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三十一章 構建與破壞,神乎其技

字體:16+-

新的一周衝榜求紅票,昨日單日紅票289張,距離三百很接近了,今天如果紅票能保持這個水準,明日加更一章。

依舊用心寫作,也希望各位在閱讀的時候去除一些平日的浮躁,多一些寧靜和沉澱。

依舊感謝眾位不知名的朋友,謝謝。

.....................................................................................................

身後站著的克裏維似乎第一次臉上沒有了慣常的笑容,他麵色凝重的望著地麵上那個展開黑色蝠翼的血族,閱讀量恐怖的他自然明白什麽身份的血族才能擁有那樣巨大的翅膀——至少從常理上而言,這樣的血族近乎不會出現在人類的視野中,拜占庭教廷的裁判機構對於這種在世間存活時間超過千年的古老物種一直持反對態度,但是並沒有過多的激進行為,而相比之下神聖加百列帝國可謂將“討伐異端”的行動進行的異常徹底,上至魔法師下至煉金師,包括血族在內一網打盡,可謂聲勢浩大效果顯著。

研究血族的書籍大部分出自神聖加百列帝國的學者們,所以研究過這些內容的克裏維絲毫不懷疑麵前這位女人的實力了。

“一個沒有魔法天賦卻想探究這扇門後秘密的年輕人麽?”

黛拉的目光轉向了克裏維,言辭刻薄而不留情麵,瞬間將克裏維從未向別人提及的隱情說了出來。

這種感覺仿佛是尚未痊愈的傷疤被猛然撕裂,讓克裏維瞬間睜大了眼睛,額頭上冒出汗水絲毫不掩飾他內心的掙紮和慌張,雖然什麽話都沒來得及說,但是能看書不知疲倦的他第一次產生了退縮。

即使他被人揍得站不起來,內心也從未有過任何怯懦,但是此刻麵對高山仰止般的魔法師,他動搖了——因為在他的認識中,魔法如同信仰的根基,麵對手握元素實力恐怖的黛拉,克裏維就如修道士仰頭看到了上帝一般。

震撼,畏懼。

“你不夠資格當我的學生。”

黛拉沒有絲毫顧忌什麽情麵,直截了當的望著克裏維說道:“魔法的大門,隻為少數人而開,從來不乏毅力堅定者,但能登堂入室者,終為少數。”

克裏維麵色蒼白,如同地麵上那個咽了氣的血族。

“當然,如果你有機會從潘塞爾魔法學院拿到金橡樹榮譽勳章,我會考慮的。”

這一句話仿佛是滋潤幹枯土地的雨水,讓克裏維已經有些失神的大腦險些停止運作,他的胳膊猛然顫抖了一下,似乎是想做一個行李動作,卻停在半空,不知道該不該繼續——因為他從未展示過自己的貴族身份。

“你的身世我並不感興趣,我隻在乎你的本事。”

黛拉微微側過臉,對著一旁的墨菲斯說道:“把屍體扛起來,跟我上樓。”

她優雅的起身,走向了門口,“現在不用告訴我你的名字,直到你有能力讓我知道它的那一天,再來找我。”

蔑視?

克裏維隻覺得這是一個值得他奮鬥終生的任務,狠狠地點了點頭,這個少年轉身便跑出了塔樓,仿佛多浪費一分鍾都是罪惡。

“無數個可能出現的傳奇,都有一個偏執的開始,或許綻放,或許凋零,總好過碌碌無為。”

黛拉頭也沒回的留下這句話,走出木門,轉彎走上了塔樓的上層,墨菲斯抽出短劍朝著地麵上血族的屍體捅了幾刀要害,從傷口流血的程度判斷對方似乎真的已經死亡,便以一種奇怪的姿勢將它扛了起來,短劍就抵在對方的脖頸處,隻要稍微有動靜便能一劍砍斷腦袋。

一路跟著黛拉走上了塔樓的上層房間,黑漆漆的大門比起樓下的那間凝重而神秘異常,黛拉的手掌在沒有門閂的大門前輕輕劃過,空氣中若隱若現出了無數道難以想象的複雜紋路,在沒有光線的走走廊內閃爍著光澤,而伴隨著黛拉輕輕抬手,魔紋開始了遊動,在墨菲斯瞪大眼睛想要尋覓其蹤跡的時候卻消失不見,隨即便是一生“哢噠”的開鎖聲。

“‘帕加斯拉鏈接防禦法陣’,四十七級防禦保密法陣,或許潘塞爾魔法學院的那些老頭子一輩子都不會觸碰到這種東西,因為這樣的法陣隻會出現在君士坦丁皇宮內的那個真正的寶庫裏。”

黛拉親手推開了這扇沉重的大門,依舊沒有回頭的說道,“肌體解剖,正好今天有一個鮮活的樣本,我做一半,你做另一半。”

“知道了,導師。”

“剛剛門口的那個魔法陣,講述一下你所知道的所有東西。”

黛拉動作沒有停,進入這間寒氣直冒的房間後她沒有去點燃蠟燭,而是在漆黑的房間內用不知名的方式點亮了用魔法陣維持的照明法陣,刹那間屋子內猶如陽光普照,異常明亮,墨菲斯敏感的發現自己的身下似乎連影子都消失了。

房間不小,一側有看上去規整異常的盥洗池和一排眼花繚亂的瓶瓶罐罐,甚至還有一個用於加熱的熔爐,不過顯然沒有啟用,屋內冰冷一片,在對麵的牆壁附近則是一個個漆黑而壓抑的大型櫃子,不知道裏麵裝的什麽東西。

繁雜的花紋密布其上,看得出並非拜占庭風格的產物。

不過沒有來得及疑惑,他便在腦海中將有關剛剛那扇漆黑大門上“帕加斯拉鏈接防禦法陣”的所有有關內容串聯一便,組織了語言,語速平穩的說道:“防禦魔法的類型中,防禦法陣的構建最為耗時費力,但是效果普遍較好,按照拜占庭鬱金香魔法公會的評級,四十七級為防禦魔法陣目前所能構建的最高等級,防禦效果以物理和元素攻擊的綜合方式評定,按照君士坦丁公會現行標準,此為‘不可穿透’級別,即非禁咒級單體殺傷性魔法無法穿透。‘帕加斯拉鏈接防禦法陣’共有十二個魔法陣節點,相互分攤承受的壓力,對於物理攻擊有著近乎免疫的強大效果,曆史上曾經有過三頭白銀級別亞種巨龍撞擊護盾卻無法造成損傷的記錄,而十二個節點會隨著施法者的轉換而不斷輪換,形狀可變,唯一的缺陷是需要異常強大的晶絲能量支撐,或者至少黃金級魔獸晶核的支援。”

吸了口氣,墨菲斯回憶著《論魔法護盾豁免現象》上那位瘋狂的家夥的話語,複述道:“但是這種護盾從希區柯克的豁免率分析上並不是無懈可擊的,或者說是漏洞百出的,按照元素衰減周期和倫勃朗定值計算,如果元素的構建過於穩固,則必然存在著一個點,這個點的存在即為整個護盾結構的‘臨界點’,輕輕一觸即可導致整個結構的崩塌,這個理論適用於近乎所有的魔法護盾,但是大量的實驗證明越高級的魔法護盾越難找到‘臨界點’,不過一旦找到,理想化的結果就是評定為一級的元素彈可以擊潰‘帕加斯拉鏈接防禦法陣’。”

“合格。”

黛拉點點頭,第一次露出了滿意的神色。

但是接下來的一句話卻讓墨菲斯冒出一身冷汗——“那麽,你對於希區柯克的理論有什麽個人看法?”

這可不是什麽“我覺得還好”就能回答的問題,墨菲斯費力的咽了口唾沫,微微揚起頭回憶著那些紛亂的信息,隨即道:“老實說,我連評定一級的魔法是什麽樣子都沒有概念,這個所謂的倫勃朗定值計算的方式同樣沒有聽說過,我所明白的,就是森林中再強大的魔獸,都會有被人一擊致命的弱點,或許對於常識來說一拳幹不翻一頭成年亞龍,但是一劍捅死野豬的事情我做過,對於希區柯克的理論我持保守讚成態度,因為我甚至沒有接觸過力量的高階形式。”

黛拉沒有做出任何回應,隻是單手抬起,另一隻手不知從何處捏出了一把飄揚的晶狀粉末,隨手一揚,手指以變態般的速度在空中瞬間構建了十二個互相獨立卻又有著微妙鏈接的連鎖法陣,抬起的手掌伴隨著口中深奧的咒語輕輕劃過半空,劇烈的魔法波動一閃而逝,伴隨著光芒的減弱,空氣中多出了一麵三角狀玻璃似的護盾。

墨菲斯愣怔的望著這個妖怪般的魔法導師眨眼間構建的‘帕加斯拉鏈接防禦法陣’,連吃驚地表情都忘了做出。

“拔劍,攻擊。”

黛拉命令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強硬。

咽了口唾沫,墨菲斯豪不猶豫的抽出了那不勒斯魔鋼短劍,抖腕刺向了眼前的導師,意料之中的,巨大的反震力讓他如同刺中了鋼鐵——無往不利的短劍被護盾彈開,那麵三角形的護盾連個波紋都沒有出現。

“一擊刺殺野豬的本事呢?”

黛拉笑了笑,也沒有為難墨菲斯,輕輕將手前方的護盾朝著遠處輕輕推移,另一隻手做出了彈指的動作。

一個半凝聚態的元素彈倏然出現在了空中,顏色卻不是書本上記錄的灰白,卻是凝結近乎暗青的金屬顏色,伴隨著黛拉的彈指,仿佛弩箭一樣“啪”的擊中了兩米遠的‘帕加斯拉鏈接防禦法陣’護盾上!

下一刻,堅固的三角形護盾在墨菲斯的眼前生生被擊穿,原本因為元素鏈接運轉而閃爍著淡淡光芒的護盾驟然崩潰,在空氣中爆炸成了一團無形的煙霧,繼而消失得無影無蹤!

神乎其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