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三十二章 魔法,包含萬物

字體:16+-

感謝各位朋友的紅票,昨日360張,今日兩更6000,第一更奉上,祝各位勞動節快樂。學生朋友有空為家裏做幾件家務吧,眼中看看別人,少些自己,生活會更美好。

..............................................................................................

墨菲斯無話可說。

在匪夷所思的理論衝擊著他的常識時,黛拉用實際行動證明了這個理論的可行性。

於無聲處響驚雷大抵如此,沒有過多絢麗的畫麵,沒有聲勢浩大的施法過程,一個半凝聚態的一級元素彈就這麽擊穿了號稱牢不可破的四十七級防禦法陣,正如之前墨菲斯所說,如果一劍捅死野豬算得上水平精湛,那麽眼下的情景就是一拳幹翻亞龍的典範。

“理論學了不光是用來說的,正如練劍不僅僅是為了獲得那些無用的勳章。”黛拉在這間明亮的屋子中間站定,輕輕說道:“現在,把它放到上麵。”

這間氣氛壓抑的屋子中間原本近乎空無一物,但是隨著黛拉站在正中央,地麵倏然飄起了一個厚重石質的石台,複雜的紋路遍布整個台麵,墨菲斯依稀能識別出上麵的一些法陣節點——但是至於這些東西的作用,他一頭霧水。

一個剛剛接觸魔法沒多久的少年,終究是不會明白這些東西的真正意義的,正如黛拉用指尖元素挪動的石台價值足以買下半個塔倫斯學院,但如果不刻畫上麵的七個實驗專用的高級別法陣,這塊範米爾原石或許隻是拍賣場上一塊價格並不驚人的魔法原料而已。

將還未僵硬的屍體仍在了石台上,墨菲斯能體會到這個紋路複雜異常的石台有著難以想象的作用,他的手指不經意間觸碰了石台,表麵竟然微微發熱,伴隨著黛拉從靠牆的那一大排櫃子中取出一個紋飾華麗的木箱,墨菲斯明白自己即將麵對的或許是非常殘忍血腥的一幕。

“魔法師這個稱呼在最早的時代囊括了很多其他方麵的含義,”黛拉用一枚不知道哪裏拿出來的鑰匙輕輕擰開在有著繁雜魔法陣的木箱,動作嫻熟的取出了十一柄大小不同的刀子,從最細小如同指甲蓋大小的刮骨刀到最大的鋸齒刀,其中還包括了四種大小式樣不同的剪刀,精密的排列在了石台上,“最早證明宇宙的中心並非我們腳下的世界而是天空中的太陽的,是一位敢於挑釁教皇權威的占星師,而普遍的物理學理論則是一個喜歡吃蘋果的元素魔法師所驗證創立,大煉金師雅各布在物質的內部反應和鏈式反應做出了卓越貢獻,如果不是魔藥學大師涅爾研究出了配方,或許現在大陸已經有三分之一的人死於瘟疫。”

“又比如,解析出元素魔法護盾‘臨界點’理論的希區柯克,曾經是一位魔獸學教授,他的解剖對象從青蛙到真實的人體到黃金級亞龍不一而足,曾有人笑談任何一個出現在他眼中的生物基本都被他解剖過,現在,你明白‘魔法’二字的含義了麽?”

黛拉已經將十一柄銀質手術刀和四柄剪刀放置在了石台紋絲合縫的凹槽內,而凝結的水汽竟然在不斷地翻滾著,似乎在清洗著本就錚亮的刀具。

“魔法包含萬物?”

“大概如此。”

黛拉並未多說,輕輕翻看了一下之前墨菲斯補上去的幾刀,點點頭道:“要害精準,訓練你的人水平不低。”

抬頭,似乎不經意見掃過了墨菲斯從不離身的那柄短劍,黛拉表情玩味。

墨菲斯默不作聲,並未說出自己第一位導師的名字。

黛拉也不廢話,即刻開始了講解,同時刀子毫不留情的開始在這個倒黴的血族身上肆虐著,墨菲斯之前好奇她所說“我解剖一半,你解剖另一半”是指這個血族身體的一半,哪知道一連三個小時下來黛拉近乎將這個身材比例完美的血族徹底解剖,除了沒有挪動那顆被墨菲斯捅過一刀的心髒,近乎所有的肌肉和髒器都被她動作嫻熟甚至略帶寫意的解剖開來。

等到一切結束,連一滴汗都沒有出的黛拉將已經用了一遍的刀具放回凹槽清洗,自己則是從旁邊的瓶瓶罐罐內取出了一瓶暗紅色的**,輕輕擰開,灑在了胸前皮膚已經被層層剝開的血族身體之上。

下一刻,這個除了心髒所有其他髒器甚至肌肉血管都被移位的血族倏然開始了變化——原本靜止的心髒在接觸到這猩紅**之後砰然開始了跳動,繼而血紅色的絲狀物質如同植物一般開始向外延伸,不出幾秒鍾覆蓋了整個身體,肌肉在快速的恢複著原本的形象,被撕裂切開的皮膚飛速生長,兩分鍾不到,這個血族竟然恢複了被解剖之前的摸樣!

甚至於,這個家夥緩緩睜開了眼睛。

不過很顯然黛拉沒有興趣聽這個家夥廢話,石台上的法陣伴隨著她手掌輕輕放下而亮起了光芒,黑色的蝠翼還沒來得及掙紮便被牢牢固定,睜開雙眼的血族身體僵硬仿佛被冰凍,隻有睜開的雙眼在透露著強烈的憤怒情緒。

但是這種情緒在麵對黛拉時成為了不加掩飾的恐懼。

這位剛剛麵無表情解剖了眼前血族身體的女人輕輕將手中剩下一半米羅巨蟒血液的水晶瓶放置在了一旁的桌台上,輕聲道:“你有兩次機會。”

墨菲斯點點頭,低頭望向了眼前動彈不得的血族,輕輕拿起了那柄導師剛剛使用的第一柄小刀,輕輕的在指尖旋轉了一圈,呼出一口氣,道:“比起莫利亞石猿,他的身體構造算不得複雜。”

在叢林中為了用那些魔獸的身體部位賣錢掙口飯吃,墨菲斯動刀子解剖的熟練程度不弱,唯獨精度差了少許。

睜大眼睛的血族倍感屈辱,眼睜睜的看著一個歲數連自己零頭都不到的孩子用刀子開始在自己的身體上肆虐,卻連話都喊不出。

-------------------------------------------------------------------------------------------------------------------------

當墨菲斯走出塔樓時,已經是午夜時分。

高大的塔樓在墨菲斯背後遮蔽了月光,他行走在陰影中,依舊是那精確到毫厘的步伐,雙眼下微微有了一些黑色的眼影,看起來略顯疲憊——在進行了六個小時沒有停頓的解剖之後,墨菲斯勉強達到了導師所規定的標準。

所謂標準,不單單是將那個倒黴催的血族大卸八塊,而是在用刀的過程中,絲毫不多破壞一根肌肉纖維,甚至於動脈及靜脈血管都不切斷,若說庖丁解牛是為了形容屠夫的技術精湛,那麽墨菲斯現在就是在通往完美屠夫的路上。

為什麽要解剖?

魔法師需要解剖這些生物體幹什麽?按照大多數平民的想象,魔法師隨手扔出任何一個法術,都能直接將一個普通人炸成碎末,但是墨菲斯卻在學習的過程中明白,為什麽所謂的《元素理論基礎》這樣的書籍第一頁會寫下“魔法師,為尋求真理而生”的話語,解剖是為了獲取更為精細全麵的知識,更是在無形中重新並全麵的構架墨菲斯的世界觀。

正如墨菲斯沒日沒夜辛苦記下的元素理論概念被黛拉付之一炬般,書本上的知識,永遠沒有自己實踐來的印象深刻——雖然現在黛拉給他的書籍近乎行走在大陸的最前沿,但是這並不能代表這些理論會在未來的十年或一百年內仍舊保持領先。

新的書單已經開好,墨菲斯這一次並沒有從黛拉的古舊書架上搬書,而是需要按照這個單子去尋找到塔倫斯學院大圖書館內的幾部經典典籍,不是去記憶,而是去尋找其中的漏洞。

聽起來真是夠坑人的,千萬人用來當做真理的東西,此刻卻要輪到墨菲斯來挑刺——好在他已經有了之前的一些基礎,雖然如同空中樓閣,但是在同領域內的話語權卻尤為尖端。

沐夜而行,墨菲斯從不會浪費一分一秒。

塔倫斯學院寂靜異常,深邃的夜幕下,墨菲斯的身影來到了通宵開放的圖書館,做了登記之後便循著書單開始了查找。

此時此刻的圖書館寂靜的猶如墓地,塔倫斯學院的圖書館規模僅次於皇家圖書館,藏書以十萬計數,巨大的圖書館占地上千平米,有著貴族身份的墨菲斯自然可以瀏覽大部分區域,當然如果他亮出自己的溫德索爾繼承人身份,估計最後的那幾個高級別的閱覽室也會向他開放。

書單中自然有不少東西是那種高級別閱覽室才能瀏覽的典籍,墨菲斯走向了圖書館的管理員,掏出了黛拉借給他的一塊令牌,後者打著哈欠的姿勢猛然定住,隨即恭敬接過,領著墨菲斯來到了整個圖書館最核心區域的一間標有“四級閱讀區”的石室前,禮貌示意墨菲斯可以進入。

墨菲斯點頭,沒有回禮,踏步而入,卻在明亮的房間內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

克裏維。

似乎根本沒有察覺到墨菲斯進入這裏,這個在開學第一天時便挨揍並被墨菲斯搭救的家夥依舊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沒有對外界有任何的警惕。

墨菲斯不知道黛拉的話會讓這個家夥將這種廢寢忘食的狀態持續多久,或許十天?或許一年?或許一輩子?

克裏維隻是一個生命中的過客而已,為此唐吉坷德的告誡總是回響在墨菲斯的耳畔——“男人之間的友誼,永遠是建立在利益之上的,為朋友付出生命是最傻的行為,不要去相信那些騎士小說中的廢話...”

總之老家夥似乎對這個話題總是有著平時沒有的絮絮叨叨,看得出他有著說不出的痛苦經曆,卻隻能以此來表現出來。

朋友,到底什麽才叫朋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