯裏軍的一小部分。

此刻潛藏在密林中的敵人到底有多少?

下一步敵方的行動將會如何展開?

就在徐守義思考未來戰事的發展時,自己手下的斥候帶了一個重要的消息。也可以說徐守義從這場戰爭一開始,他便覺得有什麽地方不對勁,而這個消息最終證明了他的第六感。

布林關通往洛水平原的唯一道路被一支來曆不明的軍隊封鎖,而被派往克菲爾德通報消息的斥候小隊也全部陣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