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仙緣

第四十六章 金丹老祖

字體:16+-

鬼燈真人直接把那百年血靈屍拋向口中,隻見那血靈屍從口中吐出一把血紅色長劍握在那幹枯的手中。

“嗷”地一聲厲叫後,就舞起長劍向對麵撲來的妖獸急速衝了過去。那血靈屍此時如同一個鬼魅一般,隻見紅色光影在妖獸群中不時穿梭,幾個呼吸的功夫,地上已經滿是妖獸屍體。

見眼前妖獸被自己斬殺得差不多時,那血靈屍才停了下來。木然地將長劍上的血跡往身上蹭了起來。那身體好像會吸血一般,不一會就將劍上的血跡都吸個精光,之後一個瞬身到了鬼燈真人身旁。

“這,這也太變態了。”寧少凡看著此時地上那堆積如山的妖獸屍體,心說這實力相差太也懸殊了,別說四位掌門了,就是那剛才的血靈屍,恐怕一招也會將自己滅殺。

這時,場上隻剩下二十餘隻妖獸了。這幾個掌門隨即停下手來,吩咐身後的弟子前去滅殺這剩餘的妖獸,當然了去的都是門中煉氣頂峰的高手,至於像焚鼎天等幾位親傳弟子,是不屑擊殺那煉氣期妖獸的。

寧少凡看著身旁的南宮無雙等人衝了出去,心說可到你們表現的時候了。

不多時,南宮無雙就和一隻煉氣中期的鼠妖打了起來。那鼠妖的真實實力雖然已經相當於煉氣後期修士的實力,可哪裏是南宮無雙的對手,幾個回合之後,隻見南宮無雙一聲大喝,一道淩厲的氣劍就將眼前這隻鼠妖直接擊成兩段。

接著,一聲聲妖獸的慘叫聲接連響起,那些弟子已經將剩餘的妖獸全部擊殺。寧少凡回頭看了看幾位掌門身邊的親傳弟子,發現在他們眼中皆閃過一絲不屑的神情,好似根本不把這些所謂的內門高手放在眼裏。

“果然,親傳弟子都是心高氣傲之人,是看不起其他弟子的。”寧少凡點點小聲說道。

在場上沒有出手的掌門隻有天機上人和雪無痕了,或許這等場合還不配他們出手,畢竟二人都是旋照中期修為,而雪無痕更是即將達到旋照後期境界。

良久之後,雪無痕走了出來,看向眾人說道。

“這妖獸數量雖多,可都是低階妖獸,想必那些高階妖獸一定是藏在某處,大家可要小心了。”

說完,就要帶眾人往洞中走去。可就在這時,一股濃鬱的妖氣從洞中傳來,接著隻見幾道光影從洞中射了出來。

雪無痕一見此,眉頭一皺。緊接著一掌擊出,將射來的光影全部擊散開來。

“喋喋,不愧是旋照中期的修士,果然有些本事。”話音剛落,一隻人形妖獸閃了身到了雪無痕麵前。緊接著,後麵的幾隻築基期妖獸也跟了過來。這人形妖獸正是那黃玉,旋照中期的妖獸!

眾人看著黃玉,發現此妖已經人形化,隻是脖子上頂著一顆碩大的獅頭。而且此妖身上散發著一股無形的壓迫之力,場上除了雪無痕外,其他人都覺得有些透不過起來。

“不好,是旋照中期的妖獸。此妖實力應該與我相當,隻是看此妖如此鎮靜,背後一定有更強的依仗,難道真的是金丹期妖獸麽?”想到這裏,雪無痕有些懊悔起來,早知如此,應該盡早給宗門的前輩靈識傳音才是。其他五名掌門仿佛也猜到了什麽,紛紛拿出靈石想要傳音。

“咦?那幾人在幹什麽?”黃玉見紫霞子等人一同拿出了一塊白色的發光石時,感到有些不妙,一個瞬身就到了五人身前,想要將五人擊殺,黃玉可不把幾人放在眼裏。可正在黃玉要出手時,一個血紅色身影出現在了黃玉麵前,速度之快比起黃玉也絲毫不差,此人正是雪無痕。在五人發愣的同時,雪無痕大聲喝道。

“我先拖住此妖,你們抓緊時間!”說著,一掌擊向麵前的黃玉。五人聽雪無痕如此說,趕緊靈識傳音起來。

“小的們,給我殺了這些弟子!”黃玉一個瞬身閃避過攻擊之後,向不遠處的幾隻築基期妖獸發出了命令。這些築基期妖獸都已經有了些許靈智,看見對麵的幾位掌門實力遠遠高於自己,就有些懼怕起來。可剛有此念時,又想到黃玉的手段,不得不硬著頭皮向眾人殺了過來。

衝在最前麵的便是那紫雕,隻見紫雕伸出兩隻鋒利的巨爪,向天機宮的一名弟子抓了過來。此時天機上人正在集中精力靈石傳音,那裏有功夫管這些弟子,而一旁的奇照天不過才築基初期修為,哪裏是這築基中期的紫雕對手,隻能急忙提醒起來。

“小心你的頭上!”

那名弟子也是倒黴,還沒等他反應過來,就已經失去了意識。此時,那紫雕已經將那名弟子的頭抓的粉碎,可見力道之大。

“啊!”其他弟子見此景急忙大呼起來,向遠處逃去。那紫雕剛剛得手,便有些得意起來,又向一旁一個站在原地不動的弟子俯衝了下來,那弟子正是奇照天。奇照天是天機上人的親傳弟子,師傅不離開,自己怎敢擅自離去?

單論眼力,奇照天無可挑剔。可雖然他已經看出了那紫雕的攻擊方向,可怎奈實力不濟,身體完全跟不上眼睛的速度。眨眼間,那巨爪已經抓了過來。就在這時,天機上人已經傳音完畢,見一隻築基期的妖獸向自己的寶貝弟子抓了,心中不禁一怒。

“孽畜!受死!”

隨著天機上人一聲厲喝,一張帶著灰色光芒的紙符打在了紫雕的頭上。隻聽“轟”的一聲,那紫雕便直接爆炸開來,血肉橫飛。

“多謝師傅救命之恩!”

奇照天感動的眼淚都差點流了出來,剛才所不是師傅出手相救,自己的下場肯定和那死去的弟子一個模樣,想到這裏奇照天心裏有些後怕起來,可表現上卻裝的好像沒事一樣。畢竟其他五名親傳弟子就在不遠處,自己多少要充些臉麵。

看見師傅出手,那些離開的弟子跑了回來,聚集在天機上人身邊。寧少凡看到此景,心中不覺有些好笑。心說這些弟子還真是牆頭草,兩麵倒啊。

天機上人也沒空責怪弟子,隻是把看了看其他掌門那裏,見那些築基期妖獸都被擊殺,這才安心下來。可他隨後突然發現,竟有一名弟子此時和一個築基中期的藍花巨蟒鬥了起來,而且不分上下。那少年在和妖獸戰鬥的同時,還不忘向一旁的眾人說起話來。

“此妖交給我好了,你們去幫我師傅!”話語中,帶著一絲霸氣。此人正是血魔宮的親傳弟子焚鼎天!

“什麽?此子已經達到築基後期了,怎麽可能?”天機上人震驚看向焚鼎天震驚地說道。其他四名掌門也是心下一驚,心說看看人家的親傳弟子,果然是名師出高徒啊。可幾位掌門不敢怠慢,皆是身形一動,快速閃到了百米之外的雪無痕那裏。

此時雪無痕和那黃玉已經近戰起來,隻見二者身影閃動的極快,剛才還在原地,一個呼吸後就到了幾十米外。一時間雪無痕的紅色的掌影不時閃動,而黃玉則是在閃避的同時則用利爪反擊,竟然不相上下。可隨著五位掌門的到來,局勢一下子扭轉過來。黃玉此時,連閃躲都困難了,隻能憑借肉體強悍,承受著幾人的輪番攻擊。而雪無痕也趁這個機會閃了出來,急忙給宗門一個修為高深的長老靈石傳音起來。讓他欣慰的是自己的徒弟也沒給他丟臉,已經將那藍花巨蟒擊殺。

黃玉心中不覺暗暗叫苦,心道藍大人怎麽還不來,自己可支撐不了多久了。過了一會兒,黃玉渾身上下已經傷的不清,而令他感到頭痛的是,那雪無痕已經靈石傳音完畢,又加入戰場。

“你這個小獅子,給我死吧!”雪無痕運起全身氣力,身後已經出現一團血霧,正是自己的絕招化血掌。隻要被此掌擊中,金丹期以下的修真者,就會化為一灘血水,淒慘之極。

可將接下來雪無痕就發現,自己被一股巨大的靈壓罩住,再也發不出力了。雪無痕知道,恐怕那個金丹期妖修來了。果然,不一會兒,就傳來夜一般刺耳的聲音。

“喋喋,你們幾個小家夥不錯嘛,殺了我這麽多手下。”說完,一身青色綢緞服飾,皮膚雪白的男子出現在了眾人麵前。此男子一臉妖異之色,兩隻藍色的眼睛打量起眾人來。黃玉一見此人出現,急忙閃身過去拱手說道。

“屬下拜見藍大人”

藍楓隻是略微點下頭,接著就冷冰冰地看著身前眾人。眾人被藍楓注視的同時,心裏都是一陣冰涼之意,有的弟子居然開始兩腿發抖起來。

“此人居然讓雪無痕都無反抗之力,看來一定就是傳說中的金丹期老祖了。這下可麻煩了,此人修為如此之高,不知道老者給的護身符還管不管用。”想到這裏,寧少凡露出痛苦的表情,因為此時藍風又加大了壓迫之力。寧少凡的雙腳此時已經被強大的壓力給壓的陷入泥土之中。

“說吧,你們想怎麽死。”

藍楓淡淡地說道。可沒一個人敢回答,此時說話無異於找死一般。

“看來你們不把我放在眼裏呢,好吧我自己選。”說著,眼睛看了看青玄宮的一名弟子,那名弟子見自己被盯上,竟然嚇得尿濕了褲子。

“哈哈,你們人類修士真夠膽小的,不過以為這樣老祖我就會產生憐憫之心麽?可笑之極!”

說著,單手憑空一抓,那名弟子就不由自主地向藍楓飛了過去。待到身前時,藍楓直接五指盡出,瞬間將這名弟子的心髒取了出來。

“黃玉,身上受傷了吧,拿去補補。”

那心髒隨後被藍楓扔向身後。

“多謝藍大人!”

黃玉身形一動,張開血盆大口將那心髒吞了在口中,隨即開始大嚼起來。

看到此景,青玄子麵露一絲不忍。而藍楓看了一眼青玄子後,麵色一喜。藍楓有個習慣,喜歡欣賞別人的痛苦之色。那青玄子的表情對他來說反而是一種享受。

“恩,不錯。換個門派的弟子,這樣才有趣。”說著,看向一旁的紫霞宮眾弟子來。

“這哪是什麽試煉,分明就是找死啊,南宮兄的話果然有理,不過看來這次不是福,而是一場大禍啊。”寧少凡看那藍楓向這邊看來,感到後背發涼起來。隻見一股無形巨大吸力襲來,自己身邊的一名子弟隨之被吸了過去,正是那張遠。

“不要啊,不要啊,我還不想死啊!我家中有八十老母,還有一個弟……”話還沒說完,就眼前一黑,沒了意識。張遠的頭竟然直接被那藍楓用手斬了下來。接著,藍楓抓起張遠的身體,向不遠處一臉貪婪之色的黃玉扔了過去。

“謝大人!”

那心髒對於黃玉來說,哪能管飽。見飛來一個無頭屍,黃玉直接單手抓了過來,撕破外麵的紫色道袍,直接張開大口吃了起來。

紫霞子臉上隨之出現一絲怒容,就要出手。

“哼!在我等麵前,你還想動?”說著,藍楓虛空一指,紫霞子就感到一股氣流打在自己全身的各處經脈之上,身子再也動不了了。

“我的手下差不多要吃飽了,恩換個玩法。”

藍楓一臉壞笑地看了看那萬魔宮的一名弟子後,又看向一旁的禦屍門的一個弟子。隨後,兩手同時一抓,那兩名弟子就飛到了身前(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