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權杖

第一百六十七章 最後的戰役(六)

字體:16+-

二月一日。

空氣依然寒冷,往日籠罩穆倫塔爾的大雪終於停下,城市內早已集結的軍隊組成了一個個並不整齊的方陣,戰前的氣氛略顯緊張,隻是士兵們臉上更多的表情卻是迷茫。

因為他們中的大多數人,根本就沒有上過戰場,更不知道接下來自己要去哪裏。

不過顯然其中一部分隊伍很明白接下來要麵對什麽的。墨菲斯在走出亞蘭蒂斯的那一天起便和這個大陸幾乎所有頂尖議會不斷會談,包括“黃金羅盤議會”、“圓桌騎士議會”,十大家族的各個族長...到了最後,也終於如願以償的見到了“法則”議會的諸位成員,並以“半神”的等階見到了自己的導師黛拉。

經過多日的商討,這些平日裏匯聚幾乎整個大陸精英力量的此時都匯聚一堂,準備同自己一起麵對接下來可能發生的一切災禍——墨菲斯本以為說服他們的工作會很困難,卻哪曾想“法則”議會的無條件支持竟然會讓所有議會和家族立即改變之前的模糊態度,傾盡全力做出了備戰姿態。

這或許和黛拉有關?墨菲斯想過很多,卻沒有找到“法則”議會支持自己的原因。不過大戰在即,所有的準備都已經就位,墨菲斯要做的,隻有努力推動這巨大的戰爭漩渦,去阻止煉獄那足以毀滅人類位麵的計劃。

此時在穆倫塔爾備戰的隊伍構成也稱得上略微複雜——除了蘭帕德公國、拜占庭和十大家族搜羅來的十五萬“天選者”士兵,還有斯嘉麗和威廉聯手提供了數千名血族和狼人作為斥候…而三個議會連帶“守夜人”總共五十名整個大陸頂尖實力的存在,更讓這隻原本看起來好似民兵的隊伍瞬間戰力達到了大陸頂峰。

試想會有多少軍隊能擁有超過三十位大魔導師以上等級的法師存在?更不用提圓桌騎士議會那群實力卓越的聖杯騎士,如果再算上蘭帕德本身那些強大的士兵和法師團,眼下這支聯合軍隊雖然人數並不多,卻儼然成為了匯聚大陸幾乎全部尖端力量的存在。

而此時,作為這支隊伍領導者的“大元帥”墨菲斯,正站在一處挖掘好的巨大深坑前,沉默凝思片刻,抬手下達了那醞釀許久的命令。

這裏正是當初阿什坎迪沉睡的地下墓穴,誰也不會想到當初阿什坎迪自我封印前就已經將這扇傳送門準備好,而如今隻需要法師們用能量將其激活,軍隊便可以在煉獄領主毫不知情的情況下進入煉獄位麵...

隨著墨菲斯的命令,“黃金羅盤議會”的法師們一個個麵色嚴肅,抬手間浩瀚的能量激射而出,三位“法則”議會的老家夥舉起法杖,一道道光芒,讓這深坑中原本滿是泥汙的法陣瞬間激活。

而作為曾經禽獸準備這個法陣的煉獄領主,阿什坎迪先是望了望墨菲斯,在看到他微微點頭後邁步而出,輕輕劃破了指尖,讓一滴鮮血落在了這麵積超過兩百平米的圓形法陣之上...

刹那間光芒衝天而起,撕裂空間的爆鳴聲響徹穆倫塔爾,而那一道通往煉獄的大門,則緩緩於麵前打開...

“出發!”

身為這支軍隊的統帥,墨菲斯下達了這簡單一場,卻代表著人類位麵“逆襲”的軍令——號角聲吹響,整個穆倫塔爾的軍隊立即開始了緩緩移動。

讓娜、布朗帶領的騎兵團,桑德蘭、克裏維的法師團、一排排背著連弩的步兵陣列,蘭帕德的部隊首當其衝進入了傳送門。隨後威廉•克雷芒來到自己麵前,和墨菲斯鄭重交談幾句,便帶著那些身著華麗衣飾的血族進入了傳送門之中。

而後郎基努斯親王、唐吉坷德等圓桌騎士騎著戰馬在衝自己行禮,帶著後方十數萬的“天選者”們陸續經過了這扇大門。

望著那通往煉獄的傳送門,墨菲斯輕輕摩挲著手中那黑色的筆記本,低聲自言自語道:“一切...就要開始了。”

................

五天後,二月六日。

對於煉獄位麵而言,這是或許是一個應該被載入史冊的日子。

經過將近一個月的努力,柯崔萊恩帶領的沉淪、深淵聯軍終於擺脫了之前饑寒交迫的困境。他的部隊在沿途襲擊了薩爾納加麾下數量多達五萬的軍隊,讓麾下這支大軍士氣大振!

而在今天,柯崔萊恩的部隊終於通過這種以戰養戰的方式舒緩過來,進入了氣候溫暖的“末日穀”範圍。之前曾經勸阻柯崔萊恩的血族族長庫爾卡拉已經沒有任何反駁他的理由,而整個十二直係血族也安分了許多。

此時這人數尚且有二十五萬的隊伍駐紮在了末日穀入口處,做好了即將麵對這處山穀深處的主人…薩爾納加的準備。

而就在士兵們想要鬆口氣進行休整之時,從山穀外突然殺出的天使大軍立刻讓柯崔萊恩眯起了眼睛。

浩浩蕩蕩、好似凝聚天使位麵所有力量的軍隊足有十萬,就這樣毫無保留的發動了全麵進攻。

柯崔萊恩並不知道這還是珀爾修斯帶著三萬天使撤離後的數字,總之這場戰鬥看上去好似是天使們早有準備的伏擊。

但即便是庫爾卡拉等一眾血族長老也不會知道,帶領他們一路殺過來的柯崔萊恩,其實早已等待這些天使許久了...

“準備戰鬥!在穀口迎擊!”

柯崔萊恩立即下達了反擊的命令,絲毫不顧這樣的戰鬥對自己有何不利——前方是直撲而來的天使大軍,後方卻是末日穀內隨時可能進攻的薩爾納加,這樣被夾在山穀口可不是什麽明智的注意。

“這樣後方會有危險的,柯崔萊恩,薩爾納加一定不會放棄這個機會來進攻的!”

庫爾卡拉看出了其中的凶險,立即出言提醒柯崔萊恩,卻沒想到換來對方一句冷冰冰的回答:“危險?沒有問題,血係十二部族立刻撤到後軍,阻擋薩爾納加可能出現的攻擊。”

“你——”

庫爾卡拉呼吸一窒,怎麽也沒有想到對方竟然會將血族當做肉盾去抵擋那實力恐怖的煉獄領主——但轉念一想,庫爾卡拉卻生生忍住這口氣,好似下了什麽決心似的,點頭答應,沒有廢話的轉頭離去。

柯崔萊恩見他如此忍氣吞聲,自己也有些意外,但此時他的注意力根本沒有放在末日穀內,甚至沒有打算去認真指揮什麽戰鬥,隻是目光望向遠方天使位麵戰陣中的那個身影,呢喃道:“各個位麵打了這麽久,諸神的黃昏…就要來臨了麽?”

一片光芒爆閃開來,天使們的聖光攻擊落在柯崔萊恩前方,而他則毫不示弱的抬起那無數觸手,對抗著那些衝勢凶猛的天使們。

十萬人的天使軍隊排出了一道道整齊而充滿殺氣的隊列,轟然間和煉獄那紛亂的隊伍撞在一起——廝殺立刻展開,各色鮮血噴濺開來,長劍揮舞,肉體分離,嘶吼聲震耳欲聾…

雖然天使們的數量隻有柯崔萊恩麾下聯軍的一半不到,可是他們卻因山穀地形地勢而立刻占據上風——穀口狹窄,最多隻能讓雙方一萬人數量左右的部隊進行接觸混戰,所以這對戰鬥力極強、配合默契的天使們而言極具優勢,他們牢牢頂住了良莠不齊而陣型散亂的聯軍,幾乎一個照麵便將對方的衝勢生生壓了下去!

烏列手中燃燒著藍色火焰的長劍高舉,那代表天使位麵的聖光照耀全場,讓原本橘紅色調的末日穀瞬間呈現出一片白金色——馬格納斯議會的天使們一齊出手,無數聖光灼燒著深淵和沉淪的那些惡魔們,痛呼聲蓋過了廝殺聲,讓天使大軍士氣暴漲。

可是數量優勢終究是數量優勢,在這山穀口前,源源不斷衝過來的深淵惡魔完全拿出了用命堵住缺口的架勢,前赴後繼的瘋狂摸樣根本不用柯崔萊恩多說什麽…他眯起眼睛,口中的咒語不停,一道道煉獄法術激射而出,天使們成片死去,隨後又被預備隊立刻補上,戰局在這山穀口逐漸陷入了膠著,慘烈異常。

而在聯軍後方陣地,一位位血族長老卻正麵色嚴肅的望著巴倫納家族的領導者,欲言又止。

“我知道柯崔萊恩的要求很過分,所以我現在想問問各位,難道我們就這樣被他不斷利用,最終被他活活耗死,看著他成為這地獄的主人?”

庫爾卡拉顯然是不想繼續屈居人下了,他指著末日穀內,憤憤道:“讓我們這些血族守在後軍?如果薩爾納加真的來了,我們根本誰都擋不住!等我們這些直係血族的長老死幹淨,柯崔萊恩就再也沒有掣肘了,那是就算打不過領主,他一樣能成為沉淪和深淵的霸主!”

“可我們呢?不過是他成功的墊腳石罷了!血族在他的眼中就是可以利用的資源,用過就扔,根本不會有半點猶豫——他的承諾就是放屁,‘謊言之主’會跟你談什麽誠信?”

這些族長中,原本還是有不少在戰爭中占了不少便宜的,有的因為吸食了高階生物的血液而實力大增,有的讓自己的族人掠奪了無數財富,可如今想來,這一切不過是短暫的“榮耀”罷了,若是沒命去享受,掠奪再多也是無用功。

所以他們都點頭應是,沒有誰再去反駁庫爾卡拉。

血族都是怕死的…生命越久遠的家夥越是如此,否則當年他們也不會隻扔下克雷芒家族便逃竄到其他位麵。

看到這些族長一個個被說服的樣子,庫爾卡拉心中更是下了決心,扭過頭望著遠處帶給他無數次恥辱的柯崔萊恩,狠狠低聲道:“那麽…就讓這位‘謊言之主’,死在他的謊言之下吧!”

接下來,直係血族的十二位族長或許是長久以來第一次達成某種共識,他們混雜在柯崔萊恩聯軍中的隊伍其實早就悄悄於其他部隊分隔開來,是以此時族長們的命令幾乎沒有任何阻礙的便傳達下去,七萬血族驟然行動,展開雙翼直接朝著山穀上方飛去,竟是做出了潰逃的姿態。

因為經曆了無數戰鬥,此時留下的血族中擁有雙翼的伯爵級血族占了八成,所以在短短的五分鍾內,整個聯軍後方軍隊幾乎頃刻間蒸發般走了個幹淨。

剩下那些沒有雙翼的血族也是朝兩側撤開,他們沒有衝入末日穀,而是攀爬著兩側的山壁直接逃走——二十五萬大軍頃刻間有七萬潰逃,這一突**況讓柯崔萊恩都有些發楞,他回過頭時隻看到那漫天的黑色蝙蝠翅膀,根本連庫爾卡拉的影子都找不到…

按照一般的戰爭而言,一支軍隊被擊殺三成時,基本注定了其失敗的下場,而此時直接潰逃的七萬血族,對於柯崔萊恩的聯軍而言絕對是一記沉重打擊!

整個聯軍被這突如其來的潰散搞的有些發懵,他們不會飛行,一時之間還以為後方遭遇了襲擊,頓時士氣低落下去,導致前排抵抗天使的陣線瞬間顯露出了崩盤的頹勢。而烏列等主天使見勢立即衝入戰陣親自撕開了防線,讓整個天使大軍都開始了全線推進!

柯崔萊恩望著眼前發生的情景,臉色卻並沒有多少變化…說起來,他將這支聯軍拉到這裏,本就不是為了去擊殺薩爾納加的——因為早在第一次他出手擊殺索蘭達之際,那位煉獄領主被“殺死”前便笑著說出了整個煉獄的計劃…

這個計劃太過瘋狂,太過不可置信,卻又讓柯崔萊恩不得不相信。

於是這位“謊言之主”明白自己成為了這個計劃最為關鍵的棋子之一,他不得不這麽一路走下去,因為柯崔萊恩明白,如果他不去做,煉獄領主們隨時可以把他抹消並扶植另一個傀儡到前台來進行這所謂的“地獄內鬥”,所以他別無選擇,必須把這場戲演下去!

如今,這場戲…就快演到應有的**部分了。

天使們沒有料到柯崔萊恩的部隊會敗得這麽快,這讓馬格納斯議會的主天使們看到了“蕩清地獄餘孽”的希望,他們不斷施放的聖光愈加耀眼,更讓整個天使大軍呈現出一種瘋狂的進攻態勢,幾乎連帶著所有預備隊都朝著末日穀中湧去…

而就在這時,一陣隆隆的悶響在山穀內開始了回蕩。

山穀猛然發生了劇烈震動,戰場上的敵我雙方頃刻間無法站立,而隨著這地震愈發強烈,一股熱量極高的熔岩驟然在距離戰場不到千米處的山穀地麵上噴湧而出。

隨著那熾熱的熔岩潑灑在戰場之上,一個巨大而肥碩的身軀也隨之顯現出來——繼而那岩漿之中開始不斷爬出一個個形容醜陋而渾身冒火的生物…

薩爾納加和他的軍隊出現了。

這一幕並沒有出乎馬格納斯議會的預料,卻正是他們敢於此時衝鋒的理由——因為薩爾納加出現的地點正好位於柯崔萊恩的軍隊之後,而天使大軍和薩爾納加直接在這山穀內將其夾擊,按照之前柯崔萊恩與煉獄領主的矛盾,這深淵和沉淪的軍隊定然會遭遇薩爾納加的毀滅性打擊!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馬格納斯議會的天使們有些懵了。

薩爾納加領主的軍隊自熔岩湧出後毫無停歇的朝山穀外湧來,卻根本沒有攻擊柯崔萊恩手下的軍隊,而是直直填不上了被天使撕開的裂口,盡數將攻擊對象指向了天使大軍!

至於柯崔萊恩,更沒有如天使預料般用那枚“心髒”去攻擊薩爾納加,卻是直接調轉矛頭,配合著身軀比他大出數倍的薩爾納加,一起開始施法攻向了馬格納斯議會的主天使!

“中計了!”

議會的主天使們立即察覺到了不妙,可此時他們根本就沒辦法後退,因為所有天使軍隊已經盡數湧入了山穀,隻能前進,連變陣的餘地都沒有!

一瞬間,形勢逆轉。

.................................

感謝【末於】【欣哥哥】【紫薯饅頭】的月票,紫薯朋友投了三票,拜謝支持!

還感謝大荒散人的禮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