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一百六十五章 最後的戰役(四)

字體:16+-

一月二十日。

大陸各個國家已經基本完成了豎壁清野的任務,囤積的糧食正在運輸途中,可以預見的是,再有一個星期,躲在城牆或要塞中人類大多數都能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隻是人類位麵的各種行動此時已經被煉獄徹底忽略——那些領主們根本不會想到...在他們為自己的計劃洋洋得意之時,墨菲斯已經料到了這些家夥們最終的目的,並開始著手做出了準備。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雖然料敵機先,但墨菲斯卻明白這並不意味著自己就能百分之百成為最後的贏家——煉獄很大,領主們很強,同時參與進來的也都是各個位麵頂階的那群家夥...深淵、沉淪、天使、神殿的每一批參與者都不是他能輕易對付的。

如今看來,單純依靠武力去解決問題已經完全不現實。所以如何開動腦筋讓人類位麵免於災禍,是墨菲斯整個計劃的大前提。

在全大陸為著墨菲斯製造的戰爭假象而忙碌之際,蘭帕德、拜占庭境內的河流悄然出現了一批批與人類截然不同的部隊。

法赫娜手下的納迦們終於經過長途跋涉而滲透到了冬日裏尚未結冰的河流之中,數量超過七萬的部隊並非都是精兵強將,卻是她麾下那些許多流離失所而暫時沒有收入的族人們——相較於深海,這些淺灘河流和滿是魚群的河流對於這些納迦而言完全就是天堂。所有參與任務的納迦們都可以獲得一件金屬武器作為報酬,而他們要做的,不過是協助船隻運輸大批輜重,是以這些納迦部隊對這一趟任務沒有任何反感,甚至一個個都卯足了幹勁,生怕自己落在後麵完不成任務而無法獲得報酬。

由此,一批批物資從拜占庭、蘭帕德及境外的公國、領地內朝著穆倫塔爾的方向開始了運輸,原本因為冰雪天氣而無法在陸地快速運輸的糧道被納迦們在水路以更快的速度打通,並且運輸速度和效率提升了十多倍不止。

在其他王國看來,這一動作似乎在宣告著拜占庭將防禦重心匯聚向了穆倫塔爾,而至於拜占庭這麽做的意圖...他們卻一無所知。

也就是在一月二十一日的下午,拜占庭與蘭帕德這麽做的意圖,才算露出了許些端倪。

西塞林城牆外,包括步兵集團、騎兵集團及最近整合出的那些“天選者”在內總共三萬人的機動作戰部隊列陣於此,等待著接下來的行動。

這些部隊中,騎兵團的四千名騎士隸屬黯刃騎士團,兩萬人屬原本的步兵序列,而還有六千人的隊伍,則是蘭帕德最新征募的“天選者”。

對比經曆數次戰爭的蘭帕德原有精兵而言,這支六千人的隊伍毫無軍容可言,甚至可以說完全就是散沙一團——此時這些臨時拚湊出的“戰士型”天選者一個個配備了武器和標準鎧甲,但寒風之中,這些沒有打過仗、甚至沒有多少軍事素養的家夥們站的站、蹲的蹲,甚至還有小部分湊到一起取暖,和兩側步兵團相比,根本就是一群農夫閑民。

作為總指揮官的墨菲斯正身處城牆之上,微微眯眼望著眼前這些軍隊,不知思索著什麽。身側的黑格爾正在和海賽爾談論著接下來演習的內容,“注意隊形”、“令行禁止”等字眼讓身材高大的海賽爾皺眉的厲害,而一旁負責記錄的依琳達爾也有些擔憂的望著下方——

顯然誰都明白,那支臨時拚湊的隊伍此時出現在戰場上實在難以理解。海賽爾治軍再強,也沒辦法幾個星期內把幾千名沒上過戰場的農夫練出什麽名堂。今天突然把蘭帕德幾乎所有機動武裝力量拉出來演練陣型,在常人看來,或許唯一的作用就是對比出那些精兵們的軍事素質有多強吧...

因為貞德這幾天似乎有些心神不寧,阿什坎迪便在教堂內陪著她聊天,希望能了解發生了什麽,是以此時墨菲斯獨自一人站在前方,始終麵無表情的望著下方。

而在他身後,則是大祭司安達利爾——按理說她出現在這裏是有些奇怪的,畢竟軍事演習大多以熟悉陣型為主,目前還用不到各類光環和神術的輔助,以往的演習她都不會參與...但顯然,麵色微微透露出緊張的安達利爾今天有事要做。

而在她旁邊,神情比安達利爾更緊張的,卻是一旁那位穿著羽毛披風、一臉皺紋的老頭。

“放輕鬆點,演習的目的就是發現不足,有我在,不用擔心失敗。”

墨菲斯的話語讓安達利爾臉色舒緩了些,可那個老者卻捏緊了手中的木杖——說起來,他的身份比起安達利爾可謂低了不少,但從某種意義上而言,也算是一方宗教領袖...木塔塔爾,這位名字有些奇怪的老頭,正是並入墨菲斯勢力後低調無比的“巫毒”教派領袖。

教廷消失後,巫毒教派終於得以從苦海中解脫,隻是他們本就式微的厲害,又總是生活在叢林中而鮮少接觸人類,所以幾乎被墨菲斯遺忘在角落中。直到幾天前蘭帕德開始大範圍征兵時,這位大執政官才又找到了他們,並提出了一係列要求。而直到此時…木塔塔爾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就這麽站在了墨菲斯的身前,並將參與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戰鬥。

“好了,開始吧。”

隨著墨菲斯的話語,海賽爾開始發布起了指令——城牆下方騎兵團最先開始移動,他們組成三叉戟陣型呼嘯而過。而隨後一支支步兵隊伍則立即跟上,和騎兵的衝鋒路線完美的契合,一波波衝過了假想中的敵軍陣型。

他們的隊伍始終維持整齊,步伐聲甚至都達到了某種統一,殺氣凜然,氣勢十足。

可隨後,情況開始有些變化。

六千名新“天選者”組成的方陣處於最後,他們雖然同樣接到了向前衝鋒的命令,可是這些從未上過戰場的家夥,在啟動後卻完全和其他步兵陣列是兩碼事...擠在一團的隊伍亂糟糟的向前挪動著,跑了幾步後便沒有任何隊形可言,甚至連衝鋒的方向都在兩百米後發生了變化,歪歪斜斜的朝著錯誤的地點奔跑而去...

這情景看的黑格爾和依琳達爾等人眉頭直皺,他們不由自主的望向墨菲斯,心中都在懷疑他的真正想法,卻隻看到墨菲斯保持原本的姿勢望著下方,待那支隊伍自我崩潰、散亂之後,才轉頭對安達利爾道:“就是現在——”

“好!”

大祭司小臉繃緊,有些緊張的開始吟唱禱文,隨著她手掌抬起,一道光環自天而降,穩穩落在視野中那片散亂士兵之中。

“力量增幅”,這道光環原本的作用在於激發士兵們身體本身的潛力,增強其物理力量,但和其他大範圍光環性質不同的是…其可以按照施法者的意誌準確圈定作用範圍。

所以此時受到光環影響的,隻有眼下這支散亂的步兵隊伍,卻沒有波及到其他任何士兵。

“木塔塔爾。”

墨菲斯隻是點了個名,後者便誠惶誠恐的抬起了手中的木杖——“巫毒”教派戰鬥方式有三種,一種是變身的“穆薩德”,一種是召喚生物,還有一種為“薩滿”。曾經和墨菲斯一起作戰的穆薩德們擁有能變身成野獸的能力,而他們還有另一種技能沒有展現過…那就是“野獸控製”。

通過影響野獸的情緒和精神,從而達到命令野獸或獸群的效果,這種巫術立刻讓墨菲斯聯想到了一種可能,於是他將這些完全不知如何作戰的“天選者”匯聚到了一起,開始了這個大膽的嚐試...

木塔塔爾的“野獸控製”被墨菲斯釋放的法則之牆籠罩,一道暗紅色的光暈閃過,繼而這法則之牆便將安達利爾一同籠罩。

緊接著,遠處六千“天選者”們原本散亂的隊伍開始了變化。

已經自我分割成三部分的六千人步兵隊伍緩緩的開始了聚攏,那些士兵們奔跑時的節奏開始漸漸統一,衝鋒的方向也開始發生了改變...

好似有一個無形的聲音在為他們修正著自身的狀態,起初是衝鋒的方向,隨即是隊伍內在的結構,然後是步伐…

看到這些變化,依琳達爾揚起了眉毛,似乎有些驚歎這支隊伍能夠如此順從墨菲斯的意誌來行動,可對於黑格爾和海賽爾等人而言,眼下這一幕的發生,他們卻隻感覺到了心驚肉跳。

待墨菲斯開始運用“法則”熟練的掌控那支隊伍時,海賽爾已經徹底瞪圓了眼睛,甚至連話都說不出來了。

一旁的黑格爾也是目瞪口呆的摸樣,抑製不住的出聲道:“我...我從未想過...軍隊還能這麽調動——如果...所有隊伍都能如此,那——”

他甚至激動的連胡子都在顫抖,旁人或許不懂這意味著什麽,但熟悉軍事的他和海賽爾卻明白,如果一支軍隊的各個隊伍可以被統帥實時監控並操縱,那麽其戰鬥力幾乎是呈倍數增長的!

這個時代的戰爭,統帥發布的命令通過傳令員一道道傳遞下去,若是軍陣大些,待前方得到消息時恐怕已經過去十分鍾以上,而混戰之中的軍隊更是隻能以旗號和號角為令,表達“前進”、“撤退”這類的命令尚且可以,若是再複雜些便根本束手無策。所以這個時代“百戰精兵”的意義,更多在於其敏銳的戰鬥意識——士兵們知道在正確的時間、以正確的方式出現在正確的地方,這一點遠比他們自身的戰力高低重要得多。

如教廷潰敗一役中,教皇吉奧瓦尼調度失誤、無法補救,幾乎直接宣告了他最後的反撲失敗,而現在...

望著在墨菲斯命令下陣型已經和其他步兵團無異的隊伍,黑格爾已經徹底服了氣——他相信,有這麽強大的指揮方式,任何隊伍都足以發揮其最大潛力!

沒有士氣?戰地經驗不足?貞德大主教、安達利爾大祭司的光環神術可以徹底解決這些剩餘的問題。

聯想到拜占庭正在凝聚的更多軍隊,黑格爾不由得聯想到數十萬大軍在墨菲斯的控製下如戰爭機器般收割敵人的情景...目光微微轉移,正微眯雙眼注視前方的大公爵此時似乎正思索著什麽,隻是那嘴角微微翹起的弧度,卻讓人明白...無論是誰當他的敵人,接下來都要倒黴了。

........................................

感謝【千夢醉】和【萌喵貓】的月票!女神給了三張,拜謝支持!

現在處於小封,這三天不能斷更,今天到現在為止寫了這麽多,晚上估計會再寫點留作存稿,明天盡量更五千以上。

下麵還有個推薦,《冒牌機甲師》,新書榜熱書,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