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三五 元身奪舍

字體:16+-

這人扯開骷髏身上外袍,又將自己衣衫拉開,露出赤身**,依舊不作言語,隻是那張生硬僵直慘白如死人一般的臉上,露出一抹冷笑。

旋即,他做出了一個舉動,隻叫石生也禁不住掩嘴驚呼。

他忽然張臂抱住那具骷髏,緩緩用力。霎時之間,整個石室之中,都出現一陣吱呀慘烈的聲響,就好似骨骼受壓,被碾成粉碎時候的聲響。

而那人擁住骷髏,持續用力,在石生的視線之中,十分清晰的看到了那具骷髏骨架,竟如同沒入深雪之中一般,開始陷入皮肉,隻進入了半分之後,那人忽然施力,撲哧一聲怪響,骨架盡沒,完全消失在了他的皮肉之中。

這人微微活動了一番手臂腿腳,似是在熟悉身軀,半晌之後,才重又將衣衫穿上,依舊坐回原地。

隻是那具後走進來的骷髏,卻早已沒了蹤影,隻剩原地一件黑袍。

石生圓瞪著眼,張口結舌說不出話來,幾乎齒舌打顫。這人手段太過慘烈可怖,若是換個練氣士在此,隻怕也不至於如此,然而石生向來不曾接觸過這些事情,真正算是正經的修道練氣士,也隻是近來的事情,甫一見了這等邪魔歪道的手段,如何不驚懼異常。

他一麵驚恐,一麵想著此地如此詭異,不知接下來又將如何,一麵還想著幸好姐姐並未醒來,否則見了這場麵,豈不嚇住了她?

他正想著之際,那石台上之人終於開了口說話。

“這副元身,委實太差,連爭鬥廝殺起來,也殊為不便。”這人看了看自己手足皮肉,這才又道:“幸而竟天賜了一具好皮囊,正好叫本尊來用。”

石生縱然再愚魯,這時大抵也知道了究竟。

傲來島修道練氣界雖不曾有,然而按千羽老妖所說,有的邪魔左道練氣士,最擅長奪舍元身之法,占據他人肉身軀殼,甚或連對方一身修為法力也占據了,繼而把人天心元神煉化了滋補己身,實在是狠毒異常。

眼前這人,竟將元身皮肉與骨骼分開,分作兩處使用,這樣手段,實在是聞所未聞,駭人聽聞。

石生隻略一想,就明白了個大概。這廝竟是看上了雲卿卿的身體,欲要奪取了來,行那奪舍之事,占據了雲卿卿的元身為己用!怪道那摩羅道主之子與雲卿卿從未謀麵,而雲卿卿因不能練氣的緣故,在傲來修道練氣界也並無甚聲名,卻偏被他看上,要娶作道侶。

個中緣故一刹通透,石生方才明了,原來竟就是這廝要搶自己媳婦啊!

“你就是那鳩摩智!?”石生是個沒心沒肺的,胸中頓時生出怒火,立刻就將適才的詭譎驚恐忘了,跳起身來喝問道。

那人似是這時才想起自己的兩個獵物,矚目過來,一張慘白兮兮的臉上,由那一雙瞳孔之中,放射出兩道幽深如陰火一般的光來,直視石生與他抱住的雲卿卿二人。

“小妖怪,我乃是大漠州枯骨山枉死崖化骨尊者,那鳩摩智早已死了,本尊不過是暫借他的軀殼一用罷了。”這人先就說了自己身份,言下似乎是這摩羅道主之子的身份,他卻是甚為不屑的。

然而石生卻並不知曉什麽大漠州,更不知什麽枯骨山枉死崖,隻是聽這名號便不是好地方,終歸是知道了這廝名喚“化骨尊者”也就罷了。

如此一來,他膽氣已壯,便問道:“你抓了我們來作甚?我卻告訴你,卿卿已是我的道侶,老祖說了,道侶便是媳婦,你若敢搶,我便不與你幹休!”

化骨尊者聞言大愕,好似聽了天大笑話一般,咦嘻大笑,“好個小妖怪,本尊對這男女之事並無興致,誰與你搶去!”

石生雖不知何謂男女之事,倒也大喜,卻就聽這人又說道:“不過如此一具天生無脈的軀殼,實乃上天所賜,本尊若不奪舍為己用,豈不是太過可惜了!莫非,待本尊占據了這女娃娃的軀殼,你還要與本尊作道侶不成?”

石生大駭,忙就將雲卿卿抱緊,伸手往自己袖間抓去。

“你可是找這個?”化骨尊者輕笑道,揚手擲來一物,嗆啷落在地上,石生連忙拾起抓住,正是他的扶搖劍。

“你這小妖怪,這樣好的飛劍,卻被你用了,實在是浪費得緊。若是本尊所料不差,此劍本是那頭蒼鷹老妖精氣淬煉了少則數千年,多則上萬年的一枚尾羽,乃是有保命之功的東西,卻被煉成了飛劍給你,可見對你倒是看重得很啊!”化骨尊者說話之間,那眼中直射的兩道幽深白光,死死地盯在石生身上,直到緩轉上移,直至石生眉心之間,定住片刻功夫,才又驚異說道:“好生古怪!本尊分明看出你身上一絲隱晦的妖氣,不似人修,可見是化了形的妖怪,當有化神之境的修為,隻是手段實力稀疏也就罷了,怎地本尊竟看不出你的本體來?”

化骨尊者這是和當日千羽老妖一樣,那千羽老妖雖是知道石生來曆,自然就知道他的本體,然而隻憑自己,卻無論如何也看不破他本身,此時此刻,這化骨尊者也是一樣。

他驚異之下,越發起了奇異之心,猛就一手抓來,要將石生抓去看個究竟,務必要讓他現出本體來看。

石生見他忽然動手,以為竟是要抓雲卿卿去奪舍,哪裏能容得,啊呀一聲驚叫,揮起扶搖劍,就劈了出去。隻是他那點手段,與這化骨尊者堂堂返虛之境的高手相比,所差何止千裏萬裏,對方隻是改爪為掌,一巴掌就輕而易舉地將他手中扶搖劍扇落,繼而一把攥了肩頭,拉了過去,而仍舊昏沉的雲卿卿便跌落在了地上。

石生身不由己地被捉了過去,縱然放聲大叫也是無法,隻能任由對方把自己按在了石台上,不知施了什麽手腳,自己就全身一處也不能動彈了。化骨尊者目露掃視之光,察看他幾眼,忽然一掌按在他頭頂!

石生直覺刹時天昏地暗,好像自己頭頂從顱骨到腦髓都被這一掌按成了稀爛一團糊糊,一股萬年寒冰玄氣一般的寒流,如利箭強矢,直插了進來。

修道練氣之士,凝練天地元氣,成就丹元,繼而煉化一絲本命精元,融匯中元道基真意心神之念,化為一絲元神,上啟天心,及至經由開天化神之後,成就一尊本命元神法體,端坐天心靈竅之中。而似這化骨尊者這樣的邪魔左道練氣士,有的便擅長那奪舍元身的勾當,以元神侵入人身,將人天心靈竅之中元神也吞吃個幹淨,繼而鳩占鵲巢,霸占了元身。

所謂元者,根本也,元神即根本之神,元身即根本之身,不過真魂,肉身之意罷了。

肉身可以幻化,然則元神之物,乃練氣士之真魂所在,無論人妖,盡不可變。是故這化骨尊者既早認定了石生身具一股妖屬氣息,雖然隱晦,仍舊瞞不過他,隻得幹脆出手去探察他天心元神,好看究竟這小妖怪是何品種。

隻是他注定與當日的千羽老妖一樣悲劇,方一將自己一股神念探出,就有一股衝天而起的精元精氣,純澈浩蕩地衝出來抵擋,他早已見識過,便並不在意,依舊著力去探察。

哪知石生這一手自主護身的手段,乃是他那天心靈竅之中,天生的一股封禁元神的禁製所發,遇強則強,他愈是強悍直取,所遭遇的抵擋愈加猛烈。

化骨尊者神念所至,隻見一片冥冥蒙蒙之中,一團浩浩然的清光華暈,被一股莫可名狀的禁製包裹著,他猶然未及細想,正要運轉神念,一下撲上去,就見那禁製之上,忽然衝天而起一股清光,好似天河席卷,光暈直似飛流急湍,直直撞在他的這絲神念上。

石台之上的化骨尊者募一聲驚呼,恰好石台下地麵上,雲卿卿醒轉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