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仙緣

第四十七章 宗門長老

字體:16+-

“你二人給老祖聽好了,一會你二人互相擊打對方,活下來的老祖就放回去再選他人,你們可都聽懂了?”二人此時哪還敢說話,隻是互相看了一眼後,木然地點點頭。

“那就動手吧,嘿嘿。”

二人也不敢怠慢,拿出各自的殺招就互相擊打起來。由於這是生死之戰,二人都目露凶光,各種陰招,狠招層出不窮,都想盡快置對方於死地。看到這場景,眾人都麵帶一絲痛苦之色。

“這個老妖怪還真心狠,竟然讓我們人類修士互相殘殺!”看到此景,寧少凡不禁心中一怒。

而其他六位掌門心中也跟寧少凡一樣,對藍楓的行為痛恨不已。可是,對方是金丹期的妖修,自己根本無法阻止,隻能看著眼前的這幕慘劇。心中同時又期望那宗門的前輩快點趕到。

“啊!”一聲慘叫後,那萬魔宮的弟子被對方的靈屍砍去一條手臂。緊接著又被那名禦屍門的弟子滅殺。

看到這裏,藍楓滿意地點點頭,示意那名勝利的那名弟子回去。對於藍楓的如此講信用,有些弟子不禁好奇起來。可那些頭腦靈活的弟子可不這麽想,認為藍楓是想把這個這場慘劇延續下去才這麽做的。可總算能暫時活下來一個,總比兩個都死的好。接下來的話,卻又讓眾人心中一涼。

“兩個兩個打,太沒意思。恩,這樣好了。”

說著,藍楓運起妖元力,看向眾人。然後就是雙臂盡出,抓向麵前眾弟子。

一陣巨大吸力向眾人襲來,之後青玄宮,紫霞宮,萬魔宮,禦屍門,天機宮的不少弟子都被吸了過去,一共三十餘名弟子。這些弟子中就包括奇照天,宮少寒,瑞青,孫詭四名親傳弟子。寧少凡由於站在最後麵,幸運的沒別吸過去。青玄子,天機上人,鬼燈真人和冷千山一見此景,再也按捺不住。這親傳弟子要是損身於此,那宗門的前輩可不會輕饒了自己啊。

“老妖怪,你不得好死!”冷千山直接大罵起來。

“孽畜,你如此殺戮,就不怕遭天譴麽?”天機上人也是憤怒不已。

“喋喋,不會有好下場的”鬼燈真人開始詛咒起來。而一旁的青玄子氣的更是渾身顫抖。

“有本事衝我們來,殺我門中弟子算什麽本事!”

藍楓也不看四人,直接運起妖元力封住了四人的身形,此時六大掌門中也隻有雪無痕能夠開口說話了。隻是,雪無痕知道此時說什麽都沒用,還不如等宗門前輩來再說話。現在最重要的就是希望這些弟子能夠為那宗門前輩爭取時間。不出兩個時辰,應該就會到這裏了。

寧少凡心中也是著急起來,心說你們這些人可要動動腦子啊,多拖延些時間,不然一會兒可就輪到我們了。

“規矩嘛還和上次一樣,隻是你們隻能有一個活的。這可是展示你們實力的最好機會啊。那麽,動手吧!哈哈哈”

藍楓說完大笑起來。而那些弟子則是開始尋找起自己的目標來。

“哎,想不到會死在這裏。”一個青玄宮的弟子有些無奈地低頭說道。可就在這時,一名伺機而動的萬魔宮弟子立即抓住機會,一個閃身到了這人身前,將這人的頭顱砍了下來。這一舉動,惹怒了青玄宮的親傳弟子瑞青,直接一張紙符打了過去,殺了對方。萬魔宮的宮少寒見此也是心中一怒,向瑞青殺了過去。頓時,整個戰場亂了起來,氣劍,符纂層出不窮,一時間喊殺聲震天。

看著這一幕幕慘景,寧少凡開始怔怔出神。在這一霎那,他的心陣陣發涼。不是為那場上死去的眾人擔心,而是為自己的冷漠感到不安。本來麵對此景,他應該不顧個人生死的衝那藍楓大罵,以泄自己心中憤怒之情。可現在卻是如同老鼠一般,為自己的安危擔心起來,生怕下一個就是自己。寧少凡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變得這麽冷漠無情,這麽讓自己陌生,甚至有些痛恨自己。

“哎,我怎麽會變成這樣。”寧少凡歎了口氣,他知道自己再也不可能像以前那樣熱血了,可能這就是那老者所說的患得患失吧。

寧少凡不再想這些,看著眼前的戰況。就在寧少凡剛才愣神的功夫,原來那三十多名弟子此時隻剩下十幾個人了。

“咦?那兩人有些古怪。”

說完,寧少凡看向一旁的奇照天和孫詭二人。二人已經是築基期高手,能夠使用符纂了,可二人偏偏用起先天武者的劍芒來,不緊不慢地攻擊著對方。而且攻擊的方向也不是人體的要害之處,而是胳膊和小腿,這讓寧少凡對二人開始佩服起來。

“看來二人是想拖延時間,恩這倒是個好辦法。”

可接下來的景象卻是讓所有人大為震驚。

“哼!這點手段也想騙過老祖我?”

顯然,藍楓是被兩人的行為氣的不輕,虛空一抓,兩人就到了藍楓身前。

“你們給我看著,這就是不聽話的下場!”說完,稍一用力,兩人的身體就開始爆炸起來。天機上人和鬼燈真人隻覺腦中一陣眩暈,隨後開始怒瞪著藍楓來。

場上的眾人動作停了下來。看著這一幕,他們明白過來,自己這樣互相殘殺是一點用處都沒有的,那老妖怪早晚會將他們全部殺光。宮少寒眼中閃過一絲狠色,看向眾人。

“道友們,如此苟活下去還不如死得其所,給我殺了這老怪物!”

眾人一聽此話,頓時感到血液沸騰起來。

“是啊,這麽活著還有什麽意思?”

“師傅,弟子不能陪你了,你老保重!”

“師傅,弟子來生來要做你的弟子!”

眾人看了一眼此時臉色有些不忍的幾位掌門後,一臉堅毅之色地向藍楓衝了衝來。

“好好,有些道門弟子的氣度,看來老祖無法玩下去了,你們想死,我就送你們一程!”

藍楓先是虛空一點,定住了眾人身形,然後運起妖元力一掌擊出。

“嗖!”地一聲,一股風刃刮向眾人,所到之處皆是血肉橫飛。不過,藍楓並沒有停下來的意思,又是一掌擊出,那些就要落下來的碎肉直接被削成雨點般大小,向下方落了下去。

陣陣血雨就這樣滴落了下來。

“嗬嗬,多美的景色啊。”

藍楓看著天上的血雨,突然變態般的說了這麽一句。

“哼,變態的家夥。”

藍楓看見居然有人敢如此說自己,不禁有些發怒。

“是誰敢如此說老祖?有膽的站出來!”

“你不用問了,是我。”

一名身穿血紅色長袍的弟子走了出來,雪無痕一見此人出來,以往麵無表情的臉上突然閃現出一絲驚訝。出來之人,正是焚鼎天。

“鼎兒,你?”

雪無痕看著焚鼎天如此,不禁失聲叫了起來。

“師傅,你說過,對於看不順眼的人想罵便罵,如今我就看這老怪物不順眼了。以大欺小算什麽本事,而且此人早晚會將我們殺光,不如在死之前,罵個痛快!”

“好,好!不愧是魔門弟子,有膽魄!不過,你找死就怪不得我了。”說完,藍楓單手對著焚鼎天一指。

雪無痕閉上了眼睛,不忍心看下去了。

“畜牲,休要如此張狂!”

一道渾厚的聲音響徹天地,紫霞子一聽此話心中一喜。一道紫光急速從遠處天際射了過來。接著一個腳踏飛劍,身穿深紫色道袍,須發皆白的老者出現在眾人麵前。寧少凡看見此人出現,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而藍楓見此人出現,不得不把手收了回來,冷冷地看著對方。

“此人修為竟然達到了金丹初期,按理說這萬惡山脈沒有如此高手才對。難道說是紫月大陸的修士?對了,這人穿著和那紫霞宮的人差不多,錯不了,是紫玄天宮的人!一定是那人用靈識傳音,才讓此人到這裏的。”說著,藍楓惡狠狠地回頭看了一眼紫霞子。

“你以為就憑你這金丹初期,就能對付我麽?”藍楓看了一眼對方,目光中透著一絲不屑。

“哈哈,紫雲道友,你還真心急啊,也不等等老夫!”話音剛落,一道青色光芒從遠處射了過來。不多時,一個頭發花白,一身青綠色道袍,身形有些瘦弱的小老頭出現在眾人麵前。青玄子一見此人出現臉上頓時一鬆,沒有紫霞子那樣露出太多的驚喜之情,畢竟自己的親傳弟子死了,宗門長老一定會責罰自己的。

“風青子,我若是再不來,這些弟子都死光了!”說著,紫雲老道有些不快地看向風青子。

“可惡,你這畜生!”看著滿地的殘肢,風青子有些大怒起來。

二人接到靈識傳音時,並不在各自宗門,而是在一處離萬惡山脈不是太遠,一個名為七照山的靈山上尋找各自所需的靈草,不然不的話還得半個時辰後才能到這裏。

“有本事就動手,廢什麽話!”

藍楓站在下方怒視一眼二人後,從懷中拿出一柄藍色小劍。隨著藍楓運起妖元力,那小劍也變得和二人腳下的飛劍一般大小,之後直接跳了上去。

“好,能夠擁有法器,看來你也不是一般的妖獸,不過你以為老夫怕了你不成?”紫雲老道身為紫玄天宮的長老,豈會懼怕一隻金丹初期的妖獸,雖然對方實力要強於自己,可是自己還有法寶在身,絕對不會弱於對方。再說,自己身邊還有一個風青子幫忙,擊敗此妖應該不成問題。

“紫雲道兄說的對,一個金丹初期的妖修而已,有什麽好怕的?”

紫雲老道笑著從懷中掏出幾張閃著紫光的靈符,運起道元力,那幾張靈符自動地向藍楓緩緩飛了過去,在飛著的同時,靈符上的紫色光芒也越來越亮。

這靈符可不比紙符,上麵都是封印了一定的法術的,可以出現強大的破壞力有的靈符之內還蘊含著法陣,幻象,迷陣,等特殊功法。不過那等高級靈符都是那些心動期以上境界的修士才能擁有的,這紫雲老道手中的不過是低階的法術型靈符,可就是這低階靈符,卻也讓對麵藍楓神色一緊。

“居然是靈符,看來這紫雲老道有些本事,不過以為這樣就能困住老祖我麽?”

藍楓陰冷地一笑,從懷中掏出一張藍色的小網來,運起妖元力後,那小網衝著飛來的靈符罩了過去。眨眼的功夫已經將那幾張靈符裝在其中。

“轟”“轟”的爆炸聲不斷響起後,那紫色光芒完全散了出來,隻是這紫光一接觸到小網時,小網閃出陣陣藍光,將那紫色光芒生生吞噬得一幹二淨。

“什麽?”紫雲老道看見自己的靈符竟然這麽輕易就被對方破去,心中有些發怒。

“紫雲老道,我等快用法寶吧,和這畜生還客氣什麽!”

風青子說完,直接從懷中掏出一個閃著青光的小木劍,一臉壞笑地望了望對麵的藍楓。

“那柄小木劍上麵散發的氣息竟然如此強,難道是什麽寶貝不成?”寧少凡看著天空中風青子手中的木劍,不禁好奇起來。就在這時,風青子衝著藍楓大聲呼道。

“妖孽!看老夫的青虛劍!”(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