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二十四章

字體:16+-

原先唐旭采取的即是一種“不攻”的態勢,宛若一座山,雖不動分毫,但那種巍峨龐然的氣勢卻隱然其間。而對手采取的明顯是進攻態勢,但唐旭的一招“不攻”卻徹底瓦解了對方的攻擊意圖,在招式上即贏了半籌。而少年要對抗唐旭那種凜然不侵的氣勢,惟有激發自身的鬥氣與之相抗衡,而在氣力方麵則造成了此消彼長,又輸了半籌。在此情況下,少年若然不出手,則必敗無疑,惟有險中求勝,希圖挽回此不利局麵。

由此看來,兩人都已經初窺劍道門徑,達到了以氣勢,姿態等外在因素壓製對手的劍招,隻是唐旭相對更勝一籌。但兩人能以不到二十之齡即達到如此境界,已經令“三大長老”吃驚不小。

此刻再看台上兩人,俊美少年的進手招式已然催動了唐旭強有力的反擊,由“不攻”轉為了“先攻”。雖然在進招時是另一方先采取主動,但先動手或許就意味著你的招數先被敵人看清。因此唐旭形式上的“後攻”就轉化為劍意上的“先攻”。

少年的劍招仿若一顆投入湖水中的石子,而唐旭的招式即如被蕩起的層層漣漪,雖不猛烈卻好似連綿不斷。

此刻唐旭又恢複他灑脫的招式風格,劍勢一派舒意懶散,但卻絕對細密無間,毫無一絲破綻。那名少年此刻已經完全處於被動境地,惟有奮起餘力抵擋唐旭一波連一波的攻勢,劍勢已漸呈散亂。反觀唐旭,絕妙招數不斷,配上一張帥氣的麵容,一襲白色的衣衫,更顯風流姿態。令台下的眾多美女們目不轉睛,紛紛為其芳心暗許。

就在台下眾多美女魂不守舍之時,唐旭殺招已出,劍指對手頸部。此時那名少年已然身處台邊,退無可退。眼見落敗已成定局。但少年顯然也是個倔強好勝之人,硬是上半身朝後仰臥,揮劍招架唐旭的這一劍。

就在這一刹那,由於雙方劍氣激蕩,少年的頭巾飄落台下,一頭青絲灑落下來。

女的!

唐旭心中狂喜。原來自從上次見到少年一麵,唐旭是整天魂不守舍,連他自己也搞不清楚是怎麽回事。而最後自己得出的唯一答案是自己一定愛上那名少年。

愛上一個男人!

這一可怕的事實讓唐旭是寢食難安。這麽多可愛的女孩不去喜歡,偏偏起喜歡一個男人。搞的自己是疑神疑鬼,現在突然發現對方是個女孩子,唐旭那份狂喜是可想而知。幾天來的憂愁也一下子消逝無蹤。

那少女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事情,見對手的劍勢緩了一緩,整個人似乎莫名其妙地愣了一下。立刻抓住這個機會,整個人順勢滑倒在台上,雙腳一絞。唐旭就這樣暈頭暈腦地摔下台,輸掉了這場比試。

等唐旭在台下站穩,那名少女站起身發現自己的頭巾不見時,才驚覺發生了什麽事情。

大長老一見勝負已分,也隻有暗暗替唐旭感到惋惜,宣布那名少女為獲勝者。

當那名少女步下石台是,唐旭的目光還是雷打不動的停留在她身上,連李氏兩兄弟走到自己身邊都一無所覺。

李宇軒抬手拍拍唐旭的肩膀,方才使他回過神來。

“這回找到目標了吧!”

說完李宇軒從他身旁走過,躍上石台。

而此刻人群中一個熟悉的聲音吸引了李宇軒的注意。

“蘇冰冰,是你啊!”

說話的人正是白府的大小姐白若蘭,而她說話的對象竟然會是剛剛“擊敗”唐旭的那名少女。

隻見兩個小姑娘象一雙小麻雀般,唧唧喳喳地說個不停,還時不時朝唐旭站立的方向指指點點。

等會比試結束,自己要問問若蘭,那名女孩到底是誰,省得自己兄弟整天魂不守舍。

正想到這裏,李宇軒的對手也躍上了石台。原本想著其他事情的李宇軒立即將視線從若蘭那裏收了回來,轉而開始觀察自己的對手。而台下的若蘭也幾乎在同時結束了與身邊女孩的對話,將全副心思放在了自己未婚夫的身上。

一邊剛被若蘭說得麵紅耳赤的少女此時貼在若蘭的耳根輕聲道:“別擔心了,你的未婚夫可是學院裏的天才老大,能贏他的除了我們的白大小姐外,恐怕再也沒有別人了!”

看著若蘭一臉的羞澀,不禁嬌笑連連。

總算報了剛才的一箭之仇。

就在若蘭抬手準備“教訓”一下自己好朋友時,台上李宇軒的對手卻感到自己的氣息越來越急促,原先求勝的信念蕩然無存。

被李宇軒的雙眼死死的盯住,其眼神中的霸氣已經讓他不由自主的想逃避。腦海中甚至荒謬的覺得自己的對手不是一個人,而是一個戰神修羅。

對麵的李宇軒嘴角吟著一絲冷笑,很隨意的跨前三步,將兩人的距離縮短到三丈。在這個可覺生死的距離上,他竟然還沒有拔劍。

隨著李宇軒每踏前一步,他的對手臉色就蒼白一分。很顯然,李宇軒的氣勢在一步步增強,汗水開始出現在那名對手的臉上。他明顯感覺到自己握劍的手在微微顫抖,氣息變得更加渾濁。不明白對方的氣勢為何如此強盛,以至於讓自己連攻擊的念頭都想放棄。

台上的氣氛很快影響了台下的觀眾,所有的人都摒聲靜氣地注視著台上兩人的一舉一動。

而貴賓席上始終一臉笑容的大長老不知在何時顯得臉色凝重,其左手的三長老原本一直渾濁的雙眼亦有精芒一現,而二長老更是低聲驚呼道:“好強的氣勢!”

現在全場最難受的就是李宇軒麵前的這位對手。

一聲有如野獸的嘶嚎響起。

“當啷!”

一柄劍飛到了半空中。

再看台上,那名李宇軒的對手跪在台上,一臉難以置信的表情呆望著自己的雙手。

此刻的李宇軒負手而立。

劍,仍在鞘中。

“三大長老”無一不是臉色巨變。

他們是場中極少數幾個能看清楚剛才交手情形的高手之一。

“劍在心中,見心明劍!”

大長老有些激動的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