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二十五章

字體:16+-

克菲爾德,李府。

李宇軒負手立於庭院中,昂首遙望懸在天邊的月牙。

唐旭坐在石椅上正品嚐著一杯極品龍井,秋夜清冷的月華中浸著淡淡的茶香。唐旭從幽遠的茶香中回過神來,側目注視李宇軒的背影。

十幾年來,自己從他身上學到了許多許多,可直到現在,自己依舊搞不清楚他是個什麽樣的人。有時他會忘乎所以的與自己還有李宇揚打鬧玩笑,但有時候卻也沉靜冷漠的宛如一潭死水。他的眼神中有熱情,有衝動,但更多的是陰冷與深邃。他的目光永遠不會停留在現在。隱隱約約之間,唐旭分明感到這位好友的思維與行動中不同常人的地方。他的夢想是什麽?他的目標在哪裏?

唐旭十分清楚李宇軒在李氏家族中的地位,甚至猜到這位兄弟極有可能是這個商業家族的領袖,而今年他才十八歲啊!可現在的他似乎仍不滿足其現在的地位,他要追逐的是比現在更大的權力!

是的,權力!

在排除了種種猜測之後,唐旭仿佛在一瞬間開始覺得自己有一點了解李宇軒了。

“怎麽樣,有沒有從我身上發現什麽有趣的東西?”平淡的語氣中似乎隱藏著一種無形的壓力。

唐旭輕呷了一口龍井,借以平複自己的心神,才答非所問道:“宇軒,你有什麽事情就說吧!既然是三年的朋友,那也就是一輩子的朋友!”

李宇軒猛然轉身,一字一頓道:“齊家治國平天下!”

唐旭似乎早有準備,從石椅上站了起來。

“大丈夫在世,當行非常事,立萬世名!”

“啪!”

兩人的手掌在胸前相握,並高高舉過頭頂。

“青年武技大賽”第五天上午的比試順利結束,由於李宇揚的棄權,李宇軒順理成章的進級下一輪比試。許多到現場準備觀看兄弟對決的觀眾紛紛表示失望,但由於賽會製度允許棄權,也沒有其他的辦法。大家都將注意力放到下午的對決上。結果李宇軒半決賽的對手也有樣學樣,非常幹脆的來了個棄權,搞得大會組織者們也是苦笑不得。惟有期待第二天的軍塞不會出現這樣的狀況。而昨天勝了唐旭的那位女孩今天上午由於體力的問題,最終還是輸掉了比賽。

李府,暗房。

李宇軒坐在最上麵,四位年已古稀的老人分坐兩邊。除了常年在家的大長老,其餘三位老人正是從各地急急趕回的李氏一族的長老。三年一度的家族長老會議在人數未齊(李宇軒的父親李夏也是家族長老)的情況下匆忙召開。

在李宇軒將李氏一族三年來的發展情況以及最近形勢的變化介紹完之後,四位長老並沒有如李宇軒所料般的提出一些疑問。反而你望望我,我看看你,一言不發,令李宇軒頗感詫異。

最後其他三位老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左手第一位的老人身上,家族中地位最高的長老,大長老。若論輩分,連李宇軒的父親李夏也要恭敬的稱一聲“祖叔爺”。因此當他起身準備說什麽的時候,李宇軒也趕忙起身,扶他在自己原來的位置上坐了下來,自己則站在一邊。

“李宇軒啊!你說的情況我們在坐的幾個老頭子早就知道了。這幾年在你的管理下,李氏在各個方麵都取得了很大的發展,當年我們這幾個老頭子也算沒看走眼。這次我們幾個老頭子再聚到一起,不是來做什麽決定的,而是來交權的。”

“大長老,您說什麽啊?”李宇軒一直很尊敬大長老,幼時記載神龍心訣的書卷就是這位年紀上百的大長老親手送的。

大長老搖搖頭繼續道,“看現在的形勢,李氏一族將會麵臨一次巨大的機遇,但同時也可以說是一次巨大的挑戰,犧牲是在所難免的。現在最重要的是集中權力,不然以後如果一遇到什麽事情,就要請示我們幾個老頭子,就要開一次長老會議,那是絕對不可能的。因此我們幾個老頭子商量過了,一致決定廢除長老會議製度,而由一個人來負總責,同意調配家族的一切人力物力和財力。而我們覺得你是最適當的人選。”

李宇軒張口欲言,卻再次被大長老揮手製止。

“我知道以你現在的年紀就要擔這樣大的擔子,實在是有些為難你了。但不論才智武功,你都是李氏一族中最出類拔萃的一個。我們都老了,已經沒有了你們年輕人的衝勁和活力,思想也不如你活躍,現在是將家族交給你們年輕一代的時候了。”

另一名長老接著言道:

“這一次我們李氏必然會麵臨巨大的犧牲,但你要記住一點,李氏即使在這次挑戰中隻剩下一個人,那李氏都不會滅亡。因此,有些東西該舍棄的必須舍棄,大舍方有大取。為了保證李氏一族後繼有人,我們這些老人應該為家族做些犧牲。從現在開始,李氏的一切都交給你了,我們幾個老頭這回就不走了,有我們在,那些人就不會懷疑李氏有什麽舉動,可以方便你做事。”

“各位長老!”

李宇軒此刻也語帶哽咽。

另一位長老嗬嗬一笑道:“我們是老了,禁不起折騰了,以後這天下該輪到你們去拚去爭了!”

皮卡,此刻他正立於牆頭,接受兩萬多名下屬的歡呼,心中更是意氣飛揚。

的確,從五天前度過洛水,自己就率領這兩萬四千名騎兵,一路高奏凱歌,連克三城。作為巴斯爾王國最年輕有為的將領,能立下如此不世之功,前途不可限量。他甚至覺得自己此刻已經站在卡羅爾王國都城克菲爾德的城頭接受下屬的歡呼。

今年年僅二十七歲的他出生在巴斯爾最顯赫的皮氏家族。十七歲一次偶然的機會,被國王看中,踏入巴斯爾軍界。十年來,憑借自己的能力和家族的影響力,皮卡的仕途一帆風順。此次更是被任命為王國騎兵統領,負責突襲卡羅爾都城克菲爾德的任務。在巴斯爾,他被認為極有可能成為王國曆史上最年輕的兵部尚書的將軍。

“將軍,我們今晚是否在該城休整一晚?”一名近衛從城樓下跑了上來。

“不必了,命令部隊整裝待發,一個時辰後繼續前進!”皮卡現在是一刻鍾都不願意停下來,甚至希望一下子就到達克菲爾德。

“可是部隊?”那名近衛猶猶豫豫的似乎想說什麽。

“沒聽見我的命令嗎!”皮卡瞪了一眼身邊的近衛。

“是!”

當皮卡的命令下達到各個部隊的將領時,一時間是怨聲載道。

“媽的,隻管自己升官發財,根本不管下麵人的死活!”

“那個連毛都沒長齊的黃毛小子,還不是靠他老爹!”

但命令終歸是命令,當暮色開始籠罩大地時,兩萬多騎兵消失在通往克菲爾德的道路盡頭。在他們身後留下的是一座殘破不堪的城池。

而此刻,一支三十人的騎兵小隊也在往都城克菲爾德的路上急馳。他們將給那些貴族老爺們帶去一個驚人的消息:

巴斯爾的騎兵已經越過了洛水,此刻正向克菲爾德高速推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