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最後的戰役(七)

字體:16+-

驚天動地的大戰展開之際,珀爾修斯卻和另外三位主天使帶著三萬天使軍隊走上了返回天使位麵的道路。

“主戰派”烏列帶領的部隊已經全麵發動進攻,距離這麽遠,撤退的天使們偶爾還能看到那爆閃的聖光照耀向天空。然而這一路之上,處於“戰略轉移”姿態的隊伍卻鮮少有誰回過頭去的。珀爾修斯麵色很差,他此時的心情有些悔恨——並非悔恨選擇撤退,而是悔恨沒有帶著更多的天使離開那注定會成為絞肉機的戰場...

這場戰爭打到現在,在珀爾修斯看來已經失去了其原本的意義。天使位麵在烏列的帶領下如同失控的戰車,在撞擊到敵人時,無論是勝利還是失敗,都注定會是兩敗俱傷的下場...

“諸神的黃昏...難道這會是諸神的黃昏麽。”

珀爾修斯想起死亡天使的那句預言,心底有一抹慌亂的情緒閃過。他幾次停住腳步想要回頭,卻強迫自己繼續向前走去——他心底知道自己在害怕什麽...他怕若是這場大戰真的如“死亡天使”預言般發生,自己身後的軍隊,或許真的會成為天使位麵留存的最後一些骨血了。

“或許...這…應該不是吧。”

珀爾修斯在內心不斷重複著,卻隨即為自己心底這點僥幸心理而感到鄙夷,一路走來,他不得不承認自己平靜太久的心情還從來沒有如此慌亂過,正想著加快腳步離開這裏,卻聽到前方有信息回報。

“還有一支部隊?!”

珀爾修斯瞪大了眼睛,此時突然有消息稱前方二十公裏處的山坳後竟然存在著一支數量達到十五萬上下的軍隊。珀爾修斯立刻滿腦子疑惑——三天前他曾經派出部隊輻射偵查了附近上千裏的區域,確認沒有威脅後才選擇了這條路線,可如今這支突然出現在視野中的部隊是怎麽回事?

難道是柯崔萊恩的詭計?

極目遠眺,貧瘠土地上的確出現了滾滾煙塵,珀爾修斯停住了腳步,立即讓這三萬天使軍隊擺出了準備迎敵的姿態,同時派出更多天使去偵查情況——而沒過多久,一道道反饋而來的信息確實讓珀爾修斯徹底愣在了原地。

“人...人類?”

他怎麽也沒有想到過這個可能,天使和地獄位麵的戰鬥,從來都是人類位麵被殃及池魚,可什麽時候…人類竟然有勇氣闖入煉獄位麵了?

眼前的一幕讓珀爾修斯大腦有些停轉,但隨即他想起自己曾經和“死亡天使”的化身聯係並說明煉獄情況的事情,心下頓時出現了一個“天方夜譚”的想法——難道這人類位麵浩浩蕩蕩而來的援軍,竟是那位曾經“死亡天使”帶來的麽?

腦海裏剛剛找到許些原因,珀爾修斯卻突然感覺一股威壓驟然籠罩了全身,胸口好似被一柄重錘猛然敲擊般,連呼吸都為之一窒——他舉目四望,周圍所有天使盡是身軀一震,和他一樣,同時感受到了來自頭頂上方的那巨大聲勢...

這是?

心下來不及體會那愈發不詳的預感,珀爾修斯便看到麵前地麵上倏然出現了自己長長的剪影——那是身後有什麽光芒驟然亮起後造成的效果,他猛的扭過身軀,發現一道直指天際的光芒正在烏列率領的天使大軍中央升起。

那光芒穿透雲層,好似要刺破這蒼穹般——而隨著那被衝擊轟開的天幕出現一個閃爍著光芒的亮點時,珀爾修斯那是種古井不波的麵容之上終於露出了無法掩飾的震驚。

“光明..神?”

......................

時間回到數分鍾之前的戰場上。

天使軍隊的士氣因為薩爾納加和柯崔萊恩的突然聯手而瞬間跌入穀底,瘋狂的煉獄大軍從地底湧出,帶著驚人氣勢一擁而上——前排的天使隊伍為此被生生撞的停下腳步,繼而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劇烈衝擊。

馬格納斯議會的主天使有些懵了,他們從未想過想象中定然會遭遇重創的柯崔萊恩竟然有如此算計。可當敵人排山倒海般湧來時,馬他們才發覺自己已經沒有退路了…

薩爾納加巨大的身軀蠕動著,每前進一步,那卡鉗般的巨爪都要揮舞一番,釋放出無數黑色的光芒,而被他擊中的天使幾乎連反抗之力都沒有便癱軟在地,化為一片枯骨...

成片光翼漸漸被橘紅色的火光所吞噬,瘋狂的廝殺下,山穀口的天使大軍距離崩潰隻有一步之遙。

主天使們把目光投向了那手持火焰之劍的烏列,後者的麵容隱藏在兜帽下,不斷揮擊的利刃卻依舊平穩,看上去好似並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有主天使從前線退了回來,大聲和烏列說著什麽,不過不用他提醒,誰都看得出來這支軍隊已經成了強弩之末——隨著薩爾納加的攻擊愈發迅猛,連議會的這些主天使都被迫不斷後退著,更不用提最前線那些已經失去鬥誌的戰鬥天使了。

可也就是在這時,烏列的反應卻令整個議會的眾位主天使有些...措手不及。

他突然間展開了六道光翼,身形朝著天空直直飛起,竟是不偏不倚的朝著煉獄大軍上方飛行而去——這看似飛蛾撲火的行為,一時之間讓馬格納斯議會其餘主天使以為他準備孤注一擲的單挑薩爾納加,可隨後烏列高高舉起手中長劍的動作,則讓眼前的一幕變得愈發荒誕起來。

薩爾納加哈哈大笑,聲音隆隆回蕩在山穀,似乎連那震耳欲聾的廝殺聲都蓋不住他的嘲諷,馬格納斯議會的天使們則疑惑的望著戰場上方那吸引所有目光的烏列,心下完全搞不懂他要幹什麽。

身處戰場上方,俯瞰著煉獄的烏列似乎有著一抹迥異往常的淡然,兜帽下的麵容誰也無法看清,可是當他緩緩抬起手臂,讓忽然間火焰愈發熾烈的長劍指向天空時,一股浩然的氣息驟然間彌漫在了他的四周。

這不是屬於天使位麵該有的氣息,主天使們齊齊變色,他們絕沒有想到烏列手中的長劍會爆發出遠遠強於其實力的威壓——一個詞匯逐漸浮現於主天使們的心頭,讓他們驚愕的相互對視著...

“神殿?”

遲疑著說出了那個四周主天使心中已有預感的字眼,他們卻更為眼前出現的一幕而感到無法接受...

堂堂馬格納斯議會,從建立之初就是與神殿諸神並不對路的。因為那些自認為高於天使的諸神從來都把這些天使看做“下等生物”,是以從未有過天使以議會議員的身份協助神殿位麵去做什麽事——而如今,烏列的行為雖然比不上科蘇希爾那般嚴重,卻也稱得上“背叛”了!

他背叛了天使位麵,成為了神殿“諸神”的走狗!

“劈啪!”

烏列的長劍突然間崩裂,逸散開來的火光直衝雲霄,竟然形成了一道巨大光柱,而隨著被蕩開的雲霧間閃爍而出的那道圓形傳送門出現,下方的戰場也產生了一瞬間的寂靜。

那是因為,一股不屬於這個位麵的強大氣息轟然從頭頂的天空傾瀉而至,好似當頭壓下了一波海嘯巨浪般,無論是天使還是惡魔,都為此齊齊感受到了難以言喻的壓力。

好似隕石般的明亮光點從傳送門外倏然墜入,在空中劃出了顯眼的軌跡,而後便是那越來越強大的威壓重疊施加在在場的所有人身體之上,直至“轟”的爆裂聲響起,戰場上便多了一個耀眼無比的光團...

薩爾納加的笑容依舊掛在臉上,他舉起的巨爪向前揮舞,率領著上千惡魔直直撲向那巨大光團,口中話語帶著許久沒有出現過的興奮——“終於來了...終於要在這煉獄,直麵我們的怒火了麽!?”

“呯!”

他的身軀直接撞擊在了距離最近的那個球形光團之上,這一擊方才顯現出他的可怕實力,不遠處那些愣怔的主天使齊齊變色,均是沒有想到原來薩爾納加之前竟然始終留有餘地——可天空之上的烏列卻望著那之前他們根本無法應付的煉獄領主,低聲道:“隻有你們會算計麽?”

隨著他的話語落下,那浮現於戰場中央的光團倏地碎裂,在轟然將薩爾納加炸的後退數十米時,從光芒中走出了一個身高與天使們相仿,卻身穿一身白袍的身影...

古西迦帝國風格的衣飾、英俊而近乎完美的麵龐,身形與人類相似,可那雙瞳卻放射著金色的光芒…

“迎接審判吧,煉獄。”

在人類位麵受到無數信徒擁戴、被稱為“主”、“至高神”、“上帝”的光明神耶和華,此時以真神形態,撕裂了空間位麵,來到了這充滿死亡氣息的地獄。

神祇降臨其他位麵,這完全是在煉獄領主們策劃闖入其他位麵前搶先出手的一招狠棋,而將時機選在此時,更擁有了一舉蕩平三大地獄位麵所有阻力的機會!

烏列作為神殿位麵的棋子,從始至終都在推動著這整個棋局的發展,直到現在才使出最後的殺手鐧,讓神祇降臨煉獄...而對於他的行為,恐怕整個馬格納斯議會都不會有絲毫預料!

戰場上的氣氛隨著一位真正神祇的降臨而倏然間改變,但顯然,薩爾納加渾然不懼眼前的光明神耶和華——他身軀驟然前衝,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撞擊在了這位神祇身上,在一片爆閃的光華中開始了那聲勢浩大的攻擊!

誰沒有見過煉獄領主全力出手的摸樣,更無法想象煉獄領主和神祇硬拚的後果,可眼下,當一切就這樣毫無多餘廢話的發生時,已經沒有誰能去阻止了。

所謂的軍隊...包括天使、深淵、沉淪位麵的這些士兵,盡數成為了戰場上被忽視的螻蟻,甚至連柯崔萊恩和烏列都成為了配角。

戰場中間,原本對戰的天使和惡魔被這兩個令人窒息的身影所徹底隔開。

神祇的力量有多大?

墨菲斯、阿什坎迪、柯崔萊恩、曾經的安達利爾等隻能稱作擁有“半神”之力,即便如此,掌握了法則力量的他們也擁有極為可怕的破壞力...而即便如此,和真正的“神祇”比起來,“半神”終究差了太多。

薩爾納加作為“貪欲之主”,實力與神祇並列,是以當他和光明神戰作一團時,整個末日穀都幾乎遭受了毀滅性打擊...

看似最基本的肉搏,每一擊蘊含的力量卻遠遠超乎旁觀者的想象——薩爾納加揮舞的巨爪被光明神躲開,可沿著攻擊路線,上百名天使卻被那莫名的力量直接絞的支離破碎;轟擊而出的光明神術沒有擊中薩爾納加,卻直接炸塌了遠處長度超過千米的山穀峭壁,轟隆隆將末日穀的入口炸的豁了口!

中央戰場被神祇和煉獄領主隔開後已經成為了禁區,在一分鍾的時間內已經有數千名距離靠近的天使與惡魔被轟成了齏粉,

這樣的戰鬥已經不是能靠士兵數量能取勝的了,馬格納斯議會主天使們毫不猶豫的下令撤退。他們明智的選擇後退,可命令卻一時之間很難得到有效傳達,無奈之下天使們展開雙翼,立即準備從空中開始撤退...

他們甚至懶得去和烏列爭論什麽,對於這個已經為神殿服務的走狗,馬格納斯議會有的是時間回頭和他算賬——但前提是...馬格納斯議會必須在這場戰爭中幸存下來。

但事實上,當天使們飛起在空中,像是候鳥遷徙般遮天蔽日的準備撤離時,遠處的天空之上卻出現了許些他們不想看到的“異象”。

烏雲。

濃稠的黑色如同墨汁,鐵青色的天空上好似被一片瘟疫席卷,雲朵被不斷地染黑,這雲海更像是奔湧而來的浪潮,幾乎頃刻間便將末日穀上方的天使們徹底包圍...

然後,有一個身影從雲層中隱隱浮現出來,模模糊糊看不清楚,卻又讓人根本無法忽略其所散發的強大氣勢...

“繆斯!如果你來的再晚些,恐怕這老家夥就已經被我幹掉了!”

實際上薩爾納加在戰鬥中是略占下風的,但他卻在這數分鍾的對抗內絲毫沒有退卻半步,硬生生抗住了來自光明神的所有傷害——有煉獄作為主場的優勢,他對眼前眾人敬畏的神祇根本沒有半點畏懼,甚至隱隱生出一種病態的興奮...

弑神...每殺死一位神祇,意味著煉獄領主的實力更勝一籌,薩爾納加絕對不願放棄這樣的機會,更不會讓這早已布好的局被對方看穿。

“瘟疫之主”繆斯的參戰聲勢甚是駭人,在人類位麵他僅僅是依靠一個簡單的法術便讓整個大陸疲於奔波,而現在,從黑色雲團中出現的數億飛蟲更是讓天使們麵色齊齊一變。

體積甚小而無孔不入的毒蟲朝天使大軍飛去,擺出了將整個天使大軍全殲的姿態,而繆斯本人更是現出真身,驟然出現在了光明神的身後,和薩爾納加開始了圍攻!

這一次,末日穀前的戰鬥可謂徹底進入了白熱化——而當一身黑袍的科蘇希爾出現時,始終沒有說話的光明神卻露出了微微嘲弄的表情...

雙瞳始終放射著金色的光芒的他開口時,話語間並沒有《舊約》記載中那些難以理解的深奧詞匯,卻隻是簡單地說道:“煉獄領主,如今隻剩你們三個了麽?”

說罷,這位看似隻穿一身簡單白袍的神祇便揮手擋住科蘇希爾揮來的長劍,一掌摒退薩爾納加,身軀一躍間,徹底踏碎了腳下已經完全改變地貌的末日穀,在向上飛行的過程中驟然伸張雙臂,讓一道無形的領域倏然間籠罩了整片戰場。

神之領域。

和曾經墨菲斯施展的“領域”或之後的“法則之牆”不同,這是完全屬於神祇才有的“神之領域”,其威勢之大,甚至在出現之際便讓整個煉獄位麵都開始了劇烈的震動!

位麵震蕩,意味著自古以來恒定的七大位麵結構出現了不穩定的現象——正如當初索蘭達無法直接進入人類位麵般,“低位麵”是無法承受“高位麵”那些頂階存在的力量的,而此時身處煉獄的光明神完全釋放出屬於他的“神力”,瞬間便致使這個位麵不再如之前穩固。

各大位麵之間的位麵結界瞬間不再如之前那般結實,而其後果,便是頭頂那剛才被烏列打開的傳送門瞬間閃過了無數道光芒…

神之領域內,感受到那神威侵壓的三位煉獄領主同時抬起了頭,籠罩在他們頭頂上方的光點如群星,密密麻麻的足有上百之數——在下落過程中緩緩現出了原本的摸樣…

他們長相各異,身材更是大小不一,有手持巨劍的,有身著樹葉綠衣的,更有一身璀璨的幽藍色冰晶的…

而他們的名字,卻足以讓人類位麵的那些凡人目瞪口呆——如今這戰場之上,或許隻有薩爾納加還有閑心露出一副笑容,嘴裏不停的說著眼前這些家夥的名字:“戰神‘奎斯’、火焰之神‘拉那洛’、冰雪女神‘拉維納’…哦,連瑪爾女神都親臨了。”

一個個令人震驚的名諱從薩爾納加口中說出,戰場再次陷入了寂靜之中。

看起來,原本將天使們大軍算計入局的煉獄領主們,如今似乎被烏列這位主天使幹淨利落的擺了一道…

....................................

感謝【罪洋】的捧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