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二十章

字體:16+-

裏梅爾,身為阿特伯裏此次遠征軍的指揮官,此刻的正站在一處高地上遠望腳下黑夜中前行的龐大軍隊。

此次阿特伯裏動用了全國近四分之三的兵力,期許能一舉攻占布林關,拿下洛水平原,並為王國奪取出海口,那是阿特伯裏幾代君主的夢想。

雖然自己一直以來都反對與洛水平原開戰,但此次遠征的指揮官一職依舊無可避免的落在自己身上,隻因為不論是戰鬥經驗還是在軍隊中的威望,整個阿特伯裏還沒有任何一位將領能與自己相提並論。

隻是自己真的可以創造奇跡嗎?

近四十年來的戰爭,阿特伯裏的軍隊從來沒有越過布林關一步,即使在戰場上取得一些勝利,但阿特伯裏前進的步伐每一次都被布林關擋住。而此次遠征,動員了全國所有的騎兵和一半以上的步兵,總兵力超過六萬人,是近四十年來規模最大的一次。

就在裏梅爾在思索這場戰爭的結局時,前方傳來全殲敵軍一個斥候小隊的消息。在確定沒有走漏一名敵人斥候的情況後,裏梅爾與周圍將領攤開地圖,開始研究起來。

約莫半刻鍾後,副官收起地圖,裏梅爾環視了站在自己身邊的幾為將領,在確信沒有任何不同意見後,開始下達新的作戰命令。

“卡斯爾,你率領一支兩千人的步兵軍團,迅速前行,在黎明時分,必須到達布林關下。記住,不得主動出擊,如果敵人出關攻擊我方,則迅速後撤,不可戀戰。”

一名三十多歲的魁梧將領接令後返身上馬,匆匆離去。

“加裏蘭,你率領五千步兵和兩千騎兵緊隨其後,與其相距十裏駐紮。如果遇到敵軍追擊卡斯爾的部隊,你就負責接應。切記,不可冒進,違令者,斬!”

在確信兩名將領都已經去執行各自的任務後,裏梅爾下令所部停止前進,就地駐紮,明早開始製造攻城器械。

一切都在淅瀝的小雨中有條不紊地進行著。兩支部隊離開大軍,獨自前進,剩餘的將近五萬將士紛紛支起了行軍帳篷,安上爐灶,準備生火做飯。幾名將領也緊隨裏梅爾身後,下了高地,向軍營中最大的一頂帳篷走去,準備詳細研究下一步計劃的具體細節。

布林關。

正值深夜,所有的人都已在結束一天的勞作後安然入睡。整座城市隻有雨點滴落敲打地麵的聲音。

而在此刻,城守府中卻是燈火通明,一眾將領正愣頭愣腦的站在議事大廳中,三三兩兩的討論發生了什麽事,弄得城守大人三更半夜命人到自己家裏傳召所有人到議事大廳集中。難道阿特伯裏的軍隊真的打過來了嗎?可是城牆上沒什麽動靜啊,到底是發生了什麽事了。總不會是上司大人心血**,召大家來吃夜宵吧!

也就在大家猜疑不定的時候,徐執信步履匆匆的踏進議事大廳,並詢問城守大人此刻身在何地,語氣顯得相當焦急。

而大家一看徐執信的模樣,知道肯定有什麽不尋常的事情發生,紛紛上前詢問,一時間將一臉焦灼的徐執信圍在中間。正當所有七嘴八舌詢問發生什麽事,而徐執信則在人群中尋找徐守義近侍的身影時,徐守義從議事大廳的旁門中走了出來,並在上手帥位上坐了下來。

站在帥位兩邊的四名近身侍衛一看,趕忙大聲喊出聲:

“升帳!”

震耳欲聾的一聲斷喝,頓時驚得大廳中的眾人按部就班分別站立在帥位兩側,素手而立,將徐執信一人留在議事大廳的正中央。

徐執信抬頭見到徐守義此刻正一身便服,坐於帥位之上,而兩邊的眾位將軍有好幾位依舊是睡眼迷離,還搞不清楚有什麽狀況。趕忙趨前幾步,在行過軍禮後,站立到屬於自己軍階的位置上。

徐守義環視了一下眾位手下,清了清嗓子,語調不緊不慢道:“是不是有什麽情況?”

站立兩邊依舊還鬧不清楚出了什麽事情的將軍們大眼瞪小眼,你看我,我看你,不知道這位頂頭上司問的是誰。

位於右手第一位的徐執信越眾而出,再次行了一個軍禮,理了理心中思緒,講出了一個令在場將領都倍感震驚的消息。

“末將在派出第一組斥候後,不很放心,又先後派遣了兩組斥候,結果據剛剛回來的斥候報告,在離城三十裏處發現了大批的阿特伯裏步兵團,估計人數約在兩千。”

“隻有步兵嗎?有沒有發現騎兵?”徐守義補充式的問了一句。

“沒有!”徐執信又退回了原位。

在聽到這個消息後,整個議事大廳頓時成了菜市場般熱鬧,將領們交頭接耳,都在猜測事態的發展。

徐守義隨意囑咐了一名將領,命令他將這個消息飛報都城克菲爾德,同時也喝止了手下亂哄哄的議論聲。

“都別吵了,既然戰爭已經迫在眉睫,作為軍人,作戰是天職,有什麽好大驚小怪的!”

一眾將領聽見指揮如此訓斥,都紛紛低下頭去。

“好了,現在敵人的具體情況依舊不十分明朗,大家有什麽對策或想法都可以提出來。”

雖然徐守義嚐試著讓手下的這群將軍把注意力轉移到對敵作戰這件事情上,但看他們一副愣頭愣腦的樣子,依舊還沒有恢複軍人該有的冷靜和沉著,也惟有無奈地搖了搖頭。

“城守大人!”

說話的還是徐執信。

徐守義很滿意麵前的這個年輕人所表現出來的與眾不同的果敢和冷靜。臉帶讚許的示意其大膽陳說自己的建議。

“此次阿特伯裏敢於在‘青年武技大賽’期間進兵,起戰略意圖就是要打我們一個措手不及。而且事先我們沒有得到任何關於阿特伯裏進攻我國的內部消息,更是有孛常理。但從另一方麵看,也可以說明此次阿特伯裏用兵布林關是在相當隱秘的情況下進行的。從這裏可以反映這次軍事行動的重要程度。”

“有什麽話就直截了當的說啊,別繞來繞去的!”站在徐執信對麵的於明一臉的不樂意。

“我的意思是說,這次阿特伯裏動員的兵力絕對不止這兩千步兵,這兩千步兵很可能隻是一個先頭部隊!”

徐執信並沒有受對麵於明的影響,仍然按照自己的思路表達完自己的觀點。

徐執信的結論可說是再一次的震驚了在場的將領。

坐在帥位上的徐守義聽完後輕輕點了點頭,算是同意了徐執信所下的結論。環視了一下眾人,兩旁的將軍都已經被眼前的嚴峻形勢所驚醒,不再是一開始那種睡眼惺忪的模樣,都全神貫注的注視著徐守義,靜待這位指揮官的作戰命令。

“城中可以調用的軍隊現在一共有多少?”

“騎兵一千,步兵三千五,兵力總數為四千五百人!但布林關周圍三鎮還駐紮有約三千人步兵,如若還不夠,蘇格爾......”掌管軍務的將領立即作了一個簡短的匯報。

“知道了!”徐守義揮手打斷軍務官下麵的話。

“徐執信率領一千騎兵埋伏在城外西側的密林中,明早待阿特伯裏軍一到,看我城樓上的號令,突襲敵軍,記住,此戰重在挫敵銳氣,千萬不可孤軍深入!”

徐執信從徐守義手中接過調動軍隊的令符後,轉身出了議事大廳。

之到徐執信的身影小時在轉角處,徐守義才將目光從外麵的重重雨幕中收回。

“於明率兩千步兵固守北麵城牆,其餘一千五百名步兵留做預備隊!”

說完這些,徐守義即起身離開帥位,走進後廳,將眾人扔在那裏。

而位於最前麵的於明似乎從轉身而去的城守嘴中還聽到一句話。

“這或許是一場誰也料想不到的大戰!”

布林關,東西側都是布林山脈陡峭的山崖。隻要看一眼大陸南部的地圖,就可以十分清楚的發現其位於東,西布林山脈的交匯處。

事實上,布林關現在所處的地方原本是一座相對矮小的山巒。那時從卡羅爾出發到阿特伯裏王國隻有兩條路。一條是繞過西布林山脈,從海上到達雅安王國,再轉道向東,到達阿特伯裏。另一條路是延洛水北上,經過哈斯穀地進入阿特伯裏境內,而哈斯穀地是阿特伯裏和巴斯爾共同控製的。兩條路就行程而言而言,都在一個月以上,而且都要經過第三國的領地。因此基本上斷絕了卡羅爾向北部擴張的可能性。而阿特伯裏王國卻可以聯合巴斯爾從洛水的上遊順流而下,隻要幾天時間變可以直插卡羅爾的腹地。如此情況變造成了兩個國家在軍事形態和地理上的不均衡狀態。

而在當時,卡羅爾正處於向外大肆擴張領土的建國初期,這種軍事地理上的不均衡性極易招來亡國之禍。為此,卡羅爾的創建者們動用了當時洛水平原所有的成年男子約十萬人,前後花費了十三年的時間,在布林山脈間打開了一個通道,並選擇在最高的地方修建了布林關。而布林山脈也因此被人為的一分為二,最後演變成現在人們所說的東布林山脈和西布林山脈。

將近一百多年的時間過去了,布林關的規模不斷擴大,城牆也被不斷的加寬加高,終於成為雄踞於大陸南部的一座著名關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