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二十六章

字體:16+-

“青年武技大賽”第六天,也是最後一天,整個校場中的觀眾是第一天的兩倍多,所有的人都想看看最後的優勝者花落誰家。而且今天的決賽中有一名選手是博德學院的學生,更是引得眾多卡羅爾臣民到場觀看。

今天的貴賓席也是熱鬧非凡。各國的達官貴人,太太小姐到了一大堆,結果在前幾天空空如也的貴賓席人滿為患,最後不得不增加席位。而今天阿爾法那老頭也顯得格外興奮,不停地向其他學院的三位院長介紹李宇軒這個得意門生,仿若博德學院已贏得最後的勝利。而經過上次一戰,各個學院的“老大”心裏也十分清楚李宇軒的實力,也惟有暗自歎息自己的學院沒有這樣的“天才”。

隨著大長老宣布最後決賽的開始,李宇軒與他的對手幾乎在同時躍上了石台。

今日的李宇軒一身藍衫,一頭黑發隨意束在身後,麵色冷俊,手中依舊是當日比試用的那柄劍。一身冷色調的李宇軒一上場就引起觀眾如山般的喝彩,其中甚至摻雜了不少女子的尖叫聲。可這一切都不在李宇軒注意之列,他回轉頭,目光落在貴賓席的一角。那兒有一雙秋水般的眼眸在注視著自己。

突然,李宇軒高舉手中劍鞘,右手隨即拔出鞘中利劍,整個人麵向貴賓席,揮劍致意,響徹整個校場的雄渾聲音一時震懾全場。

“今日之戰,不為名利,隻為我的愛妻,白若蘭!”

全場在沉沒了一秒鍾後,如潮水般的掌聲響起,所有的人都被眼前李宇軒的愛情宣言深深打動。

而一向羞澀的白若蘭此時一反常態,竟然越眾而出,站到了貴賓席的最前麵,與石台上的李宇軒遙遙相對。一襲白裙的白若蘭亦以其清麗的風姿征服了全場觀眾,叫好聲此起彼伏,整個校場的氣氛一下子達到了**。

台下的唐旭暗歎:平時這家夥沒什麽動靜,沒想到一下子搞得這麽驚天動地,看來自己要好好的學一下。

就在所有人被眼前這一幕所激動時,李宇軒口中吐露了一句隻有自己能聽見的話語。

“對不起!”

當李宇軒回轉身,他的對手也已執劍在手。一身白衫,人相當俊美,但卻多了一絲陰寒之氣,似乎少了一些男兒當有的陽剛。此人的劍首先引起了李宇軒的注意。長不滿三尺,寬僅一寸,但不難看出是一把相當鋒利的劍器。

“劍名鳳舞,長二尺七寸!”

似乎在提醒李宇軒般,緩緩吐露了一句話。

鳳舞劍!

台下所有的人都在驚呼。鳳舞劍是大陸南部最出名的幾把劍器之一,乃鳳翔王國王室所有。據說是鳳翔第一代君主的佩劍,其在鳳翔的地位相當尊崇。沒想到此刻會出現在這名選手身上用來參加比試。一時間,台上台下議論紛紛,都在猜測此人的身份。

貴賓席上的權貴們也將疑惑的目光轉向前排落坐的鳳翔軍務尚書風少君與鳳翔學院的院長風清鳴身上。隻見風少君站起轉身對身後的各國權貴頷首致意,笑道:“台上的正是犬子天揚。”

而就在風少君在介紹自己兒子時,台上的風天揚已經搶先動手。

風天揚的身法相當迅捷,一下子欺近李宇軒麵前五尺左右,揮劍橫斬其腰部,而雙腳也不閑著,作勢欲踢。準備萬一出劍落空,即以雙腿攻擊。

李宇軒微微一笑,橫劍下切,隨即身體一轉,不但架住了風天揚的劍招,而且同時封住了他的雙腿攻擊。而其對手顯然也非易於之輩,馬上趁勢躍起,淩空下擊。一時間劍茫暴長,原本二尺七寸的鳳舞劍仿佛增長了一倍有餘,一張劍網朝李宇軒當頭罩下。

李宇軒立即展開身形,斜退一步,避過劍網。畢竟人家用的是曠世名劍,而自己手中所握的不過是一把凡鐵。剛才的一次架格,李宇軒已經明顯感覺到自己劍鋒缺了米粒般一點,而此刻對方如此劍氣縱橫,貿然接招,自己手中長劍十有八九會被絞斷。到時僅憑雙手應付對方利劍,肯定將陷入不利境地。

另一邊的風天揚得勢不饒人,倚仗其快速的身法以及鳳舞劍擅長近身攻擊的特點,欺入李宇軒近旁,又是一陣急風驟雨般的攻擊。一時間,劍氣四射,尤其是風天揚的鳳舞劍,更是舞得燦爛奪目。台下眾人一時都分不清誰是誰,隻見一白一藍兩道身影在台上縱橫跳躍,而鳳舞劍更是如一光球,不停的撞向藍色身影,兩劍相架格的聲音也時有所聞。

“好一把鳳舞劍,好一場龍虎鬥!”

裁判席上的二長老也不禁為台上的精彩對決所吸引。

“唉,久攻不下,其勢必竭,疲兵又何足言勇!”

一邊的大長老似乎語帶惋惜。

而隨著時間一點一滴的過去,風天揚似乎已顯得有些焦躁。雖然表麵上自己憑借手中寶劍占盡優勢,而對方從一開始便落於守勢。可自己總是無法攻破對方嚴密的防禦,每次眼看要得手之時,都被對手險險避過。而且對方總是采取一沾即走的打法,決不讓自己有機會憑借鳳舞劍的鋒利斬斷其佩劍。

搞得自己每次出劍都要留有餘力,不敢全力以赴的攻擊對方,怕一旦用力過猛而又攻擊落空,反而給對方製造機會。畢竟現在兩人情形就象是貼身空手肉搏一般,一旦出現破綻,就意味著落敗,連做出反應的機會都沒有。而自己感到焦躁的另一個原因就是經過這麽長時間的比試,自己該用的進手招式都已經用得差不多了,可還沒碰到對手的一根汗毛,心中的挫折感和無力感油然而生。

眨眼間,兩人又過了三,四十招,風天揚使了一招曾經用過的招式,鳳舞劍斜掛李宇軒胸口。就在這一瞬間,風天揚感到自己的對手眼神變了,原先如獵鷹般專注銳利的眼神一下子變得毫無生氣。

“鐺!”

李宇軒的劍斷。

風天揚呆楞少許。

等他清醒過來時,發現李宇軒已劍交左手,僅一尺六寸的斷劍此刻正架在自己脖子上。而李宇軒雖然避過了風天揚的鳳舞劍,但神兵終歸不同於凡鐵,其右手依舊被帶起的劍氣所傷。

“以短製短,以險製險!了不起!”

大長老首先站起身鼓掌向李宇軒表示祝賀,整個校場一片歡聲雷動。而貴賓席上的風少君與張清揚惟有搖頭苦笑。若不是鳳舞劍,恐怕風天揚早就輸了。既然是實力之爭,輸的一方也算輸得心服口服。

李宇軒踱上貴賓席時,原先立於席前的白若蘭飛身奔至其身旁。李宇軒伸出左手將若蘭攬入懷中。台下的觀眾一時間為之瘋狂。而此刻蜷縮於李宇軒懷中的白若蘭淚水奪眶而出,剛才在李宇軒比試中一直保持著的心理防線因愛人的無恙而一下子崩潰。

李宇軒輕柔地撫慰懷中的若蘭,兩人相擁踱至大長老麵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