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龍

第二十七章

字體:16+-

也就在瞬間,原先一直被放置在劍架上的盤龍古劍突然發出“嗡嗡”聲,大長老的臉色一下子降到了冰點,原本的笑容當然無存,凝神觀察起這個站在自己麵前的十八歲少年。最終搖了搖頭,聲音一下子似乎蒼老了許多。

“你自己去拿吧!”

大長老的態度令李宇軒懷中的若蘭呆楞原地。而李宇軒也不明所以,不清楚什麽原因將原本的喜悅變為如此古怪的氣氛。

李宇軒放開懷中的若蘭,一個人踱到劍架旁,左手握住劍鞘,原先的“嗡嗡”聲一下子消逝得無影無蹤。見次情景,一臉頹喪的大長老又再度痛苦的搖了搖頭。

而此時更震驚的當屬李宇軒本人,在握住劍鞘的瞬間,一種遠古悠遠而又神秘的氛圍一下子包容了自己,而這柄劍也仿佛有了生命般。一種前生宿命般的感覺在腦海中形成。昏昏沉沉的,李宇軒覺得自己仿佛脫離了自身的軀殼,飄向了一片黑暗。

突然,冥冥中似乎有個聲音在回響,仿若在傾聽一個非常古老的故事般,雖然聽不懂那個聲音在說什麽,一股蒼涼湧入李宇軒的心田。

許久,李宇軒整個人似乎又從天上被拋落塵埃,從那種莫名其妙的心境中蘇醒過來。但當他再一次審視手中劍時,分明覺得自己似乎已不再是自己。現在的自己似乎從身體與精神上都脫胎換骨一樣。雖然現在旁人還看不出什麽,但一邊的白若蘭卻分明感到李宇軒的氣質有了變化,但具體變化在哪裏,卻也是說不清楚。

李宇軒伸出右手,將劍緩緩從鞘中拔出,竟然發現劍身上有一天然水紋,看上去就象是一條怒龍。而最令人奇怪的是,此劍不同於一般的劍,劍身顏色顯得黯淡無光,幾乎與劍鞘同色。

而後來發生的事卻令全場所有人都呆立當場。

李宇軒右手的傷口依舊有鮮血淌出,延著指縫流到了劍身上。而就在李宇軒的鮮血滑至那條水紋時,那道水紋竟然慢慢變紅,鮮血竟然融進水紋,呈現出一條血紅色欲飛衝天的怒龍。

大長老見此情形,俯首低語道:“盤龍歸主,從此天下蒼生多災多難,一場浩劫在所難免!”

盤龍古劍是天龍帝國皇室之物,其實此劍是百年前帝王李昊天從試劍崖藏劍宮帶出來的。當年李昊天一統大陸東方、南方、和中部,囊括了紫竹林、試劍崖和戰神堂三個聖地,紫竹林是李昊天出身的地方,戰神堂的侍衛隊為李昊天所用,唯有試劍崖,是李昊天親手打下並奪過盤龍古劍的。

聖地的聖物,非一般人可用,試劍崖沒有人可以使用盤龍古劍,被李昊天奪取後,居然反而認李昊天為主,這是試劍崖百年的恥辱。大長老自然清楚一番曆史,苦於不能於天龍帝國翻臉,如今又看到盤龍古劍認主,不由想起當年李昊天來,那,或許是王者之劍。

而原先一直好好的李宇軒在劍身轉為血紅色後,猛得覺得有一條血龍憑空出現腦海,又仿佛占據了靈台,李宇軒的神智在一瞬間迷糊,整個人就那樣直挺挺地倒在了台上,引起台上台下一片驚呼。

就在李宇軒倒下去的一瞬間,貴賓席中同時躍出四名年過花甲的老人。他們不是別人,正是李氏一族的四位長老。

一瞬間,李宇軒又神智一清,身體仍無法動彈,卻可以感受到那條龍開始在周身經脈遊動,每到一處,所有的經脈瞬間破碎,然後又完全修複。在周而複始的破碎修複中,李宇軒終於無法忍受那無窮的痛楚,昏迷了過去。

當李宇軒從昏迷中醒過來的時候,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張憔悴而又布滿淚痕的臉。或許是因為過度的傷心,此時的若蘭正趴在床邊睡著。睡夢中的她依舊眉頭緊鎖,臉上更是晶瑩點點,淚痕未幹。

李宇軒舉起右手,才發現自己的傷口已經包紮過了,撫上若蘭的臉龐,輕輕拭去猶自掛在俏臉上的淚珠。原本睡得就很淺的若蘭立刻被驚醒,抬眼瞧去,李宇軒嘴角吟著笑意正望著自己,眼神溫柔似水,仿佛要將自己融化一般。頓時若得若蘭的一顆心突突直跳,兩抹紅雲浮上雙頰,低頭不敢再瞧李宇軒一眼。

待若蘭記起李宇軒仍有傷在身,抬頭探視時,李宇軒已經撐起略顯酸軟的身體,坐於**。

“你還有傷!”

若蘭急忙伸手去扶李宇軒,但手忙腳亂之間,雙腳拌在一起,整個人倒在**,被李宇軒抱個正著。一時有羞紅了臉,躲在李宇軒懷中不動分毫。

摟著懷中的璧人,李宇軒止不住全身有寫顫動,下頜枕在若蘭的發間,嗅著一絲少女特有的體香,李宇軒的眼中竟有些濕潤。

就在此刻,李秋推門而入,將這一尷尬場麵盡收眼底。

白若蘭一聽有人進來,忙從李宇軒懷中掙脫出來,紅著一張俏臉,低頭站在床邊擺弄自己的裙飾。

李宇軒斜目看了李秋一眼,李秋微微點頭,這一細微動作並沒有引起若蘭的注意。

“若蘭!”

“恩。”

“秋叔有些事情要和我商量,你就先回去吧!不然伯父要擔心了!”

有外人在這裏,若蘭也不好表現的多麽不舍。在神情注視了李宇軒一眼後,轉身踱出了房門。而就在白若蘭轉身而去的一瞬間,李宇軒的眼中分明有淚光閃耀,隻是白若蘭卻沒能看到。

等到若蘭走遠且平複了自己的心態後,李宇軒轉而向李秋發問。

“宇揚和唐旭都知道了嗎?”

李秋無聲的點點頭。

“出發!”

一個時辰後,克菲爾德城外北郊,李宇軒腰間懸著盤龍古劍,跨下是良駒“雪龍駒”,在他身後則是李秋,李宇揚,唐旭三人。

勒住韁繩,回首眺望夜色中的克菲爾德,李宇軒心中感慨萬千。

這就是自己出生和成長的地方,現在自己該出去闖一片屬於自己的天地了!

“哥,若蘭呢?若蘭怎麽辦?”

李宇揚破天荒的沒有稱呼李宇軒為“老大”。

猛得回轉頭,一抖韁繩,“雪龍駒”宛如一道閃電,向北急馳。

在李宇揚身旁的唐旭拍了拍李宇揚的肩膀,同時自己也回頭看了一眼卡羅爾的都城。

不知何時何日還能見到那位女孩?

唐旭隨即也揮鞭催馬,緊隨李宇軒飛馳而去。

李秋兩父子互相望了一眼,也踏上了北去之途。

卡羅爾,王宮。

盛大的晚會此刻正在王宮中召開,各國權貴齊聚一堂,算是為這一屆的“青年武技大賽”畫上一個完美的句號,李氏四老此刻也在眾賓客之間遊走。

許多人都在詢問優勝者為何沒有在晚會上露麵,李氏四老也忙著給眾人解釋原因,說李宇軒由於傷勢過重,不能參加晚會,眾人也都信以為真。

也就在眾人花天酒地,醉生夢死之時,一名渾身塵土的士兵衝進了王宮。當著各國權貴的麵,將巴斯爾騎兵將於近日到達克菲爾德的消息報告給了卡羅爾兩位王子。

當兩位王子派人去使館尋找巴斯爾的使團時,才發現對方已經走了好幾天了。

在向各地方勢力發出救援命令以及宣布全城宵禁後,晚會弄得不歡而散,各國使團紛紛要求第二天離城回國。

而這僅僅是個開始。第二天清晨,克菲爾德又發生了兩件怪事。

首先是白雲起的少夫人趙怡在昨夜神秘失蹤,至今下落不明。

其次是李府昨晚突然失火,整座李府在一夜間化為一片廢墟。在廢墟中共發現四具屍體,原先人數眾多的李氏一族去向不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