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噬

章三六 天生石胎

字體:16+-

石生咿呀叫喚著翻下了石台,被雲卿卿撲了過來扶助,反觀那化骨尊者,依舊端坐石台中央,卻除卻一臉慘白外,竟還多了幾分詭異的青灰色,好似燃起了火焰一般。

石生抱著腦袋呼痛,雲卿卿顧不得察看形勢,忙就將他抱住了,一手扶住額頭,施展自己神念去看,卻哪裏能夠發覺異樣,一無所獲。

“小……小妖怪,你到底是什麽來路?”

化骨尊者此際心下微有惴惴,倒不敢再肆意出手,隻當是石生這小子好生狡猾,竟玩這扮豬吃虎的把戲,戲弄於他。怪道一個化出了人形的妖,竟然那般無用,看起來連個丹元之境以下的精怪也不如,原來卻是留了暗手,險些叫他也著了道。

“石生,石生!”雲卿卿連連呼喚,才將石生叫轉過神來。

他一見雲卿卿已經醒轉過來,不由大喜,再見兩人仍舊置身於這石室之中,那人依舊端坐中央,不由又心生頹然。“這人好生厲害,我雖學了飛劍刺殺之法,卻也不是他對手,這該如何是好?”

念及此處,忽見自己的扶搖劍適才被一掌扇飛,就落在不遠處,忙就運起心神,把手一招,扶搖劍果然在地麵震了一震,就飛轉到了他手中。

雲卿卿將這一切看在眼中,果然自己二人並未被限製行動與修為,想來對方並不屑如此。她本就心性沉穩,這時已看清了情形,便穩住心神,沉聲問道:“閣下是誰?擄我二人來,卻是何意?”

化骨尊者也不覺煩,依舊將他那某某州某某山某某尊者的好大名頭說了一遍。

石生對此一竅不通,然而雲卿卿卻並不如此,她自幼非但習讀道書,更閱覽地理文風等等,那傲來島以西,隔海相望的神州浩土,廣袤無邊,比之區區傲來不知廣闊了多少,其中風情事物,修道練氣的勝景,雖然傲來島的人多不知曉,然而亦有曾往來過的練氣士筆錄口述過,多有記載。

是以她立時就已知曉,不由脫口道:“原來是神州浩土來人?!”

化骨尊者倒並不意外:“不錯。”

雲卿卿沉肅下來,想必千羽前輩與父親等人所說,摩羅道勾連了神州浩土一大宗派的人,是故才越發猖狂無度起來,想必就是此人了。一念及此,又想起千羽老妖的交代,那摩羅道主之子求娶她為道侶,而據老妖尾隨,那摩羅道主之子早就不是原本之人,而是被一位高人奪舍了元身,那必也就是眼前此人了。

連石生都能想得明白的道理,她自然也是轉瞬就通。

然這當下,她卻哪裏會去問這個,隻是定住了神問道,“那卻不知,前輩攜我們來,是為了何事?”

化骨尊者冷然一笑:“你們既已知曉,何故再問?”

雲卿卿心頭一驚,那化骨尊者已經說道:“若非是那摩羅道主竟說,雲嵐宗宗主有一位天生無脈的女兒,你道本尊有那閑情,與一個小小的摩羅道為伍?若非是本尊早就察覺到了你雲嵐山中,還有一隻老妖怪,也早就去抓了你來,還待這幾年布置,讓那摩羅道連年擴張,觸逆周遭,終於到了今日,才有機會調走了那老妖!”

雲卿卿驚疑不定道:“我確曾是天生無脈,有絕陰無陽之厄,隻是如今早已好了,不知對尊者還有何用處?”

那化骨尊者卻道:“若說起來,本尊知道你那父親在尋血線銀耳,為你治病,那摩羅道主就自告奮勇,滅了大炎國與烈焰穀,殺了好多人,俱都掩埋一處,果真再經本尊布下聚陰絕陽大陣,得了一枚血首銀耳,正要去你雲嵐宗,送與你父親,想必你父親心喜,就能答允了娶親之事,隻是不想……嘖嘖,竟還有這樣事情,卻不知這小妖怪是什麽東西,竟有如此濃鬱的精元,本尊若所料不差,你必是與他朝夕相處,天長日久,竟得了他一體精元的惠澤,生生地辟開了經脈的緣故!

“隻是縱然如此,就如世間萬化造物,皆有先天後天之分,你雖已解了病厄,隻要本尊出手,自然能夠廢去你那後天經絡穴脈,還本返初,依舊是那世間罕有,絕陰無陽的天生無脈之身!

“天生無脈之身,先天無染,後天無侵,正是好比天生地養的靈胎一般,隻要本尊奪舍了這樣一副元身,自然能夠重塑真身,不比這等已經經人用過,汙穢不堪的皮囊強過萬倍?”

化骨尊者說到此處,不由暢然大笑,狀似十分得意,而雲卿卿兩人早已駭然失色,哪裏知道,世間竟還有這樣事情,自己這天生的病厄,不知叫合宗上下苦惱得何其多也,然而在這人眼中,竟成了天造地設的天生靈胎……

“那老妖想必已經發覺了變故,未免夜長夢多,且先讓本尊廢了你的經絡,再行奪舍!”

化骨尊者說罷,就已經運手抓來,而雲卿卿已處於震驚之中,石生見狀,忙就移身擋了上去,揮劍阻擋。

“不自量力!”

嗆!扶搖劍再次飛出,這次卻連石生也跟著被抓飛了出去,那化骨尊者卻一麵嘀咕道:“好硬的皮骨!”一麵已經一手抓向了雲卿卿的頭頂。

這手抓來,卻很是小心翼翼,似是唯恐毀壞了什麽稀世珍寶一般,然而隻要抓住了,雲卿卿這具身軀固然無礙,然而下場卻比死無全屍還要淒慘百倍。

“等等!”石生驀然一聲大叫。

於此同時,隻聞石室裏忽起一聲呼喊:“尊者,那人殺了來啦!”

化骨尊者眉頭一皺,收了手去,那石室牆壁依舊裂開了一道門戶,就又走進來一人。石生隻當又是一具骷髏架子,誰知進來的卻是一個窈窕娉婷,行動如同弱柳扶風,姿容**,煙視媚行的紅妝嬌豔美人兒。

這十分豔美的紅衣女子走了進來,便就拜倒:“落日拜見尊者。”

化骨尊者道:“我已知道是那老妖來了,不過本尊這裏,他一時之間,必尋不到,你且去,直往南麵邊域,將摩羅國軍隊調集,還有本尊為摩羅道煉的化骨衛,也都派出去,這就與那東雲國開戰,殺得越發慘烈,死得越多越好!至於這摩羅道,便就讓那老妖滅了也罷!”

那叫落日的女子語氣**撫媚,盈盈笑道:“是,尊者,屬下這就去辦!”

“唔,本尊這廂就要重鑄元身,完畢之後自會殺了那老妖,繼而就要許多骨骼精元益補,你與長河且就兩線殺去,莫管他什麽東雲國,虎丘國,空山國,一概殺了,越多越好!”

“是,尊者!”

雲卿卿兩人聽得駭然,那化骨尊者兀自說道,“本尊已然說了,你與長河二人,誰叫本尊滿意了,這棄置下來的一具元身,本尊已淬煉了許久,自然就歸了誰!”

這落日果然也狂喜不禁,連忙拜謝,興衝衝地就去了。

雲卿卿已經知道了千羽老妖已然殺了來,就想拖延時機,然那化骨尊者自然也知道這個道理,哪裏容得,分毫不容間隙,立時就要再次出手,一舉廢掉她筋絡穴脈,以及心神意念,滅盡真魂,奪舍元身。

眼見不可逆轉,她心生一股悲愴之念時,忽又見石生擋在自己身前大叫道:“等等!我與她換!”

化骨尊者驀地住了手,不無驚異道:“你與他換?”

雲卿卿業已明白了過來,哪裏願意,急急就喝道:“不行!”

石生卻生來頭一次不聽她的話,自顧對化骨尊者道:“你不是說她天生無脈,可比那些天生的靈胎一流,正好適宜你奪舍元身為己用麽?你不是不知我本體為何物麽,我卻告訴你,我之本體,乃是東海之濱,一枚億萬年天生仙石胞胎,天生地養,才化作了我,若也算是妖的話,那便是一隻石頭妖!不知可也算是天生靈胎,可適宜於你奪舍之用?”

雲卿卿連連阻擋,卻已經被他抱住了身軀,強製說完了這些,化骨尊者卻已震懾在了當場,忽然仰天大笑:“咦嘻哈哈!蒼天有眼,待本尊何其不薄!天生無脈也便罷了,竟又有了一隻天生石胎所化的小妖怪!怪道本尊說你竟有如此渾厚的精元,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你既如此鍾情,不惜吐露自己秘密,願為她死,那本尊便成全了你,與本尊過來吧!”

一支彌天骨爪,直抓了過來!

————————————

PS一下,諸位喜歡的金手指啊,爽啊,砍人啊,虐人啊,大戰啊等等情節來了。我知道你們喜歡,其實我也喜歡,而不是寫前麵那些裝比的文青文字。

話說這書收藏好幾百了,經谘詢編*輯大人,還不算撲街,為啥每天紅票隻有收藏數的幾十分之一?童鞋們你們不厚道啊哇哢哢,趕緊的,票票拿來,偶會碼得更爽更犀利……