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三十章 七宗罪,旁觀者

字體:16+-

加更3000字,感謝憑欄望北鬥的10000捧場,明日新的一個星期,新書榜希望各位朋友紅票多加給力,機會已經不多了,還有十來天的時間就要下榜,新書期挺重要,還望各位多加支持。

喜歡本書的朋友,還望點擊【收藏本書】一下,收藏多一點,寫書的心氣更高一些。

..............................................................................

修女手中並沒有拿著什麽沉重的典籍,隻有脖子上掛著一枚看似銀質的十字架,她握著這個精致的項鏈,輕輕挪了幾步,坐在了墨菲斯的身旁。

兩人的距離不遠不近,但是對於小修女來說卻稱得上史無前例的一個決定,有些小緊張的她嘴唇翕動著,似乎在念誦什麽禱文,讓自己的心情平靜下來。

四周的學生越來越多,不過很顯然的他們看向墨菲斯的眼神愈加怪異,而看到他身旁的那位修女後更是開始了竊竊私語,不過這種明顯的行為卻沒有讓墨菲斯有什麽過多的反應,他身體坐的挺直,儀態標準,對此置若罔聞。

小修女也不多話,今天的她似乎是第一次麵對四周數量過百的陌生人,視線都不敢抬起,隻是低頭望著手中的十字架,無聲的做著禱告。

老人阿奎那準時的在鍾聲敲響時出現在了講台上,望著台下某個身影,很意外的揚了揚眉毛,隨即笑了笑,開始了今天的課程。

“我今日聽說了不少有意思的謠言,不知道各位聽了沒有?”

出乎意料的,這位老頭子今天沒有講述什麽神學曆史,而是做了如此一個開場白,後果自然是台下一片寂靜——因為沒有人敢回答。

“也是,我這個天天隻知道死讀書的老頭子都能聽說了,你們這些年輕人怎麽能不知道呢?說來也是有意思,類似的謠言在我來到這裏的十五年內聽到了上百次,每一次的版本都不太一樣,不過目的卻都是相同的。”

教堂依舊寂靜,所有的目光被這幾句看似倚老賣老的話語所吸引。

“詆毀,誹謗,七宗罪中的嫉妒,讓我們總是在某些時候迷失了心智,迷失了尋找天堂的鑰匙。”

老人的話語很輕,卻敲打在所有人的心房。

“我想問問,為什麽同樣的水瓶,他人裝著水、乳汁甚至蜂蜜,而有些人卻要裝著毒藥?”老人依舊是弓著後背的摸樣,“看起來…我們大多數人一輩子都在做著三件事:自欺,欺人,被人欺。”

短短一句話,闡述世間無數事。

老人的話語總是在不經意間讓人深思著,沉默的學生們有的低下了頭,有的輕輕捂住了眼睛,雖然年紀尚且不大,但是已經在學校見識社會縮影的他們確實感受得到剛剛老人所說的話語有多麽重的分量。

又是多麽的現實。

小修女輕輕捧起了十字架,墨菲斯看著她行了那教廷最常見的禮節,隨即望向台上的老人,那雙眸子是墨菲斯所見過最清澈的,如同科倫斯瀑布上的那片湖水。

七宗罪,這個名字是教廷新頒布的由阿奎那本人所著《論七宗罪》中獨有的稱謂,甚至可以說,眼下的學生們也算得上整個帝國第一批接觸“七宗罪”這一概念的學生。

其中的曆史意義這些人並不清楚,墨菲斯同樣不解。

在給學生們留下了一段思考時間後,老人微微笑著,繼續道:“人生的真理,永遠隻藏於平淡無味之中,我們時常詢問真理在何處,卻不知仰望遙不可及的星空時忽略了腳下的一顆顆寶石。”

墨菲斯輕輕的翻開了《舊約》,目光凝重,陷入回憶。

……

一上午的課程結束,目送著一堂課沒有說話的小修女跑遠,墨菲斯沒有絲毫浪費時間的趕回了自己的宿舍,繼續埋頭在那一本本大部頭中學習著,當然也沒有忘記練習唐吉坷德交給他的劍術,當然,還有騎槍戰法。

時間被壓縮到了極致,高效率的生活是墨菲斯永遠信奉的真理,那張巨大的書桌上雖然被數量並不算誇張的魔法書籍鋪滿,卻依舊能看到牆麵上釘著的一幅墨菲斯用來自省的羊皮紙。

“若希望掌握永恒,則必須掌控現在。”

第十天的時候,墨菲斯從假寐的狀態中醒來,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從未離身的魔鋼短劍在輕輕揮舞幾下後插入劍鞘,深深吸氣,他拿起克裏維準時還給他的那本書籍,連帶著四本書籍一起抬起,走下了宿舍。

克裏維意外的出現在了墨菲斯門外,微微笑著幫拿過了大半書籍道:“我希望能見見你的老師。”

“我不給出任何保證。”

“那總要試試。”

克裏維瘦弱的身板扛著相對來說沉重異常的《論元素的組合與變換》,跟上了墨菲斯的腳步。

走出塔倫斯學院的墨菲斯腳步依舊如常,不過他也明顯的感受到了四周有著常人難以察覺的人在跟著——不是自己所熟悉的高階劍師格瓦拉,而是另外幾個實力不弱的家夥。

並非刺殺者,格瓦拉一直沒有出手便證明那些人應當是身份近似的保鏢——被保護的人自然是身旁的這個矮個子。

陽光明亮,魔法師黛拉所在的塔樓卻顯得有些陰森。

這座掛著“生人勿進”標簽的塔樓有著陰沉的外表,無人知道那位獨身一人住在這座塔樓的主人到底是個什麽性格的家夥,甚至包括此刻進入塔樓的墨菲斯。

對於這位冷漠的老師,墨菲斯對她唯一的印象就是“強大”、“神秘”,性格?墨菲斯管不著,隻要她能給自己力量,其他的無所謂。

不管是魔鋼短劍還是劣質鐵劍,能捅死野豬就是好劍。

對於魔法的執著並非是一時心血**,更多地是因為墨菲斯對於這個領域完全空白的理解和造成如此情況的唐吉坷德那不可琢磨的心思。

當然黛拉的恐怖實力在墨菲斯心中留下了深深地烙印,當他推開木門的時候,看到的情景驚悚中帶著一抹意料之中的殘忍。

從第一天來塔倫斯學院的時候,墨菲斯便明白自己隨時隨地可能會遭遇類似的刺殺事件,並且在第一次來這裏的時候真的險些挨了一支暗箭,不過事後卻仿佛一切偃旗息鼓,傳說中和溫德索爾家族有著世仇的克裏斯多夫家族難道就這麽放任自己活蹦亂跳的成長起來?

那是不可能的,在第一次踏入這個房間時,墨菲斯便嗅到了空氣中那無可掩蓋的血腥味道,而這位老師顯然不會是刺殺者——至於那位倒黴的受害者墨菲斯也沒興趣知道,不過他的判斷基本上是十有八九沒有錯。

而今天的場景更是印證了他的判斷。

寬敞的塔樓內部有著類似圓形的結構,其中半麵是六個高聳的書架,另一麵有窗戶、床和書桌的簡單的家具,中間是一片空出來的圓形空地,平時空蕩蕩的,當墨菲斯獲準進入並推開門的時候,這個以前是墨菲斯站立回答問題的位置上躺著一個麵色蒼白的身影。

黑色的蝠翼展開、抽搐著,麵頰毫無血色,尖銳的牙齒明顯的表明著這位不速之客的身份——血族。

他的身上穿著貴族才有的華麗衣袍,甚至於手指上的戒指都有模有樣,隻不過刺客躺在地麵之上的形象實在太過淒慘,如同被什麽東西燒焦了一樣,原本平整的衣物黑乎乎一片,散發著糊味兒。

“剛多斯蘭家族的賞金獵人能不知死活的跑到塔倫斯學院,難道你們傳說中腦袋都被阿茲特克金幣塞滿的傳言是真的?”

黛拉的聲音清冷,翹著二郎腿坐在屋子唯一的座位上,也沒有看走進門的墨菲斯和克裏維,手中還拿著一本並不大的冊子——手抄版的《神聖背後》,作者的名字被抹去,因為那是個能讓拜占庭牧首和神聖加百列教皇同時震怒的人物。

地麵上的血族看上去奄奄一息,麵容在肉眼可見的衰老著,原本棕色而有光澤的頭發慢慢變得如同枯草,顏色漸漸灰敗,不過這個頑強的家夥並沒有死,他艱難的扭過了頭,一雙正在渙散的瞳孔盯住了手放在短劍上的墨菲斯。

“哈…哈,溫德索爾的懦夫,你會親眼看著自己走入深淵的!”

這句話似乎是讓他用盡了最後的力氣,胸膛猛烈地起伏了兩下,這位不知什麽級別的血族便不再動彈了。

“古老的家族總是仇人林立呢,一位貴族能在這種威脅中活到成年,便已經是一種成功了。”

黛拉轉過頭,望向了墨菲斯,“我不會給你任何承諾,如果你死了,我不會有半點傷心或遺憾,掙紮著抗爭命運,隻能是你一個人完成,我永遠是那個不會伸手的旁觀者。”

“我明白了,導師。”

墨菲斯沒有任何廢話,彎腰,恭敬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